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国与民,孰先、孰重]
苏明张健评论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共党杀人杀得还少吗
·共党不配说中华文化
·反共,就要首先明白共党的本质
·共党要想崩溃得更快,就去打台湾
·我这一辈子
·中国已被共党毁得国将不国了
·土匪们在开十七大,与民何关
·十月一日是血淋淋的国殇日
·中国拿什么去崛起
·习近平独裁,高瑜被判,毛派的使命感
·共党的政治是害死多少人也不算个事的政治
·自己的大脑凭什么被共党洗
·最大的骗子就是共党
·共党的末日到了
·把被共党颠覆了的民主中国再建立起来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国穷、民穷,富了的是共党们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与民,孰先、孰重

当共党宣传爱国的时候,总是引起我发自内心深处的反感和冷笑。一个自称是无祖国、无家庭的布尔什维克团伙,怎么突然要爱起国来了呢?当看到一群被共党宣传煽动起莫名其妙的爱国主义疯狂的愤青愤老们的表现以后,又总是让我恶心得抑制不住要呕吐。

   

   国家是什么?人们为什么要爱国?亚里士多德早就说过:“国家起源于生活,它是为美好生活而存在下去。”大科学家爱因斯坦说得更明确:“国家是为人而建立的,而人不是为国家而生存。”陈独秀先生在九十多年前就说过:“人民何故必建设国家?其目的在保障权利,共谋幸福,斯为成立国家之精神。”对于为什么要爱国,陈独秀先生说:“爱其为保障吾人权利,谋益吾人之幸福也。”

   

   在《我们究竟应当不应当爱国》的这篇文章中,陈独秀先生说得更清楚:“我们爱的是人民拿出爱心,抵抗被人压迫的国家。不是政府利用人民爱国心,压迫别人的国家。我们爱的是国家,为人谋幸福的国家,不是人民为国家作牺牲的国家。”

   

   中国人是共党各个时期和政策的牺牲品和受害人。这种国家,人民凭什么要爱它?国家的根本就在于人,并不是共党们喊叫的人民,而是在于每一个具体的个人。在任何的时候,个人都比国家更重要,否则就是本末倒置。每一个个人对国家的认同有两点,首先那是文化意义上的认同,接下来就是政治认同。

   

   因为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一个政治国家。政治上的以强欺弱、极权专制,不经过人们的同意,不尊重人们自由的意愿,就以国家的强权,强迫人民接受一个主义、一党极权,这种国家就不是人们认同的国家。一个得不到人们发自内心认同的国家,人民又凭什么去爱它呢?

   

   被爱国主义煽动的狂热了的同:一定会说,作为一国的公民,就必须爱自己的国家。这话听上去是理直气壮。但是,什么是公民?公民就是一个一个具体的,拥有和享有天赋的各种权利的个人。

   

   天赋的人权,中国人拥有多少和享有多少呢?任何的强权,任何的主义,敢于剥夺天赋与每个个人的权利,就是每个具体的个人的敌人。当这种强权发出了爱国的宣传的时候,对于被剥夺了天赋人权的个人来说,有些人竟然可怜到了闹不明白究竟是爱国、还是爱强权,或许是惧怕强权,或许是依附着强权在吃饭。于是就不分青红皂白地、连国家带强权地一块儿爱。这种爱就是本末倒置,自相矛盾,同时也是丑态百出,令人恶心的爱。因为他们不懂,或者根本就不想懂,人权永远是大于主权的。

   

   近来经朋友介绍,看到了学者秋实先生调查和写出来的《中国大饥荒档案》。首先我感受到了这是本着对历史负责,和对人的神圣生命负责的精神,经过十几、二十年艰苦卓绝的调查,而得到的资料。将这些惨痛的资料公布于世,难道作者是不爱国只爱党,或者是不爱党只爱国,或者是两者都不爱?至于如何评价这个档案,或许会使爱国的狂热的愤青、愤老们能够多少清醒一些。学者做事,一是实事求是,二是严谨。

   

   首先,大饥荒的说法,就已经与共党宣传的基调是背道而驰。共党始终是轻描淡写的说是三年自然灾害。于是秋实先生就首先调查,1959年到1962年的自然灾害状况。他详细地研究了1997年由海洋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编写的《中国气候灾害分布图籍》中的资料,最后发现了那三年是风调雨顺的正常年景。

   

   正常年景饿死人,那就与自然灾害就无关了,那当然就是一场人为的大饥荒了。大饥荒就一定饿死人。于是接下来的调查题目,那就是有多少人被活活饿死。记不清那究竟是1961年的10月1日,还是62年的10月1日,当时的北京市长彭真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说:没有饿死一个人。可民间的说法是饿死了很多人。究竟饿死了多少,没有一个大概的数字。

   

   以当时六亿人口,有人说出了一千万人是被饿死的这个数字。事实上并没有人感到吃惊。后来根据共党统计局公布的分省死亡人口统计的数字,有学者做了一个大致的推算,得出了饿死人口的数字,超过一千八百万。按照统计学中的漏报率计算,死亡人数应当在两千三百万。

   

   由于调查这些资料的学者和编辑们都是共党体制外的人,所以根本无法接触到共党的档案和记录。同时他们也估计到了,共党的一贯工作作风就是欺上瞒下。加上此事共党也知道是罪孽深重,完全有可能已经在销毁,或者将在最后完全销毁这些档案记录,所以他们采用的是深入到了一个一个村庄去调查的做法。同时他们更希望,凡是亲身经历过那场大饥荒的同胞们都能拿起笔来,为那段惨无人道的历史留下鉴证。

   

   他们的做法实在是可歌可泣。例如他们深入到了河南省光山县、十里公社高大店大队、吴围子小队进行调查。发现原本是120口人的村子,饿死了72个人,63%的人家是绝了户。安徽省肥东县黄栗公社大李大队,共有180户人家,868个人,381个人饿死。死亡人口遍及139户人家,22户人家绝户。

   

   四川省的行径县,全县人口原有12万。1962年以后,仅剩5.7万人还活着,饿死了一半以上的人口。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原重庆市委办公厅主任、兼团市委书记廖伯康的回忆录,里面讲到了在那三年大饥荒中,四川全省饿死的人数是1,000万到1,200万。由于有了这样的调查资料,所以才有学者敢于断言说,在那场大饥荒中,饿死的人数至少在4,000多万到5,500万人。

   

   今年的7月8日,香港大学的历史学教授冯克先生,用英文写出的《毛的大饥荒》这部书,获得了英国的约翰逊文学奖。冯克教授在此书中提到了,大饥荒时期,活活饿死的人口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死亡的人数相似,都是在四千五百万以上。此书预计在今年9月份将发行中文版。

   

   评选委员会的评语是:任何要了解二十世纪的人,这是一本必读之书。没有灾害,却饿死了这么多人;没有灾害,却让这场大饥荒足足持续了三年半。好大喜功、从来自吹自擂的共党,却发现不出任何赈济灾民的记录。闭上眼睛、捂上耳朵,全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任由四、五千万人活活地去饿死。这样的国家,凭什么要人们去爱它?毛泽东凭什么要去做万岁爷?共党又凭什么是伟光正?中国人又凭什么离不开共党?难道中国人是愿意被活活饿死的异类吗?

   

   2008年的3月,共党的发改委在一份报告中说出了一个数字,提到的是两亿多农民的人年均收入,不足300块人民币。以这几年物价连续暴涨的情形分析,这两亿多农民在改革开放巨大成就的三十年中,是饿着肚子过来的。

   

   有报道透露,汶川地震灾区就有饿死人的事情发生。而前不久一份调查数字显示,每年离家外出打工的农民工的平均月收入是八百元人民币,这不过是四十斤猪肉的钱。由此我们就不难分析出,他们每个月个人在外打工的开支是多少,年底又能给家里人带回几个钱。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只好吃淤泥了。

   

   有人认为这是商业的阻滞,因为商场如战场。但是政府是行政,不是商业。老百姓有病等死、没钱自杀,政府的功能又在哪里呢?本人曾几次说出,中国大陆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人口是六亿到六亿五千万人。有人怀疑这个数字,有人大骂。但是这个数字是经过调查和分析得出来的。而且就在今年的春天,国际知名的金融学家和经济学家们也提出了相同的数字。

   

   古人说,藏富于民。且不说民间百姓的日子过得殷实富足。如果民间的日子过得宽裕一点,家家有余粮,有一些储蓄,又怎么会大面积地几千万地饿死人呢?现时的穷困人口,占到了中国大陆人口的40%。胡锦涛说这是和谐和盛世;温家宝说中国人民都幸福了。

   

   这几年确实是旱涝灾害不断,加上债务累累、国库空虚。稍有风吹草动,这六亿多贫困人口随时可能成为遍野的饿殍。本人从不造谣,也不是庸人自扰,而是实事求是地推理和分析。在人均三亩耕地、风调雨顺的年景里,共党竟然制造出了几千万人活活饿死的人间惨剧。那么现今在人均只有零点八亩耕地,且有灾害不断的现状下,有谁敢站出来替共党打保票说,饿死人的事情今后不会再发生了呢?!

   

   在人性严重扭曲了的今天,共党是不敢说实话的。愤青、愤老、帮闲、篾片们倒是却敢说:一会儿说GDP的总量是40万个亿,;一会儿说用不了几年,中国大陆的黄金储备会达到两万吨。可是他们绝口不说的是,中国老百姓手里有多少钱,有多少黄金。

   

   民以食为天。没有粮食,钱和黄金能吃吗?共党又什么时候救急或赈济过贫困百姓?万一有一天共党破天荒地拿出一笔赈济款,我敢保证,其中的81%定会被层层的共党干部们装进私人的腰包。因为共党贪腐的力度已经不是与时俱进了,而是突飞猛进。

   

   本人始终认为,中国人如果想要爱国,首先那就是驱逐共党;要想驱逐共党,首先是自我解放;要想自我解放,那么首先要弄明白中国大陆现实究竟是大治之世,还是大乱之世,或者干脆就是一个衰世。这就是治世、乱世和衰世的三世之说。共党篡政以后,中国大陆从来没有过治世,可以说是一下子就跌进了乱世之中,没有给老百姓一个可以喘息的机会。

   

   胡锦涛说出个不折腾,被一帮犬儒们吹捧为是深奥的理论。其实意思很简单,是要老百姓们不折腾,共党折腾。六十多年,一直都是共党们在折腾,老百姓们是被折腾的。正是共党的折腾,所以六十二年始终就是个乱世。能折腾的都折腾完了,再也找不出什么可以继续折腾的了,所以才不折腾了。不折腾,就等于是说由乱世进入了衰世的解读。

   

   衰世,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末世。统治阶层的末世心态,那就是收拾个人的财产作鸟兽散。这说明了当政团体的理念或者是意识形态完全失效了。没有了精神上的号召力和凝聚力,就等于失去了主导的权利,也就是丧失了道义上的合法性。所以共党们就只能是浑浑噩噩地过一天算一天。

   

   由于共党们所信奉的是拜物教,又以物欲引诱败坏了整个社会,造成社会、精神、道德、信仰全线崩溃。在共党的领导之下,赖以维持社会运转的,那就只有利益。在追求利益的本能之下活着的或死去的。制度的不得人心,共党们的疯狂、腐败、道德上的衰亡、信仰的崩溃、人心的离散,整个社会在人的意义上的整体的下滑。这一切都应当归咎于共党这个僵死、无人性的极权主义团伙。

   

   表面上看起来是像模像样的共党,报出来的繁荣昌盛、形势一派大好的数字,相对于楼倒、桥跨、高铁相撞的一片豆腐渣工程,庞大的冤民团体,这个社会的生机和活力在哪里呢?国民们的上进心,作为心在哪里呢?四维之中的廉耻心又在哪里呢?

   

   政府不得民心;主席、总理缺德无能;大小官吏更是由一群流氓、恶棍在充当着;军警是由一批家奴、打手和保镖而取代;学校成了奴化、毒化、愚化和妖魔化的训练场;而医疗保健成了诈取钱财的机器;商业的名声是臭遍了全世界;人们赖以生存的农业破了产。像纸糊起来的强大盛世辉煌,内里已被蛀空了:高社会犯罪率;高频率的民间的抗暴维权斗争;再加上周边邻国非但不来朝拜,反而是耀武扬威,不惜与中国一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