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对不起]
杨恒均之[百日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不起

   今年67岁的陈毅元帅之子陈小鲁干了一件广为人知的事,他先是写了一封道歉信,这几天又专门来到曾经就读过的北京八中,向47年前遭到学生批斗、辱骂和殴打的老师们道歉。这些老师大多都是80多岁了。据说,他没有对老师们动过手,但他当时是北京八中的“造反”学生领袖、革委会主任,他认为自己难辞其咎。为了寻求一种能够让自己问心无愧的生活,这位“红二代”干了一件“举手之劳”,却牵动了整个民族与国家的神经。
   
   
   
   这段新闻报告中,最早吸引我的竟然是几个阿拉伯数字:67、47与80多。不了解陈小鲁,但他的父亲陈毅一直是我喜欢的开国元帅,陈毅在“文革”中的遭遇,虽然没有被迫害至死以及像三起三落的邓小平、多次被关的习仲勋一样惨,但他也是“文革”的受害者之一。当他受到批斗、坐冷板凳时,家庭子女也受到了一定的牵连。所以,陈小鲁完全可以一一句几乎每个国人都说过的“我也是受害者”而继续对“道歉”不屑一顾,但他却在自己67岁的时候,做了这样一件事。


   
   
   
   这不是矫情,更不是炒作,这需要很大的勇气。这个错误是他20岁时犯下的,说实话,20岁犯错误不怕,咱谁没有在20岁时随波逐流,犯错误?难能可贵的是陈小鲁在67岁的时候,敢于承认错误。一个人如此,一个国家不更应该这样吗?在国家成立之初,在执政者探索发展之道,在严峻的国际环境下,执政者带领民众走了弯路甚至邪路,给民族与国家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如今,经过拨乱反正与改革开放,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已经远去,当时年轻的新中国如今刚刚过了自己64岁的生日,他也成熟了吧?是不是应该有勇气面对过去的失误与错误,勇于自我批评,敢于接受民众的批评与监督,承认错误呢?
   
   
   
   47年了,而我今年刚好47岁。还记得父亲讲述47年前我出生时的情景,身为中学教师(曾经为中学校长)的父亲长期受到打压与批斗,但为了保护我们几个弱小的孩子,他以非人的毅力挺了过来,可那是怎么“挺”过来的呢?“为了保护你们,为了把你们拉扯大”,父亲不止一次伤感地对我说,“我不能站出来对抗,我得活下来。于是,造反派和学生要上来打我,我就先打自己耳光,他们要骂我,我就先高呼口号打倒自己……”
   
   
   
   那是怎样的情景啊!年轻时听父亲讲这样的话,我心里都很不舒服,甚至觉得父亲很窝囊,很丢人,没有骨气,我都想向在那场浩劫中勇敢站出来对抗的人致敬,并为父亲的软弱对他们说一声“对不起”。后来,我了解到,同父亲一起的“旧社会”过来的读书人、教师,几乎没有几个有好下场,更糟糕的是,他们的孩子也都受到了牵连,后来没有几个能够读大学,“有出息”的。没有父亲的软弱,就没有今天的我。
   
   
   
   我终于理解了,父亲为什么苟延残喘地活了下来,没有像陈小鲁的北京八中:校党支部书记华锦自杀身亡,教师高家旺自杀身亡,党支部副书记韩玖芳被打致残。看到父亲遭受的批斗与精神折磨让他这一辈子郁郁寡欢,经历长久的夜半噩梦,我真想向父亲道歉。
   
   
   
   但父亲不需要我的道歉,他一直想听到的是那些该说道歉的人的道歉。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有几次曾经告诉我,他在某某地方看到了曾经带头批斗过他的学生领袖,有的混得不好,有的却已经当了领导,耀武扬威。他们没有提起过去,当然更没有道歉。我能够从父亲的语气中听到遗憾,父亲其实并不想要自己的学生道歉,正如北京八中那些活下来的老师们一样。
   
   
   
   但父亲一直希望有那么一个机会与平台,学生和老师,造反派和被批斗的人,当权者与曾经受到他们侵害与侮辱的民众,还有社会上知情的人,和早就忘记了此事的人,能够在一起开诚布公,讨论一下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在父亲看来,那样的浩劫既然发生了,就要面对,不能像现在这样,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啊!开始他们说是几个祸国殃民的领导人——“四人帮”和“林彪反革命集团”,但那几个人真能够让几个亿的人如此疯狂?于是他们又说是制度问题,但却不让深入探究下去。而且不久,他们就说说制度没有问题,是有了坏人。但看看对那段历史躲躲闪闪的描述吧,你突然发现,竟然所有的人都是“受害者”,没有加害者,更没有坏人。于是,那场浩劫就这样过去了,于是,那场浩劫从来没有真正过去,于是,不时有人要再来一场浩劫,对那场给国家与民族带来如此灾难的浩劫心生幻想。于是,父亲直到一月份以86岁的高龄去世,也没有等来任何一位学生的道歉,更没有等来国家执政者的解释,或者道歉。
   
   
   
   就在今天,《人民日报》发表重要评论文章:“冷血菲律宾,三年不道歉”,说的是菲律宾人质事件,总统阿基诺至今拒绝道歉。《人民日报》立场鲜明、掷地有声,但由于那场人质事件是一位神经不正常的罪犯所为,且已经当场伏法,要一个国家为这种事道歉,必须得有更明确的证据指控菲律宾国家公权力卷入犯错,或办事不力。警力无能,可能算是一个道歉的理由,但一个国家政权恐怕不一定会为警力无能道歉吧?例如,美国就没有为死在911袭击的外国公民向各国道歉,他们原本可以把情报工作搞得更好,防止911事件发生。菲律宾向遭到菲律宾警察枪击的台湾道歉了。那是警力所为,国家必须道歉。
   
   
   
   从这件事我想起了澳大利亚、加拿大当局向百年前遭到他们屠杀与欺凌的土著道歉,想到美国国会通过议案,向美国历史上遭到歧视的华人道歉。我想,我们的人大和政府什么时候也学一下美国、澳洲、加拿大,学一下陈小鲁,向在自己“领导下”,发生的那些悲剧与浩劫的受害者,道一个歉?
   
   
   
   今天是10月15日,也是党内思想开明却屡遭打压甚至关押的习仲勋的百年诞辰。习仲勋给我们留下的最大精神财富,就是他刚正不阿,敢于对抗权威与不公。今天,我们纪念习仲勋,是纪念他早年怒发冲冠,为苦难中国揭竿而起闹革命;是纪念他执政春秋中,不畏强权与强人,不计个人荣辱;是纪念他晚年反思觉醒,为受苦受难的中国民众拍案而起;我们纪念他“以人为本”、“以民为本”的群众路线,更是纪念他认真反思党和国家之路,实事求是、知错就改,勇于对党和执政者所做作为进行批评与抵制。今天,我们纪念习仲勋,就是要有勇气对做过的错事,说一声“对不起” ……
   
   
   
   最后,我以陈小鲁的一段回信做结束,他在邮件里写道:“我的正式道歉太迟了,但是为了灵魂的净化,为了社会的进步,为了民族的未来,必须做这样道歉,没有反思,谈何进步!”——是的,一个不懂得道歉的民族,不会进步,一个不肯道歉的政府,没有未来!
   
   
   
   杨恒均 2013.10.15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