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7)]
熊飞骏的博客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从政务官的职能看中美官员的差别
·妥协和共识是通向阳光未来的阶梯
·腐败容忍——一种可怕的时代瘟疫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7)

   ——熊飞骏

   (******如果你对现实感到迷惘,你就去读读历史,其实一切已经发生过;如果你对历史感到迷惘,你就来看看现实,其实历史正在发生。

   一切善于忘却的民族必有大灾难!)

   

   四、甲午大灾难——中日体制战争(续3)

   

   威海卫战役

   

   北洋水师龟缩进威海卫军港,把制海权拱手相让给经过大东沟海战舰艇实力仍不占明显优势的日本海军后,日本参谋本部制定出了第二阶段的作战计划:占领辽东半岛,攻占北洋舰队在渤海口设立的旅顺、威海卫海军基地,打通从渤海进击京津的海上门户。

   北洋舰队的主要职能就是防卫渤海口的京、津海上门户。为此北洋舰队花费巨资在辽东半岛的旅顺和山东半岛的威海卫建造了两处海军基地。旅顺是北洋舰队的维护、修理基地,威海卫则是北洋舰队的永久驻泊地。旅顺、威海卫两个基地仿佛巨人的两臂,环抱渤海,形成了对京畿地区的钳形防卫网。

   旅顺基地出人意料的闪电陷落后,威海卫海军基地就成为渤海口的唯一防卫要塞了。它控制了渤海海口,阻止日舰进犯天津。

   环威海卫军港建筑有17座现代化炮台群,北岸炮台3座,南岸炮台3座、刘公岛炮台6座,日岛炮台1座,陆路炮台4座;均为上下三层的大型炮台,各炮台建造极为坚固。配备有167门当时世界威力最大的克虏伯后膛巨炮。此外在刘公岛和日岛上还分别建造了“地阱炮”,“其炮以水机升降,见敌则升炮击之,可以圆转自如,四面环击。燃放之后,炮身即借弹药之座力退压水汽,复还阱中”。这种地阱炮射程远、威力大,军舰一旦被其击中则必沉无疑。

   威海卫军港单从硬件来说是名副其实的固若金汤,防卫火力在当时的已知世界名列前茅,耗资则位居世界军港第一位。

   几是参观过威海卫军港的外国人,都对威海卫军港火力配置的强大和武器的先进赞不绝口。英国海军教练朗威理则断言威海卫军港是不可能攻克的!除非“领导”是白痴或吃里爬外的恶棍!

   日本联合舰队掌握制海权后,派遣部分军舰封锁威海卫军港的出口,运送陆军在辽东半岛的花园口登陆攻克旅顺海军基地,占领辽东半岛,接下来打响了威海卫战役。

   北洋舰队此时仍剩下军舰26艘,包括巡洋舰7艘、炮艇6艘、鱼雷艇13艘。令日本海军嫉妒得眼眶发红的王牌主力舰艇定远舰完好无损。镇远舰在退入威海卫军港时因官兵的极端不负责任触礁,虽不能出海决战但在军港内仍是一支令人望而生畏的力量。此时北洋舰队如果拥有日本海军那样的勇气和意志,利用定远舰对日本海军的威慑作用,重振雄风出港决战,仍能对日本联合舰队造成巨大的冲击力。取胜虽没把握,突围可全师成功。

   但要那些“生出来的”和“花钱买带来的”海军将官门拥有日本海军的勇气和意志,难度比中世纪上火星还要大百倍!

   北洋舰队只有龟缩在军港那个硬壳里困守待宰的“勇气”。

   拥卫威海卫基地167门克虏伯后膛巨炮令日军垂涎三尺。他们不认为那些巨炮铁定就是北洋舰队的,自然也就打上了那些巨炮的主意。

   1895年1月20日,日本联合舰队运送第二军2万5千人在山东半岛最东端的成山角登陆。七世纪时在朝鲜白江大败日本舰队的唐帝国刘仁轨兵团就是在这里乘舰出发的。

   登陆山东半岛的日本陆军取道陆路参与了对“不可攻克”的威海卫军港的围攻。

   1月30日,日本陆军攻克威海卫南岸炮台。

   2月3日,日军开始进攻威海卫城和北岸炮台。炮台守将戴宗骞那个官也是花钱买来的,在位最大的热情就是贪污受贿拿回扣,在士兵中毫无威信。关键时刻士兵都拒绝听命,还未看见日军就一哄而散,炮台自动“不设防”,象一颗熟透的苹果自动掉落在日军口袋里。

   陆上炮台和威海卫城失陷后,北洋舰队司令部所在地刘公岛成为外援断绝的孤岛。

   

   日军攻克威海卫陆上炮台后,发生在旅顺海军基地的丑剧再度重演。那些拥卫军港的克虏伯巨炮,80%完好无损转到了日军手中。守军在逃跑前没有哪个官兵想到要把这些巨炮炸掉,不让其成为日军战利品。

   和旅顺基地不同,日军在威海卫掳获那些海岸巨炮后,就掉转炮口对准军港内的北洋舰队开炮。克虏伯巨炮发出的炮弹若是落在军舰甲板上可不是好玩的,一炮的威力就相当于十几颗舰炮。

   那些担任守卫的钢铁卫士,现在成了北洋舰队的致命杀手。

   北洋舰队官兵当初做梦也不会想到:守卫军舰的大炮有一天会瞄准自己开炮?

   海岸炮台易主后,形势已完全绝望,威海卫军港的陷落只剩下时间问题。

   当北洋舰队身陷重围时,大清国另外两支舰队——南洋舰队和粤洋舰队谁也没想到出师北上救援。两舰队的将官热切希望以李鸿章为首的北洋系势力的瓦解,巴不得北洋舰队全军覆没,那样他们的舰队就成“老大”了。帝国的海军经费就会主要投到他们身上,晋级升官发财的机会也来了。至于国家的荣辱兴废与他们无关,他们只在乎自己眼前能升官发财。

   这是中国官僚政治体制的恶果!官僚中国表面上铁板一块内部则条块分割,地方利益永远都没有真正服从于国家民族的整体利益,政府内部也是派系林立,互相倾扎,以邻为壑。大清国的三支舰队(闽洋舰队在中法战争中全军覆没)事实上是各自为政,分别效忠于不同的政治势利,但没有一支是真正效忠于国家民族。在两支较小的舰队眼中,北洋舰队这个暴发户财大气粗,是命运的宠儿,内心早就嫉恨得不得了,巴不得老天爷让它早一点倒霉。一个国家的武装部队竟然希望自己的军队在对外战争中失败?这都是“坚持大清主义不动摇”结出的政治怪胎。

   正如再精彩的空中轰炸也需要出动地面部队才能最终决胜一样,海战一样需要出动舰艇对决才能结束战争。

   因为定远、镇远两艘王牌主力舰的威慑作用,最后的决战到来时,日本联合舰队不能象中法战争中法国远东舰队决战闽洋舰队那样大大咧咧开进威海卫军港对阵。定远、镇远两舰上的巨炮对日舰的威胁太大,日军不能拿不多的本钱去冒险。在舰队进入军港决战前,必须首先解决掉定远、镇远两舰。为了用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战果,日军又一次乞灵于“英勇”, 派出“小艇敢死队”乘黑夜偷入军港,在北洋水师的眼皮底下用鱼雷偷袭中方主力舰只。那是九死一生的“袭击”,突击队员生还的机会几乎等于零。北洋水师的官兵如果有勇气发动这样的“袭击”,甲午中日战争的历史一定会重写。

   日本敢死队的偷袭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北洋舰队的王牌主力舰“定远”号被击搁浅,“来远”号和“威远”号则被击沉。两舰上的战士伤亡惨重,但两舰的舰长却有惊无险,因为他们上岸嫖妓去了,根本不在舰上。在生死存亡的关头舰长仍嫖妓如故,这可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级别的淡定啊?这样的将官怎能指望士兵会英勇杀敌!

   最后的时刻到来时,北洋舰队来了一次丑态大竞赛。舰队司令部所在地刘公岛发生兵变,要求司令官丁汝昌“放他们一条生路”,所谓“生路”居然是向日军投降?英国顾问瑞乃尔建议丁汝昌凿沉残余军舰,士兵徒手投降(这时海军投降的惯例,不会招致敌方的惩罚)。丁汝昌采纳,下令沉船,可“政客舰长”们害怕沉船后会触怒日本人,拒绝执行。丁汝昌又打算率领各舰突围,更没有人理他,总司令只好吞服生鸦片自杀。拒绝沉船又拒绝突围的舰长之一程璧光乘着悬挂白旗的炮艇出港,率先向日本联合舰队投降……

   当时还出现了一幕让人幽默不起来的国际笑话:来自粤洋舰队的一艘军舰舰长向日军“申诉”,请求放他的舰艇回到广州“老家”去,并且认为日军一定会答应他的诉求?因为他不属于北洋舰队的,不应该牵连到这场战争中去。日本和北洋舰队的战争与他没有关系?

   这样的“诉求”日军自然笑掉大牙,难道日军不是在和“大清国”交战?只是同“北洋舰队”交战?大清国怎么会出产这等超级恶心的军官?他这个舰长是怎么当上去的?

   日军不可能知道,这个舰长的“非国家心态”在大清国不是个案而是普遍性主流。当时大清国多数军官都没有必要的国家意识,只认识到自家的军队属于某个官僚或某个派系,根本没想到自已的军队首先是属于“国家”的。

   1895年2月23日上午10时30分,日本联合舰队摆出征服者的架式,占领了威海港,举行受降仪式。北洋海军镇远、济远、平远、广丙、镇东、镇西、镇南、镇北、镇中、镇边等10艘军舰全部作为日军战利品,被插上日本国旗。北洋练习舰康济号被解除武装交还中国。

   中国第一次改革开放的最辉煌成果北洋舰队全军覆没!

   大清国败在体制上!败在顽固拒绝政治体制变革上!败在“坚持大清主义不动摇”上!

   

   北洋舰队全军覆没后,京、津海上门户洞开。日本军舰兵轮可自由进出渤海,运送陆军在天津白河口登陆。白河口到北京没有任何山川屏障,日本侵略军可沿着当年英法联军的老路,以最快的速度直捣大清国的政治心脏北京。

   日本参谋本部第三阶段的战略是“陆上决战”,兵分三路会攻北京。中路是主攻兵团,从北河口登陆沿津京平原饮马京师;北路兵团从辽东半岛取道辽西滨海走廊、山海关、唐山会攻北京;南路兵团取道山东半岛北上助攻首都。南北两路兵团象两道铁钳保护主力部队的两翼不受侵犯,最终配合中路兵团合围北京。

   日军占领朝鲜半岛掌握制海权后,用军舰兵轮运送大军在辽东花园口,山东成山角登陆,并计划把主力部队运送到天津白河口登陆,说明“朝鲜跳板论”加之海权大国在一个世纪前就是胡扯蛋,更不用说半个世纪以后了。

   当时大清国的战争形势已完全绝望。驻守津京的淮军主力大部已在辽东半岛的对日作战中溃散。各省勤王军队虽然在赴援前线的征途,但因没有现代铁路运输系统,士兵全靠两条腿在风雨中负重行军,行进速度缓慢,多数援军无法在一个月内赶赴前线。等到一个月后抵达前线时日军主力已打到首都了。先期到达前线的援军就算努力作战也将因兵力不足无法组织有效的防御,更何况那些“生出来的”和“花钱买来的”将官统领的军队根本不可能“努力作战”,多数见了日军都临阵脱逃一哄而散。

   大清国当时只有不惜一切代价“停战求和”一条路!否则首都铁定陷落,大清国还很可能在天怒人怨中快速崩溃。

   日本侵略军和30年前的英、法联军不同。英、法联军对中国没有领土野心,占领首都签订通商条约后就快速撤军回国,大清中央政府的权力短暂丧失后就快速恢复。日本对中国则有巨大的领土野心,一旦占领首都和华北平原绝不会轻而易举撤军回国,只会想方设法把吞下肚的肥肉(东北华北)消化吸收掉。那时大清中央政府的权力丧失后根本不可能快速恢复,南方各省将会在权力真空中发生山崩地裂的民变和军阀割据称雄。那样满清统治集团就会重复他们的祖先入关后前朝朱明王族的老路,在中国的统治彻底崩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