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徐文立:『六四』国殇廿五载感言]
北京周末诗会
·人权大于政权/张三一言
·孩子被撞死大人被稳控网友怒了!/挖粪涂墙、它要完蛋了等
·中国家庭必备转基因食品清单/业内良心人士
·特警对付兰州悼念人群之后/集结号
·不争民主我们猪狗不如,孩子/王小华等
·星星一样的眼泪/丁朗父
·孩子,我们向你保证/网友讨论会
·守望者的旷野/楚延庆
·专制是社会矛盾的根/陆祀
·我关于民主的系统观点/王希哲
·司马南大败于90后有感/独自看电影
·一个工程师的社会理想/侯工
·这是大凉山的孩子(图)
·中共"特供"揭秘/张宝昌
·众媒体揭华西村老底重庆怒了/中华网等
·让你乐得打喷嚏的反三俗段子/cct、李启光等
·习近平将开始党内民主竞争时代/王希哲
·寒月依稀/丁朗父
·怀念三唱/丁朗父
·大清国皇家电视台新闻联播/loving life 李启光推荐
·国家不是任人抢夺的商品/王小华
·毛左语言特点/老大人
·“共产主义”与“民主”/王希哲
·民主就是一人一票!/ 守拙就赢(网文)
·争一人一票从今天开始!/守拙就赢等
·各民族联合推进民主化/费良勇
·凯迪删主张一人一票民主热贴/网友讨论会
·民权天赋不是任何人的私产/王小华
·人权高于主权和民族权/费良勇
·自由属于人民—我的法国生活/王小华
·华国锋陵墓建成有感/张洞生等
·军中右派炼钢记/陈挺(郭堡回忆录)
·李逵的板斧与希哲的共产/崔晟
·司马南马甲出游当头一片板转/网友讨论会
·杨支柱微博短评/朗父先生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法国的爱心食堂和爱心旅店/思源、王小华
·香山红叶凄然落/高源
·牵挂(四首)/丁朗父
·毛泽东: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深圳大学独立候选人自我介绍/庞璀驰、凌嘉一
·拉土车为啥有草菅人命权/朗父哥们
·一人一票选举可维护中国利益/丁朗父
·致有良知的三年大饥荒幸存者/塞鸿秋
·党内民主派的三大特点/显扬
·“战争叫嚣”和民族主义/显扬
·西方领先五百年的六种秘密武器/雅尼克
·打江山坐江山是原始社会法则/王小华
·为什么我们只能看不能干?/丁朗父
·黑五类之家的大饥荒/ 依娃
·翻墙史——东德28年/东野长峥([email protected])
·东德翻墙28年史/东野长峥
·途径大运河(四首)/吴倩
·被两岸抛弃的抗日英雄黄绍甫
·富人忙移民穷人忙过冬我心凉透/winstonwang
·自由的歌/丁朗父
·世界人权日遭软禁有感/沙砾
·最新出炉名人名言录/喷嚏文摘
·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王小华(公民通讯)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中国视界)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
·评王小华“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丁朗父(公民通讯)
·我当了三次‘右派’/张英敏
·应当重视内地劳工维权/王小华
·寂寥帐下谁谈兵/戴旭(午夜新诗)
·旧作戏答年轻网友/丁朗父
·都想当将军谁来当士兵?/ 王小华(公民通讯)
·民运需要各种工作/王小华(通讯)
·新皇帝的新衣/陆祀
·一个哈萨克学者眼中的中国/М. ШАХАНОВ(网文)
·归来吧(四首)/吴倩
·饶恕和爱的期盼中的2011/楚钟道
·论争要有君子风度/王小华
·痛悼维权英雄薛锦波/费良勇
·与其关注理论不如关注维权/查建国、王小华
·中国如何沦为一穷二白国家/信力健
·油价飞涨人民想念赖昌星/九州不欢乐
·愤怒的土地/丁朗父
·伟大的作家必须讲真话/朱玲
·天堂里的中国孩子/玛丽(法国)
·茉茉娜的故事/玛丽(法国)
·迎新唱和/曹思源、王小华
·乌坎村与海陆丰/德德
·中国一党专制是世界最大悲剧/侯工
·王小华女士致江泽民先生的信
·别让那些发言人出来丢人了/天津周
·唐山大地震真相不容掩埋/老闵
·四十周年后学者同议“9.13”/萧远整理
·清亡于八旗中共亡于国企/金满楼
·民主的花瓶是美丽的/文明底
·现代高丽王驾崩/萧远 开汉卿
·一个俄国警察对示威者说
·我们的民主理想与基督信仰/楚钟道访谈之三
·一部《古拉格群岛》式的巨著/孔令平
·人人都赤条条来赤条条走/王小华
·2011的怀念与2012的期盼/曹思源、王小华、萧远、老闵、楚钟道、丁朗父
·感谢博讯!感谢google!/北京周末诗会
·平安夜三愿/郭少坤
·硬汉潘光旦是如何被摧毁的/戴建业
·《血紀》告訴你什麼/孔令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文立:『六四』国殇廿五载感言

   『六四』国殇廿五载感言
    ——『六四』25周年前夕在洛杉矶美国视觉艺术家协会颁奖典礼上的讲话(简体版)
   
   2014年5月25日
   徐文立


   
   尊敬的美国视觉艺术家协会
   尊敬的刘雅雅主席
   尊敬的各位来宾和朋友们:
   
    一个国家的结和痛,能够延续四分之一世纪而不解,是罕见的。『八九六四』之结,就是这样一个痛!
    在这一时刻,我有幸荣获“捍卫言论自由奖”,谢谢诸位!获奖同时我要特别感谢为纪念『八九六四』而坚持了25年的“美国视觉艺术家协会”。同时,让我不能不再次感恩1989年献身的青年学子和普通市民。是他们在25年前用年轻的生命和热血,牺牲自己,唤醒民众,显现了我们中国人捍卫人权自由的伟大壮举。
    获奖是贵会对我曾经做过的一点努力的肯定与鼓励。专制政体下的异议人士,接受一个艺术协会所颁的奖,这中间一定有点什么因缘际会。这让我回忆起,在1979年10月1日中共所谓的30年大庆的日子里,我参与领导的『星星美展』的民间游行,就是与艺术展有关的活动。现在,就生活在洛杉矶的王瑞先生当年恰恰从长春出差到北京,他勇敢机智地拍了许多极为珍贵的照片。我今天的背景幻灯片就用了一些。
    1981年我因所谓的“反革命组织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坐牢了。在牢里,我为了要家人知道我的生活环境和宽慰她们,我开始白描我周边的一切,甚至还用色彩临摹了一副花卉图,一个完全没有受过艺术课程训练的人,我自认为画的还不错,还蛮有一点艺术细胞。看来我和“视觉艺术家协会”在冥冥之中是有艺术因缘的。哈!只可惜,今天你们颁给我的奖不是对我艺术天份的鼓励奖。
    在『星星画展』事件之前,1978年底我就和一些朋友一起办了一份《四五论坛》民办杂志,坚持对中共的违宪行为发声抗议,推动民主化进程。结果被捕,坐牢。在监狱的日子里,我没有放弃对国家、民族责任的担当,我长时间思考我所深爱的国家,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问题根源在哪儿?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1993年我被美国政府用最惠国待遇交换,提前假释出狱;一出狱,我就决心继续组党,用民主的、建立反对党的方式,高举“第三共和”的旗帜来解决中国政治问题。1998年我参与领导了浙江发起、28个省市共同组建的中国民主党。结果,我又因所谓的“组织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再次坐牢了。
    我前后被判28年徒刑,实际坐了16年牢,但也成全了我的《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用书信方式的写作。今天我带了十几本这《概论》的英文版,低价买给大家,所得款项将全部捐献给“视觉艺术家协会”。
    择善固执的我,蒙恩长期受到国际人权组织和舆论的关注。经过他们的努力,我在2002年12月24日圣诞夜,再次被美国政府营救。来到美国之后在布朗大学执教、服务10年,直到去年退休。现在我仍致力于写作及推进中国民主化、自由化的工作。期盼尽人事,而能心安的等候上帝的成就。中国一天不能实行民主化和正常化,全体公民一天不能享有自由与尊严。我将永不懈怠!
   
    今天在中国,像我这样的人成千上万的被关在牢里,国际的声援越来越弱了,因为中共给世界带来的问题越来越大,它用雄厚财力收买、施压的能力也在增强。人权问题已不是世界关注的首要问题。正义的声张需要靠我们自己生死共存的中华儿女一起努力才可完成。
    你们协会所做的是给无数在黑暗中被侵虐的人带来曙光,让悲痛的人看到关爱,得着安慰。我不忍平安的在此领奖,但我却至幸的能认识你们,感恩的接受你们给我的鼓励,这份奖的意义不但是代表你们对我个人的认同与鼓励,也传递了对成千上万在国内为中国民主自由劳苦耕耘的志士们的肯定与鼓励。我诚恳的向视觉艺术协会及在场每一位支持者致万分的谢意!
   
    中共政府这个一党专制的政权,时至今日非但不肯在『六四』罪恶等等方面低头认罪,反而变本加厉地在违背人权自由的独裁道路上继续蛮横地与人民为敌,且看:
    今年1月26日,判处新公民运动发起人之一的许志永有期徒刑4年;
    2月20日正式逮捕维护维吾尔民族权利的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
    3月14日北京大学法学硕士曹顺利女士因拟参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被秘密拘留致死亡,遗体不明去向;
    3月21日,中国四名维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为法轮功学员提供法律援助,被当局绑架并遭酷刑致重伤;
    4月24日开始,长期坚持新闻自由理念的资深记者高瑜与外界失去联系,5月8日中国官方却高调地动用“文革”式手段,让高瑜在中央电视台“现身示众”,这和习近平父亲在“文革”中曾经被“游街示众”没有什么不同!
    4月底高瑜失踪之后,纪录片工作者沈勇平,可能因制作《百年宪政》,也被失踪;
    5月3日在北京参与“2014•北京•六四纪念研讨会”的成员,分别受到北京警方的传唤,其中著名维权律师浦志强、基督教长老胡石根、研究员徐友渔、大学教授郝建、自由撰稿人刘荻和(秀才江湖)吴斌等6人被北京警方以所谓“涉嫌寻衅滋事罪”而刑事拘留。现在,各地被刑拘的已达几十位。
    前一阵,大陆又接二连三发生中共政府强拆基督教教堂和十字架的罪孽;香港的高度自治、法治和自由也受到越来越严重的威胁,这等事例不胜枚举。
   
    1998年我参与创立的中国民主党,一开始就遭到中共政府的残酷镇压,成为背负“千年徒刑”的党,28个省市主要领导人相继被判十年左右的徒刑。出狱之后,他们依然被中共政府严密监视、限制自由、不断骚扰。2011年朱虞夫仅仅因为一首诗,就第三次被判刑七年。今年4月2日,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六名成员又被杭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传唤。据杭州的民主党人陈树庆告知,现在徐光被逮捕,谭凯被“监视居住”。
   
    倒行逆施没有好下场。形势比人强。在这样的高压之下,各地民权运动依然此起彼伏,不可阻挡;仅仅4月28日,大陆各地的对越参战老兵的维权行动中就有近3,000人参与。
    当年,1978年底,我们开始的“民主墙”只有十几人、后来到几十人、直至几百人,然而10年之后的『八九六四』一开始就是千千万万人,网络时代的今日更是潜在着成千万、成亿的中共一党专制的反对者。
    现在,成亿的“网民党”就是中国最大的反对党。古今中外,镇压青年学生运动的统治者没有好下场,『八九六四』屠杀年轻学子和市民的统治者更是没有好下场!
    自由、宪政、民主的中国就在不远的未来。
    这就是今天我们纪念『八九六四』的意义所在。
    谢谢诸位!
(2014/05/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