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冯氏春晚不但没红起来,还在网友一片吐槽声中降下了帷幕,一台试图集宣传、教育、娱乐于一身,让领导高兴又要群众满意的政治文艺晚会在互联网时代是“不可能的任务”。三十多年来,春晚的质量其实一直没有下降,只不过国民的政治觉悟与文艺欣赏水平大大提高了,再加上以前他们唱啥民众都只能当观众,不得不听,现在多了一个可以吐槽的互联网平台。
   
   
   
   冯小刚并不冤,就算请好莱坞头号导演来,春晚照样是一部烂片。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取消春晚或降低春晚的政治级别,不要试图一锤定音、一统江湖。站在当政者的角度看,春晚不知不觉已经成了一种负资产:越来越多的网民通过这样的文艺晚会认识到政治与文艺完全不分的弊端,以及联想到他们成长的环境,从而吐槽春晚渐渐发展到对当局的不满。降低级别或者直接废除春晚,同时鼓励各大电视台办更多形式与内容的春节晚会,丰富文化,符合十八大精神。成龙说过很多不靠谱的错话,但这次春晚上口误说出今年是“最后的夜晚”,靠谱。


   
   
   
   今年最高领导人没有在春晚拜年,大家可能注意到了,其实,领导人还可以在春节上进一步“改革”,春节有如国外的圣诞节,都是阖家团聚的宗教或传统节日。一般来说,国外领导人这几天都是同家人一起过。但往年中国领导人特别忙,不同家人一起,到处慰问,让人看得又心疼又别扭,一年到头都占据了电视的黄金时段,春节了也不休息?那得让安保、新闻媒体和各地花费多少纳税人的“加班费”啊。所以,春节前我就建议:今后每年春节,领导人携家人给群众拜个年就行了。几天不上电视,大家不会忘记你们的。
   
   
   
   冯氏春晚没红,各级官员在反腐倡廉之下听说也过起了艰苦奋斗的日子。2013年有很多期待没有实现,但已经实现的也很多,只是被淹没在人们的焦虑之中。正月初八,当我开车从广州南前往广州北途经天河路时,突然发现了前面一辆别克凯悦车挂着军牌,我这才意识到,这是两天来,我在广州开车第一次碰上军牌车,而仅仅在两年前,只要开车一小时左右,保准你会碰上好几辆横冲直撞的豪华“军车”。
   
   
   
   现在据说连官二代们的红包也大大缩水,而微信的网络红包却红遍网络、满世界飞。看到发了一年牢骚的、忧国忧民到眉毛眼睛都分不清、便秘口臭一大堆毛病的“公知”朋友在微信朋友圈里为几块几分的红包争抢得不亦乐乎、煞有介事,我觉得生活充满了阳光与希望。
   
   
   
   中国绝对没有电视上歌颂的那么和谐,但也不至于像一些有识之士描述得那么可怕,调整心态,便于做事,乐观比悲观更能成事。罗素说过,除了社会系统的问题和那些不可避免的个人灾难之外,我们日常生活中绝大部分的快乐与不快乐,都是由我们对世界的解释和自身的行为习惯导致的。
   
   
   
   真希望所有人都像老杨头一样幸福、快乐又乐观,虽然只抢到不到十个红包,但一位网友的话让我自满得一塌糊涂。他通过微信给我发来一个红包,让我很不好意思,我说,你年龄比较小,应该我给你发红包才对吧?他说,您已经给我发了一年的思想红包,谢谢您啦……
   
   
   
   在人人都有想法,思想却不停贬值的互联网时代,传播理念的写作——发“思想红包”越来越不容易了。人类迄今最伟大的两项东西一是科学技术突飞猛进地发展,二是人权观念的普遍觉醒与广泛传播,这两项一起推动人类奔向自由王国。如果说技术变革让个人的力量变得渺小甚至微不足道,那么人权意识的觉醒则让每一个人都成为大写的人。在这个时代,能够在互联网上坚持写作而不被淘汰的,还真不容易。
   
   
   
   互联网信息时代的到来与人权意识的普遍觉醒,让往昔的英雄与名人一个一个原形毕露,更容不下不学无术或者不与时俱进的文人了。以前的各类挂满光环的“VIP”在人人都有麦克风和发声平台的时代,也就和所有网友一样,变成了一个“IP”地址,如果你太把“I”(我)当回事,最后在众人眼中,你很可能只剩下一个“P”,甚至连“屁”都算不上。
   
   
   
   但你却不能放弃那份坚守,有所为有所不为。常常有人带着嘲讽的口气质疑:你以为上面会听你的?你以为你写的东西有用?他们对自己的鄙视让我心疼,其实,听不听根本不是问题,我也压根儿不在意。但作为一名知识分子,我更关心自己是否顺应了潮流,做了正确的事儿。
   
   
   
   中国“奴才”和麻木不仁的人实在太多了,记得两年前我提出大年初二的春节警察晚会不应该再办时,他们像被挖了祖坟一样跳出来骂,结果今年政府宣布取消了,他们马上没声了。一些网民要求政府取消劳教时他们也是这样。在这些人眼中,只有一个标准:掌权者啥就是啥。这样的人在中国是如此之多,有时连我也有些垂头丧气。
   
   
   
   当然,也有一些过于敏感和激动了,以致连我这位“民主小贩”也开始被越来越多据说是受我曾经启蒙过的网友骂为“五毛”,还有一批读者一看到我的“老生常谈”就痛心疾首,希望我去学习勇士和斗士们,去制造事故而不只是讲故事……唉,我要解释多少次,我只不过是一名小学教员,你总不能因为自己读到大学、硕士和博士,就回头来责怪自己的小学老师无知吧?
   
   
   
   我不是五毛,也不是勇士或斗士,虽然你说的民主自由知识我都能用他们的原文背诵,但我始终认为自己的水平只能当一名小学教员,自己的智慧只允许我当一名战士。战士的任务是打败敌人,哪怕有时你不得不趴在战壕里积蓄力量、跪在麦田里瞄准敌人。中国历史和现实中有太多一夜之间成名的勇士,还有更多站在安全距离之外的斗士,我都很佩服他们。但我做不到。
   
   
   
   我认为中国的转型与巨变都必须是以大多数民众观念的变革与思想的解放为前提的。所以,身为“小学教员”,我虽囊中羞涩,依然坚持不懈、持之以恒地分发着小红包……你愿意收下吗?你会打开我送给你的小红包吗?
   
   
   
   杨恒均 2014.1.9 大年初十, 老杨头给各位读者拜年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