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第一次中俄结盟——近代史之鉴(33)]
熊飞骏的博客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从政务官的职能看中美官员的差别
·妥协和共识是通向阳光未来的阶梯
·腐败容忍——一种可怕的时代瘟疫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一次中俄结盟——近代史之鉴(33)

第一次中俄结盟——近代史之鉴(33)

   ——熊飞骏

   (******如果你对现实感到迷惘,你就去读读历史,其实一切已经发生过;如果你对历史感到迷惘,你就来看看现实,其实历史正在发生。

   一切善于忘却的民族必有大灾难!)

   

   第六章:改革和革命的赛跑

   

   一、中国边疆总危机和第一次中俄结盟

   

   甲午中日战争以前,除了北极熊俄罗斯外,世界各国对中国没有多少领土野心。一是那时主要和中国打交道的国家是英、美、法,这些国家的主要兴趣是通商,为他们的工业品打开中国庞大的商品市场;二是中国虽然在两次通商战争中败得很难看,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世界上仍维持一等强国的派头。尤其是洋务运动在物质层面使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军事大国,少数西洋强国就算有领土野心也被中国看上去很吓人的大块头有效遏制住了。

   甲午中日战争把中国打出了原形,金碧辉煌的摩天大楼原来是一幢彩纸糊成的破旧房子,外力轻轻一推就轰然倒塌。此前外国人怀疑中国可能有点“虚胖”,但没想到虚弱得这么厉害,连一个小孩都能轻而易举击倒他。

   那时的世界仍然奉行“实力外交”,只有欧美少数几个民主宪政强国发现“领土扩张”在工业革命时代不靠谱,多数强国依旧在“领土野心”的老旧过时思维里转圈。象奥斯曼土耳其和中华帝国这类幅员辽阔又腐败丛生的国家,自然成为最为理想的扩张目标。

   在世界科技革命中后来居上的新兴现代化强国德、日、俄,因为错过了抢夺殖民地的黄金时代,“夺取生存空间”的领土贪欲也就格外强烈,成为赤裸裸的强盗国家。

   二战前的人类世界是一个以奸驱良,劣币驱逐良币的丛林社会。美、英等已经选择“从良”的宪政国家,为了维护世界力量的均势,也只有跟在强盗后面参与领土抢劫,否则自家就会在力量消长中转为“弱国”,成为强盗国家的第二轮抢劫目标。

   当中华帝国的虚弱在甲午战争中暴露无遗时,先前对中国还多少有点忌惮的强盗帝国就放开胆子扑上来争抢这块远东肥肉了。

   俄、德两国率先揭开了瓜分中国领土的序幕,腐败弱智的大清官府则及时制造了侵略的借口和机会。

   1895年,德国借口干涉日本还辽有“功”,强迫中国签订《德国汉口租界合同》,勘定自通济门外沿江官地开始到李家□止,共600亩沿江土地作为德国租界。

   德国划定的汉口租界和此前的上海公共租界等租界不同。上海公共租界是在特定的历史阶段自然形成的,并且得到了租界内多数中国居民和上海地方官的理解和支持,租界的运行自始至终都没受到英国政府武力胁迫。租界的成立主要是为了给中外人士提供高效公平的管理和服务,而不是帝国主义从事“侵略”的据点。租界的土地也是通过“自由出租买卖”等纯商业手段取得,而不是政府通过行政力量强迫“划定”。

   德国汉口租界则是在德国政府的武力胁迫下“划定”的,既非“自然形成”,也非为了提供公平有效的“管理和服务”,而是出于“侵略”中国主权目的。

    1896年,俄、法两国也以同样借口,继德国之后,要求在汉口设立租界,签订了《汉口俄租界地条约》和《法国汉口租界条约》。法租界117亩,1902年扩展到185亩。

   同年,日本在杭州划定租界,面积900亩。

   1897年,法国要清政府作出保证,海南岛不得割让给他国。这是瓜分中国的前奏,此后各国纷纷在中国划定各自的势力范围。

   1897年11月1日,山东曹州府巨野县张家庄天主教堂的德国神父能方济和韩理加略被义和团暴民杀害;两天前曹州府寿张县德国教堂则被暴民洗劫一空。

   新兴的德国暴发户正是“要面子”的年龄,对山东教案立即作出强烈反应,于11月6日派军舰进击中国山东,14日占领青岛。经过外交斡旋,大清国屈服认错,把纵容义和团的直接责任官员山东省长李秉衡撤职,赔偿22万两白银用来修建济宁等地的三座大教堂。另签订《胶澳租界条约》,强租胶州湾作为德国海军基地,租期99年;并取得青岛至山东省会济南的铁路修筑权和胶济铁路沿线的采矿权。山东省自此成为德国的势力范围。

   1897年3月5日,日本在苏州划定租界,总面积500亩。

   1898年3月,俄国军舰突然闯进旅顺军港,声称有“租借”它的必要,然后大模大样进行军事占领。清政府在武力压迫下屈服,和俄国签订《旅大租地条约》,规定俄国租借军港旅顺口,商港大连湾25年。此事距俄国主导的“三国干涉还辽”仅仅三年时间,俄罗斯就撕下“友好”面纱露出狰狞面目。中国空欢喜一场,白白花费了三千万两“赎辽费”。

   俄国强租旅顺口后,俄国在华利益主要竞争对手大英帝国发现被俄国迎头超越的危险,就以保持在华力量均势为借口,提出租借威海卫军港的要求。英国在赢得德国方面的谅解后,与清政府几经交涉,于7月1日签订《订租威海卫专条》,租借刘公岛和威海湾群岛,和威海湾沿岸16公里以内陆地,作为英国海军基地。

   1898年4月,法国强租广州湾(广东湛江市),并要清政府作出保证:不得把广东、广西、云南三省割让给他国,视两广、云南为法国势力范围。

   1898年6月,英国以法国租借广州湾需保持“力量均势”为借口,提出向北展拓九龙界址的要求。中、英双方几经交涉,于6月9日签订《展拓香港界址专条》,把九龙地界以北,深圳河以南980平方公里的“新界”土地租借给英国99年。

   新界是英国香港殖民地面积最大的一块土地。港岛78平方公里,九龙47平方公里。

   租借“新界”对中国来说因祸得福。港岛和九龙半岛是永久“割让”给英国,1997年“新界”租约期满时,中国一并收回了港岛和九龙半岛。出嫁时一个衣衫滥缕的丑小鸦,回娘家时成长为珠光宝气的贵妇人。

   1898年7月,日本强迫中国签订了《汉口日本专管租界条约》,划定沿江248亩土地作为日本汉口租界。1907年1月,又签订了《日本展拓汉口租界条约》,将日本租界向北扩展150丈,新增面积375亩。 一个月以后,日本在沙市划定租界。

   同年,日本要清政府作出保证,不得把福建省割让给他国,视该省为日本势力范围,并在厦门和福州划定租界。

   1899年,英、俄两国在中国划分势力范围。长城以北为俄国势力范围,长江流域为英国势力范围。

   1900年,俄国出动20万大军全面占领东三省。

   …………

   十九世纪末,日本和西方列强在中国划分的势力范围,也就是各国预定的瓜分地区,都已经分割协调妥当,只等动手分赃的最后时刻。

   美利坚合众国在关键时刻拯救了大清国的命运。

   19世纪末西方列强在中国争夺势力范围时,美国正在与西班牙争夺古巴、菲律宾,一时无力兼顾中国。那时美国已经超过大英帝国上升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自然不愿被排除在中国利益之外。1899年,美国国务卿海约瀚照会英、法、俄、德、日、意六国发表声明,强调维护中国的领土完整和政治独立,各国在中国有均等的通商机会。基本内容如下:

   1、各国对他国在中国取得的任何势力范围、租借地内的通商口岸、投资事业,或任何既得利益,不得干涉。

   2、运至各势力范围口岸的各国货物,均按中国现行关税税率,由中国政府征收。

   3、各国对进入自己势力范围内的他国船舶,不得征收高于本国船舶的港口税,他国使用自己所修筑或经营控制的铁路运输货物时,不得征收高于本国商品的运费。

   美国的门户开放宣言,是在承认和维护列强在华租借地和势力范围中的特殊利益和既得权利前提下,保证各国机会均等,自由贸易,使整个中国市场对美国商品开放。虽然这一政策是美国企图从列强口中分一杯羹,同时阻止列强瓜分中国,但客观上缓和了列强在华利益冲突,所以英国率先表示赞同。到1900年2月,各列强国家先后表示赞同。

   美国的门户开放政策虽然立足于美国的根本利益,但客观上使大清国避免了被列强瓜分豆割,在关键时刻拯救了中国命运。

   

   甲午战争后对中国领土虎视眈眈的强盗领袖不是日本而是俄罗斯。

   日本在甲午战争中出人意料地完胜大清后,日本民间和政府对中国的态度逞绝然相反的两种走向。

   日本普通民众对中国人极度蔑视,以与中国人为伍为耻。不但成年人对中国人不屑一顾,连儿童也以取笑中国人为乐事。留着难看长鞭子的中国留学生出现在日本街头时,后面就会跟着一群日本小孩嘲笑“猪尾巴”。

   同时代日本的幸德秋水回忆:“在对华战争时,日本人的爱国主义空前极端地发展起来了。他们藐视中国人,骂中国人软弱无能,还痛恨中国人。而且这些不只是用言辞来表达;从白发老人直到幼童都对这四亿人满怀着血腥的敌意。”留学生就这样深受嘲弄和蔑视。街上的顽童集中嘲弄他们的发辫,并且跟在他们的后面高声叫喊“清国佬”。

   明治政府对中国的态度和日本国民相反,不是嘲笑敌视,而是真诚希望和大清国在亚洲合作共赢,共同努力抵御西方对亚洲的种族入侵,为此不惜帮助大清国进行富国强兵的内政改革,以加强大清国抵御西方的力量。

   日本在明治维新时期“全盘西化”的目标是“师夷之长技以制夷”,通过学习西方的现代文明成果,使敌失其所长,最终战胜超越西方。

   明治精英多是种族主义者,认为红胡子蓝眼睛的西方白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是日本未来的主要敌人。中国则和日本同根、同种、同文化,虽然在近代腐败落伍了,但仍是日本应该团结合作的主要朋友。只要中、日两国文明富强并在国际上联起手来,对外用一个声音说话,就能把亚洲的命运把握在自己手中,把西方侵略势力赶出亚洲。至于日本和中国的冲突是“谁当老大”的兄弟之争,更多属意气层面而非“你损我益”的根本利益层面。甲午中日战争已经确立了日本的亚洲领袖地位,中、日两国的“座次之争”已经解决,接下来就不应该继续以中国为对手。日本未来的主要敌人是西方不是中国,为了战胜强大的西方,就必须争取中国的合作,为亚洲的共同利益捐弃前嫌。为此日本应该帮助中国改革自强,使中国在未来与西方的抗争中能够独挡一面。为此明治政府提出了一个对中国的“还债”理论:历史上中国曾经长期充当日本的老师,推动了日本民族的文明进步。今天日本民族有责任和义务“偿还”日本欠中国的债务,推动中国走上文明富强的道路。如果中国能象日本一样脱胎换骨完成现代化变革,整个亚洲的面貌就会焕然一新。

   甲午战后的日本政府对亚洲的态度有点类似十九世纪初的美国,企图领导亚洲实行“亚洲门罗主义”,象美国当初帮助争取独立的拉美各国一样,帮助亚洲摆脱西方殖民势力的控制。这种“达则兼济天下”的“长兄情怀”是中国老师在历史上特有的,甲午战争后日本学生继承了这一情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