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7)]
拈花时评
·湖南涟源收容站扣人索钱并致死 站长今成副局长
·恶魔教室:民粹运动的公式与配方
·文摘并评论:有毒餐具横行,谁来为生命把关?
·触目惊心的人民检察院刑讯逼供三十一大法
·周久耕只是被免局长职位 书记职务继续当
·一个村干部惊人的酒后话
·换种心情,帖个笑话,可把我笑得不轻
·换种心情,帖个笑话,可把我笑得不轻
·在北京叫鸡的成本(个案)
·赵本山范伟2009春晚小品《抄底》台词曝光
·武汉计生部门当众处死一超生男婴
·从高太尉到高衙内,评“醉酒男子自称检察长打伤两名保安"
·为何网民喜闻和乐见“官员死于失火、天灾”的新闻?(黎明作品)
·对火烧县级官员事件的回帖
·讨伐中宣部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撩倒高官一片
·中国亿万富翁91%是高干子女
·古今少有惨绝人寰看威县检察院对殷解放是怎么刑讯逼供的
·法院称接上级指示所有三鹿奶粉索赔不立案
·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的一封举报信(转)
·文摘并评论:为了让中央干部们吃上安全食品
·人权斗士黄琦仍遭关押
·中国人为什么变得如此愚蠢?
·刘晓波的代理律师向公安局递交律师函
·08宪章与中国未来
·中国人权报告是否客观公正?
·穿透封锁线
·灾区部分官老爷,你要瞒骗胡锦涛到多久?
·四万亿救市资金的黑箱作业与股票强劲上扬
·闻一多归来?文摘并评论:钱烈宪遇刺
·触目惊心的《吴官正离职报告》
·黄光裕案震动京城:公安高官争相落网
·浙江桐乡五千民工与上千警察冲突2009-02-16
·文摘并评论:中国律师维护自己权利都难
·八旬老太追求自由民主
·TNND-还有天理没有了?
·草泥马的挣腐败-文摘并评论:中国称不能接受俄对新星号事件表态
·文摘并评论:四川地震灾区民众大暴动
·最新消息-来自瓮安居民
·文摘并评论:成都警察扬言将击毙维权业主
·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高级)为主的群体服务的
·文摘并评论:我国“民告官”案一年10万件以上 胜诉率不足三成
·他们实在活不下去了吗?-三访民自焚北京市中心
·原来上海的经济建设是这样“折腾”起来的
·今天我遭到袭击
·中华自有赤心人-两会政协委员炮轰胡温政府胡作非为
·如何侵占国有资产-路线图
·文摘并评论:北京群众砸押解访民的警车 打截访警察
·文摘并评论:北京群众砸押解访民的警车 打截访警察
·青海藏民区爆发冲突警车被炸
·文摘并评论:天安门6老人服毒自杀
·文摘并评论:隐瞒四川震死难真相 高官瞎说塌校不涉豆腐渣工程
·今天再次遭到恐吓
·无国界记者谴责对西藏言论自由的压制
·文摘并评论:年纪最小的访民到天安门散发给胡爷爷的信被抓
·拒绝被强奸算是公民权力吧?文摘并评论
·文摘并评论:《零八宪章》签署者崔卫平、徐友渔、莫少平出席并领取捷克人权奖
·关于《08宪章》的签署
·文摘并评论:豆腐砖 四川地震灾区惊传豆腐砖
·引文并评论:“天安门母亲”给两会的公开信
·关于《08宪章》的签署-2
·广东高院院长杨贤才等人的一件鲜为人知的罪恶/郭伟
·文摘并评论:今年一、二月中国外资总额急降
·文摘并评论:公示
·文摘并评论:劳教人员陈友仁讲述管教干部殴打劳教人员马炳良致死全过程
·文摘并评论:北川地震灾区受害学生家长示威
·难道执政者是个婊子?文摘并评论:吉林市截访一个访民开价一万
·惨不忍睹、人性尽丧- 视频:一名藏人所受到的军警酷刑(慎入)
·引文并评论:重庆又发生2名士兵被袭击致死
·引文并评论:藏人袭击中国警察局六人被捕
·中共中央权力斗争系列文章6
·引文并评论:拉加寺主持喇嘛祥萨仁波切的呼吁书
·共娼裆患神经病了?文摘并评论:关于全国所有QQ号必须备案的通知!
·意淫还是欺骗?文摘并评论:中共全面启动政改
·文摘并点评:中共检修宣传机器:借鉴英国处理危机方法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三)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四)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五)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六)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七)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八)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九)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一)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二)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三)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四)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五)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六)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七)
·壮士杨佳的归宿-福田公墓
·耻辱的执政党,我想颠覆你们
·致三天内在我博客留下上千条重复评论的朋友
·致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公开建议信
·各地朋友悼念人民英雄杨佳-文摘并评论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八)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九)
·推导的结论是:中国共产党是一个非法组织
·人民英雄杨佳同志永垂不朽
·拉皮条将成为中宣部新职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7))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学习阅读也是一场艰苦的奋斗,每一座寺庙都有本寺的一套仪礼佛经,所有的僧侣必须于每天清晨念诵一遍。另外一个伯伯曲顶先生教我经文,每天得背诵头一天学习过的段落,如果背错了,就得把左手高高举起,让老师的藤条抽下来。曲顶先生有好几条皮鞭,都挂在柱子上。他常说:“只要用功学习,鞭子就无用武之地了。”不过他更常使用藤条打人,他警告我:“在背诵的时候,时时要想到藤条。”
   
   出家人的日子是艰苦的,好在年轻僧侣之间的友爱和伯伯兼老师的旺波先生对我尽心照料,使我的日子稍微好过些。不久我就全神灌注地学习,有时候也作一些简单的杂务,如擦灯或挑水之类。
   
   清晨四点钟,大家都起床了,到太阳升起的时分,自习的早课都必须结束。我每天早上花两到三小时来背诵经文,伯伯告诉我早上是最好的学习时光,因为脑子最清明。太阳升起时,海螺号吹响了,把院内的僧侣都集中起来作早课。有几位年纪大资深的和尚,包括我伯伯,不必参加早课,这是他们享有的特权。
   
   所有的僧侣们排着队站在大殿门口,低音长号吹响了,大家鱼贯进入殿内,长老们先就坐。年轻的僧人开始背诵一段赞诵噶鲁巴教派开山祖宗喀巴的经文,嘎东寺是属于这个教派的。之后可以坐下来,我们祝愿达赖喇嘛长寿,祈祷世界免于饥饿和瘟疫、人类能和平地生活。在早课期间,供应两杯茶,每个僧侣的一项义务是服侍众人茶水,他必须从百米以外的厨房中,将茶水盛在一只巨大的黄铜壶中提过来,这只壶有时比他人还大。
   
   我从来不必为众人侍茶,出身于富有家庭,家中又作了丰厚的奉献的僧侣可以免除一些重活儿。不过我还是得从事扫地、擦窗、点燃那成百的油灯这类活儿。在节庆时,我们要点几千个灯,之后还得打点擦亮它们。而我伯伯总给我派任务,使我团团转。
   
   我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学习上。一个僧侣在寺院里有三种学习的选择,有天赋的人可以专攻佛教研究。第二类的注重学习宗教仪礼,在不同的节日祭典中,他们专司礼仪侍奉,并且学习在沙上建构佛的极乐世界图案,图案上显示出不同的神祗。第三类人不喜欢走研究的方向,又觉得仪礼事务繁琐,就可以选择料理寺院的财经工作。他们变成寺院的经纪人,主管向佃户收租或追讨债务,其中有些人打理寺院的一些商务活动。
   
   我十二三岁时,有一天回到伯伯僧舍吃午饭,他把我叫进屋去,我立刻觉得是自己做错了事。进去后,伯伯叫我坐下,拿茶给我喝。他指着一堆茶叶、奶油、糌粑和衣服说,是姑妈家送来的。然后他压低了嗓子告诉我,姑妈逝世了,我一听,全身颤抖,一切往事都到眼前。她总是替我拉平衣裳,她是我世上最爱的一个人,跟她在一起时,我多么惬意自在。现在我大了,什么事都要自己挑起来,甚至当其他僧侣做事打杂时,我还得监督照管他们。
   
   我全心投入学习,把寺院以外的世界都忘记了。我发觉到那些不识字和懒惰的僧侣都只能担当低下的职务,内心就激发出力量,驱动我努力向上,不断地背诵更多经文。虽然对有些人背经是很轻松的,于我而言却很艰难。每当一名学生背下一篇经文时,他的师傅就向上师报告,准许那名学生在全体僧侣前背诵一遍。这是蛮可怕的经验,当日课完毕之后,这名年轻的僧人就站在大殿中央,面对众僧,开始背诵经文。我也有过好几次的经验,还记得当时大殿的肃穆寂静,仅有人们轻啜茶水的声音。要想通过考试,就得背诵下全部的跟礼仪有关的经文。如果一个学生在众人面前一时忘了而停顿,不仅丢失他个人的面子,也羞辱了他的师傅。我非常幸运地过了一道道关口。
   
   由于日日的背诵,僧侣们终其一生都不回忘记。但是我的经验不同,长期被关在监狱中,使我把许多在嘎东寺学过的经文都忘掉了。
   
   一名和尚学会了全部基本的祈祷经文之后,可以进一步深造,继续跟着自己的经文师傅单独学或跟三四名学生一道都行,不然也可以拜另外一位有学识的学者,专门授业。嘎东是个小的乡村寺庙,在经文研究方面没有什么声誉。上师开办了一个因明学研究班,从拉萨请来一位喇嘛,到嘎东来花几个星期的时间指导班里的学生。
   
   格西仁曾 是拉萨附近哲蚌寺内有名的高僧,曾经教过我们的上师,我开始上他的课。他的外表和举止刻划出朴素和苦修的痕迹,他的声音很轻柔,有时几乎听不见,他说的是拉萨方言,不过还是能让人觉察到有一丝外国口音。格西出生于印度喜玛伽邦的克那吾尔,十六岁上到哲蚌寺来修炼,我们称呼他为先生。整整四个月,他每天给我们讲解复杂的佛教因明学哲理,他说,如果真要好好学习,应该到拉萨最大的三个寺庙之一去进修。他将嘎东比喻为一口井,里面有水,但是谁想游泳,就应该到大海里去。
   
   直到十八岁我还不知道村庄以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我们对中国曾发生的内战印象模糊,我不记得曾经跟别人谈过任何外界的事。对我们乡间的人而言,外边的世界彩色缤纷,充满了新鲜神奇的机器,连拉萨都似乎极为遥远,我们对西藏的政治情况毫不知情。后来在监狱里,中国人给我们看中日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影片。在帕南只有四季的变化让人们知道时间的流逝,对其他的事全都闻所未闻。
   
   宁静的生活到1950年的10月就被打破了,我们听到消息,中国将进攻西藏,而达赖嘛已经从拉萨逃亡到印度了。有一天早晨,有几个僧侣说他们有一个感觉,不久将要发生地震。过了一段时间,我们果然听说在康区和山南地区确实发生了地震,大家都认为这是一个很坏的兆头,达赖喇嘛逃离了不久就发生地震,我们的担忧证实了。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们急急忙忙举行了一系列的宗教仪式,向保护神祈祷,请求祂们保护达赖喇嘛和我们雪山之国的安全。过了几个月,听说中国人已经渡过了金沙江,这是西藏和中国边界的一条河,中文也叫长江。冬天来的时候我们村里有几个人从昌都返回来,从他们那里听到势力薄弱的藏军在康区跟中国作战的第一手资料。
   
   有两个人来看我伯伯,其中一个人把头伸进僧舍的门,并把舌头伸出来向我们打招呼,问这是不是旺波先生的住所。我请他们进来,同时马上认出来这两个人是我爸爸的佃户,一个叫玉杰,另一个人叫多布杰。
   
   “我们刚刚从昌都来”,他们说。
   
   我把伯伯找来,不久僧舍就被院内其他的僧侣们挤满了,大家都想听玉杰和多布杰捎来的消息。他们告诉我们关于香戈多拉的消息,他是我爸爸的一个佃户,是个大胆、力强的人,身上总是带着一个护身符,据说是可以防弹的。香戈带领大家抵抗中国军队的入侵。可是势力单薄的藏军跟中国军队的实力悬殊,香戈唯一的武器是一把长剑,他很快就投入近距离的肉搏战。玉杰和多布杰两个人轮流说着,有时候停下来喝一口茶,玉杰一停,多布杰就紧接着讲下去,他的双手在空中比划,把香戈怎么样使剑示范给我们看,大家都静静屏息听着。香戈杀了很多的中国士兵,最后他精疲力尽坐在一座桥下休息,从桥上滴下来的血沾染了他的护身符,使得护身符失去魔力,一颗炸弹落到桥边爆开,把香戈炸死了。
   
   这个故事听来好似是一首史诗,不像真实的事,大家并不感到恐慌也没有意识到我们的国家已经被侵占,而且很快将被中国人征服,我不记得自己那时有怎样的焦虑感。几天以后,香戈的家人到寺庙里来见上师,作了一场法事。除此之外,我们的生活还是照旧,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过了几个月,听说达赖喇嘛平安返回拉萨了。1951年7月他将到江孜举行一场佛法,江孜离帕南只有几天的路程,是一个对印度的贸易中心。爸爸到寺庙里来,说这是一辈子也难得的机会,大家都应该去见达赖喇嘛,这将是我们第一次有机会去看由佛主转世的人。
   
   我们早早地启程了,达赖喇嘛将要抵达的消息转播得非常快,我们在路上遇到几十个由村民和僧侣组成的一个个小团体,大家都朝江孜的方向奔去。我简直不能相信有这么多人聚集到这儿,每一块空间都搭满了帐篷,一堆堆的人临时升起了炉火,用三块石头架成三角形,上面放一个锅。夜里面大家挤在一起取暖,睡在露天里。他们为僧侣们打扫了一块地,这块比较高的平台就成为我们的聚点。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人,放眼望去到处可以看到人们围着帐篷和炉火,青烟袅袅升入天空。妇女们穿戴着她们最贵重的珠宝和髪饰,上面嵌镶了玛瑙和绿松石。小商贩们到处摆上摊子,贩卖各式各样从印度运过来的饮料。我四处走动,看着那些翘着腿的商贩们向客人推销商品:中国的茶砖、镜子、烹饪器具、香料、纺织品和靴子及玩具。
   
   突然人群中起了一阵骚动,商贩们急忙把的货物捆扎打包,我听到军乐的声音,并看到藏军列队走过来。军乐队的指挥身上穿着虎皮,士兵们身后跟着一批身上穿着黄色丝绸衣服的西藏贵族,他们双手向左右摇摆。贵族后面又有一群僧侣,手里拿着香炉和香烛。僧侣后面有几个皮肤黝黑的人撑着一把装点华丽的黄色大伞,伞下面就是年轻的达赖喇嘛,他向群众点头挥手示意。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达赖喇嘛,从大伞下面可以看到他容光焕发的脸,我永远不会忘记。所有的西藏人都把他当成菩萨救世主,我们相信达赖喇嘛是慈悲的佛主转世的,在雪山之国他是所有西藏人的精神和政治寄托,他不但守护佛教真谛,也保佑人民的福祉。
   
   没到江孜之前,我从来没有体验过一个商业性的边界城市会如此生机勃勃,在这里你可以遇到来自西藏最偏远角落的人,以前我以为我们的村庄是世界的中心,现在我意识到西藏是一个国家。在当时熙熙攘攘、前来朝圣的商旅和僧侣中,大约没有一个人能够预测到,我们当时正大难当头,下一次大家又聚在一起的时候,会是在监狱里、在劳改营、和在中国警卫的眼底之下。
   
   有一些谣言说,拉萨最富裕的贵族们将把他们的资产转移到印度的噶伦堡去,这些人很世故,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但那时候,江孜有着节庆的气氛,人们接肩摩踵地在做买卖或是在祈祷,大部分的人都在祈祷。我还记得人们脸上的表情,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自己曾经见到过达赖喇嘛。
   
   我们在江孜停留了几天,我在临时搭起来的集市之间悠荡。拥挤的人群正在观看一个队伍,并且低声说:“中国人,中国人。”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中国人,他们骑着壮实的藏马,马身上点缀着装饰物,士兵身着蓝色的、看起来很不协调的服装,后来的才知道那叫毛装。群众分开站在两边,让队伍从中走过去:五个中国骑兵,后面跟着一些西藏官员,他们穿着非常讲究的丝绸衣裳,戴着头饰。后来我才知道这几个人里面的一位叫作张经武,是中国驻西藏的代表,这整个行列看起来不太像一个壮观的征服者的队伍,张身后没有大军跟随,也没有人背着枪。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