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熊飞骏的博客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从政务官的职能看中美官员的差别
·妥协和共识是通向阳光未来的阶梯
·腐败容忍——一种可怕的时代瘟疫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熊飞骏

   (******如果你对现实感到迷惘,你就去读读历史,其实一切已经发生过;如果你对历史感到迷惘,你就来看看现实,其实历史正在发生。

   一切善于忘却的民族必有大灾难!)

   

   四、俄罗斯在“友好”面具下攫取中国大片领土

   

   近代世界对中国伤害最大的国家是俄罗斯!

   俄罗斯对中国的历次大伤害都是在戴着“友好”面具下进行的,没有一次例外。

   近代中国每次和俄罗斯攀亲联手,文明都要发生大倒退,不是丧失大片国土就是暴政腐败登峰造极。

   甲午中日战争以前,中国和西方列强虽然发生过多次剧烈冲突,五十年间大的国际战争就有三次;但绝大多数西方列强只希望打开中国封闭的大门,把中国推向世界市场,和中国政府建立平等的外交关系,强迫中国融入现代国际大家庭,对中国没有领土野心。唯一对中国拥有领土野心的西方国家是俄罗斯。

   俄罗斯早在十七世纪明帝国时期就对中国东北垂涎三尺,经常出动哥萨克骑兵南下侵入黑龙江流域打家劫舍。满清兵团入关逐鹿中原后,东北边疆防卫空虚,俄国大军乘虚而入,侵占了中国的尼布楚和雅克萨城。但那时俄国运气不好,正碰上康熙大帝上升时期,在雅克萨遭到了大清兵团的全力反击。俄军伤亡惨重取胜希望渺茫,只得退却求和,与大清帝国签订《尼布楚条约》,退出黑龙江流域。

   《尼布楚条约》允许俄罗斯在外蒙边境的恰克图和中国进行双边贸易。1727年中俄签订《恰克图条约》,规定进出口商品免税,俄国可以设置领事,对俄国人有领事裁判权。俄国领事和商人见了中国官员不用下跪磕头。和广州口岸相比,恰克图口岸的俄国人早在120年前就取得了西洋各国通过战争手段才能取得的贸易权利。

   除了开放恰克图口岸从事中俄贸易外,大清官府还特许俄罗斯每隔三年派遣一个商团前往帝国首都北京贸易,但商人必须服从中国的“朝贡体制”,也就是见了中国皇帝官员必须下跪磕头。

   清政府在1683—1685年把逃亡到清帝国的莫斯科人和哥萨克人组织起来,并把雅克萨战役的俄国俘虏编进一个满洲镶黄旗旗兵的独立分队。为了照顾这部分俄国籍兵士的宗教情感,清政府准许俄国每十年依次派一个东正教传教士团前往北京。他们于1716 年在北京居住,后来又建立了自己的教堂。

   俄国派往北京的东正教传教团前后共有12届。俄国早期的中国问题专家都来自这个传教士团。第9届传教士团奠定了俄国的中国学基础,他们为本国政府收集了中国本土、满洲、新疆、西藏等地的战略资料。第12届传教士团的包乃迪大司祭是俄国最出色的中国问题专家,他发明了一套用俄文拼写中文的体系,并发表了很多有关中国主题的重要文章。这些东正教传教士成为十九世纪中期俄国对中国外交的重要参谋。

   中俄两国有长达五千多公里的漫长陆上边界线,仅开放恰克图一个口岸自然不能满足俄国方面的通商要求。《恰克图条约》签订后的百年间,俄国一直在努力拓展中国两国的边境贸易。前往中国的俄国使节因为面临着英国马戛尔尼使团同样的困扰,见了中国皇帝和官员必须下跪磕头。自认为高人一等的俄国人当然拒绝照办,所以鸦片战争前的通商努力一直收效不大。

   十九世纪初俄国使节戈洛夫金的通商努力差一点就成功了。当他决定前往北京,知道马戛尔尼拒绝行叩头礼仍得到乾隆皇帝接见的喜讯后,就改变了“为了通商不惜下跪磕头”的初衷,下定决心不再低下高贵的头颅。当戈洛夫金到达张家口时,大清官员居然要求他对披挂着黄绸代表清帝的象征物叩头?戈洛夫金自然拒绝。大清官员坚持这一要求,戈洛夫金寸步不让,结果他被拒绝进入中国关内。

   俄国方面正当合法的通商要求虽然屡次被大清国粗暴拒绝,但两国非法的边境走私贸易却一年比一年红火。新疆的伊犁和塔城就是中俄从事走私贸易繁荣起来的主要城镇,哈萨克商人则充当中俄贸易的主要中间人。当地的中国官员对俄国商人的走私贸易睁只眼闭只眼,因为走私贸易除了繁荣当地经济外,还能给他们带来一笔可观的灰色收入。

   鉴于伊犁和塔城的中俄走私贸易已形成难以取缔和防范的既成事实,大清国决定把两地的中俄贸易正常化,以加强管理和征税。

   1851 年8 月6 日,科凡勒夫斯基代表俄国,曾在鸦片战争中对英国军舰发动“火船攻势”因而一败涂地的奕山将军代表中国,签订了《中俄伊犁条约》,规定开放伊犁和塔城免税进行中俄贸易,准许俄国人在两城市建立仓库、住宅和各建一处公墓;并同意俄商在俄国领事管辖下每年留居八个半月(春、夏、秋三季)以销售其商品。

   俄国要求开放新疆喀什噶尔地区的通商则被大清国拒绝。

   俄国人迅速发展了他们在伊犁和塔城的贸易,并于1852 年在这两地建立了仓库;1854 年建设了阿拉木图这一中俄重要贸易枢纽。

   从伊犁和塔城向俄国的出口货中90%以上是茶叶。

   …………

   《中俄伊犁条约》签订后,俄国对中国的兴趣点转了180度,从通商转到领土上来。

   俄罗斯对中国的领土野心虽然在十七世纪暂时受挫,但一直蠢蠢欲动,一直都在等待时机重做“中国梦”。

   太平天国暴乱和英法联军对中国发动第二次通商战争后,俄国人对中国的领土野心再度膨胀。

   俄国的扩张矛头再度指向中国的东北边疆。

   满清统治集团入关出任大汉民族的奴隶总管后,鉴于前任奴隶总管蒙古征服者被汉人逐回漠北的前车之鉴,决定对汉人封锁东北地区,不准汉人前往地广人稀的东三省垦殖移民。把东北当成满人的私产和后花园,作为满族统治集团在中原立不住脚跟时撤退的大后方;和一块供应宫廷皮毛的狩猎禁地。

   东三省本来就地广人稀,大清国的建立又把满族中上层的绝大多数带进了关内。留在东北看守老家的女真人不到原来的三分之一,且多数是贫困落后的下等人,使东北地广人稀的局面进一步恶化。

   留守东北的女真人普遍懒惰愚昧,不能利用因满人入关空出的大片土地来发展生产,相反因人口过少无法抵御旷野植物的疯长而进一步贫困。因此女真留守居民渴望本土对汉人开放,利用汉人来耕种他们的土地,自己则吃地租坐享其成。

   懒惰落后的女真留守居民无法提供防守管理东北广袤土地的行政军事开支。东三省的财政支出就主要由关内的汉人来承担,由汉民族来供养满族统治集团的私产和庞大后花园。内地省份几乎承担了吉林的80%和黑龙江100%的行政开支。

   清政府坚决拒绝女真留守居民对汉人开放东北的要求。作为女真人渴望补充劳动力的补救措施,满清权贵人为制造了大批有教养的汉族政治犯和良心犯,把他们全家发配到东北给穷苦的女真留守居民作奴隶,男人苦力妻女性奴。乾隆时代制造的文字狱大案,汉族书香人家的妻女就多发配到黑龙江宁古塔给当地贫困的披甲人为奴。

   地广人稀容易获得土地,必然带来迁徒的相对自由。东北中央地带的女真人入主中原后,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流域苦寒地带的原居民就纷纷南下迁徒到生存条件较好的松花江流域和辽河流域。帝国东部边疆地区越来越成为人烟稀少的荒野。

   居住在更北西伯利亚地区的俄国人,看到女真居民纷纷撤离中俄边境地区,就南下填充女真人留下的生存真空。女真人看不上眼的苦寒之地,在西伯利亚的俄国人眼中则是流着奶和蜜的肥美沃土。

   因为女真人的移出和俄国人的移入,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流域的中俄居民比率在悄悄变化,到了十九世纪则积累成革命性的质变。俄国人上升为当地的主体民族,中国人则退为少数民族。

   为了应付俄国人的渗透,1812年大清官府制订了一项满洲移民政策,决定把贫困的满洲旗人重新从北京移回吉林和黑龙江南部的军垦区。1842 年,政府开始贯彻这一决定,专门为满洲移民准备了耕地,并准许他们免税五年。

   边境的中国化在速度和广度上都不足以免使最北部的部落区和滨海领土落入俄国人之手。到了十九世纪中期,黑龙江南岸仍只居住着少数女真人,北岸的女真居民则更少。

   

   当十九世纪初沙皇内阁把扩张的目光再度转移到中国的黑龙江流域时,那里的情况已经发生了有利于俄罗斯方面的变化。

   当时美国的阿拉斯加还是俄国的领土。为了给驻守美洲阿拉斯加的俄军提供给养,也为了和美国在北太平洋地区进行商业竞争,从西伯利亚通往北太平洋的黑龙江就成为俄国人关注的战略要地。如果能取道黑龙江运送军队和商品进入太平洋,比取道漫长崎岖的陆路前往白令海,时间和运费将会大大缩小。

   十九世纪四十年代,从恰克图通过陆路运往莫斯科,每普特茶叶运费达六卢布或更多;而从广州运往伦敦的海运运费只相当于三十至四十戈比。

   缺乏便捷的水路运输,使俄国在对华商业竞争中明显处于不利地位。中国的黑龙江则是俄国改变这一被动情势的黄金水道。

   因此沙皇内阁迫切想取得中国的黑龙江。

   幸喜从事战略勘测任务的俄国探险家太不专业,在没经过充分的调查勘测后,就草率得出库页岛是个“半岛”,黑龙江河口因为大量泥沙淤积而无法通航的错误结论。

   俄国探险家的地理错误对大清国来说是幸运的,导致俄国征服中国黑龙江流域的野心被推迟了半个世纪。

   俄国的地理错误在半个世纪后终于得到纠正,这要归功于俄国能干的将军穆拉维约夫。

   太平天国暴乱导致大量帝国边防军被抽调入关,使本来就很脆弱的东北边防力量进一步空虚。黑龙江和乌苏里江的边防军先前有一万人,到了五十年代则只剩下一千人。

   中国东北边防的日益空虚,对俄国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是一个难以抗拒的诱惑。

   穆拉维约夫对黑龙江的通航能力仍不死心,按常识判断这条水量充沛的大河入海口不可能完全被泥沙淤塞。抱着“求不到官秀才在”的试试看心理,1849年穆拉维约夫派遣部属涅维尔斯科伊去勘察库页岛北部,调查黑龙江三角洲和河口的情况。

   涅维尔斯科伊的勘察结果令人振奋,他确认黑龙江可以通航,并且证实库页岛不是半岛,而是一个大岛。除此之外他还带来一个更为鼓舞人心的消息:他在黑龙江一带没有看到中国守军,因而断定清政府在这一地区没有行使统治权力。

   穆拉维约夫的努力终于有了令人兴奋的结果,接下来便向沙皇内阁游说对黑龙江流域用兵。他的说辞“谁掌握了黑龙江河口,谁将占有西伯利亚,至少可以远至贝加尔湖”给了俄国官员以深刻印象。他的警告“如果英国人夺取了黑龙江河口和库页岛,俄国就将失去整个东西伯利亚”,使内阁很快就出兵黑龙江达成共识。

   穆拉维约夫很快得到了急需的支援,开始实施他的吞并黑龙江战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