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上海人没必要吊死在上访的一条路上!]
郑恩宠
·制造“秘密”案上海领导人罪责难逃!
·人权律师近300年来中国唯一骄傲
·中共明确法律援助经费由政府承担
·上海安监局局长齐峻被提起公诉
·司法部公开处罚42名律师消息
·32名律师成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两律师所被没收被罚款千万元启示
·许艳婚后无工作靠余文生律师收入养活
·最高法:着力解决缠诉、闹访问题的反思
·北京已有公职律师392人公司律师412人
·官派律师代替自聘律师教训和对策
·北京14律师任人大代表16律师任政协委员
·10律师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民告官勿忘罗豪才!
·江平:律师是中国未来法治的希望
·中国55律师2月6日声明
·鲁炜倒台!小米公司对我有客观评价
·山东副省长低价购房入罪上海呢?
·多国外交官探望三在京人士思起什么?
·全盘否定官派律师并不可取
·从12上海访民诉状看中国局势变化
·曹忱律师犯罪为何不大张旗鼓报道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成为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宪法:国家主席任期制取消可无限连任
·中国两会律师代表委员作用不可或视
·官方透露中国有近千维权律师
·上海陈建芳为何能获人权奖?
·习近平对上海访民政策继续维持现状
·上海房价每千元降二元的政绩
·绿卡和户口二选一是进步还是倒退?
·对中国律师最新数据的思考
·对美国进口大豆报复的后果
·律师上书国务院城管文件失效
·中国法官队伍是否在进步?
·有律师犯猥亵罪、转移毒品罪、危险驾驶罪
·传韩正亲信上海前公安局长张学兵落马
·美国2003年起人权报告提到我
·美人权报告2003年起提到我(二)
·性侵女学生的教授往往是犬儒加色狼
·中美贸易是舆论战也是人心向背战
·中美贸易战前国内开始乱?
·喉舌在习博鳌讲话后贸易战突然转向?
·殴打律师的9人被判刑!
·中国民营企业家为何称特朗普太伟大
·习近平何时能禁止中国的师生恋?
·美国务院、驻华使馆为何声援李文足?
·特朗普和中国官员谁在说谎?
·美英法打叙利亚中共媒体在误导?
·性与学术交易是中国高校普遍问题?
·64年党龄老人十年上访愚忠、死亡路
·中国政法大学被骗6500万元荒唐!
·律师诈骗8000万官方仍保持沉默
·央视记者遭扣押打了上海帮的耳光
·没有免费的自由!加油张凯律师!
·中纪委找到查处法院院长受贿新思路?
·中兴公司失败是败在律师上
·律师行贿法官82万官媒集体沉默
·美国打了中国律师制度的七寸?
·刘忠林25年冤案平反律师6年艰辛付出
·中“芯”根源未肃清陈良宇上海帮流毒
·巴西大豆危机和北大学生觉醒
·快讯:上海检察官、法官遭内部举报
·上海学生反性侵成功一个案例
·上海律师彭永和妻子被三公司解聘
·上海学生赴美升温回应中美摩擦
·首次中央刑事法律援助会传出信息
·中兴、华为失败系工程师治国失败!
·特朗普有私人律师美国对中国最大武器
·李和平律师证将吊销我出狱12年未接通知
·中国打压、招安律师与林昭精神
·中共紧急征集涉外谈判律师为什么?
·中共紧急征集涉外谈判律师为什么?
·戴建维律师犯罪为何不搞央视认罪?
·中美会谈失败中方缺贸易法律师
·中美会谈无果律师败、国家败!
·华信公司宁裁万人却保律师一人费用
·上海49岁拆迁律师宋依平突然去世
·厉害了,上海律师彭永和!
·上海司法黑幕总指挥陈旭在南宁被起诉
·关注、营救上海彭永和律师一家
·山东两律师被开除党籍看中国现象
·上海49岁拆迁律师宋依平突然去世
·广东刑案官派律师免费辩护全覆盖
·上海拆迁女狠将调离到江西
·习近平用律师在最高法院接待访民
·习特使刘鹤将带王雪华律师赴美谈判?
·上海四川北路居民请愿书写的好!
·李柏光律师不比马英九差但命不同
·大学教授涉刑案得不到有效辩护
·陈良宇旧部临终前向我忏悔
·上海检察长陈旭南宁开庭受审我每天步行一万步
·中国709案三周年真相和实质
·盘点公开推出中共的维权律师/程晓容
·关押14年4农民被无罪释放律师前仆后继
·外交官向我夫妇通报英高官会见人权律师及家属
·律师无罪辩护安徽18年前冤案2人无罪释放
·709案律师不会亡!
·中国维权律师不会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人没必要吊死在上访的一条路上!

郑恩宠点评:
    5月1日上午的点评发表后,已经快到中午了。下午正在对一份发往海外的稿件定稿,不少朋友来电子邮件,希望我将上午的话题继续进行到底,同时也提出许多问题希望与我交流。问题很多,沟通需要时间,相信会达到许多共识。
    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首先是要对事实部分达成共识,才会在交流中达成包容和理解。因我每天自己的读书笔记和文稿约三千字。上午的话题并非是我重要的话题,有话要讲,本意是挽救一些人。应许多人的要求,先把发生在上海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到现今一些上海维权取得胜利的案件,尽可能讲的详细一些,才可以以理服人。
    总而言之,我接受的咨询案,坚决不走上访路,当事人首先要有电脑基础,先读好我推荐的十多部法律,最好有信仰。家庭经济维权与我联系的人要年青化,最好在35岁以下,全家统一思想。而且每个案件一开始,我就推荐数位律师供每个当事人选择,千万不要遇到困难了,就临时抱佛角去请律师。
    仅上海长宁区延安西路的三百户被拆迁居民,维权的结果,每户比政府的拆迁方案提高了一倍的补偿,没有一户被强迁。去年6月21日,我到上海闵行区去借房子,我仅仅在三百户人家的新住宅区逗留了二小时,上海警方派人就在哪儿守候了我50多小时。6月23日下午5时,就冲进70多位警察,挨家挨户搜查,还抓了不少人。当天仅仅在闵行区的三个镇就出动了四十多辆警车,抓捕我。

    十个月以来,当地居民请了我亲属去了三次。许多居民还不认识我,就希望我去到访,他们要见一见究竟是什么样的大人物和高人?经常将一些好吃、好用的物品送我家。公民的维权上访并不是唯一的路,真正聪明的人,不会上访一棵树吊死。
    该三百户的居民代表,还是通过上海的一些老访民认识我的,但是我坚决不支持新拆迁户走上访路,那是一条几乎是死亡的路。例如,王扣玛先生最先带来一个胡先生与我见面,我当着面批评王扣玛所走的上访路。王对我很不高心,结果三百户居民胜利了,而王扣玛却第二次坐牢了。王的二坐牢前,我都当面劝他,你这样下去快了。第一次是当面谈话后的14天,第二次是我当面劝他,你以往90%的路走错了,结果24天后就入狱了。
    今天,谁是上海的维权英雄,实践证明是延安西路那三百户人家,根本不是王扣玛先生。那是一条咎由自取的路,也是出卖律师的路。若有需要,我可提供更详细的资料,为的是让更多的人,尽快走出上访的误区。
    最基本的事实是,王扣玛的亲生女儿,大学毕业后不久就加入了律师的队伍,对我帮助过她的父亲维权特别敬重,根本看不惯自己父亲如此对待曾经帮助过他的律师。上海的一些老上访,为何走到如此被社会边缘化的地步,与王扣玛先生那样的人,并不会自动猛醒的。有些人至今还自我感觉很好。可喜的是,我发现有的老上访户,他们的配偶和儿女并不支持他们,我就见到了希望,这个家庭或许有救了。
    王扣玛的女儿是一位律师,在维权方面就比其父亲要强千百倍,王的女儿也会过了不多的年份,在上海滩就会超过我,这是我乐意见到的未来,我们中国就是有着美好的未来。
    大部份上海人对信访决定保持高度理性
    郑恩宠点评:
    (5月1日)
    今天是执行国家信访局不受理越级上访的第一天,从方方面面的消息,上海市民总体上保持理性。因为上访是维权的手段之一,但是绝不是唯一的维权路,一个聪明的人绝不会一棵树上吊死。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就是法治路。
    从上海20年的维权路看出,成功的维权路不是靠上访走出来的。对于国家信访局的决定,在上海市民中有不同理解,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有人认为是国家信访局的错误决定,有人认为是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中央高层的铁腕决定。
    有一点是肯定的,中共自1949年来,一直是反对越级上访的,只是各个时期和各地执行中属五花八门,这次是习近平下定决心超前人。中共在文革初期是个例外,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曾经八次接见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为的是打倒刘少奇、邓小平等,接见来自全国的上访学生。两年后,这些学生利用完了,一脚踢开并叫工人宣传队进驻学校,将学生们一脚踢到农村上山下乡.....
   
    习近平说,共产党是可以批评的。我认为习近平也是可以批评的,中共十八大前,也就是习近平登上中共党魁前,我在香港《开放杂志》发表《习近平摆不平》一文。当时,上海有个知名度极高维权领袖人物,曾对多人说,郑恩宠这个人连习近平都看不起。
    当国家信访局的决定公开后,上海的一些老上访突然傻了眼,表现出不知所措,以为仅仅是国家信访局的决定,要呼吁习近平撤销该决定。这些人对我极大不满,认为我什么会支持这个决定?我写出《拒绝上访是习近平的铁腕决定》,不仅不认同信访局的决定,也是坚持批评习近平。有的人很霸道,认为我在捧习近平,捧习近平是上海少数老上访的专利,反对信访局也是这些人的专利,你郑恩宠什么可以支持信访局的决定呢?实际是他们把我的意思搞反了。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些所谓的老上访,实际就是上访一条路,别人都要围着自己转,否则顺我着可以,不顺我着就打倒、骂倒,实际上已经走到了山穷水尽的路。
    这几天,有许多上海维权市民,找到我的亲属、好友,要约我出来聚餐或叙谈,庆祝一大批市民取得维权阶段胜利。我都一一说,免了!乐极生悲,我建议各位健康第一,平安第一,有可能要有砸锅卖铁的精神,让后代到海外学习。今年,上海批准21所国际学校,高中阶段就读海外教材,毕业后直接到海外大学学习,这是中国普通百姓真正中国梦。中国有着光明的未来,也要靠一大批人到海外就读,也给许许多多的家庭实现自己的梦想。
    让习近平来,实现那些有奶就是娘人的上访梦吧!习近平会给他们平反,共产党会给他们下跪,给她们几百万、几千万、几亿的赔偿和补偿吧。各人走各人的路。2014年,千名以上的中国维权律师公开团结在一起,中国维权律师与众多的网友、维权人士、众多的访民团结在一起,中国就是有着光明的未来。
    转载来源:博讯博客
    拒绝上访是习近平的铁腕决定
    郑恩宠点评:
    此问题是考验中国大陆民众公民意识觉醒的一个标杆,也是考验每一个访民觉醒的标杆。
    我2006年出狱后,上海有一批访民找到我,我认为上海拆迁的第一责任人是韩正,韩正不倒上海的拆迁问题就解决不了。有些人就大叫郑恩宠是搞政治的,我们是被拆迁公司人员抢走的财产,上访到上级政府,他们会解决我们问题的。
    有的人拿了基层政府的一些维稳费,就狂妄的不知自己是谁了。以为胡锦涛会解决我们访民的问题,以为俞正声会解决我们的问题。有的还接受外媒采访说,俞正声已批示解决我家的问题,只是区长顶着。真是天大的笑话,有的人拿了基层政府的维稳费,就开始大骂律师,以为骂得越多,自己的问题就解决的越快。
    结果,俞正声不愧为是当代中共的维稳大师,对付那些有奶就是娘的人,尤其是谩骂律师的人,俞正声认为自己成功了。认为这些人将失去中国维权律师的支持,将失去海外媒介的市场,将失去海外人士和组织的支持,于是就将其中的一些人关押,大部份放在一边冷处理。而将一批坚决与中国维权律师并肩战斗,尤其是不参加和坚决退出被少数黑势力把持的冤民大同盟中的访民问题解决了。俞正声一方面完成了自己的政绩,也试图缓和了自己与真正对手的关系,尽管俞正声在上海期间三次点了我的名。
   
    俞正声是中共中央常委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但是干的最苦力的活,全权负责新疆、西藏、宗教等问题,到新疆、到藏区不停地跑。俞正声在上海的经验就是稳住了韩正,就稳定了上海。
    习近平就是采取俞正声的做法,何况习近平在上海工作过,对韩正印象不错。韩正是坚决听总书记话的人,无论是江泽民、胡锦涛还是习近平,这是他做人的原则。习近平有一个很听话的上海老土地,老地头蛇,是捡了一个大皮夹子,何乐不为。
    有的上海访民自认为自己很聪明,开始捧习近平而骂韩正,试图引起共产党的注意,将自己的问题先解决了,但是这些当年捧韩正,保韩正,拿过韩正维稳费的人,韩正会轻易会向你让步吗?在任何时代,叛徒是没有好下场的。
    访民现象是腐败体制的产物,要彻底解决此问题,只有修改宪法建立宪政,由公民一人一票选出自己的政府。体制不解决,政治体制不改革,再改朝换代都是换汤不换药。在上海许许多多的访民,已经走上了光明的路。而又有许多老上访却在苦斗,其实质原因,就是信上帝并与中国维权律师并肩战斗的人,会有光明的未来。而那些自以为是的访民,将希望寄托在习近平身上,那么让实践来证明吧。
    我很希望现在骂韩正的上海访民,真正将韩正骂到底。我也希望你成为骂倒韩正的英雄,我这个所谓的上海反对派一号人物,早就就不是名副其实了。德国外长到北京要见张思之、莫少平、贺卫方等律师和异见人士,德国副总理来了,就不让见面了,但北京是集中全国各地访民最多的地方。
    上海的一些访民,以往听了政府基层维稳人员的话,与维权律师划清界限,保持距离,谩骂律师,结果至今自己的问题还没解决,走到了咎由自取的地步,自己要反思,猛醒!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国家信访局下月拒接受越级上访
   
    [日期:2014-04-25] 来源:RFA 作者:姬励思
   
   
    2014-04-24
   
   
    中国国家信访局出台新规定,五月一号起拒绝接受民众越级上访。访民认为新规定不合理;有评论指新措施不单没有正视访民的冤情,更担心会成为日后打压的借口。(姬励思报道)
   
    国家信访局周三发布有关“进一步规范信访事项的办法”,明确指出信访人采用走访的形式,向有权处理的本级或上一级的接待场所提出申诉,对跨越本级和上一级机关提出的来访事项,国家信访局不予理会,但以书信、电邮、网上等方式就不受限制。新规定又要求信访要在60日办结。
   
    因强拆上访近十年的上海访民沈女士,对本台粤语组表示,她从新闻报道获悉有关的消息。她批评新规定不合理,当地的信访部门不但没有处理她的投诉,更不停的打压她。
   
    她说: 你向地方上访,他不但不解决你问题,还要为你制造一连串的麻烦、打压,我们无办法才到北京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