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卖国乱华]
藏人主张
·鄭南榕是點燃在時間之巔的自由之光,他將永遠祐護台灣的命運
·习近平高登“皇位”之后对西藏的影响
·郭文貴警告台灣:台灣的內賊是她最大的敵人,就是被「藍金黃」的這些人
·BBC中文本周推荐:你不容错过的五个故事
·只要鄭南榕精神還沒有被台灣人完全遺忘,台灣的自由之魂就不死
·蔡英文應正視「賴清德現象」引起的關注
·《刀鋒上的台灣》預言的現在進行式
·中共元老102歲的李銳證實了袁紅冰對習近平文化程度的評價
·「棋手說」、「棋子說」、「籌碼說」,美、中大國交易「牌局」中,台灣的隱
·「台灣宿命地成為當代國際政治最敏感之點!」
·台海大動盪 ── 組建保衛自由台灣國際志願軍的必要性
·北京對台再發警告,中國「進一步採取行動」=對台動武?
·四月26日袁紅冰教授日本
·習近平:「達賴現在窮得只剩下轉世焱@個『寶貝』了
·2018“中国爆料革命”政治意志宣示
·台灣自己不能讓國際社會忘卻台灣的獨立國格,不能讓世界忽視自由台灣事實上
·你們撤得了旗幟,撤不了我身為台灣人的決心
·中國在蔡英文總統520就職二周年前夕獻出賀禮
·柯文哲現象對蔡總統、民進黨及台灣的警示
·習近平對「中華民國」的命運早已蓋棺定論
·習近平五四馬克思,台灣新五四挺管爺
·「不打狗,只打主人
·袁紅冰教授回答對有關「中國爆料革命全球協調中心」的
·袁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袁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台灣正常化將是大江
·袁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中國國台辦:「無稽之談、憑空捏造、匪夷所思」
·當年馬英九政府的全面投降 ── 愚蠢,還是叛賣?
·國家安全的威脅與國家安全的保障;台灣應站在哪一邊?
·中共所謂的「九二共識」的核心意涵
·蔡英文執政兩週年總體檢
·慎防裡應外合的「兩岸關係的國內化」、「兩岸關係非國際化
·習近平:不解決台灣問題,國內的政治安全就沒有保障,國際發展戰略就沒有跨
·分析中共高唱馬克思主義的背景和目的
·向歷史提交的報告
·中共逼出台湾正名,让国际社会跌破眼镜
·「中華民國」已經喪失維護台灣主權的政治能量之際,欣見小英總統明確彰顯她
·美議員提「2018年台灣國際參與法案」
·台灣該衡量「中華民國」憲法角色 ── 美國國際評估暨戰略中心「未來亞洲計
·《紐約時報》:李登輝呼籲舉行全民公投,通過明確宣布該島為台灣而非其正式
·創建《保衛自由台灣國際志願軍》宣言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解析、闡述與釋疑
走南闯北见闻录
·圣诞赠你吻的艺术
·情人节的起源与庆祝方式
·美国国防部语言学院一瞥
·不丹三世国王的内政改革
·《纽约时报》为何衰落?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47社:有女性点缀的男子作协
·国际援助“害”了非洲
·写好个人陈述书进美国大学
·文化鸿沟:是什么人喝什么酒
·监狱里的灵感
·海地地震恐造成数十万人死亡
·《真实梵高:艺术家及书信》
·如何以工程学拯救地球
·笔记本电脑会“灼伤”皮肤起红斑
·昂山素季获释后的演讲
·本.拉登日常生活揭密
·娶中国太太的下场!
·越共面临体制危机
·被中国人误读的贵族精神
·越南政府不该过度屈从中国
·习二还不如金三
·喜马拉雅雪人之谜
·为什么远见卓识者往往不近人情?
·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解禁引发争议
·电子邮件发明人汤姆林森去世
·希特勒《我的奋斗》在德国再次畅销
·从《手机》看崔永元的爆料背后
·中共僅僅靠統戰滲透的方式就想兵不血刃而征服自由台灣,這樣的政治陰謀恐怕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2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3
·直面最尖銳的
·捍衛台灣從國際宣傳做起
·台湾亚太出版社如何看待曹,袁两位大师的新论战
·金正恩能不能在朝鲜复制“新加坡模式”
·人家臺灣什么都有你們何德何能,你們怎麼去保衛台灣?
· 川金會后川普立即啓動中美貿易戰
·亞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如何回應曹先生的逐字稿之一
·智商测试:人类真的越来越笨了吗?
·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二
·曹長青:袁紅冰憑什麼成立國際法庭?從不募捐,那你錢都哪來的?還有「保衛
·西藏生态最大威胁绝非世居牧民而是北京发展举措
·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之四
·暴政退出歷史之前,人民反抗必定呈現為“動蕩不息的大海”
·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之完结篇
·亚太出版社整理第三方对曹,袁论战的看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卖国乱华


   
   
   
   本博客从今日起,连续转载《红朝末世》第二卷,敬请读者关注!也非常感谢作者西南!

   
   ——————
   
   红朝末世第二卷 中共今昔 第一章 卖国乱华
   
   第一章 卖国乱华
   法西斯主义、共产主义、恐怖主义,是近代社会人类苦难的三大根源。而共产主义政权是集法西斯主义、一党专制主义、国家恐怖主义于一身的邪恶体系,是当今人类生存的最大危胁。苏联垮台之后,中共政权成为国际共产主义的最后堡垒,是抵抗全球民主化的“邪恶轴心,是各种流氓政权中最顽固凶恶的统治集团。为了从根本上否定共产专政制度,我们必须从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来分析它的本性,一个危害中国及人类社会近一个世纪的邪恶组织,何以能维持至今。以促进全民族的觉醒,驱散共产主义幽灵,回归人类文明。中共在祸乱中华的共产革命中积聚沉淀了罄竹难书的罪孽,为了掩饰其历史污点,便对党史做彻底的删改,增强文学性和神化功能,将一部祸乱中华的罪恶史美化为无数“革命先驱”为了“新中国”英勇奋斗的“封神演义”。中共党史与联共(布)党史一样,是一部充满谎言的教材,篡改与美化并用,好似一个经过数次整容又精心梳妆的女人,徐娘半老却骚艳诱人。
   中共政权是依照马克思列宁主义建立起来的,实行斯大林式的红色恐怖统治。中共的所谓“革命”是列宁“十月革命”的翻版,以“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为标识,中共的“革命”便牢牢打上了布尔什维克的烙印。有如列宁利用俄国二月革命的胜利,发动布尔什维克政变,窃取国家政权。中共利用国民党领导的国民革命,爬上政治舞台,从建党到夺取全国政权,都在苏联的全力资助之下。也可以说,中共党徒是马列子孙,其祖国是苏联,不是中华儿女,中共政权本质上是外来政权。中国共产党的全部历史皆以中华文化为敌,从马克思的“工人没有祖国”到认祖归宗于共产主义的苏维埃帝国。他们的祖国是苏联,从不以炎黄子孙为荣,至今仍然认定马恩列斯做祖宗,仍然高挂“镰刀斧头”党旗,行一党专政。苏联解散,俄国人断然抛弃了共产主义,中共便失去了祖国,变为没有祖国的一群祸乱中华的匪帮。共产党的本性使他们不会洗心革面,回归中华,他们尊孔复古的一类表演依旧是为巩固外来共产政权而行的骗术。中共曾高举革命的红旗下号令天下,但无论是苏共或中共的历史,都与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革命毫不相干,不是民族革命,不是国民革命,不是民权革命,绝不能与法国民权大革命或美国解放黑奴的人权革命相提并论,也不能与建立中华民国的共和革命相比。列宁的“十月革命”不过是一场政变,趁俄国临时政府立足未稳和欧洲混战之际,列宁在德国皇帝威廉二世的金钱资助下,以“逼宫”方式推翻了民主的临时政府。而先前推翻沙皇统治的二月革命,才是货真价实的现代民权革命。苏共布尔什维克上台,立即开展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以大屠杀建立了比沙皇专制百倍的苏维埃政权,并签定《布列斯特和约》向德国割让了大片领土。是一场专制复辟的政变,开历史倒车,是俄国现代历史的大倒退。列宁杀了几百万人,斯大林又杀了几千万人,这在沙皇时代都是不可想象的。中共的“革命”是列宁主义的武装叛乱,在苏共的长期支持下,中共终于在大暴乱中夺取国家权力,出卖民族利益于苏联。中共政权是中华乃至人类历史上最邪恶专制的政治体制,其血腥历史比之苏维埃政权更为恐怖。中共屠杀的中国人在8000万到1亿人之多,这在任何一个国家的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就是彻头彻尾的反革命史,毫无进步可言,它的一切行为都是反人类的罪恶。
   
   一、历史宿命
   
   鸦片战争以来,列强侵华固然是坏事,如果抛开意识形态来看,也有抑制俄日夺占中国野心的作用。美国对华持门户开放政策,国际关系上旨在增强作为新兴国家的影响,继门罗主义之后,开始支持世界上弱小民族争取自由独立,威尔逊总统提出民族自决的主张。美国自己的土地足够大,1850年人口仅2400万,是移民净流入国,美国人没有向外移民的热情,故对中国没有领土野心。英国主要是谋求商业利益,并未象占领印度一样将中国作为殖民地。英国1850年人口只有2800万,在地球上殖民地够多了,再向中国移民,统治中国这个几亿人口的老大帝国是不可想象的。那时的地球上已经有了10多亿人,英国王室显然没有统治全球的能力。欧洲是重商主义,哥伦布、麦哲伦的环球航海,是为了发现新大陆,寻找金矿和移民之地,打开商品出路。在中国,英人为经商而来,达到五口通商、割香港、租新界等,达到利于经商的目的,战争随即停止。否则,决不会割让个弹丸之地的香港就休战了。英国入侵西藏的起因也是因为贸易不通畅,打了一仗随即撤兵,英国对中国的吸引力仅限于此。从1850年至1950年的百年间,英国向外移民大约800万,几乎都去了北美和澳大利亚。英国气候凉爽,不习惯炎热天气,所以印度、南非等殖民地并不是主要移民国。1900年南非英国移民仅有35万人,现在约50万人。印度是英国殖民地,英国向印移民不多,印反而向英净移民超过100万。中国政府从不鼓励移民,紧闭国门,但海外移民反而超过英国,比印度还多,现在有5000多万华人旅居国外,是世界第一大移民净流出国。现在欧洲一个小国塞尔维亚竟然有十余万中国人,塞国人口仅千余万。西方国家各大城市都有华人聚集区,称为“唐人街”,而中国无一城市有“西人街”。中国比较保守排外,并没有多少外国人移居中国,加入中国籍。说旧中国是列强的殖民地,也对,特别是日本在满洲有不少移民,其他国家的移民则微不足道。现在海外华人占除中国之外世界总人口的1%,而殖民地时期包括日本满洲移民与各国租借地在内,在华外国移民仅有几十万,以当时4.5亿人计算,也就千分之一上下,现在连百万分之一都不到。
   由此可见,在中国这盘棋上,俄日以夺占领土为主,西方列强以瓜分利权为主,以各自目的和强弱划分势力范围。这是中国近代灾难和革命的起因,没有列强的蜂拥而来,中国便不会有变革的迫切要求,也就不会有中国近代史上一个接一个的动乱。这是中国人的不幸,但也必须承认,中国的机会也由此而来,中国人走出国门,随后建立共和,如同日本的外患是明治维新的起因一样。日本通过明治维新打碎了千年的“世外桃园”梦,从封建国家变身资本主义国家,脱亚入欧,追求欧美式的物质文明。从另一角度思考,英美法德等西方列强为利益而来,各自划定势力范围,反而是中国得以逃脱更大劫难的机缘,我们可以设想,如无列强的利益均沾,英美的门户开放主义,形成牵制俄日的强大力量,中国不是败于俄罗斯,就是败于日本。《马关条约》日本受外国警告交还辽东半岛,平定义和团之乱,俄国拒不撤出东北,漫天要价,招致国际责难,稍后日本打败了俄国,赶走了俄国人,西方各国保持中立。俄日两虎相遇,必有一争,日俄战争日本胜利,将俄罗斯逐出中国东北。但从长远来说,俄国只是暂时失利,苏联战胜了德国,稳定了东欧,回过头来集中精力对付日本,日本最终不是苏俄对手,毕竟国力相差太远。而有了美国,苏联的野心受到抑制,中国才得以战胜日本。美国是最先放弃辛丑赔款的国家,用作为中国培养留学生之费用。由于中共出卖民族利益于苏俄,终致中国人民于共产专政之下,这是个历史的悲剧,也是历史宿命之所在。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成功,列宁最初认为西欧社会主义革命成功,有助于俄国苏维埃政权的巩固。所以1918年至1920年,他屡次准备以武力援助德国共产党的暴动及匈牙利革命,策动芬兰革命和保驾利亚士兵起义,都没有成功。后来他派遣军队侵入波兰,又招致惨败。西进之路不通,于是他的世界革命策略转向贫穷落后的东方,推进东方民族革命与西方无产阶级革命的合作,形成对欧洲的战略迂回,反过来影响欧洲的共产革命,即“东方路线”。列宁认为,从莫斯科到巴黎最近的路,是由北平经过加尔各答的一条路线,去向欧洲进攻,是世界革命最捷便的途径。中国广阔的版图成为俄国极其重要的战略重点,俄共不遗余力扶持中共和国民党左派及军阀,培养大批颠覆中国的“职业革命家”充当莫斯科的代理人,就是为了推行“东方路线”。斯大林上台后,采取西守东进政策,更为重视中国,策划共产革命建立苏维埃政权,使之成为垂直的宗主关系。这自然要有一套国际主义理论,作为各共产党的宗旨。列宁认为,领导落后的东方国家群众的任务属于西方无产阶级,这个论点赋予共产国际教导指引没有经验的东方革命运动的权力,这个过程必须联合东方的争取民族民主革命的资产阶级,以纳入全球苏维埃运动,与资本主义最高也是最后阶段的帝国主义作决战。《共产党宣言》里说:“工人没有祖国”,列宁建立了第一个工人阶级的国家,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于是全世界的工人有了自己的祖国,具体表现为放弃对世居国土的感情,颠覆自己的国家来保卫苏联。苏共为全世界的共产党定下了基调: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应该提高自己党员的思想警惕性,对于任何一种离开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倾向都应该持真正布尔什维克的不调和态度,应该加强共产党员的思想教育工作,教育他们忠实于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对任何离开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的表现作坚决的斗争,忠实于人民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忠实于以苏联为首的国际社会主义阵线。更高地举起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胜利旗帜,热爱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基地的主要堡垒苏联,热爱世界革命运动的伟大布尔什维克党和英明导师列宁,热爱为和平与社会主义事业而奋斗的领袖斯大林同志。如果不以保卫苏联为第一原则的共产党,就是反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和斯大林主义的敌人。中共的老朋友斯诺曾说:
   今天这些中国共产党人认为,除了他们自己的无产阶级统治的小小根据地以外,他们还有苏联这样一个强大的祖国。 这种保证,对他们来说,是巨大的革命鼓舞和营养的来源。……由于他们热烈地崇拜苏联,因此难免有不少抄袭和模仿外国思想、制度、方法、组织的地方。中国红军是按俄国军事方针建立的,它的大部分战术知识来自俄国经验。社会组织总的来说按照俄国布尔什维主义规定的形式。共产党的许多的歌用俄国的音乐,在苏区很流行,有许多辞汇直接从俄语音译为中文,苏维埃三个字只不过是其中之一。……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思想、策略路线、理论领导都是在共产国际的密切指导之下,如果说不是积极具体指挥之下,而共产国际在过去十年中实际上已成了俄国共产党的一个分局。说到最后,这意味着,不论是好是坏,中国共产党象每一个其他国家的共产党一样,他们的政策必须符合,而且往往是必须从属于斯大林独裁统治下苏俄的广泛战略需要。[1]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