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我的耐力訓練之冬篇/(民國複興運動)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独裁者为什么没有内政/丁朗父
·告别“零频道”/道友
·读海鸥之歌/张晓平
·最可爱的花儿/民主邮件、王小华
·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性堕落/姜莱(往事微痕)
·打倒卡扎非/张晓平
·应对现行退休养老双轨制进行违宪审查/刘卫敏
·《茉莉花》小传/徐沛
·我们的脑袋与党的手电筒/陈丹青(网文)
·阿拉伯革命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出现/王小华
·裂.变!(三首)/张晓平
·政治是什么?/王小华
·丁朗父题画诗七首
·我为中国的国家利益担忧/丁朗父
·中共不改变现有思维方式中国永无宁日/王小华
·中国人最缺少的是道德勇气/王小华
·维权就是政治/王小华
·悲哀的中国(三首)/陆祀
·“永不作恶”是人的起码道德要求/朗父
·卫视不用再转播新闻联播啦!/wangxinlei(天涯网文)
·清明三记/陆祀
·墙内人士政治改革谈/王占阳等
·“李刚门”“钱云会”“药家鑫”三起交通事故剑指司法腐败/寒气北来网文
·读宋宫人词有感/丁朗父
·运往柏林的糖果/冷战纪事
·"特立独行罪"是国家恐怖主义/王小华
·青年中国颂(四首)/陆祀
·《五十年恐怖岁月》/朱忠康
·声援我们中国人的硬骨头---艾未未/王小华(现居法国 退休主妇)
·致李志友先生/王小华
·当今之北大只培养奴才/法国王小华
·胡锡进要给你的子孙留条后路/王小华
·日本人就是帮了中共大忙/嘲风咏月网文
·题扇(六首)/丁朗父
·勿忘六四/忠康
·不是民选的干部,不会真心实意爱人民/肖一禾(墙内文摘)
·为什么中国到处是精神病? /肖龙元
·一党专制之下人民不会说真话/王小华(公民通讯)
·“革命警惕性”就是神经病/朱学渊、王小华(公民通讯)
·艾未未、茉莉花、星火(三首)/陆祀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王小华
·《五十年恐怖岁月》第二部分/朱忠康
·百度作恶成全民公敌/南方周末网文
·人前人后中国人/王小华(周末话题)
·中国,不能让鱼长大的池子/旁观者昏(周末话题)
·“国进民退”现象分析/孟元新(网文转载)
·人才乎?人妖乎?/陆祀、木其广
·漂泊者,散步/陆祀
·剧变前夜/陆祀
·站在街角的孩子/丁朗父
·哀北大(二首)/陆祀
·抓走艾未未的人连纳粹头目“艾希曼”都不如!/王小华
·答王文——中国极权派最缺什么/野夫(转)
·公权力私有制是中国最大的乱源/王小华(公民通讯)
·写给魏自由先生/苏中杰
·中共为什么不怕"洪水滔天"?/学渊、小华(公民评论)
·清华百年颂/常春藤
·谩骂不是战斗/王小华
·我们有无资格批判“流氓国父”孙中山先生!/王小华
·贫民与官商(二首)/陆祀
·同诵十首辛亥革命詩文
·腐败不该死,反人类就该死/王小华等(公民通讯)
·这就叫天怨人怒/王小华、学渊(公民通讯)
·被伟大红太阳晒出的焦土与饥饿人民/伊娃(网文)
·温家宝:中国需政治改革/信报
·我们坚决反对文革复辟同样坚决主张政治改革/文明底
·毛泽东不是救世主不是神仙皇帝/文明底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一)/李文书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二)/李文书
·世界对中国说不/网文
·舍命在敲警世钟(三首)/陆祀
·每天当一会儿好人/网文
·中共取消毛泽东思想?/辛子陵近文转载
·北京新语丝/李启光
·公民运动曲(歌词二首)/陈天石
·清华北大,江河日下/文明底
·当我第一次看到日本投降书/真相网
·中共为什么要审查老中共辛子陵/王小华
·五四、六四(三首)/陆祀
·中国人不能违背人类的共同价值准则/王小华
·中华英雄/陆祀
·辛亥再题/陆祀
·响应秦永敏关于帮助李旺阳的呼吁/王小华
·给一个沈阳的孩子/丁朗父
·法国藉爱党华侨宋鲁郑是“人”?/王小华
·会员:萧远、闵琦、周舵、丁朗父
·会员:王华、沙砾、陆祀(张晓平)、吕洪来
·中共"马屁"学者不要以"中国人民"自居/小华、学渊
·《逆说东亚史》点评——没有人权的国家与民族毫无尊严/王小华
·清华蒋南翔模式评述/七旬老右
·重回毛泽东的轨道只会加速灭亡/七旬老右
·薄熙来,你凭啥子动我们的黄桷树/雕翎箭(墙内网文)
·喊打过瘾,真打要命/文明底
·李庄案的要害是毛左要把重庆民营企业家一网打尽/陈有西律师(公民网刊)
·斯伟江律师关于李庄再次被控辩护人妨害作证罪一审辩护词的特别申明和结束语
·警惕“薄熙来”们争当第二个毛泽东/王小华
·为辛老争自由争公道/朱忠康
·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中共造成的/王小华(公民通讯)
·昭和维新之歌/(日) 三上卓 词曲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 章诒和(墙内网文)
·网络让愤青变得獐头鼠目/李铁(墙内网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耐力訓練之冬篇/(民國複興運動)丁朗父

   
   
   
   
   


   遼北的冬天,大不同于遼南。地理上的距離並不遠,但氣候相差得很多。遼南靠海,且有千山山脈聳峙于北,可以擋住北來的寒流。遼北是東北大平原的南端,西、北爲哲裏木草原和科爾沁草原。大興安嶺從南到北橫亘呼倫貝爾草原、科爾沁草原、哲裏木草原、錫林郭勒草原和昭烏達草原。大興安嶺是一條巨大但山勢平緩的老年山脈,來自外蒙古的寒流很容易翻越過來。來自西伯利亞的寒流,過了興安嶺,就進入遼闊的東北平原,再無遮擋。西伯利亞的寒流自北來,蒙古高原的寒流自西北來,兩大寒流彙集,遼北就成了“東北大煙兒炮”肆虐的風口。
   傳統上東北的冬季是“農閑”季節。漫長的冬季,從中秋節就開始了,一直到清明節才結束。攝氏零下二十幾度的嚴寒,基本上沒有辦法在外面幹活。但是人民公社是個不講效率、不講常識的政治宗教經濟合一的奇怪組織,所以人民公社的勞動,也是奇怪的無效而艱苦。
   冬天,最常幹的活就是刨糞。那時的生産隊很少用化肥。農業上所用的肥料,主要是生産隊的馬糞牛糞羊糞,各家各戶的人糞豬糞,燒過的炕坯、南大坑北大坑裏起出來的淤泥。所有這些肥料都堆在一起發酵,到冬天農閑的時候再把它一車一車送到地裏。冬天的大地,冰凍一米多厚,潮濕的肥料,硬得像一整塊的大石頭。我們就用鋼釺、大鐵錘、十字鎬,把它一塊一塊地刨下來,裝到馬車上,送到遠遠近近的地裏。其實這些肥料,開春的時候大地開化,緊緊手就幹了,根本用不著上凍的時候去費這個勁。合作化以前、責任制以後都不這麽幹。我說了,人民公社是個奇怪的時代。關于這一段,我曾經在《想起那個冬天我吹了一聲口哨》裏敘說過。http://blog.boxun.com/hero/201208/beijingzhoumoshihui/15_1.shtml
   冬天還有一件大事就是“修水利”。我後來在北方的農村,河北、山東、河南、遼甯到處都見過橫橫豎豎的溝,都是那時挖的。挖溝,與刨糞不同,一般陣勢很大,紅旗飄飄,喇叭嗷嗷叫。常常是幾個大隊甚至幾個公社的人在一起挖。挖溝除了鋼釺大錘十字鎬以外,還會用炸藥雷管把凍土層炸開。和刨糞一樣,其實根本沒必要去和冬天的大地,這塊季節性的大石頭較勁,幹嘛非冬天幹呢?但那個時代的領導就好這個,他們喜歡打仗時千軍萬馬的感覺,不打仗,也喜歡折騰老百姓擺這個陣勢。當年千軍萬馬打仗似地挖出來的這些溝,現在基本上沒有用,多數從來就沒有過用處。 年複一年修水利,如果說有什麽功效,就是修得北方大地上的千江萬河全都幹了。江河都幹了,人挖的溝渠還有什麽用呢?這個事情,想在看來,不但沒有好處,就生態的系統來說,簡直是個禍害子孫的大壞事。但當時可是誰也不敢說三道四。
   再混蛋的時代,人也還是要吃飯,也不能總是抽瘋。所以修水利,大呼隆,一般也就一個月半個月,然後就各回各隊小呼隆去了。
   刨糞的日子,是很令人留戀的。特別是當大煙炮兒起來的時候,幾個人在挖出來的糞窩兒裏緊一錘慢一錘地砸著鋼釺,看著大道上走過的男男女女被風吹得直打倒兒,下意識裏爲自己不必去大風裏吹著感到慶幸。大糞堆有一丈深,像一堵大牆擋住了大北風,南來的陽光又正好照在糞窩兒裏,碰上響晴天,還可以輪班兒裹著破棉襖,糗在糞窩兒裏暖哄哄地眯一覺。刨糞的活可以幹一冬天,時間不那麽緊,幹部們冬天也都找地方快活去了,很少到臭哄哄的糞堆來看著,所以大家心照不宣的磨洋工。一會拉屎,一會兒撒尿,有家的借著喝水的由頭回家和媳婦親熱。我那時還是人事不知的半大小子,就知道到隊部的炕頭上,和餵牲口的老爺東一句西一句唠一會兒,瞎耽誤些功夫。冬天的天短,倒也容易過。
   白天好過,晚上可難過了。我們家,其實每家都差不多,是土房子,門窗不嚴,四面漏風。取暖主要是做飯時順便燒炕。燒炕主要是生産隊裏分的稭稈。公社化時期,糧食少,稭稈也不夠燒。每家每戶缺燒柴,都節省著燒,所以屋子裏都很冷。晚上天黑得早,吃飯也吃得早。農村那時不但沒有電視,連收音機也很少,我們家成分不好,親戚都躲著,也沒有人敢來串門,所以天天早早就睡覺。白天燒的那點火,大北風一抽,很快就涼透了。人躺在被窩裏一動不敢動,一動熱氣就沒了。大風吹得窗戶紙嘩啦嘩啦響,風一過又靜得嚇人。那時的農村,連狗都沒有,都給吃了。漫漫冬夜,越來越冷,越來越冷,連腦袋都蒙在被子裏,連喘的那點熱氣也舍不得漏出去了。天亮起來,第一件事是把水缸的冰砸開。
   燒柴的問題,也很有意思。合作化以前,大部分人家不缺燒柴,只有一兩幾戶人家燒柴不夠,需要“打柴禾”。責任制以後,糧食吃不了,柴禾也燒不完。遠一點的地,稭稈楂子就一把火燒了。就是人民公社時期,不知怎麽就那麽缺燒柴。下地幹活時,人人背著個柴禾筐,一歇氣就去打柴禾,夏天用鐮刀打草,秋冬天用耙子撓草,到處都撓得光光的。
   前幾年我最後一次回秀水河子,特意到南山去看看,滿山坡的莊稼,道旁的青草長得很高,看樣子再沒人打草去燒了。
(2014/05/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