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现在四十多岁的中国人都知道,共党和越南的共党曾经是勾肩搭背,关系好的不得了,彼此互称是“同志加兄弟”。但是小人之交不可能长久,一旦翻脸就更成了仇敌。今年的6月5日,越南的河内出现了反中国大陆的示威游行,打出的标语和口号是:“中国大陆停止入侵越南岛屿”。游行的队伍一直走到共党驻越南的使馆前抗议。

   

   而同一天,越南的国防部副部长阮志勇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说,“对于5月26日所发生的冲突越南军方将不会直接出面,但会密切的关注事态进展。”那么5月26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在越南的一份抗议声明中我才知道,原来是大陆的一条巡逻船故意地切断了一条越南采油船的电缆而引发的。

   

   越南政府说,这是中国大陆对越南在南海的油气勘探活动的进行干扰,此举侵犯了越南的主权。共党则表示这一行动完全是在中国管辖的海域之内进行的,所以才引发了6月5日越南民众的示威抗议。

   

   中国人都知道,南海一直到最南端的曾母暗沙都是中国的领海。二十多年前越南曾经照会中国大陆,要求遵守两国领导人曾经在南海主权一事上所作的协定。至于什么协定,中国人肯定不知道。因为共党做事从来偷偷摸摸见不得阳光,但是得了实惠的越南当然是理直气壮,大肆宣扬开疆拓土的功绩。所以越南人都知道,当初是毛泽东的一句话,就把大面积的海域送给了胡志明。

   

   最近这十多年,南海的主权问题才浮出水面。原来是南海海域发现了石油,使得六、七个国家在南海开采石油,并且驻军,同时又都声称他们拥有这块海域的主权。近几年他们又组成了东盟十国集团,共同保卫自己的利益,与中共对抗。这就证明他们占领南海,又采油、又驻军的,肯定是有当初与中共签订协定的文本的。共党手里当然也有这些文本,只是不敢对中国人民公开。

   

   在南海没有发现石油之前,卖国卖惯了的共党倒也并不介意南海,各国在南海不过就是捕鱼捞虾而已。一旦南海蕴藏的大量的石油被发现以后,共党眼红了,可是卖出去的领海是人家的主权了。就如同列宁当初以两千万美元就把阿拉斯加卖给了美国,谁想到阿拉斯加蕴藏着大量的石油。哪怕俄罗斯现在想花两千亿、两万亿美元,也是不能再买回来了。共党很可能是打算用武力夺回南海主权。但是尽管2009年的阅兵规模不小,可是腐败的军队是没有战斗力的。

   

   三十年前也和越南打过,不但打败了,还割地赔款给人家。再打败了的话,不知又要割多少地、赔多少款。况且胜败且不说,人家手里有协议的文本。出尔反尔,国际舆论上共党也无法交代。于是就派出条巡逻船、渔政船,乘着人家没注意,偷偷摸摸的切断电缆,干出这种下三滥的流氓勾当。堂堂中华古国,竟然被共党这帮鸡鸣狗盗之徒们篡了政,真乃是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

   

   6月10号,广东增城的城管们,竟然动手殴打一位怀孕八个月的女商贩,立时引发了几千人的愤怒。共党们又是老办法,调来了武警,人们与武警对持。转天,一万多民众包围了公安、城管,要求交出殴打孕妇的凶手。结果共党又派出了一卡车、一卡车的军队。到了13号凌晨,增城地方传出了枪声。

   

   有报道说,军队开枪已经造成超过一百人的死伤,更有上千民众被捕。为了平息民愤,广州地方当局开了记者会通报情况,说什么初步认定这个事件是一起个别群众与治安人员的纠纷引起的聚众滋事事件。接着,就让被打的孕妇的丈夫唐学才对记者们说:他太太没事,母子平安,并且还呼吁民众息怒。这纯粹是一出卑劣之极的丑剧。

   

   一位怀有八个月身孕的孕妇被打了一顿,居然没事,且又母子平安,更要求民众不要愤怒。那么言外之意,那就是周瑜打黄盖,城管愿意打,孕妇愿意挨,事情只发生在城管和孕妇之间,完全是两厢情愿的事情,民众根本就无需过问和愤怒,更不必主持正义。

   

   可事实却是,正义的力量始终在中国的民间。共党无人性,却阻挡不住民间正义的声音和反抗的行动。古今中外,历来如此。否则就没有改朝换代,更不会有人类的文明和进步了。现时正处在共党们要庆祝他们拉帮结伙九十年的时期,又是强力宣传什么丰功伟绩,又是唱红歌地闹了个乌烟瘴气。

   

   我们只是不明白,共党的城管殴打孕妇,究竟是体现了中国人民离不开共党这一层意思,还是反映出了胡锦涛领导出了一个和谐社会的实质。我们看到的却是,共党的军警被派了出来,保护的不是被打的孕妇而是打人的城管,同时屠杀镇压民间的正义行动。

   

   共党从来就是把自己置于与人民为敌的立场上。此一事件从一开始到现在,共党的一系列的做法,无一不是在表明共党的此一立场。于是就不难得出一个结论:人民凭什么离不开共党这伙人民的公敌?既然政府与人民为敌,那么人民就起来推翻这个政府,建立人民自己的政府,建立起一支保家卫国而不是屠杀人民镇压人民的国军,建立起一支保护人民和服务于人民,而不是镇压人民,殴打孕妇的警察队伍。

   

   另外,我们更不妨再深一步地考虑一个问题:任何的公司、商号、工厂在招聘员工的时候,都是广开大门,尽量地能够招来更多的人来应聘。为的就是要十里挑一,百里挑一,挑选出的人品上乘、德才兼备的人。可是为什么殴打孕妇的流氓、地痞们被共党招聘了去成了公务员,吃官饭、穿官衣,而且为所欲为,引起了民愤以后,共党的军警们还会全副武装的出动去保护他们。

   

   其实答案很简单。古人说:人以类聚。有了共党这种兽性匪类团伙霸占着公权力,于是与共党臭味相投的地痞、流氓、恶棍们就都成了宠儿。人民在这种政权之下,又岂能不受尽欺负和侮辱呢?

   

   香港的媒体报道说,大屠杀之前,也就是12号的晚上,党中央召开了会议,认为事态严重,要求地方当局严厉镇压,杀一儆百。而最高法院的副院长张军说:对极端仇视国家和社会的犯罪分子重判死刑,决不手软。于是就在13号清晨,《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发表社论,题目是:“泄愤重案制造者必须被依法严惩”。

   

   从体制内的一连串的行动上,我们完全可以证实共党与人民为敌的一贯立场。首先,中央认为的事态严重,杀一儆百,并不是指城管殴打孕妇引起了公愤的事态严重,更不是要杀掉这个城管,以儆百官,而是屠杀人民。最高法院当局的重判死刑、决不手软的声明,也不是指殴打孕妇的城管,而是指路见不平的民众。

   

   于是共党的喉舌们就马上发表社论,高调喊叫依法严惩。当然不是要严惩殴打孕妇的城管,而是要以共党的法去严惩中华民族的正义与道德的精神和人格。对于被捕的一千多民众来说,他们所面临的司法审问无非就是,或者称赞城管殴打孕妇是打得好,充分地反映出了共党一贯的伟光正,于是就可以被释放了;或者是坚持社会道义和良知的立场而被重判。

   

   要想在共党治下生存,就必须去扭曲人生,或者就干脆抛掉人性,向殴打孕妇的城管学习,才能成为共党的宠儿。但代价却是严重的,既无颜面去面对列祖列宗,也无法面对乡亲父老,成为了一个不齿于人的兽性恶魔。当然了,不在乎这个代价的人肯定有,否则共党就不可能苟延残喘至今。

   

   同样,在6月13号,越南的总理阮晋勇签署了国防部递交的征兵令;同一天,越南的海军在南中国海举行了实弹射击的军事演习。根据BBC的报导分析,越南政府发出这一强烈的信号,有两个目的:第一,那是要平息国内民众认为对中国大陆挑衅行为的愤怒情绪;第二,是要向中国大陆表明,越南是不惜要以武力捍卫自己的主权的。

   

   越南是个小国,但是在三十二年前的中越之战中,却是个战胜国。不知道那些曾经热烈欢呼日本大地震的愤青、愤老们,在得知了越南政府的这些反映之后,会不会又走向街头去抗议越南;或者到广东的增城去游行,支持城管打孕妇。

   

   如果还感到不过瘾的话,那就去北京包围加拿大驻北京的大使馆。因为也是在13号,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局长法登先生,在国会发表的安全情报局的报告中说,“外国政府针对资助加拿大的间谍活动的程度,等于甚至是超过了冷战时期。由于加拿大与盟国的强有力的关系,以及加国的电信和矿产业的发达程度,都对外国情报机构具有吸引力。

   

   加拿大安全情报局知道,一些外国的组织正在加拿大境内进行情报活动。这些政府的情报搜集活动还包括:在加拿大监视那些他们认为对他们的国家安全和政治统治造成威胁的个人和团体,同时企图影响加拿大的公共政策,并且以为己利。

   

   有很多证据显示,这些外国情报机构在一些族裔的社区里制造内部矛盾,并且不断的激化矛盾。同时外国政府还运用外交的手段,渗透各种组织,收买招募线人,窃取加拿大民众资料,以及尖端技术资料和政府的机密文件。

   

   在渗透加拿大社会外国势力之中,北京政府是最活跃的一个。每年情报局一半的反间谍的开支,是花费在应对中共的间谍上。中国大陆的间谍越来越多地利用互联网进行活动。今年一月份,加拿大的国库局和财政部的网站遭到了黑客的攻击;随后,加拿大电网也遭到了攻击。联邦政府的网络安全部立即查明,这些攻击的黑客网络地址在中国大陆。”

   

   这位法登先生在去年就指责共党在加拿大收买、拉拢政界商界的要人和科技界的专家学者。之后,一些身在加拿大的华人猛烈地抨击法登先生的指责。首先是替共党否认这些指责,然后是威胁加拿大政府,说什么会影响两国关系。接下来就是替共党背书,反复地说,中国大陆是个新兴的经济体。

   

   本人至今也不明白的是: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地区,都是一个经济体。中国大陆的这个新兴经济体的说法究竟是什么意思呢?中国立国几千年了,难道几千年的中国从来就不是一个经济体吗?直到了这三十多年共党搞经济,搞GDP主义,又是保八、又是增长的,中国大陆才成为了一个经济体,是个新出现或者新起步的经济体。这种说法能说是科学的吗?符合事实吗?究竟是为了宣传还是为了欺骗群众呢?

   

   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理解这种说法。那就是说,没有共产党那就没有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就破产了;没有共党那就没有中国大陆这个经济体,大陆的经济也破了产。那么这个新兴的经济体又是个什么东西呢?应该是国家破产的末日的经济之中,共党团伙们拼命捞钱、抢夺最后一桶金的经济体。

   

   因为是在经济史上从来没有过的经济形态,所以被称为新兴的末日抢劫的经济模式,是一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空前绝后的经济体。除去了那些犬儒、帮闲、篾片、愤青、愤老们跟着起哄喊叫一通以外,中国民众是痛恨这个新兴经济体的。国际社会也在小心防范着新兴经济体的既得利益者们,千万不要抢到自己的国家去。

   

   6月10号,加拿大的总理哈伯先生在一次对2,200多人的公开讲演中提到,要在外交政策上走出一条艰苦但却是独立的道路。道德模糊或者是道德等同,不再是今后选择的方案了。因为这是危险的虚幻。在外交事务中要坚持的是原则和立场。他说:加拿大不畏惧在表达国际事务中的看法与众不同,加拿大将不会再在联合国投任何一张让独裁者们满意的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