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5)]
熊飞骏的博客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我国“集团性腐败”的制度成因
·从“好人总统”的犯错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民主的境界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中国在这里反思》内容简介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从查韦斯癌症说新闻自由地方自治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申纪兰现象”折射出的时代困局
·中国人的“道德至高点”综合症
·贪官裸官是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斯大林希特勒是如何走上独裁神坛的?
·中华大国民为何喜欢玩抢购?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从太监宰相赵高话说“正能量”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制度落后一输百输!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专制”和“弱智”是一对孪生兄弟
·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才是兴家强国的根本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龙应台现象”见证民主的神奇
·三十年来我们最应该感谢什么?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2014年新年献辞
·专制官僚只有腐败特权没有自由尊严
·世界上哪个国家最“排华”?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续)
·宋彬彬文革道歉展示的和解困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二)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三)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四)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五)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六)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八)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十)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5))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兴中会策动的最大一次武装暴动是1900年广东惠州那次“大起义”,居然动员了几千兵员投入战斗,孙中山的日本朋友也身先士卒站在队伍前面打冲锋。革命军在前期起得了一定的进展,占领了几个集镇,并威胁博罗、惠州。遗憾的是:决战前夕,孙中山承诺的大量枪枝弹药连影子也没看到?全军只有暴动开始时配备的300支步枪,每枪30发子弹早已打光。“军援没影”的消息传到前线时,临时拼凑起来的乌合之众霎时作鸟兽散,政府军没经过象样的战斗就在惠州恢复了秩序。

   兴中会惠州暴动孙中山并没有亲临前线,而是远在台湾遥控指挥。那里绝对安全且生活条件很不错,遥远前线的挫折失利都不会影响到革命领袖的生活质量。

   不仅是惠州暴动孙中山没有亲临前线,兴中会和随后的同盟会策动的历次武装暴动孙中山都选择远离前线。不但远离前线,还根本不在中国?暴动指挥部不是设在英国人控制下的香港、法国人控制下的越南河内,就是设在日本人统治下的台湾,甚至于远在菲律宾。暴动的胜败对孙中山的人身安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威胁。

   革命领袖对个人安危的关注远远大于革命胜败的关注。

   很多迹象表明,孙中山并不十分在意革命暴动的胜败,历次暴动不是刚开了个头就草草收场,就是稍遇挫折就鸣锣收兵。革命领袖好象更在意暴动的“广告效应”?只要暴动打响了,不能胜败如何,他都能想法对外宣传炒作成“伟大起义”,猛烈扩大孙中山和兴中会在海外世界的影响,继续在华侨社会募集到更多的革命捐款。这些捐款一部分用于维持革命活动,一部分用于提升革命领袖与时俱进的派头和生活质量,当然对外宣传都是用于“伟大的革命目标”。

   孙中山虽然是炒作和筹款的天才,可对军事却一窍不通,连最基本的战略素质都没有。准确点说,他根本就不关注战略战术,因此也不关心革命军的死活,他只关心革命军能够不断制造“广告效应”。

   孙中山不仅在军事上一窍不通,组织才能也离一个革命领袖相差太远。在兴中会到同盟会的十年漫长岁月,会员人数一直都在百人上下波动,最盛时也就几百人。

   孙中山虽然不擅长组织和军事,但却是玩恐怖的高手。兴中会策动的几次武装暴动虽然迅速失败影响甚微,但却制造了一大批交过“投名状”政治上信得过的职业杀手,这些人才是孙中山的真正力量根基。这些“革命杀手”不断是威慑大清官员的可怕力量,也是孙中山在兴中会、同盟会内部搞路线斗争的有力武器。

   兴中会在成立后头几年影响很微弱,孙中山这个名字也不为人所知。虽然举行过号称“广州起义”那样的革命暴动,但广告效应只限于海外华侨社会,在中国本土几乎没什么影响。这个革命组织的前景本来是绝望的,可弱智腐败的清政府却一再给它制造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大机会。

   第一次机会是伦敦的中国大使制造的,他们居然在英国国土上绑架了孙中山,并计划秘密运回中国正法。孙中山设法把消息传给他的英国传教士朋友,后者则把消息传播给新闻媒体,结果在伦敦引起强烈的社会反响。堂堂一个大国政府居然在别国土地上绑架自己国家的公民?这和意大利黑手党有什么分别!

   大使馆的中国官员在英国公众的压力下屈服,把孙中山公开释放。中国大使的“爱国行动”不但极大损害了大清国的国际形象,让清政府里外不是人;还给孙中山做了一次免费形象广告,使这个无名小辈一夜间成为海外新闻人物。

   第二次大机会是大清国的伟大领袖慈禧太后制造的。

   戊戌变法以前,绝大多数有教养的体面人士只对政治变革感兴趣,极少有人想到要用暴力手段颠覆国家政权。所以孙中山和兴中会在中国本土要么不为人所知,要么是危害社会的乱臣贼子,比专门玩打砸抢烧的黑帮会更可恨可杀。

   慈禧太后把官民共赢有望使大清国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戊戌变法扼杀在血泊之中,使帝国的中上层爱国志士对清政府彻底失望,转而走上了暴力革命颠覆国家政权之路。要么加入孙中山的兴中会,要么直接成立革命组织搞单干。

   戊戌变法以后,孙中山的兴中会相当于林冲被官府逼迫入伙后的梁山,大批英雄豪杰前来投效,使兴中会从一个地区性的帮会壮大成全国性的革命组织。成员也从成不了气候的“小山贼”换血成可大规模攻城略地的五虎上将。

   所以慈禧扼杀戊戌变法的最大受益者是孙中山和兴中会!最大的受害者恰恰是满清权贵自己!

   兴中会的第三次大机会也是慈禧内阁制造的。那一年慈禧太后重用义和团,在一个晚上向全世界所有与中国有邦交的国家宣战,把孙中山和兴中会推向黄金岁月。孙中山乘八国联军占领北京,慈禧内阁权力瘫痪的天赐良机,策动了兴中会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武装暴动——惠州起义。如果不是孙中山的组织、军事能力太差劲,那一次暴动就会敲响大清国的丧钟。

   义和团乱华使孙中山和兴中会赢得了国内外很多力量的同情和声援,国际认同率大幅提高。

   大清官府对孙中山可真是“恩同再造”!

   一个人能否成“大事”并不在于他个人有多么杰出,而在于他的对手有多么“窝囊”。洪秀全和孙中山都不属能成大事的“人杰”,但因为大清官府不可救药的弱智腐败,使他俩能够叱咤风云。

   兴中会在中国本土除了黑帮会外,几乎没有什么象样的支持力量,它的支持力量主要来自海外,并且都是华侨社会。来自外国政府的支持力量微乎其微,因为好玩恐怖袭击不合乎西方社会的主流价值,为英、美等国所诟病。只有日本政府的明治精英以个人身份给予了孙中山有限的地下支援,为其提供急需的活动经费和人身庇护。

   维新变法领袖康有为、梁启超亡命日本后,明治官员曾主动充当媒人,促成中国革命、改革两派的联合。可康有为架子很大,看不上出身低微又没足够社会影响的孙中山,拒绝了日本朋友的好意。梁启超私下接触过孙中山,两人对促成中国的新生有不少共识,有结成联盟的现实可能性。可康有为得到消息后,却敦促梁启超前往夏威夷。梁启超那时的成就和见识已超过康有为,可他很尊敬自己的师长,虽然内心不服也决定听命。孙、梁联盟因此胎死腹中。

   …………

   戊戌变法喋血京师后,除了孙中山和兴中会外,中国本土也涌现出了很多职业革命家,暴力革命组织也如雨后春笋。搞出较大动静形成较大社会影响的革命组织有两个,黄兴、宋教仁创立的华兴会和陶成章、蔡元培创立的光复会。华兴会的活动中心在两湖地区;光复会则主要在江浙地区从事推翻清政府的宣传鼓动工作。

   无论是光复会还是华兴会,它们在中国本土的影响都远远大于孙中山的兴中会。两会创始人的个人能力和品格也都超越孙中山。黄兴有出众的军事才能,宋教仁是组织天才,陶成章、蔡元培则有很高的理论素养。

   华兴会、光复会的总司令部都设在日本,那里成千上万名有爱国倾向又对政府强烈不满的青年留学生,为革命党提供了无尽的兵员。大清官府做梦也想象不到,他们花费巨资派出的旨在加强专制统治力量的留学生,多数都投到了颠覆国家政权的革命党那一边去?大清国这冤大头啊!

   青年留学生的急躁情绪进一步加剧了革命党的暴力色彩。邹容的《革命军》是晚清发行量最大的一个小册子,发行量达到可怕的一百万份?上面的暴力鼓动在今天看来比本拉登的恐怖文告有过之而无不及。

   杀呀!杀呀!杀呀!……万众直前,杀那洋鬼子,杀投降那洋鬼子的二毛子!满人若是帮助洋人杀我们,便先把满人杀尽;那些贼官若是帮助洋人杀我们,便先把贼官杀尽……向前去,杀!向前去,杀!向前去,杀!“诛绝五百万有奇披毛戴角之满洲种,洗尽二百六十年残惨虐酷之大耻辱,使中国大陆成干净土”……

   如此赤裸裸的暴力宣言居然能成为大清国发行量最大的出版物?说明中华大地已经完全被仇恨性暴力浸润。

   这都是慈禧太后扼杀戊戌变法惹得祸。

   “汉奸卖国贼”本来是满清官府炮制出来用于打击改革志士的政治大棒;现在则被革命党拿来栽赃丑化满清政客。邪恶的大清政客终于自食其果!

   日本得天独厚的留学生资源一样吸引了孙中山的注意,把兴中会总部也搬到了日本。

   当兴中会、华兴会、光复会等大清国三大暴力革命组织齐集日本时,联合为一个全国性的革命政党自然提上了议事日程。

   日本自由派精英再度充当中华革命党联合的媒介,并提供经费和场地支持。经过一系列筹备会议以后,1905年7 月30 日,在黑龙会首领内田良平家中召开同盟会筹备会议。约有70人出席,绝大多数是中国留学生,他们代表了十八个省中的十七个省。

   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召开正式的成立大会,地点在坂本金弥家中举行。宫崎滔天、平山周和萱野长知等三位日本人成为同盟会的正式会员。宫崎甚至在1907年被授予代理权,以便作为该会的日本代表谈判武器给养。

   同盟会的基础除了兴中会、华兴会、光复会三大革命组织外,还有留学生原在东京成立的各省同乡会。

   同盟会成立时的会员不到一千人,三分之二为日本留学生。

   同盟会的早期纲领是孙中山临时拟订出来的“三民主义”和五个

   口号(其中之一是号召中日友好)。

   孙中山能推举为同盟会一把手并非出于他的能力和影响,他武不如黄兴文不如宋教仁;兴中会人数不如华兴会素质比不上光复会。孙之所以能成为革命领袖主要得益于他的筹款能力和拥有一支高效暗杀队伍。革命党最需要金钱和武力,孙中山恰好及时提供了这两样革命法宝,所以成为最后的一把手人选。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暴力革命有其自身的运行规律,将吞噬任何宽容温情、绅士修养、骑士心肠和恻隐之心,上了战车就身不由己。革命党之间的联合并不完全遵循自愿和平等议事规则,它兼有黑社会性质的“吞并”内容,联合一半是“自愿”一半是“强迫”。当孙中山决意要成为革命领袖时,知道孙中山另一面真相的有力反对者很可能面临孙手下那些职业杀手的威胁。听命于孙领袖的职业杀手并不只针对大清政客官员,有时也用来铲除内部的异己分子。基于上述革命特色,同盟会居然引入黑帮会无条件效忠“老大”的宣誓仪式也就不足为奇。

   (未完待续)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5)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4/05/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