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苏明张健评论
·草菅人命的共党
·共党是个无人性的政权
· “富强”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不要再被共党愚弄了
·整党要学朱元璋
·只有宪政民主,民族才能复兴
·中国的出路在于政治制度的变革
· 相信造命在天,不如立命在人
·该是中国人警惕的时候了
·中国大陆的三大崩溃不可避免
·共党们都是衣冠禽兽
·中国大陆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
·关于布达佩斯召开的全球民主论坛大会(2012年)
·中国人不做共党的梦
·共党的党老板一届比一届昏庸
·腐败就是罪恶
·中国人该知道“强国”的真相
·共党连存在的合法性也丧失了
·在国际社会中,共党政权没地位
·人民决定国家的前途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设
·习近平的九号文件,究竟是什么内容
·中国人民不该允许共党苟延它的政权
·三中全会仍将使人绝望
·共党的立场就是与人民为敌
·人民、共党,究竟应该谁怕谁
·除共打鬼势在必行
·毁我中华民族的三大祸害之一是共党
·只要共党仍在,中国就没有前途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爱国爱家乡是每一个人天性中的一种情结。正是因为爱,所以就巴望着祖国家乡好。即便是好不起来,或者是好不到哪去,至少也不允许有人去破坏它。所以一个真正的爱国者对家国的赞美,那是出于天性中亲切的情感。但是人毕竟是理性的。国家好不起来,或者是好不到哪里去,当然就要批评指责授权管理国家的政府了。
   
   政府破坏了国家,爱国者们就一定会要政府请罪下台;政府霸占着公权力,拒不下台,公民就有权利推翻这个政府。推翻一个破坏自己家国的政府就是爱国的行为和表现,因为政府毕竟不是国家。妄图以政府代替国家,以政权冒充国家的人是白痴、是疯子。
   
   因为他们不懂,公权力的出现,是因为国民们需要有一个政府来管理国家和众人之事,于是每一位国民都出让了自己的一部分权力授予了政府。政府的公权力是来自于公民们的委托,公民们还要出钱去供养这个政府的运作。所以公民们是主人,政府是仆人。国家好不起来,或者是好不到哪里去,公民们是要向政府问责的。
   
   用通俗的话讲就是:我们花钱雇佣了你们,就是干这份工作的,是为我们服务的。你们干不好,我们不满意,可以开除你们,我们再去雇佣别人。如果你们破坏了国家,那你们就是人们的敌人,国家的罪人,道理就是这么简单。所以爱国者从来不会去爱政府、爱政权,反而是监督、批评政府和政权,没有把国家管理好,没有把众人之事管理好。
   
   最近,共党公布了一项审计结果,说各地方政府总共欠下了11万亿的债务。这是共党第一次报出了欠债的消息。在2009年的4月,美国西北大学金融研究所,对世界上五十四个国家的债务问题发表报告时,就已经说出了中国大陆在2008年底,中央政府欠下了48万亿的国债,这还不包括各地方政府欠下的6万多亿的国债。这总共是54万亿的国债,是共党从来绝口不提的。
   
   欠债不说,并不因此而强大或辉煌。仅仅2009年和2010年两年的时间,地方的债务就从6万亿上升到了11万亿。美国之音的报道说,这11万亿并不是个实际数字,真实的地方债务的总数是14万个亿。这就是仅两年的时间,地方政府的债务就增加了8万亿,那么中央的债务又增加了多少呢?根据国际的惯例,政府的总债务,通常不能超过当年GDP的20%。一旦债务与GDP持平,那么这个国家就破产了。
   
   让我们把地方政府的14万亿债务再和2008年底的中央债务的48万亿加在一起,这就是62万亿的总债务。那么2010年的GDP是多少,我们并不知道。有人说是33万亿,有人说是40万个亿。但是不管是哪个数字,国债都已经超过了GDP的两倍或者一倍半了。更何况,地方政府敢于在两年间把债务翻上了一倍半,谁又敢保证中央的债务没有增加呢?
   
   有人说,中央债务由中央还,各地方债务由地方政府还,听上去是有道理。但是两年了,地方债务不但没有人还,没有减少,反而又多出了8万个亿。丝毫看不出地方政府有还债的打算。
   
   我想,这是由于共党实行的中央极权制的统治所致。没有中央政府的发话,各地方政府是不敢这样大肆举债的。借了债还不上,最后这一堆债务也只好上缴中央政府去还。
   
   可是共党党政六十二年,从来也没有过财政储备。三十多年前,至少还是既无外债,又无内债,也无储备,人民凭票限量吃饭。穷是穷,至少无债一身轻。现在不同了,说是强大且又辉煌了,但是每个中国人头上都背上了三、四万块钱的国债。另外,这人均三、四万块钱的国债当中,究竟有多大的百分比,是被共党贪腐和卷逃走了的钱呢,这是谁也说不清的。共党的富翁们是由于举债而富起来的,那么这个债又该谁来还呢?当然是国人百姓们了。
   
   当初共党们篡政进城,只是带着一张嘴来的,是国民百姓们供养着它们享受着特权。继而又贪腐、又抢劫。现在共党们都成了巨富,人们又要替他们还贪污抢劫债,这就要看主人们同意不同意了。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任何一个家庭,任何一个人,都会有借钱欠债以解当务之急的事情,但事后也都会还钱清债,然后也都会尽可能存储一笔储蓄,以备急用。这就是日常生活之道。
   
   
   
   债务多到了还不起的地步上,那是破产。法律上还有个破产还债法。欠了债不还,那是要告上法庭的。法律上也有强制还债法,最后欠债人还要坐牢,这就是法治社会的条例。
   
   2008年的一场金融大风暴,各国政府把多年的财政储备拿出来救急,甚至还都欠下了债务。2010年在多伦多召开的二十国峰会上,七个工业国提出,各国将在2013年还上所欠债务的一半,2015年还清所有的债务。二十国首脑包括胡锦涛在内都是签了字同意的。
   
   美国三亿多人口,总共欠下了11万亿美元的国债,和中国大陆一样,人均国债三、四万块钱。加拿大人均国债三千多块钱,但是私人欠债,却高达人均两万六千元。加在一起,也是人均三万元的债务。
   
   当然了最好是不欠债,欠了债就要尽快还清。俗话说,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共党这三十多年所谓的巨大成就,就是从无债到背上了62万亿的债务。同时在截止到2010年底,又至少印刷出了43万亿的新钞票去维持共党政权的运作。
   
   债务是越欠越多,巨量的新钞票又使钱越来越不值钱。稍有一点常识的人都明白,仅此两点,就足以说明中国大陆的经济破产了。所以才有最近温家宝跑去英国和德国,请求人家多买中国货;结果遭到两国政府首脑当面指责,共党虐待中国人权的丑剧。
   
   英国和德国两个国家的总人口,加在一起是1亿4千万,还不到中国大陆人口的十一分之一。共党口口声声说,中国大陆是个大市场。各国政府也一再提出,共党政权应把拉动内需作为头等大事来办,不要总是依靠着外需。16亿人口是个大市场,但是人民贫穷,购买力低,所以尽管表面上看是个大市场,其实这是一个穷市场。那么就应该提高人民的收入。人民手里有了钱,自然就提高了消费力。
   
   
   
   以美国人的消费力为例,2010年,美国GDP总量是17万多亿美元,三亿多美国人的消费占到了其中的70%以上,这就是说,人年均消费是4万美元。而中国大陆在这次金融风暴之前,每年GDP总量中的70%是依靠外贸出口。这就是说,16亿人口的全年消费仅占当年GDP的30%。
   
   
   
   而这两年半的全球的经济衰退,使得中国大陆的外贸出口减少了50%,甚至更多。于是共党政权这两年多才频频地跑去强国、富国,要求人家多买中国货。并且还美其名曰:“扩大双边贸易”,甚至还冠以战略伙伴的头衔。
   
   古来就有民富国强的定论。民穷,国家就强不了;民穷,统治者富,国家也强不了。朝鲜的金正日,在瑞士银行存有四十亿美元的私人财产。可是在近十年间,朝鲜人民活活饿死了两、三百万。一个饿死人的国家都说是强大吗?富可敌国的统治者,是不会拿出搜刮来的钱买粮赈灾的。
   
   维基解密揭露,说共党政权内有5,000个人在瑞士银行存有巨款;另外是230万个共党家庭占有了90%的全民财产,这才是中国大陆是个穷市场的真正原因。只能维持温饱的收入,消费力当然就低。记得那是2009年全年,共党是高调大动作的拉动十亿农民的内需,其结果仅仅拉动了平均每个农民多消费了35块钱。
   
   一国之民众,在政府的大力拉动之下,平均每人每个月只能多消费3块钱,这就足以证明该国人民的贫困程度了。可是统治者们却又拼命地宣传强大、辉煌和幸福生活。这岂不要遭到国人百姓的反感和怨恨么?天文数字般的国债和新钞票的印刷,是外国人和共党体制外的良知学者和人士们,通过调查研究和计算以后公布出来的,共党自己是不会说的。只要一旦说出来,就是傻瓜也会指着共党的鼻子大声质问:“这难道就是你们所说的巨大成就么?”
   
   中国人六十多年间,生活在共党假大空的宣传噪音之中习以为常了,也麻木了。虽说已经不相信共党的宣传了,但是偶尔一听到不同的声音和真实的数字的时候,通常第一个反应也是不相信,抱着半信半疑的心理。
   
   记得那还是在2010年的年初,在和一位国内的朋友通话当中,偶然我提到了四川汶川大地震以后,仅十六天,海内外的华人捐款之多,高达440亿美元。但仅一年左右,就被调查出来了其中的80%,是被共党们贪污了。我的这位朋友当时大吃一惊,接下来的表示就是,“贪污了300多亿,这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么? ”
   
   听上去,就好像是我在造谣撒谎一样。固然是共党们的假大空话没人相信了,但是真话真数字,中国人也是难以相信了。知情权是天赋人权中的一权,是每个人所必须拥有的权利之一。共党的强力的假大空宣传,就是剥夺了人们的知情权。
   
   
   
   天下的好话不能都让共党说尽了,我们也只好不断地把调查研究出来的事实和数字说出去,至少让国民百姓们听到不同的声音。这就是和共党在争夺话语权,为的是给人民提供独立思考的依据和线索。
   
   体制外的学者们和仁人志士们,早在十几年前就提出了中国大陆的农业破产和水资源危机的问题,却都被共党强大盛世的宣传给遮盖住了。表面上是锣鼓喧天,只能是使危机越来越严重。
   
   近日看到了一篇报道,题目是“水危机将终结中国的所谓繁荣”。文章中引用了著名的金融家罗吉斯先生,在今年的5月28日接受英国BBC电视台采访时说的一段话。
   
   当时主持人问到,中国大陆首要的经济问题是什么的时候,罗吉斯先生表示,中国大陆的经济泡沫固然是个大问题,但终结中国繁荣的真正危机,是水危机。他说,“我不关心中国内战、瘟疫、骚乱、萧条,或者其他所以的类似问题,因为经济都可以从这些问题中复原。唯一无法复原的是水。如果中国不解决自己的水问题,那就不会再有中国的故事了。”
   
   中国的爱国者们早就提出了中国大陆水资源危机的问题。外国人未必爱中国大陆,但是爱同属于人类的中国人,也爱这个人类休养生息的地球。中国大陆的水危机越来越严重,所以外国人也责无旁贷的说话了。
   
   联合国早就把中国大陆列为是全球十三个严重缺水的国家之一,不断地敦促共党政权采取措施,保护水资源。共党却把这一切说成是国际国内的反华势力,但是学者专家们的调查数字,又确证实了中国大陆的水危机的问题。其实共党自己也很清楚,从共党断断续续零星报出的一些数字,也证实了问题的严重性。
   
   
   
   例如,全大陆的七大水系中的一半以上的水质被严重地污染了;三十五个大湖泊中的十七个是污染严重,全大陆的水质已经不适用于灌溉了;90%以上的城市用水污染严重,50%以上的城镇水资源是不适合饮用的标准,40%的水源已经不能饮用了;南方地区总缺水量的70%是由于水源污染造成的;过度抽取地下水,已经造成了地下悬空层,填充这个悬空层的那是海水和土壤中的污染物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