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苏明张健评论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习近平有什么脸召开十九大
·习近平从十九大上什么也得不到
·习近平是奴才,不是伟人
·更加祸国殃民的十九大
·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中国大陆是否被共党领着或是导着强大了呢?本人始终是持反对的立场。首先就是民不富、国就不会强。另外基于欺骗和造假强大,是市井小人卑微、虚荣心态的可怜、可悲、且又可笑的反应。至少到目前为止,在国际社会上,还没发现任何一国政府,或者是任何一家独立媒体在敲锣打鼓欢呼中国强大了的报道或是宣传,反倒是假冒伪劣毒第一大国的排名座次得到了共识。

   

   前不久,欧盟海关和北美海关分别发表了年度总结的工作报告,都特别提到在查禁假冒伪劣毒进口商品中,北美海关的报告中说,90%是中国制造;欧盟的海关报告中说84%以上是中国制造。身为中国人的我,为此而羞愧得无地自容。

   

   回想起大约是两三年前,一位同胞曾经大声地斥责我说,睁大你的眼睛看一看,现在有哪一种商品不是中国制造的呢?接受了这位同文同种的同胞训斥后,我确实是睁大了眼睛仔细地去看:结果发现街上跑的汽车,没有一辆是中国制造的;进口的各国各种的商品都是摆放在装潢精美的商店里销售,而唯有中国制造的商品是堆放在街头巷尾的便道上贱卖。

   

   虽然层次比较低,但是如果假以时日逐渐地提高,倒也不失为一条富民强国之路,可是事实又并非如此。早在十年前,各国的质检部门就频频的报出了中国制造的假冒伪劣毒货。中国人深受此害是由来已久。现在共党的影响力已经扩展到了全世界,于是全世界人民也在深受此害。

   

   今年的7月初,美国反伪专家说,几乎不可能估计整个伪造业的大小。仅在美国,一年就有约两千五百亿美元的伪造生意;而在加拿大,有两百五十亿的伪造生意。这就是说,不仅是中国人花出去了钱,被假冒伪劣毒商品欺骗了;美国人每年也花出了两千两三百亿美元,上了中国制造假冒伪劣毒商品的当;加拿大有三千多万人口,每年也被中国制造假冒伪劣毒商品骗走了两百二、三十亿的加元。

   

   当人们普遍看不起中国制造,甚至痛恨中国制造的时候,那么连锁的效应,自然而言那就是看不起中国人,由同情中国人到可怜中国人。如果再遇到为了所谓的强大自豪和骄傲得忘乎所以的中国人的时候,那么遭恨的就必然是中国人了。

   

   就在7月初,加拿大的联邦法庭裁定了三家伪造公司,必须支付248万加元的赔偿金,给法国的名牌路易威登和英国的名牌巴宝丽这两家手袋公司。此判决获得媒体一致的好评。联邦法院的大法官拉塞尔先生在裁定书中说,“被告的行为极其恶劣。他们从事大宗数目的精心伪造业务,并且刻意隐藏,同时拒不向法庭提供有关文件,极少参与法律诉讼的过程,没有聘请律师,这是公然藐视法院的程序。

   

   2010年法院在已受理这一伪造起诉案以后,被告们仍然继续出售伪造商品,同时还通知客户说,他们变更了新的网站。即便在法庭作出裁决前一周,这三家伪造公司仍然还在网站上列出大量伪造豪华手袋的品牌名单。”在整篇的裁决书中,虽然没有提到这三家伪造公司的国籍。但是明眼人一看就不难推断,这三家都中国人的公司。

   

   表面上看,中国制造了世界名牌的手袋,。可实质上却是盗用了人家的品牌,伪造仿冒人家的手袋。中国自己的品牌是什么呢?为什么没有创造出自己的名牌,指望着盗用和伪造,只可以暂时地去糊口,绝不可能强大。民间的假冒伪劣毒泛滥,其根子是在共党这个政权身上,这是上行下效的结果。

   

   古人说,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自从前苏联垮台以后,各国的反间谍部门,也重新调整了对付间谍的重点。从原来全力对付克格勃,转变为全力对付从中国大陆派出来的间谍。德国人曾经说,间谍是一门艺术。到了前苏共的克格勃,这门艺术就变质了。克格勃们为了窃取情报,不惜任何手段,甚至下流、下作、卑鄙已及。这和共党野蛮无人性的本质有关。

   

   虽说同是共党,同样是野蛮无人性,但在表现和行事上,在中国大陆的这个共党显然远不如前苏联的那个共党。这个共党更愚昧、落后、僵化、下作和无知。既然上面如此,那共党所训练和收买的间谍的素质,也只能是如此。前苏共至少还能建立起威胁世界和平的先进强大的军事工业来作为后盾,形成了一个所谓的共产阵营。相比之下,中共就惨多了。

   

   所谓的先进武器,都是二、三十年前的苏联货。阵营没有了,第三世界也没能组织起来,周边十六个国家对中共都摆出了一付说打就打、我们不怕你的架势。甚至在残存的十来个流氓政权当中,共党却做不成流氓老大。伊朗、朝鲜被世界制裁,苏丹总统被通缉,本拉登被打死了,阿富汗塔利班政权被消灭了,伊拉克的侯赛因政权也被推翻了,埃及的穆巴拉克正在受审,利比亚的卡扎菲已经是到了末日,这些都是共党的小兄弟们。小兄弟遭了秧,当大哥的不出手,那么这个大哥也是当不成的。

   

   打出了一个发展是个硬道理的旗号,可是国人民众并不出力出智慧,共党打算指望着自己培养出来的千千万万个博士、硕士们的发明创造。却不想想,自己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博士、硕士们,其实仅仅就是工匠、手艺人,派不得大用场。于是,就把崛起的希望就寄托在了和五毛同样素质的间谍们的身上。这一下,可把各发达国家、先进国家的反间谍机构忙坏了。

   

   共党的间谍素质差,但是共党派出去的数量大,所以每年各国政府都抓获大批的共党间谍。近一两个月,加拿大的情报局长在工作总结报告中说,每年政府拨给情报局的款项中,有一半是用于对付中国大陆间谍的。于是,连带着移民部也开始了收紧中国技术移民、投资移民和公派或自费留学生的政策;美国就干脆在用人政策上,提醒各机构和各企业,避免安排中国人在关键技术和敏感技术岗位上工作。英国的军情五处要求政府拨款十亿英镑,成立网络监控和安全系统,用于追查中国留学生利用电脑窃取各种情报。

   

   共党无论是在国际上、还是在本国内,早已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已经败坏了中国人的声誉。如果再有一帮愤青、愤老们为了蝇头小利,甘做共党间谍,去盗窃别国的情报,那么中国人在世界上成为人人喊打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各国的间谍都是在为国家工作,一旦被破获入狱,各国政府都会出面交换回自己国家的间谍,同时还会给予较高的待遇和生活水平,以嘉奖他们为国立功和为国所吃的苦难。中国大陆的间谍是为党工作的。说得再明确一点,就是为了共党这个流氓政权在工作的。

   

   共党历来的用人政策,是念完了经打和尚,卸磨就杀驴。派出的间谍,盗取了情报送回去,就立功受奖。而绝大数落网的间谍,共党不但不闻不问,还要严正的声明一顿,疾口否认曾经派出过间谍。于是,这些间谍们就只有在外国的监狱里服刑期满,再被驱逐出境,终其一生。每当回忆起这一段的经历时,自己都说不清楚究竟为的是什么。

   

   国家要走向进步文明,民族精神就要发扬光大。这就如同一个受到邻里街坊敬重的家庭,那是要有好的家教,于是这个家庭中的成员,才能立身正。上千年前留下来的一句话是:认真读书,亲近正人。这里的正人,就是正人君子。同时还有一句话也流传了下来。这句话是:子弟宁可不读书,不可以一日近匪人。这里的匪人指的是匪类、窃贼、帮闲、篾片、地痞、恶棍、流氓们。

   

   把这两句话交叉起来解释,那就是认真读书的人只要结交了匪类,人性就会转移,道德就会泯灭,就会做出不齿于人的事情来;倒不如不读书的人。只要生活在正人君子的环境里,人性不会缺失,道德也不会败坏。仁义礼智信这五德,必然是每一位正常人处事立身的底线。

   

   共党当政,这五德也就全毁了。过去历代两百多位皇上,那是有以仁政治天下的,有以道义治天下的,有以理智治天下的,有以知识者治天下的,有以诚信治天下的,而更多的是以孝治天下。共党前三十年是以马列毛的主义治天下,破产了;这后三十多年,又以GDP为主义治天下,现在又破产了。

   

   共党的失败和不得人心,就在于伪造,造假、谎报、欺骗种种不诚实、无诚信的言行上。对于仁义礼智这四德,作为中国人都知道,共党们是丝毫沾不上边的。在信字上,共党们也正是孔圣人说的那样:人而无信,不知其可。所以造成中国社会诚信缺失。民间的说法是:现在什么都是假的,唯有骗子是真的。共党对国人民众毫无诚信可言,这种怀疑一切的思维和做法,其实正是马克思病态和疯狂的思维方式。

   

   毛泽东继承了这一思维方式,于是就怀疑所有的人都是可能潜在的阶级敌人。以后的邓江胡们也不例外,怀疑所有的人都可能是颠覆共党政权的敌对势力;所以国民百姓也不以诚信对待共党。诚信就是诚实可信。这就是说,要做到五德之一的信,首先要做一个诚实的人。孟子说,“诚者,天知道;思诚者,人知道。”一个人的言行不诚实,又怎么能去取信于人呢。

   

   假冒伪劣毒泛滥,豆腐渣工程遍地,贪污腐败横行,共党匪类欺压良善无法无天。国家无正义,社会无公证,于是民怨沸腾,民心激愤。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共党无诚信所致。此情此景,再去宣传什么强大,什么国际地位提高,什么崛起,甚至盛世辉煌,那就等于是在说,这个世界都成了强樑世界了。

   

   所以人性、道德、道义与良知,以及古圣先贤的训导,都拜倒在了共匪盗贼们的脚下了。《红灯记》里的李玉和说了十多年的一句台词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正是匪类们的妄想。妄图以魔压道,以邪侵正。如同现时的中国大陆一样,共匪们为所欲为、弱肉强食,被民间称之为丛林社会,山寨社会。

   

   前不久,法国的《世界报》发表了一篇社论,开门见山地就提到:“中国社会在翻腾”。官方定义的群体事件不断爆发,而且场面越来越惊人,说明中共社会的控制模式陷入了危机。维稳学说以及过分的镇压,阻碍了中国向法治国家迈进。尤其在公众自由方面,胡锦涛没有任何信用可言。和谐社会是他提出来的,可是在其当政期间的随意拘押,封锁网络,警察对反动派的骚扰有增无减。不管是现任统治者,或者是第五代领导人,中共的唯一目标就是打压异议人士和镇压反对派,继而巩固自己的统治。

   

   文章最后说,“中共政治局对社会矛盾的担心是很虚伪的。其实只要中共当局同意推进民主化,就可能化解了所有的问题。不过有件事情是肯定的,中共将不会朝此方面作出任何让步的。”外国的政治观察家们能够看透的问题,中国人当然看得就更透、更深。

   

   在共党们鸡飞狗跳地为它们结伙九十年的歌功颂德中,绝口不敢提1959年到1962年的三年半大饥荒,饿死近六千万中国人的事实。事隔半个世纪了,共党避讳,难道中国人会忘记吗?即便有中国人忘记了那凄惨的一幕,也不要紧。因为另一场大饥荒已经来到。

   

   上个世纪末,三农问题被正式提了出来。到了本世纪初,中国的农业已经破产了。2002年的数字是:中国大陆的农业人口占全球农业人口的47%,但却只耕种着全球耕地面积的7%,以人均0.8亩耕地,养活着世界人口的22%。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