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我妻姐突然去世曾营救不少人士]
郑恩宠
·基督徒法学博士后成台湾总统
·选律师成总统是我的中国梦
·王宇、赵威中国未来女总统?
·蔡英文其人
·两岸关系非独统是人心向背
·9任律师成民进党主席
·国民党败选权贵经济失败
·维权律师已做好“入狱安排”
·美丽岛事件影响中国大陆
·各方呼吁重点救助维权律师家人
·律师为何当和尚?
·唐荆陵律师和习近平法博士
·出自河南的考拉和李和平律师
·很少有人理解高智晟律师
·中共为何还能长期保住执政地位?
·上海政协2副主席9常委请辞
·当面批评上海一些访民是混蛋!
·上海访民又请本地律师了
·为何有人对援助资金急吼吼?
·上海拆迁户感谢政府和律师善意
·同维权律师关系不同命运也不同
·大多数访民是失败者白辛苦一场
·高智晟当年预见陈良宇倒台
·上海访民高价请律师申诉是进步?
·访民千里迢迢看望入狱律师父母
·年初一逛上海蒋美丽出境被阻
·南非白人总统律师向黑人律师交权
·访民比他人更忠于迷信共产党
·上海有访民热脸贴他人冷屁股
·三种国家赔偿法你可得哪种?
·海外有限资金应援救谁?
·一个大写的上海人国务院秘书级律师
·农民工自由进城定居是中国第一大问题
·迷信领袖批示的后果
·免费坐车上访是文革破坏行为
·参加圣诞聚会访民翻天覆地变化
·中共亡党新政府照样不解决访民问题
·独立中文笔会员谈访民问题
·非暴力须成本访民不是非暴力诉求
·言论自由是建立事实基础上
·瓦解朝鲜独裁政权人人有责
·瓦解朝鲜政权难民涌入中国
·习近平关注留学生在美成为基督徒
·王炳章女儿在加大学读法律
·郭国汀律师三次飞跃
·美制裁朝鲜习近平批示访民方案
·联合国秘书长是律师基督徒
·勿忘王若望先生
·台湾第三大党主席是律师、法博士
·71岁陈泱潮找到真理路
·读美国两年制大学不错选择
·逸风:《再谈访民》
·批评区政府不敢批评韩正的上海访民
·习近平何时取得律师资格取信于民?
·谁不年轻化谁就失败
·大批法官辞职中国希望
·今天拿维稳费明天就入狱
·中共还有多少明天和未来?
·与上海沈佩兰谈了五小时
·崔福芳请杨邵刚律师晚了十年
·考证习近平法学博士真与假?
·张凯律师总统梦应是中国人的梦
·“两会”前维权律师继续发声
·郎咸平儿子在上海读法学博士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赵威的官方律师还收9千元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习近平绝不会让法官年薪30万
·取消电视认罪关键看习近平
·人大发言人答维权律师被逮捕
·习近平不听政协律师委员声音
·律师政协委员提出ABC提案
·我与80律师敦促3千人大代表释放被捕律师
·政府工作报告绝不解决访民个案问题
·《民法典》都无维权还能成功?
·联合国12成员谴责镇压律师、异见人士
·司法改革胜算并不大
·律师出境受阻上海访民不受阻
·709逮捕律师案习近平如何收场?
·上海冯军案牵出重重黑幕
·起诉政府、领袖是律师天职
·为陈满洗冤去世律师们
·德总统会见维权律师、人士
·律师举报上海高院法官
·中共建嫡系律师队伍心急如焚
·德总统会见莫少平、尚宝军律师
·德总统会见李和平律师妻子
·37岁张凯律师被关押9月获释
·《世界人权宣言》起草副主席是中国人
·律师组团《问题疫苗索赔》公告
·德总统是基督教牧师批专制
·709后律师继续在公民维权一线
·德总统访华我待遇得改善
·北京政治犯成功聚餐一线希望
·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北京两律师江苏办案被殴习近平耻辱
·中国先拒绝西方导致西方拒绝中国
·奥巴马对习近平谈人权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妻姐突然去世曾营救不少人士

    我妻姐蒋忠丽(75岁),于5月3日(周六)早晨7时许,在上海第一人民医院突然去世,昨天中午才到医院,今早六时体温、血压还很正常。昨天,早晨还抱着重孙在家附近转悠,下午17时许蒋美丽还到医院看望,晚上21时回家,我们还很正常睡了一晚上。
    本来有回国的异议见人士要见我妻姐,却成了遗憾。这本是我的家事,我不想对外公开。但是我的妻姐 在她生命最后的十多年中,几乎倾注了自己的大部分心血来营救我的一家,还参与帮助、营救上海和各地的异议人士、维权律师等。有许多事要等几十年才可以解密的。在我出狱后被软禁的八年中,我妻姐家成了我家对外半公开、半地下的秘密联系点,这个点现告知各位要关闭了,但是更多的联系点已经启动。
    妻姐是上海最底层的退休工人,但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在中国建政之初,一个穷人家的女孩,能读到高中毕业实属不易。因家庭太穷,就早早嫁人了。到街道工厂工作,每天只有0.7元的收入,姐夫也是一家工厂的工人。姐夫去世没多久。我就入狱了,姐夫的丧事还未结束,妻姐就全身心投入了营救我的努力中,包括将我的女儿秘密护送到香港。
    妻姐还住在上海闸北区的穷街巷中,盼望了60年还未等到拆迁,近来传闻要拆迁了,还未见到光明,就离开了我们。至今上海还有多多少少人居住在水深火热之中?上海的高官敢与我进行公开的电视辩论吗?在今日的台湾、香港,一个律师与政府高官举行电视辩论,不是梦想。
    在我入狱后,我妻姐在他人的帮助下,学会了浏览海外的网站。如今,十年过去了,在我妻姐家的周围,已有上千家的居民,几乎每天要看海外的网站。这与她默默地将破网软件传给千家万户有关。她不是政治人物,最原始的动机就是我妹夫郑恩宠是好人,不是坏人。


    许多异议见人士、律师到上海找海外记者,找外国的外交官,上飞机出境等,我妻姐都直接或间接参与过。年近七十了,还到邻居、好友家收旧衣物,送到来上海的异见人士的妻子、儿女手中。
    今天,中国的维权律师和异见人士,不仅自己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巨大的牺牲,他们的家属、亲友也在不断努力来营救素不相识难友,我们中国就是有着伟大与光明的未来。可以说,今天上海的老上访中,有百分之七十超过我家族的经济条件,还在盲目要国际援助,要律师免费服务,拿了政府一点可怜的维稳费,就大骂、出卖律师,有的认为郑恩宠这个人现在只值两桶牛奶的价格了。
    请问,上海的一些维权的领袖人物,在你家周围的千家万户中,有天天浏览海外网站的现象吗?比起我妻姐那样75岁的退休工人,你不汗颜吗?
(2014/05/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