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曾节明文集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中国儒家旧史从东林党——复社人的偏见出发,总把南明弘光朝迅速败亡的责任,归于首辅马士英(及其心腹阮大铖)的弄权和投敌,所谓的“秦桧(指马士英)在内,李纲(指史可法)在外”,以致于亡国。由于东林党人的影响,马士英落得亡国奸相的骂名。
   
     这其实是大谬。马士英弄权不假,但弄权未必就会亡国,弄得好也可以兴国;要知道满清国的多尔衮,也是极善弄权的权奸。马首辅也不是投降派:马丞相首辅弘光朝一年,从未有北向降清的表示;直到最后关头,八旗军多铎部赢得“渡江战役”、败类们纷纷投降而南京终不可守时,马士英也未有投敌之举,而是率亲兵保护弘光帝朱由崧,逃离南京。马学士之后的降清,并非出于真心,乃是被清军俘虏后求生本能的体现,“蝼蚁尚且偷生”,我们无权要求人人都象文天祥、史可法那样“成仁”。


     史实与东林党——复社一边倒地贬马杜撰恰恰相反,弘光朝兵科右给事中吴适记载(顾诚《南明史》第五章第五节):清兵兵临城下时,于高官中首树降帜、并率众箪食壶浆迎接侵略者的,反是一向以“清流”、“气节”、“君子”自命的东林——复社领袖——弘光朝礼部尚书钱谦益!
   
     其实,除了被俘后个人操守和为官清廉度的差别外,马士英与东林一边倒盛赞的史可法并无区别。理性地看:被俘后马士英就算破口大骂贼鞑子而死,也无助于救国;而马士英比史可法为官清廉度的差别,也不是南明败亡的主因;中国人必须超越旧史理学的束缚看问题,把“执政能力”和个人名节区分开来。南明的实权,主要掌握在马士英和史可法两个人手里。马、史共同的东西,就是南明弘光朝迅速垮台的原因。
     马士英与史可法的共同之处,就是两人都属鼠目寸光的政治侏儒:
   
     一是睁眼无察满清入关占领幽燕后,民族矛盾已取代阶级矛盾,成为中国的主要矛盾;及至在清廷扣押使臣磨刀霍霍准备南侵时,马、史两人仍以李自成为主要敌人,犹沉侵在“借虏平寇”的一厢情愿的意淫当中,犹在作联清讨闯大头梦;
   
     二是两人都认为可以用“款虏”的方式,与已然窃据华北的满清国和平共处、搞“南北朝”。抱着此种糊涂的心理,马士英和史可法都以内斗为要旨,马士英更是扬言:“宁可使北(使满清)来,不可使左(指左良玉)来。”马士英想当然地以为:“。。。北兵(指清兵)至,犹可议款,若左逆至,则若辈高官,我君臣独死耳!(顾诚《南明史》第五章第四节)”
   
     面对野心勃勃、空前狡诈贪暴的的满洲入侵者,马士英与史可法为什么都做“借虏平寇”的迷梦?理由是唐朝有借异族沙陀兵平定内乱(安史之乱、黄巢造反)的成功范例。
     问题是唐朝在借兵沙陀的时候,自己有相当的实力:先后有能征善战的唐军郭子仪、李光弼、王重荣等部,正是自己的实力存在,保证了沙陀兵入关后不敢反客为主;你南明没有善战敢战的军队,又不努力建军自强,凭什么让异族老老实实帮你“平寇”,而不乘机夺了你的江山?
     马士英等“款虏”的依据,则是南宋对金国卑躬称臣进贡的“成功”范例。殊不知,南宋时中国之所以得保住半壁江山,根本不是什么“款虏”——卑躬屈膝进献“岁币”的成果,而是宋军岳飞部、韩世忠部、吴阶部先后大败南侵金军的结果,正是这些宋军能战部队的胜利,粉碎了金国一举而下江南的企图,迫使其不得不收敛野心,退而求其次接受赵构一伙的求和。
     这就是古话:“能战方能言和”的道理。对满清行“款虏”之策,明朝崇祯时期的确有此可行性,因为当时明关辽军和关防系统都还在,满清入关生根有难度,但到了崇祯朝覆亡、满清入关已收编北方数省、而你依然软弱不振的情况下,人家凭什么接受你的“款虏”?
   
     就好比一伙全副武装的强盗上了路,准备强占你的豪宅,你没有防守的能力也不修武备,却拿着一大袋钱半路上迎接这个强盗,又是给钱、又是称兄道弟、甚至认强盗头子做干爹,企图打消他抢占你豪宅的计划,这怎么可能呢?人家又不是傻子,能拿下你的豪宅不去拿,反而收点小钱就收手?
     明白人都知道:要真想让强盗接受议和,首先你必须有本事击退强盗的进攻!使其知难而却,退而求其次。
     
     不知道马英九与马士英有否亲戚关系,反正现在马英九越来越象马士英。就象马士英决不是满清在南明的代理一样,马英九也决不是深绿、共特和极端民运分子诬蔑的“中共在台代理”;就如马士英深知满清野蛮落后一样,马英九也深知中共野蛮落后;正如马士英决不会主动降清一样,马英九也决不会主动投共。
     但现在马英九也象当年的马士英一样,想当然地以为用“款虏”之策——与大陆当局经贸通好、少支持或不支持中国民主化——不得罪中共,就可以保住南朝万世太平无虞。
     这实乃大错!如同满清亡华(灭明)之心不死一样,中共消灭中华民国之心,决不会因为你的软弱、客气而收敛丝毫!
   
     在此提醒马英九:抛弃自弱,奋起自强。要想“不统不独”,“不武”是行不通的,只有国防上大力加强武备,中共才会知难而退;只有参与中国民主化进程,大力发挥台湾宪政民主的优势,才足以抵御中共当局以“糖衣炮弹”开道的专制渗透。
     好在现在的台湾比起马士英的弘光南朝,运势已完全相反:中共国早非入关之初的满清国,而已经气息奄奄,一如风烛残年慈禧时期的晚清;而我中华民国的宪政民主已臻成熟,前途无量。
     不要以为依据台湾复国不可能,万事从来有突破:朱元璋恢复中华之前,北伐孰有成功者?奉劝马士英先生不做马士英,要学朱洪武!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文宣部部长 曾节明 写于2014年四月十四日于倒春寒纽约州
       
     
(2014/04/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