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幾天之後的一個早上,當我還躺在床上的時候,一個電話打來,是一個女人的聲音,說她的兒子在我的工地上工作,受傷了,要看醫生。果然,想來詐錢了,好在我小舅之前給了我忠告,讓我有所準備。我說,好,我會告訴我的律師。(其實,我哪裡有律師﹖只不過嚇唬她罷了。) 不過,我說,你讓你未成年的兒子工作,也有很大的責任。來,把你的名字和電話告訴我,我的律師會找你跟進這事的。聽了以後,這女人慌忙地說,那便算了吧,隨即收線。這些又蠢又貪心的女人,不難打發。

   我的山坡工作,最後仍然是由這些湯伽人完成。自然,誰來我的地盤工作,我是無權決定的,只是因為小孩出現在我的地盤上做工,明顯違規,我才出面干涉。

   另一方面,雖然地盤進度緩慢,我卻按照台灣人建築師的指示,據「進度」分期付交建築費。其實,建築分開多少期,每期的指標是什麼,我確是懵然不知,只信任台灣人建築師,她簽字開單,我便照付。可是,自上年(2009)十一月動工,到下一年七、八月,中間有八、九月的觀察、請教和咨詢,我對建屋已有一定的認識,而非最初的「吳下阿蒙」了。我現在察覺到情況很壞。

   我注意到同一個山有一座樓,工程半途停頓了好些日子,(它開始得比我還早) 現在恢復工程了。我去探問一下,得知是由另一個建築商接手。我聯絡了這個建築商,他是一個菲律賓人,請他到我的地盤看看。我拿了圖紙,問他根據圖紙,我的屋完成了多少成。他站在我這個連地基工作也未做好的工地上,答道,只是完成了百分之二十。

   這下可嚇呆我了。工作只是做了兩成,可我的建築費已付了八成,照這樣下去,我的樓爛尾的可能性很大。到這時,我已不懷疑台灣建築師和南韓人建築商是合謀欺騙我了,而且他們跑掉的機會也很大,因為他們已拿走了八成的建築費,花在不知什麼地方,他們從哪裡找到錢來完成餘下的工作﹖

   在此之前,一些關於台灣人建築師和南韓人建築商的關係的風聞已傳到我的耳裡。他們關係密切,而且有點曖昧。約在我建屋之前,他們合伙開了一所建築器材公司,從外國入口建築材料,準備大展拳腳。此外,有一次我分別從兩個途徑,知悉他們一起到拉斯維加斯渡週末。南韓人有沒有妻子,我不知道,但台灣人建築師是有一個日本人丈夫的。這個台灣人建築師似乎太過急進了。另外,我也懷疑,他們進行了一些投機金融活動,蝕了大錢,否則不會弄致如此狼狽,因為他們的正式業務,都是賺錢的生意。

   無論怎樣,我覺得不能再給他們機會拖延下去了,於是咨詢了熟人之後,立即採取以下兩個行動﹕(1) 找一個專門處理建築事務的律師樓進行交涉﹔(2) 往政府商務部的消費者委員會投訴。(八)

(2014/05/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