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姜维平文集
·打记者还能打多久?
·严义明律师被打引发的思考
·贪官与大款
·薄熙来与谷开来的昂道律师事务所
·昆明立法保护媒体采访权是良好开端
·江泽民早走,中国或许还有希望?
·井岗山救不了共产党
·从林希翎客死它乡看许家屯梦想回国
·王家瑞不帮冯正虎是中国的悲哀
·大学生提问造假,奥巴马假中求真
·杨白劳去见黄世仁,能和中国讲人权?
·薄熙来其人(连载一)
·奥巴马接受《南方周末》采访寓意深刻
·重庆“涉黑”官员乌小青自杀是一个骗局
·薄熙来反贪认定了上限?
·哈珀别被严寒冻僵了思想
·辽宁省全面实行注射死亡引人关注
·割喉与封口,记者何去何从?
·温总理不要再流泪
·切莫剥夺人们的知情权
·薄熙来在亚洲影响了什么?
·如果每个公民都象杨立才
·中国进入了“准”军阀割据时代
·辽宁足坛扫黑,薄熙来是黑老大
·李长春真的要善待记者吗?
·叶挺之子去重庆,为何没有悟性?
·笑看上海官员的精彩表演
·李庄被判刑的惨痛教训
·拘押赵达功表明北京的严冬进一步降温?
·狱中长诗节选(第一至第九节)
·关于刘晓波坐牢的几个问题
·薄熙来贪腐大智慧
·从李鹏寄贺卡看中共高层新动向
·中南海叫薄熙来走丢了?
·盲人坐牢,令人发指
·汪洋的中式服装与薄熙来的生活照
·胡锦涛的微博能起什么作用?
·温家宝,请转告你的妈妈
·重新解读薄熙来的“十大新语”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
·薄熙来有女家不安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
·中纪委忽然抄了重庆的老巢?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
·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的孩子?
·杨佳,胡佳,哪个人佳?
·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
·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姜维平
   以前,我在写过的幾篇有关城管的文章中,曾猛烈地抨击它的野蛮执法和胡作非为,如果连苍南事件都不能拨动上级领导的心弦,那么,由城管恶性事件引发的社会动乱可能难以避免,不必再去重復苍南事件发生的过程,因为有原始的视频录像为证;也不必再去查找产生类似突发事件的原因,因为早在上个世纪,贪官薄熙来发明了“城管”的第一年,我就对大连新闻界的朋友们讲过,“大连站前综合治理办公室”,是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城市的一个毒瘤,是社会弱势群體的劲敌,是制造社会矛盾,播撒不满種子和仇恨的機器,是藏污纳垢,贪赃枉法的营地,假如薄熙来把“城管经验”推向全国,就不断会有人遭殃,直到暴乱彻底地改变中国。
   如今,非常不幸,薄熙来倒台了,但他在上个世纪,为了“忽悠”大连人民,建设所谓的“北方香港”,打赢“城市战争”,而创办的地方武装---“城管”还在继续横行霸道,读者打开报纸,点击網络,总会看到有关某地城管侍强凌弱,欺压老百姓的事,以前大都是小商小贩被打,这回是老百姓反击时打了“城管”,谁是谁非自有公论,对我来说,更关注的是,苍南警方强迫一名女记者验尿的新闻,它既唤起我的回忆,也引起我的叹息,使我看到了浙江温州苍南警方的霸道和愚蠢,如果连报道事件进展的记者也要野蛮刁难,那么,社会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自救。
   据香港《明报》2014年4月24日报道,广州《南方都市报》一名刚入行一年多的年轻女记者,到苍南县采访有关殴打路人的城管人员反遭数百民众围殴事件。该记者昨晨在酒店房间睡觉时,被当地4名男公安强行入房验尿,並不準她反锁洗手间的房门。我想,这位女记者一定不知道类似作法,早在90年代中期的大连,薄熙来操控下的城管等执法部门就屡试不爽,那时,以彭某为带领的城管人员在站前等地,对驾驶三轮摩托车的残疾人,对进城出售农产品的小商贩,对沿街乞讨的流浪汉,等等,一贯性地大打出手,经常有人致伤,致残,致死,有记者来采访,薄熙来亲自下令有关部门对记者恐吓和打压,像这样类似逼迫验尿,进行骚擾,污辱人格的事件,比比皆是,算是最温柔的,所以,没有與论敢于批评薄熙来,只有唱颂歌的马屁精,一直把他唱到监狱去“休假式治疗”了。


   虽然薄熙来倒台了,但留了一个巨大的长尾巴:没有彻底地清算他所犯下的罪行,也没有割除社会的毒瘤“城管”,更没有深挖薄熙来徇私枉法的制度性土壤和思想性格形成的过程,故很多人不知道城管的由来,不在乎它对中国执法機关形象的破壞,也就是说,未来国家稳定大局的崩溃,很可能来自某一次的“苍州事件”,它有点类似台湾的“二二八事件”,作恶多端的“城管”很可能是专制機器的“掘墓人”,所以,浙江省的官员应当高度重视这次突发事件的本质变化:独掌公权力的官员,以暴治县,却被民众暴力所困,使他人流血者自己也深陷血海,这是多么危险的政治信号啊。
   它已经明確地告诫人们,政府编制里已经有了公安,在公安局里完全可以设一个部门兼管城建,根本就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床上架床,機腹重叠,制造矛盾,当年薄熙来斗胆设立此機关,是由他自己的具體条件决定的,他想往上爬,急需大量的现金行贿,而公安局对罚没款的管理比较严格,为了通过罚款而得到不需要开具发票的资金,他指示彭某等人借维护城市秩序之名,行敲诈勒索之实,每年在大连火车站前,港口码头等地的乱罚款收入,都在2000丌元左右,这些钱在1999年之前,大都不进国库,成了薄熙来的私房钱,它用于对上级官员的请客送礼或小团體消费,後来,“城管经验”在全国推广之後,满足了各地贪官污吏的需要,也便于他们安插亲信,巧取豪夺,却造成了不绝如缕的群體性事件,不仅耗费了武警等大量人力,物力,而且激化了社会矛盾,使其像地火一样,不断燃烧,以至老百姓提及城管,无不切齿痛恨,总之,多年来,薄熙来首创的城管,把中国动乱的“堰塞湖”放在人民的头上,必将面临灭顶之灾。
   于是,为了挽救社会的悲惨命运,位卑未敢忘忧国的记者们,才不辞辛苦,不畏艰险而去苍南,何况又是一个弱女子,原本,苍南政府应当热情地欢迎她,感谢她,但正好相反,地方官不认为是城管施暴引发事件,而却无理地把事件的导火索,归结于“網络谣言”,自然也对记者百般刁难。警方在突发事件中没有找到真正的教训,也没把记者的采访当成救己的“镜鉴”,而是作为敌人紧盯不放,有意策劃了夜里验尿的荒唐故事,其目的是恐吓记者:你再报道,我们可以把你当成毒贩子抓起来,因为尿里显示什么,都是警方说了算,这一阴险的怪招,暴露了当地官员僵化而愚昧的思维模式,也预示着中国可怕的未来。正如人之验尿可验出身體之病,记者验尿则看出了警方的专横,霸道和愚顽。
   好在此消息被媒體披露後,苍南县公安局有一点悔意,做了公开的道歉,但不论官员还是一般的民众,没有看到关键的问题:从2009年2月23日,佛山城管当街殴打白发老太,到2013年7月18日,湖南临武县城管打死瓜农,再到同年9月25日,最高法核準对夏俊峰执行死刑,城管做恶愈演愈烈,民众反抗情绪也水涨船高,似乎越来越多的人相信暴力能解决问题,这表明社会裂变口子增大,不立即取消城管就是傻子等死,因为只要有了这个帮倒忙的多余的部门,这些闲人就会惟恐天下不乱,一旦出事,上级就把涉案人说成是临时招聘的“协管”,似乎正规的城管向来依法办事,这显然是在狡辩和抵赖,任凭上级苦口婆心教育也无济于事,故此,只有痛下决心,像对待劳教所一样,彻底否定它,才能抽掉社会裂变“大锅”下的一块“干柴”。
   2014年5月5日于多伦多大瀑布。
   自由亚洲电台5月6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个人網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5/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