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
杨恒均之[百日谈]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在中国人尤其是知识分子眼里,日本是一个很优秀的民族。虽然在古代只不过是供炼仙丹失败的人避世藏匿的几个孤悬海外的小岛,但近、现代的日本,在各方面都走在了中国前面,如果不用“优秀”来解释,实在说不过去。我自己就曾经写过好几篇推介“优秀”日本的博文。今天恰逢8.15日本战败日,我想换一个角度切入日本问题,让我们先提一个问题: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你是凭什么做出这个判断的?
   
   
   
   中国知识分子推崇日本是从近代留日、知日那批知识分子开始的。西方各种学派包括马克思主义,最早确实大多是从日本流进中国的。现在家喻户晓的一些中国大哲、作家、学者与革命家,几乎都在日本混过。以他们在中国知识界百年的影响力,中国知识分子不崇拜日本都很难。


   
   
   
   可是,虽说日本比中国更早接触西方思想,也有了更完整的翻译著作,但日本自己对这些思想的吸收与消化又如何呢?这些思想对日本的现代化进程,到底有多少积极的影响?日本人又在吸收西方思想精华的基础上演变出什么独特的可以标上“日本”两个字的东西?细数一下,还真是乏善可陈。从几千年历史来对照中日两国,日本对世界文化与思想的贡献,恐怕还远远比不上中国吧?即便日本“明治维新”后,政治发展,经济水平与社会和谐,也并不比当时的中国强多少。
   
   
   
   当然,近、现代中国知识分子对日本的推崇并不偏重在思想与价值观上,甚至不是民众的生活水平上,而是日本的“综合国力”尤其是军事力量上。一开始,中日两国都从西方国家购买了“坚船利炮”,可双方一开战,我们的海军就被打得稀巴烂。等到两国开始引进“制度”,又几乎同时师从两位德国人,结果呢,堂堂的大中华竟然被小小的日本侵占、蹂躏了八年之久。无论是购买“器物”还是引进制度,日本都比我们做得强。
   
   
   
   更让人郁闷的是,明明日本是二战的战败国,可一夜之间它又照搬了一个西方的民主制度,弄得硬是和谐稳定、繁荣昌盛了几十年,并开始向世界输出半导体、汽车等硬件,也让漫画、寿司与AV这些软实力遍布世界各个角落。反观我们呢?搞得到现在还找不到北。这些恐怕是我们一些知识分子包括我在内,至今还忍不住“哈日”的重要原因吧。
   
   
   
   不过,再进一步研究一下,不难发现,中国知识分子推崇日本,并不是它对人类做出了什么贡献,而是因为它买了更先进的“器物”、引进“制度”后,打仗能打赢,发展经济能跑在前面,能够早于我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虽然能打仗与变富强确实是判断一个国家优劣的标准之一,但却不能太绝对,尤其不能颠倒黑白。中国历史上最能打的是成吉思汗,是不是那个朝代就是最优秀的?不是的,他能打是因为在当时没有现代交通工具的情况下,能够骑马射箭的游牧民族一般都能打赢地上跑的。历史不止一次证明,有些杀人如麻的野蛮民族更容易征服文明程度较高的国家。日本同中国引进差不多质量的武器,却能打败中国,并不能说明它就很优秀,这也应该同日本人比较团结,性格中以凶猛与服从为主,以及它本来就是海岛国家有关(当时的中日之战主要以海战为主)。
   
   
   
   至于说到在引进制度方面,日本人要优于中国,就更值得商榷了。在美军占领日本之前,日本人引进了西方什么先进的制度吗?我们看到,唯一成功引进的是希特勒法西斯军国主义——它引进的恰恰是西方制度历史上最邪恶最糟糕的一种!我们不能因为它引进了“军国主义”而打败了亚洲诸国,就认为它引进的路子是对的,就“优秀”了。优秀的国家不应该是给世界与自己的国民带来深重灾难的。西方对二战前日本和中国的看法中就没有“日本优于中国”这样类似的观点,反而是中国一些文献中,充斥着对日本军国主义带来“强大”的赞赏与羡慕。
   
   
   
   与日本相比,中国的发展道路可能更平和,更符合世界潮流,也没有给世界带来灾难。辛亥革命后中国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加上后来国共两党又分别从苏联、美国引进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种制度,从制度层面看,中国引进的西方制度并不逊于日本引进的。中国国民党引进的资本主义制度演变成宪政民主制度,在台湾已经开花结果。再看一下日本,在他们的历史上,从来没有真正主动抛弃天皇专制,试图引进除军国主义之外的现代西方文明制度。二战中,它确实在亚洲所向无敌,但这是带种族仇恨的极端民族主义与邪恶的法西斯制度相结合的产物,何来优秀之说?
   
   
   
   现在,让我们进一步思考下一个问题:如果美国不用原子弹炸日本、占领日本,如果麦克阿瑟将军不亲自口授《和平宪法》,又原封不动把西方的民主选举制度强加在它身上,日本现在在哪里?日本的优秀又如何体现?
   
   
   
   世界上几乎每一个像日本这种规模的国家,走上民主之路几乎都是靠本民族优秀的思想家与民主先行者,连同率先觉醒的一部分民众,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一起完成民主转型的。印度、马来西亚、泰国、印尼、韩国和中国的台湾都如此,还有正在转型的国家,也大多是这个路数,可唯独日本,民主制度竟然真的是一夜之间建成的!这个民主制度,是美国用原子弹与枪炮强加给它的。如果没有美国,把日本历史上所有的思想者加起来,还需要多少年才能在日本产生真正的民主思想与民主制度?天皇的绝对权威之下,日本能出其他民族出现的优秀政治家与活动家吗?
   
   
   
   当然,民主制度在日本基本上是成功的,且称为保证战后日本经济增长、社会稳定的最大保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或者说,半个世纪后的今天,当美国人偷梁换柱,想把日本的模式用在中东伊拉克身上时,为啥就没那么成功?
   
   
   
   原因当然得从历史传统与文化背景出发,尤其是儒家文化。同时不能不提到日本人“服从权威”的性格。天皇让他们侵略中国,他们死都不退,美国占领后,逼迫他们改革,实行民主制度,他们中只有少数回不过神来的拿刀往肚子上捅,其他的全部服服帖帖,开始闹民主了,而且弄得像模像样。
   
   
   
   但随后,我们今天最重要的问题也就出现了:绝对服从权威的日本人是否真心地接受了西方的民主价值理念?
   
   
   
   在西风东渐的过程中,非西方国家都经历了从羡慕“器物”到“制度”崇拜的过程,但最终决定他们引进的制度能否良好运转的,还是与这个制度相匹配的价值理念。如果没有接受自由、民主、法治与包容等民主的价值理念,引进“器物”很可能让你变成掌握利器、更容易杀人的侵略者;不认同理念,即便照搬了最先进的制度,恐怕也无法发挥制度的优势。日本人性格上的绝对服从,弥补了他们思想与价值理念上的封闭与顽固。但封闭与顽固还依然存在——
   
   
   
   假以时日,当形势发生变化,例如,强迫他们实行了民主制度的美国从日本撤军,放手不管,任其自生自灭,日本会不会在一些更具有煽动性的“政治权威”人士的鼓噪下,集体右转,甚至抛弃美国加给他们的民主制度呢?
   
   
   
   可能性很小,但至少从理论层面上说,有这个可能性。这不是我的杞人忧天,美国人看到日本如此熟练掌握了他们强加的制度后,也依然对日本人没有完全“搞懂”。目前驻扎在日本的美国军队,并不都是为了维护这个地区的和平,以及用来对付中国的。它最早的作用是占领、威慑、驯服日本,如今这个功能并没有完全改变。
   
   
   
   今天写这篇博文,部分观点同我以前写日本的很有些不同,我主要是想让年轻读者看到,换一个角度,就会有不同的视野,而拥有宽广的视野,才会对一些国际、国内问题有更全面、客观的认识。日本优秀的地方值得我们学习,但我们不能妄自菲薄。如今,中国已经取代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有路就有丰田车”,没有路的地方,也都有中国制造的耐克鞋;中国人一定会靠自己的文化与思想资源,从善如流,寻找到政治、经济发展与社会和谐的康庄大道。
   
   
   
   杨恒均 写于2013.8.15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