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徐水良文集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2017年
2017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编辑整理版)

   

   

   
   徐水良

   
   

   
   2014-5-6日

   
   伯夷:胡平对犬儒的理解似乎确不太准确
   
   要是没完全理解的话,更清楚贴切的术语,汉字里应该是有的。弄些不太常见的术语,可能是想让他在俺们这样的眼里看起来更象哲学家?俺们好糊弄,可一遇到老徐这样的理论家就出问题了。有志当哲学家的一定要记取这一深刻的经验教训。
   
   胡平是不是应该暂时停用哲学家的头衔?去补补哲学课,经老徐鉴定认可以后,再继续使用?
   
   胡平的一些民主理论也有很多缺陷。只是在当年中国闭塞的环境里,让人感觉新鲜。现在跟牛主席安魂曲等的理论一比较,就看出水平的高低了。
   
   =====
   
   伯夷:老徐,你跟胡平到底谁对谁错啊?
   
   阿贝的建议不错。何不把你认为胡平错的那部分贴上来,或写个摘要。现在你两个都在谢阿贝,似乎你赢了,他也没输。
   
   看了阿贝对犬儒的介绍和以前几个贴,感觉胡平对这词理解有误。但是没见胡平原文,也不好十分断定。
   
   胡平用希拉里批美国知识分子犬儒来辩护,似乎站不住脚。因为如果胡平说的“犬儒病”是指中国知识分子在高压下依顺当局,那就跟希拉里的意思相反。因为希拉里批评的应该是美国犬儒冷嘲热讽,玩世不恭,唱衰美国,对国家没有责任心。
   
   另一方面,如果胡平批评的中国知识分子就是美国知识分子这样的“犬儒”的话,那应该就是一种好现象。冷嘲热讽,玩世不恭,不跟当局合作,对当今中国的知识分子而言,应该是一种可贵的精神,而不是一种病。
   
   =====
   
   徐水良:中国的一些学者包括胡平,蠢到家,连词典也不会读。
   
   cynicism这个词,本义是犬儒,转义引申义愤世嫉俗,玩世不恭,讽刺挖苦,怀疑等等。每个含义都不能混为一谈。中文犬儒,只指本义,不包括引申义、转义。词典上写得清清楚楚。可是,胡平们非要把各种含义都混为一谈,都与中文犬儒等同起来。然后,就用cynicism的英文解释反过来证明他们犬儒包括引申义。
   
   词典写得很清楚,当首字母大写做专用名词时,其含义才是犬儒。
   
   二十多位专家辛苦十年编撰,40万词条,1千6百万字,2003年出版的《二十一世纪大英汉词典》关于cynicism词条的释义:
   
   cynicism /n, 1、讥诮(癖),冷笑(癖);玩世不恭,愤世嫉俗;怀疑,悲观。2、讥诮话,挖苦话。3、【C-】犬儒哲学、犬儒主义
   
   这个词典的解释【C-】证明,那个给胡平写信的读者的意见是对的,当其首字母C大写,作为专用名词时,它的含义才是犬儒含义。
   
   这个词典把用得多的常用含义排在最前面。上海译文出版社的《英汉大词典》和英文版本的“Webster"词典,本义放在最前面,引申义放在后面,但都像上一个词典一样注明,其首字母大写做专用名词,这时,才是犬儒含义。
   
   胡平《犬儒病》一书,从一开头他解释犬儒含义,照搬西方cynicism的所有解释,把中文只包括该词本义的犬儒,与整个cynicism等同起来,就错了。(再加上其他错误,整本书总体上错了。)
   
   本来,一些前人翻译因为难以处理而失当,但他们知道翻译不尽妥当这个问题,因此把英文附在犬儒翻译之后,以避免引起误解。这是一种常规规矩。胡平不懂这个规矩,以为这就是完全正确翻译了。实际上,正确翻译一般都应该以词典为准,但他们读不懂词典编撰体例,又不知道本义引申义之间的不同,于是就把这个词一律翻译成本义犬儒。还说这是一百多年来中国学界的约定俗成。实际上,中文学界的最权威翻译就是词典,中文学界的翻译应该以词典为准。胡平这样说,就闭着眼睛把现在几乎所有的英汉词典都否定了,因为这些词典的权威翻译都是几种含义并存,不是只有犬儒一种翻译。因此胡平的话就是闭着眼睛说假话。
   
   实际上,胡平看了几本书,就说一百多年来都这样翻译。不仅是闭着眼睛不看所有词典的正规翻译说假话,而且,我断定他不可能看过这一百多年来所有翻译书,他只看过几本书,而且只是翻译成犬儒的几本中文书,翻译成其他含义的书,他根本就没办法查。纯粹是信口胡说。
   
   胡平的错误,引起整个中国跟风知识界的错误,胡平又回过头来,把知识界跟风产生的错误翻译为证据,证明他的翻译正确。
   
   我没看到胡平说希拉里的话。但我可以断定,希拉里说的是cynicism,而不是中文犬儒。不是指它首字大写的本义。而他们,就把cynicism翻译成犬儒,来证明自己的翻译正确。
   
   类似因为翻译错误引起的理论大争论,已经有许多次,法权争论,与此相关的权利和利权的争论过,把意识形态中性词说成贬义对所有意识形态泼污水等问题的争论,许多次争论,都是因为一部分知识分子和学者读不懂词典以及搞不清外文单词各种含义及其翻译规矩的常识而引起的。
   
   我想,前面的争论已经够了。一般不懂的人搞不清楚,但真正的专家尤其是词典专家,必定觉得胡平强词夺理可笑。
   
   我谢阿贝是她提供了犬儒命名来历等资料,胡平谢阿贝是因为阿贝糊涂曲意为他辩护。
   
   =====
   
   一丈青(贝女士):徐先生看过《犬儒病》全书啊?俺没看,只敢说那么多。
   
   伯主席说得对,问题在于如何评价极权后期或后极权时代的冷嘲热讽,玩世不恭……伯主席认为是进步,是觉醒的表现;胡平却认为是“病”,似乎一定要起来革命才不是病,标准太高了点。批胡平可以从这个角度着手,你们却在译名上争执,还说俺糊涂???
   
   ====
   
   徐水良:我当然赞成伯主席意见,(愤世嫉俗)是进步不是病。不过,先争清楚概念问题,才能展开实质问题争论。
   
   因为进步还是病的争论更复杂,胡平、以及跟随赞成胡平的人,都把愤世嫉俗这种进步,与真正的软骨病以及极权专制共产主义等等混为一谈,这就必然使争论更加麻烦。
   
   胡平那书我看了。认为全书混乱错误没有意义,就没有读完。如果要辩论实质问题,那就需要花时间再重读。
   
   胡平说我连他的《犬儒病》也没读过。我回答“抱歉,读了不少,觉得读够了不想浪费时间了,就没耐心全部读完。你的书一出来我就作了批评,当然不可能不读。只是没完全读完而已。”其实我不好意思说,他的《犬儒病》实在让人难以卒读。我当时很奇怪,大名鼎鼎的胡平,怎么搞个文革大批判文章式的低档文章当学术著作,不怕坏了自己的名声?并且为当时民运和学界竟然大捧大吹这样的著作,深感震惊。
   
   =====
   
   徐水良:《犬儒病》特点很好笑,把犬儒极端污名化,说犬儒主义是当今中国最流行的主义,然后把各种坏事和说成坏事的好事,包括极权主义、专制主义,暴政欺诈,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的一切罪恶,和民间各种缺点,和说成缺点的优点,包括愤世嫉俗,玩世不恭,都贴上犬儒标签,往犬儒这个被极端污名化的坏筐子里装。我很难理解,这样的东西,竟然会在反对派以至全中国学界疯狂流行。当代中国学界理论水平之低,让我非常吃惊。当时觉得不值得详细批评,不值得全部看完,就只做简单评论。这次重读胡平《犬儒病》,仍然为胡平竟然写这样的书和中国学界水平之低而震惊。
   
   当今中国占统治地位的,毫无疑问是邓左专制主义。此外还有毛左老毛的专制主义。两者都是马列左派专制主义,实际是毛邓一体,一大派而已。当代中国的愤世嫉俗玩世不恭等等,基本上是专制主义的副产物。此外有伪右派的伪自由主义,革命民主派的革命民主主义。这是当今中国毛左、邓左、伪右、真右四个派别的四个主义。
   
   而在学术界的基本理论方面,有经济决定论基础上的马列主义和新自由主义,还有反对两者的新人本主义,还有一神教的神本主义等等。
   
   胡平说最流行的是犬儒主义,真是石破天惊,就像一件看不见的皇帝的新衣,大家看不见,却无处不在最流行,铺天盖地。但估计只有胡平看得见并看得一清二楚。曾经被胡平自己说成专制主义副产品的东西,变成了全社会最大的最流行的产品。
   
   胡平的“犬儒病”,可以和启明(民愤)的“汉字病”相媲美。
   
   在阿贝提醒下,再翻看了胡平《犬儒病》,不忍卒读,觉得很有趣,所以写了上面几句。并把《犬儒病》搬过来张贴,供大家共享共乐。(另发)
   
   ====
   
   伯夷:阿贝,你怎么看?
   
   确实比较混乱。胡平把人的坏品性都硬贴上“犬儒”的标签。很多他列举的“犬儒”现象,跟他自己在开篇里对犬儒一词各种含义的解释并不一样,不论是本义还是引申义。读到有些地方,俺都有点怀疑“犬儒主义”就是共产主义了。
   
   胡平讲的“犬儒”一词的来历跟阿贝说的也不一样,有点望“犬”生义。哲学问题,阿贝最有发言权。【注】
   
   胡平批评知识分子不敢对抗共产党值得肯定。但这篇文章却是有点够不上哲学家的水准。
   
   =====
   
   【注】贝苏妮一个帖子说:
   
   “犬儒”(Cynicism)的原意并非“像狗一样生活”,爱狗恨狗也不影响理解这词儿的意思。最有名的犬儒第奥根尼曾一度“像狗一样生活”,但是他的学说并不能这样概“刮”。“犬儒”乃是因该学派的创始人安提斯泰尼(Antisthenes)经常在雅典城外的“白犬运动场”讲学而得名。类似的斯多噶派(Stoicism),斯多亚(Stoa)来源于Stoa poikile(屋顶的柱廊),据说当时他们常在此种建筑下讲学聚会,意译的话应该是“廊柱派”。柏拉图有学园(Academy),他那一派又叫“学园派”。亚里士多德那一派无固定讲学地点,经常在大街上边走边聊,就叫“散步派”,中国化一点也不妨取庄子的典故叫他们“逍遥派”,嗯,他们还是两千多年后遥远东方“文革”中同名一派的祖师爷。
   
   ====
   
   阿达:胡平的思维混乱。
   
   ====
   
   一丈青:《犬儒病》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写的吧?
   
   基本上还是属于“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启蒙大众”那一派思路。进入新世纪后,尤其是最近几年,官民对立如此明显,民众抗争此起彼伏,犬儒不犬儒关系不大了。胡平在那边贴的徐贲文章,开篇就是针对官员的言说,划分公私领域。胡平说没说不知道,因为没看完全书。
   
   “犬儒”的由来很容易望文生义,因为第欧根尼和他的木桶实在有名。我也是多亏早逝的网友原野提醒,才注意到犬儒派的始祖另有其人,一查书,果然。
   
   ====
   
   闹巿修行:犬儒病是中国反民主的流行病,你老没的必要化这么大的力气批是不是主要的!胡平这文是有积极意义的。正文我一个字也没看,仅供参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