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倪玉兰的博客
[主页]->[现实中国]->[倪玉兰的博客]->[对西城检察官卞增智涉嫌侵犯通信自由罪的控告]
倪玉兰的博客
·倪玉兰致所有朋友们的公开信
·平民生存现状不如“六、七十年代
·请您谨防造谣惑众的维稳人
·曹顺利雕像”人在冏中!“
·曹顺利生前最后一张照片
·我被看守所的强烈日光灯刺伤了眼睛
·这件事让老伴纠结了近六年……
·王全章律师在建三江遭遇的暴力
·转载:【译文】《外交政策》2012年需要关注的五名中国异议人士
·三国外交官亲眼目睹警察轰我们
·中介说:警察不让我们把房子租给从监狱里放出来的人
·北京恶警入宅抢劫绑架人质
·永不屈服——女子监狱的认罪悔罪书
·刑事控告状
·公安信访承诺是骗局
·为什么经济普查只对老百姓
·这样的东西不是串秧就是转基因
·强拆民房 睾丸受伤
·倪玉兰在北京市女子监狱的刑事申诉书
·狱中的艰难申诉与法院闪电式受理驳回申诉
·对西城检察官卞增智涉嫌侵犯通信自由罪的控告
·三天噩梦
·倪玉兰的女儿再次面临被警方剥夺工作的权利
·原来吴法天就是那个没有公德的实习律师
·祝董继勤生日快乐
·祝董继勤生日快乐
·强烈抗议当局违法关押五位女权活动家
·纪念曹顺利去世一周年
·今天我生日
·转发:大陆公开退党第一人张兰英之母贾惠珍同英国藉韩素华,大庆崔去非三访
·北京葛志慧到派出所做伤情鉴定 被以袭警的名义传唤
·天津86岁的访民贾惠珍在派出所遭殴打两个多月无处理
·究竟谁是幕后操纵者?
·阅兵式彩排 倪玉兰被重兵监控
·新街口派出所严密布控 不许我在其管辖内租房
·唐生贵:难道要叫我们年已古稀的老人带着遗憾和冤枉进坟墓吗?
·林雨何许人也?
·林雨来我家情况说明
·我与林雨原本并不相识
·东城警察施压中介让我搬家
·转载:警察肖巍的睾丸 ——皮没破,黄散了?
·给自称是8964的林雨一个忠告
·派出所午夜召集中介,下令深夜将倪玉兰夫妻打出管辖区
·今天我夫妻外出两次遭到便衣辱骂
·倪玉兰获奖感言
·请西城国宝队长给我们一条活路行不行
·致李金平(@成功)的一封公开信
·倪玉兰纪实摄影作品---文和小院
·十九大前夕 新租的房又遭逼迁
·宁惠荣一个被恐惧时刻笼罩着的老访民
·被强拆人杨秋雨住家委会被刑拘
·倪玉兰:请世界人民都来评判北京法官法庭上的提问
·请大家关注两位失踪的弟兄
·怀念曹顺利
·深切怀念逝去四周年的曹顺利女士
·转发:吕锡文任内两起轰动国际的拆迁案
·纪念警察肖巍睾丸血拆民房十周年
·针对长春市宽城街政府信访局诬陷、诋毁倪玉兰事件公开曝光
·我在女监的认罪悔罪书
·董继勤关于博讯博客上的两篇博文发表声明
·腊八节有感日记
·关于董继勤博讯博客上的四篇博文第二次发表声明
·董继勤关于博讯博客的黑帖文第三次发表声明
·董继勤关于博讯博客的黑帖文第四次发表声明
·黑客在董继勤博讯博客上发黑帖文“新年三问”已有6天未删除
·关于今日黑帖文《进退维谷步履艰 改弦易辙也徒劳》第五次发表声明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西城检察官卞增智涉嫌侵犯通信自由罪的控告

   
   控告人:倪玉兰,女,1960年3月24日出生,残疾人,原住北京市西城区新街口前章胡同19号,现无家可归。
   被控告人(犯罪嫌疑人):北京西城检察院驻看守所检察官卞增智
   案由:涉嫌侵犯通信自由罪
   控告请求:


   一、尽快追回控告人列有财物清单的两封信 。
   二、要求被控告人赔偿控告人的一切财产损失。
   三、依法追究被控告人涉嫌侵犯通信自由罪的刑事责任。
   事实与理由:
   2011年4月6日晚上10点多钟,我夫妻分别被西城公安分局的便衣警察由御鑫宫宾馆1018房间秘密转押到西城看守所1205牢房关押,我的全部财物(包括:现金、身份证件、首饰、电脑、照相机、案卷资料、申诉材料、相册、艺术相框、集邮册、各种书籍、四季衣服被褥等生活物品)被扣押,未有财物扣押清单,也未告知被查封的财物存放地点,预审员曾涛、李静等人在十余次的提审中,从未提及所扣押的财物问题。
   按照看守所的规定,我向管教黄小平反映了这件事,黄管教让我写申请,她负责转交给办案单位,经过三次书面申请,黄管教在五月十日下午转达了办案单位的答复:“你的全部财产已被封存在御鑫宫宾馆1018房间”。可是仍然没提财物清单的事,在我的追问下,黄管教说:“办案部门没说清单的事,你写申请,我给你转交”。之后,我又通过黄管教向办案部门递交了多份书面申请书,索要财产扣押清单,并要求将被封存在宾馆的财产让我的家人取走,但自始至终都没有答复。
   2011年6月中旬,我在征得看守所张宝力所长的同意后,给家人写信说明情况并列出全部财物清单,让家属尽快将被封存在宾馆的财产取走,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两天后,我将两封信交给了黄管教,黄管教说:“这几天领导们都去开会了,等他们回来我就给你把信交上去”。十天后,我问黄管教两封信是否已寄出,黄管教说:“我已把你那两封信交给了领导,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直到2012年9月25日我才知道两封信被驻看守所检察官卞增智扣押,他在一张白纸上写道:
   2011年7月8日驻检将倪玉兰写的两封书信退回,并留言:此信不可转交,留档。
   
   2011、7、 8
   驻检:卞增智 13121205626
   检察官卞增智在这张白条上并未说明扣押两封信的理由,也未及时告知我本人。
   2012年12月,我向北京市女子监狱申请,要求将这张白条寄给我的家人,并委托家人带我向北京市检察院提起控告。
   2013年1月16日,驻看守所检察官卞增智与黄小平管教到女监找我了解情况,并再三表示,尽快将列有财物清单的两封信退还,追回被办案机关扣押的与案件无关的全部财物。
   但是检察官卞增智并未向他所承诺的那样纠正错误,致使我的家人无法拿到财物清单,不能及时取走全部财物,已严重影响了全家人的正常生活,导致财产遭受严重损失。
   根据我国《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民法通则》及《看守所条例》等法律法规的规定,看守所在押人员依法享有与家属亲友通信的权利。在不涉及具体案情、不影响案件诉讼活动的前提下,经办案人员、监管民警审查,在押人员可以与家属、亲友、律师通信,有关人员不得扣押信件。
   综上所述:检察官卞增智利用职权故意扣押控告人的两封信,侵犯了控告人的合法通信权,致使我的合法财产遭受重大损失。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二条规定,已构成侵犯通信自由罪,要求依法追究被控告人的刑事责任,尽快追回控告人的两封信,并承担由其所造成的财产损失。
   此致
    最高人民检察院
    控告人:倪玉兰
    2014年5月3日
(2014/05/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