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杨恒均之[百日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老老师:您好。

   
   
   

发现你几乎没有就李天一案子发表任何意见,我能理解您对涉及到司法领域的事件比较慎重,这说明您比较专业,我就不难为您。但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您怎么看在李天一案子中网民一边倒的愤怒情绪?中国从仇富、仇官又到了仇明星?这样一直发展下去,会有什么结果?不知道您注意到没有,您自己其实也成为这种社会现象的“受害人”:在您一些博客和微博里,一些网友不客气地指责您也是“富人”,不但整天在地球上飞来飞去,而且还开豪车、吃大餐,您怎么看这种现象?您是不是觉得自己特无辜?那其他的官员、富人和名人,会不会也和您有同样的感受?中国人见不得人家比自己强、比自己好,这样的民族性格,又如何能够追求自由与民主?在您的引导下,我们最终收获的,会不会是曾经经历过的绝对的平均与赤贫?会不会是多数人的暴政?我真的很希望您抽时间回答我几句。先谢了!

   
   
   

北京 读者 XXX 十月四日

   
   
   
   杨恒均答复:
   
   
   
   我设立“读者来信”栏目的主要目的是同诸位交流感情,谈谈风花雪月,但来信中涉猎最多的还是如此沉重的议题。你的问题很尖锐也很好,恐怕不是几句就能说清楚的。我想就你来信中涉及的一个主要问题谈谈我的看法,我认为,这也是当今中国社会最大的症结所在——仇富、仇官、仇明星背后的深层原因是不平等。
   
   
   
   说起中国当今社会存在的主要问题,你可能会说是贫富差距,他可能会说是贪污腐败、道德底线滑落,还有人会认为是缺乏自由、没有民主权利等等,但这背后的深层原因都是一种几乎被固化了的不平等。不平等造成了不公、不正。比贫富不均更可怕的是不平等,人格的不平等、尊严的不平等。
   
   
   
   美国、香港没有贫富差距吗?但这贫富差距不应是制度造成并得到制度保护甚至强化的,更不应是公民之间不平等的政治、经济权利形成的;世界上哪个国家没有某种程度的贪污腐败?但贪污腐败一定是犯罪,绝对不能像少数国家,贪污腐败几乎成了垄断与利益集团独享的“特权”:无官不贪,无权不腐;普通人为什么要追求自由?不就是想同权贵们一样,享受一点点宪法赋予的自由权利吗?至于民主,作为一种手段,正是为了获得平等、自由等政治权利。
   
   
   
   地球上原创的三个民主国家(英国、法国、美国),民众最早追求的是什么?是平等。英国的宪章、法国的人权宣言和美国的宪法与独立宣言中,摆在最重要位置的不是自由,更不是民主,而是平等——人人生而平等。
   
   
   
   你可能说,怎么会有生而平等呢?百万富翁与穷苦家庭出生的,能平等吗?一个高智商的人和一位智力有缺陷的人,能平等吗?一个半路从中国偷渡出去的移民,能够和长期生活在美国、澳洲的白人平等吗?你在电脑前整天玩游戏,我却12小时在收集资料写论文,我们“平等”地赚一样多的钱,这公平吗?这里都牵涉到对“平等”这个概念的理解。也是我们中国人应该好好思考,认真面对的。
   
   
   
   百年来,中国人民反对外国侵略与干涉,争取的是什么?是独立与自由,是平等的国家地位,是平等的人格与民族尊严。如今,中国早就独立了,新的政权执政也已64年,经济取得了巨大的发展,可以说在国际上,中国已经得到了平等的国际地位,拥有了期盼已久的国格与国权。
   
   
   
   但在国内呢?作为中国人,在为人的尊严,在人权与人格上,我们平等了吗?男女平等了吗?城乡民众平等了吗?执政当局同民众平等了吗?权贵集团与普罗大众是平等的吗?来到北京的十五六岁、背井离乡的农民工,同李天一,在法律面前平等吗?宪法规定人人平等,但为什么一些人比大多数人“更平等”?为什么底层、弱势,没有关系与背景的普通百姓,常常感受到尊严受到侵害、人格受到侮辱呢?
   
   
   
   我们曾经走了很大一段弯路去追求“平等”——例如我们“打土豪、分田地”,例如我们曾经把刘少奇、彭德怀、习仲勋这些官员与管理者打翻在地,让全国人民都歌唱同一个“红太阳”,让全国人民都背诵同一个人的“微博”语录,甚至全国人民都开始穿一样颜色和式样的衣服,我们都曾经一贫如洗,我们都是毛主席的好孩子……这是平等吗?不是,这是对“平等”的极端误解,这不叫平等,而叫平均。
   
   
   
   平等不是平均,平等不是经济上的“大锅饭”,更不是思想上的“团结一致”与高度统一。平等首先是政治权利的平等,是经济机会与教育机会的平等,是法律面前的人人平等。平等归根结底是指每个人尊严的平等,人格的平等。
   
   
   
   这恰恰是中国这些年在逐渐失去的东西。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我们的经济发展了,社会进步了,可是在平等的观念上,不但没有与时俱进,与普世价值接轨,甚至有点一度矫枉过正,有些倒退了。
   
   
   
   我承认,自己这些年高谈自由、法治和民主,却很少涉猎平等,也许是我的失误,但我不是没有理由的。平等这种东西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是国际社会早在几百年前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中就最先推出并早就深入人心的理念,是中国两百多年来,国家与民众一直在争取的,我原本认为在互联网时代,不需要花太多时间喋喋不休……
   
   
   
   但我显然错了,平等在中国,还是一个遥远的理想,还是一个美丽的“中国梦”。本质上说,中国民众自发的“维权”就是一种争取平等的行为,但不得不承认,目前争取的平等依然停留在对经济利益的争取上,至于政治权利、人格与尊严,争取得不但不够,甚至大多数人有放弃与认命的趋势。
   
   
   
   这些年在国内走动,让我最伤心与失望的不是那些权贵和利益集团们“高人一等”的想法,反而是连底层与弱势们也“自愿”地认为自己低人一等,屈服于权贵与诸多不平等的观念与现象。我曾经多次接触、访问一些孩子无法在城里就近入学的农民工,提到有人为他们争取平等的学习、考试机会而被打压,而这些农民工给我的印象竟然是,当局如果给他们孩子入学,应该感激政府感谢党,而如果不让他们孩子入学,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们来自农村。这种天生认为自己生而不平等的想法,让人欲哭无泪!
   
   
   
   这些年我在国外体会最深的,在政治制度上可以说是民主——认清了何为爱国,以及厘清了人民与国家的关系;在规章制度上则是自由——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一清二楚,一视同仁;可在个人方面,我感受最深的,还是平等——一种发自内心的,每一个人在尊严与人格上绝对平等的理念与价值观。在人格与尊严上,我们同美国总统奥巴马与澳洲总理(不好意思,忘记他名字了)一样。
   
   
   
   常常有人问我,为啥把孩子放在国外,自己也住在国外多,他们想当然地认为“民主小贩”嘛,自然是为了民主。其实和自由、民主关系还真不大——我在国内如果不同权贵作对,“政治权利”(也许用“特权”更恰当?)不会比任何人少,而且一些乱七八糟的“自由”也是国外“享受”不到的,可唯独“平等”,是中国稀缺的。
   
   
   
   在一个不平等的地方,所有的人都是不平等的。包括那些不平等对待普通民众的权贵与利益集团,他们在比自己“更平等”的当权者面前,同样人格低下!在一个缺少平等的国家,上至国家主席,下到贩夫走卒,同样活得都没有尊严!
   
   
   
   很抱歉,没有直接回答你的问题,但我确实是有感而发。至于一些网友对我的误解,我能理解,但如果他们知道我靠自己打工养家糊口,用业余时间写了一千多万字的免费博文,为了更好地向读者介绍台湾,自己用打工赚来的钱专门飞到台北,只为了写两篇博文,他们也会理解我的,至少不会仇视我。
   
   
   
   我不同意你说的中国人的民族性格有“见不得人家比自己强、比自己好”的缺陷,我坚信,中国人不是仇富、仇官、仇明星,更不会仇我杨恒均。人们要求的是平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天赋人权与宪法权利面前的平等,人格尊严与社会地位的平等。当我们拥有了平等,当李天一与农民工的孩子站在法庭面前,都平等的时候,你发财,你当官,你当明星,你当李双江,谁还会去仇恨你,谁还会抓住你不放?
   
   
   
   当然,最后我还要重复那句老生常谈:平等不是政府与利益集团突然良心发现,恩赐给普罗大众的。如果说民主需要集体觉醒,需要上下互动来实现,自由需要宪法与法律保障,那么,平等,则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坚持不懈地去争取。
   
   
   
   今天,你平等了吗?今天,你争取平等了吗?!
   
   
   
   杨恒均 2013.10.7 “读者来信”系列 (有问题要问的读者可来信至:[email protected] )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