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熊飞骏的博客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从政务官的职能看中美官员的差别
·妥协和共识是通向阳光未来的阶梯
·腐败容忍——一种可怕的时代瘟疫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熊飞骏

   (******如果你对现实感到迷惘,你就去读读历史,其实一切已经发生过;如果你对历史感到迷惘,你就来看看现实,其实历史正在发生。

   一切善于忘却的民族必有大灾难!)

   

   第五章:中西文化的碰撞与排外大灾难

   

   一、中西文化的冲突

   

   英法联军之役以前的中西冲突主要由中国官员挑起,“西洋人见了中国官员必须下跪”是两次中西大战的主要动因。1860年《北京条约》签订后,中国官员的牛气被打到南极冰川去了,不再损人不利己招惹外国人。平民大众转而成为挑战外国势力,给中外关系制造不理智摩擦的主要力量。

   

   官员怕洋人不怕民众

   

   英法联军之役后,大清国官员蔑视西洋人的光荣传统严重动摇,转面害怕甚至于谄媚洋人。洋人见了中国官员必须下跪已成为不可思议的老皇历。

   《南京条约》、《天津条约》和《北京条约》的签订,西洋人在中国境内享有远高于普通中国平民的权利。不但享有不受中国黑暗司法迫害的“治外法权”,还享有不受中国腐败官吏敲诈勒索的正当权益。

   十九世纪的英、美、法等国已经进化成保护公民合法权益的国家。本国公民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政府都有责任和义务保护他们享有公正待遇。无论是境内还是境外公民,只要受到不公正待遇,合法权益受到侵犯,都有权向政府提出申诉,政府则有责任和义务为他们讨还公道。当境外公民受到所在国的迫害或侮辱时,政府就会通过外交、经济制裁甚至不惜发动战争来为受损害的公民伸冤雪耻。

   所以中国境内的西洋人虽然人数很少,但在权力无限盛气凌人的中国官员面前却一个个昂首挺胸,因为他们身后有一个强大的国家在给他们撑腰。不用担心中国官员象对待中国平民那样鸡蛋里挑骨头处处找茬,不分清红皂白把告官民众责打几十大板然后官司失败并贴上“乱民”的耻辱标签。可中国官员如果不小心或不识相侵害到西洋人的合法权益,受害者铁定会不依不饶一直反击下去,向所在城市的本国领事申诉。外国领事就会向肇事官员的政治上司提出抗议,甚至通过驻京公使向中国政府提出抗议,直到把肇事官员绳之以法道歉赔款,还受害者以公道才肯罢休。中国地方官和京官为了息事宁人保持一方平安假象,通常都会选择让肇事下属吃不了兜着走。如果地方官或京官漠视外国领事、公使的诉求和抗议,驻扎来往于中国各通商口岸的外国炮舰就会作出强烈反应。《北京条约》规定列强拥有炮舰口岸驻扎权和长江航运权,作出武力威胁也就相当容易,不用去遥远的本国调兵,还要经国会、内阁听证审批那么麻烦。

   为了保住头上那顶好不容易得来的乌纱帽,大清国各级官吏见了洋人一脸媚笑,其恭敬讨好之态有时令洋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对于洋人经办的商务更是谨小慎微,象躲避地雷一样绕道走。各地官员设立的“买路钱”关卡,对洋人的商品一分不收趟开放行。外国人在城镇开设的商号,不但找茬索贿的官员绕道走,连当地收“保护费”的黑帮兄弟也一样绕道走。

   因为洋人能够“通天”,大清国地方官不但不敢敲诈他们,还想方设法和他们套近乎,用公款招待他们吃喝玩乐,贿赂他们收起好打抱不平的骑士心肠,对官员鱼肉百姓草菅人命的暴政睁只眼闭只眼,能在政治上司面前为他们美言几句。

   中国官员对本国平民的态度则完全是另外一幅景象,正税之外强捐硬派,鸡蛋里挑骨头找茬乱收乱罚,强抢民女潜规则未成年幼女……稍有违抗轻则叱骂责打,重则坐牢还要加上一顶“境外敌对势力”的政治高帽。只要不是平民大暴动的乱世,官员从来都不用害怕本国平民,官僚专制体制确保了受害平民伸冤无门痛哭无告。

   中国平民尤其是商人为了逃避官员的无止境侵害,很多被迫与洋人攀亲家,把洋人当成躲避暴政的避难所。中国人投资开设的商号和公司,如果能攀上某个洋人的首肯,挂个“外资企业”的牌子,就可放心做自已的生意不用担心官黑勒索。虽然每年要给“授牌洋人”孝敬若干银量,但代价远低于本国官黑的勒索巨费,一个字“值”!

   

   民众怕官员不怕洋人

   

   与官员见了洋人曲意奉迎相反,中国平民见了西洋人照旧牛气十足处处主动出击,让西洋人伤透脑筋又无可奈何。

   为何会发生这种反常景观呢?

   一是两次中西大战中国平民只是置身事外的看客,没有亲身领略西洋人的厉害。几千年的传统文化国民已经习惯了中国人是世界的“老大”,没有经受过战败切身之痛的平民百姓自然不容易放下老大的身架,依旧在心底对西洋人一百个瞧不起。

   二是十九世纪美、英、法的政治思想是“民本主义”,政府习惯把平民百姓视为衣食父母和高高在上的大爷。不但视本国平民为“大爷”,连外国百姓也常抱“仰视眼光”。所以美、英、法的官员军队所到之处,对平民百姓常宽容敬畏。官员犯事不依不饶,平民犯事则容易网开一面。1840年的广州三元里事件,民兵围攻打死了十多名英国水兵没出兵报复,事后民众聚集数万包围英国人驻守的四方炮台,英国守军也努力克制没有开炮轰击,就是因为犯事的是平民百姓。如果当时打死十多名英国水兵和围攻四方炮台的是中国军队和官员,英国人就会毫不客气过把大炮瘾,让你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

   三是中国人好“聚众斗殴”和“以众击寡”,在暴力冲突时好玩“人海战役”。西洋人在中世纪的骑士时代面对非组织性暴力冲突形成了“一对一”决斗和“输者无怨”的“骑士风格”,他们刚进入中国土地时天真地以为中国人也会遵守这一冲突风格,所以遇上中国平民的暴力袭击时为了维护尊严也会选择奋起反击,没想招来一大群中国人棍棒飞舞拳脚交加,被打得头破血流甚至一命归西。西洋人爱好“个人英雄主义”,常常只身一人深入中国内地旅行采风。他们那份出格长相很容易招来没见过多少世面的中国平民不礼貌的围观甚至围攻,结果常常吃大亏。伤害性冲突酿成后,外国人基于“民本思想”和“法不责众”的司法现实,对肇事的中国平民常常无可奈何。西洋人在中国平民面前吃了大亏后又无法惩凶讨公道,自然开始害怕中国平民百姓,见了激动起来的中国群氓也只能绕道走。

   四是中国人“宁可开罪君子也不得罪小人”的处世哲学,也使拥有“民本思想”对平民侵犯处处克制的西洋人被动挨打。仗势欺人不把百姓当人的中国官员反而令百姓谈虎色变,避之唯恐不及哪敢有一丝不敬?所以中国平民怕官员不怕洋人。

   大清民众的苦难从来都是官家腐败造成的。当洋人出现后,基于“柿子专拣软的捏”民族劣根性,中国民众自然倾向让洋人背黑锅,把官府制造的苦难转嫁到西洋人头上。中国贪官恶吏制造的多数罪恶,民众都说是外国侵略造成的,因而对西洋人滋生出深入骨髓的仇恨。商人在集市上开了一家商店,不堪忍受本国贪官黑社会的巧取豪夺,不敢指责官员黑老大,却敢义愤填膺斥责集市上另一家外国商铺抢了他的饭碗,慷慨激昂抱怨“钱都被外国人赚走了”。

   十九世纪八十年代,为了扶助日资企业取得对外资企业的竞争优势,提升企业效益,日本政府实行“民进国退”战略,把绝大多数国营企业拍卖或无偿转让给私人经营,大大降低了经营成本,提高了服务质量,使三井、三菱等私人财团在和外资企业的商贸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通过经济手段逐渐把外资企业排斥出日本的经济领域,使日本民族经济突飞猛进。大清国则反其道而行之,甲午中日战争以前,一直实行国有企业垄断经济命脉,打压民营经济的国家资本主义体制。国有企业腐败、低效和惊人浪费,使之无法与外资企业竞争。尤其是在航运领域,外资企业提供的优质服务和相对低廉的价格,吸引了绝大多数大清旅客。李鸿章主办的国有轮船招商局则因人浮于事腐败丛生,营运成本远高于外国航运公司,经营不善年年亏损,市场占有份额逐年下降。外资企业因此主宰了中国的沿海和内河航运业。

   航运业外强中干,其它关系国计民生的经济领域也一样是外资企业一路领先。到了十九世纪末期,外资企业主宰了中国航运业的84%和钢铁业的100%。当然很多外资企业是中国商人投资经营,为了躲避恶税和官黑保护费挂外国牌子的。外国人不出一分钱一分力就能享受“干股分红”。

   外资企业主宰了中国的民生经济命脉,根本原因是大清国的国企垄断打压民营经济帮了外资企业的忙,专制官僚客观上扮演了“经济卖国贼”的丑恶角色。并非外国人“霸道吃独食”良心大大坏了。

   外国人主宰了大清国的经济命脉,自然强化了“钱都被外国人赚走了”的民众怒潮,对西洋人的敌意也就与日俱增。

   中国民众痛恨西洋人还出于一种不可思议的嫉妒心理:中国商铺黑白通吃谁也不敢得罪。外国商号官府不敢摊派黑社会不敢收保护费,稍不如意就把中国官员告上法庭让贪官吃不了兜着走。这份牛气自然令中国商人羡慕嫉妒恨。按常理中国商人应该学习外商那样面对腐败和恶政勇于抗争,可他们没有那样的胆识和实力,转而痛恨起洋商为何运气那么好居然能逃避敲诈勒索。就象一个被暴力丢进水里的人,不去痛恨施暴者,转而对勇于反抗强暴率先爬上岸获救的人愤愤不平。

   中国官府对平民百姓的排外骚乱是一分打压二分鼓励七分利用。当民众做得太过火引起严重外交纠纷,影响到官员个人政治前途时,就选择打压民众给外国人一个交待。更多情况则是官员对民众的排外情绪暗中煽风点火,转移民众不满的视线,巧妙把他们的罪恶引到外国人身上。再说大清官员对外国人虽然外貌恭敬但内心满腔仇恨,巴不得民众给外国人制造麻烦好逞一时之快。

   中国民众“宁开罪君子不得罪小人”的光荣传统在对待日、俄两国人的态度上表现得淋漓尽致。见了英国兵排在道旁嘲笑辱骂甚至于丢石块;可见了俄国兵和日本兵则象老鼠见了猫只恨爷娘少生了两条腿。因为英国兵通常不会对笑骂投石块的中国平民格杀勿论;俄国兵日本兵遇上类似待遇则好玩“杀一儆百”,见了花姑娘则一哄而上不放过。日本投降初期俄国兵在东北强暴了几十万中国妇女,没见一个游行抗议的。美国兵在北平仅仅强暴了一个女学生,就引起举国上下反美大游行,高呼“美国佬滚出中国去!”那时美国大兵刚把中国人民从日本兽兵的野蛮强暴下解放出来。

   

   马嘉理事件

   

   西洋人爱好旅行探险,整个十九世纪也是西洋人探险地球未知领域、征服荒漠、雪山、原始森林和未开化部落的世纪。

   旅行探险需要“闲”和“钱”。无闲无钱的中国平民自然对西洋人吃苦花钱又不能收获多少现世功利的旅行探险百思不得其解,很容易把那些深入中国内地探险的西洋人当成别有用心刺探情报和“国家机密”的特务奸细。中国官员虽然有很多很多的钱,但因忙于官场应酬跑关系一天到晚上窜下跳,也一样没大块“闲功夫”去作长距离旅行,因此对私人身份旅行的西洋人也象防范特务那样百般警惕。其实技术文化严重落后的大清国根本就没有什么真正有价值的“国家机密”。多数“国家机密”都是官府骇人听闻的腐败内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