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
杨恒均之[百日谈]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衡阳市十四届人大一次会议期间,56名省人大代表以贿赂手段当选,涉案金额人民币1.1亿余元,有518名衡阳市人大代表和68名大会工作人员收受钱物。1月25日中纪委消息,司法机关已对嫌疑人立案侦查并采取相应的强制措施。
   
   
   
   省级人大选举出现了“贿选”,这还是头一遭听说。以前只在村委会这种小范围选举中出现过“贿选”。“贿选”是候选“公仆”或“人民代表”为了当选而贿赂选民的一种腐败形式。我早在民主启蒙系列文章里就指出,“贿选”的本质就是官员贿赂民众。


   
   
   
   在人类过往的历史上,只有民众贿赂官员的情况,民主选举制度出现后,才有了这种本末倒置的“贿赂”。所以乍一听到湖南出现省级人大代表搞“贿选”时,我的第一个感觉是:太好了,真的搞选举了?要知道,只有真正搞选举的地方才会出现“贿选”。中国人大制度如果像西方媒体说的那样只不过是橡皮图章,选举不过是走走过场,甚至是虚假的,怎么会出现“贿选”呢?
   
   
   
   只要有选举,就一定会有某种形式的贿选,没有贿选的地方,官员永远是民众的主人,永远是接受贿赂的对象。极端情况下,你会看到民众常常到政府大楼门前去下跪请愿。有“贿选”的地方则刚好相反,例如前些年的台湾,竞选县市长的“领导同志”会在拉票时“扑通”一下给选民下跪,拜托民众把票投给他。
   
   
   
   当然,这并不是说“贿选”是个好东西,“贿选”早已被实行民主选举制度的国家界定为犯罪,打击越来越严厉。目前在成熟的民主国家和地区基本上都杜绝了“贿选”。“贿选”一般出现在某个国家和地区早期的选举中,另外多发生在一个较小范围的投票中。例如,台湾的一些县市长选举和中国大陆地区的村委会的选举。
   
   
   
   在台湾以前的县市长选举中,有一种贿选是这样的:选举当天,一些候选人的亲信暗中组织大巴把阿婆阿婶拖去投票站投票,路上乘机塞一个红包给贪财的阿婆们去“吃早点”,同时暗示他们投票给谁……但大家设想一下,如果把这种选举扩大到台湾全省,扩大到全中国呢?哪一个候选人有这样的财力和人力拉候选人去投票?更危险的是,一旦被媒体发现,及时曝光的话,你就弄巧成拙了,那些本来要投你票的民众也不会选你了,而且你有可能被告上法庭。
   
   
   
   中国的乡村选举由于每个村子的投票规模相当小,“贿选”就非常容易发生,左邻右舍串串门,送两条新鲜的黄瓜,包一个几千甚至几百的红包,就完成了“贿选”犯法犯罪的过程。我们同样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把村长选举扩大到县长选举、地级市领导选举、省长选举……“贿选”就很难起作用了,原因很简单,你们的县城有多少“富人”有能力把自己的财产拿出来分红包“行贿”?即便拥有几千个亿资产的候选人,又能拿出多少钱去贿选全省几千万选民呢?
   
   
   
   这样分析后,我们看到这次衡阳人大出现的腐败现象,很遗憾,还真称不上是“贿选”。56名省人大代表贿赂518名衡阳市人大代表和68名大会工作人员——这好像只是官员之间的私相授受吧?如果衡阳市民(700多万人口)都来投票,这些行贿者恐怕得准备上千亿的“贿款”才能保证让每一个衡阳市选民“出卖”手中的选票吧?
   
   
   
   一个国家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彻底打掉贪污腐败,走出恶性循环,少不了三个领域的制度改革与治理创新:相对独立的司法与健全的法治,媒体监督与民众的言论自由,以及用选票决定官员和“人民代表”命运的选举制度。
   
   
   
   这一届领导执政后比较强调法治反腐,制定了很多反腐新法与规定,加上互联网提供了一定的言论空间,当前的反腐廉政主要是由中央掌握的司法与民间的言论上下两路夹攻,但这两路都只能起到监督、揭露与惩治腐败,要想真正减少、杜绝腐败,还得从根子上入手,这个根子就是干部的任免制度,一开始就不让那些跑官买官的家伙上台。这就是说除了言论监督与制度反腐之外,最终还是需要选民手中的“选票”。
   
   
   
   中国的村级选举已经有20多年历史,这是一个在世界上人均收入最低、文化素质也相对较低的地区实行的选举,虽然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例如“贿选”),但从中央到地方,没有人愿意回到以前上级委任制时代。20多年的村级选举,已经让世界上最大的群体——中国农民认识了手中的“选票”,给中国进一步扩大选举创造了条件。
   
   
   
   县是中国的最主要的行政单位,是离中央最远却又掌握大权的行政单位。中国很多问题也都出现在这个行政单位里,如果仔细分析一些危害社会稳定的案例,几乎都和各县级地方官员的腐败与不作为分不开。笔者认为,把村一级选举有序地扩大到县级选举应该提到这届政府的改革日程上。这次中央政治局七常委鲜有的一人选择一个县去蹲点调研,其中县级选举应该是重点之一。
   
   
   
   法治建设、舆论监督与民主选举,是中国改革必须走的路,哪个先哪个后,走多快,要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但如果错过时机,贻误改革时机,腐败是无法根除,改革也走不多远,社会矛盾也会越来越激烈,改革成果甚至有可能在一日之内断送掉。
   
   
   
   在2014年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之时,我的“中国梦”就是加快公正、公平的法治建设,国家用法律保护公民言论自由等人权,以及期盼“官员贿赂民众”的民主选举时代尽快到来。
   
   
   
   杨恒均 2014.1.26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