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杨恒均之[百日谈]
·《叛逃》(十四、十五)
·《叛逃》(十六、十七)
·《叛逃》(十八、十九)
·《叛逃》(二十、二十一)
·《叛逃》(二十二、二十三)
·《叛逃》(二十四、尾声)
[百日谈]其他
·我的母亲(散文)
·《我的老师》(散文)
·《台风,来吧!》(小说)
·《最后一个汉奸》(小说)
·《祥林嫂》(故事新编)
·《我最忠实的读者》(散文)
《百日谈》之《恐怖档案》(小说)
·《恐怖档案》一至四
·《恐怖档案》五至八
·《恐怖档案》九至十二
·《恐怖档案》十三至十六
·《恐怖档案》十七至二十
·《恐怖档案》21至24
·《恐怖档案》25-28
·《恐怖档案》29-32
·《恐怖档案》33-36
·《恐怖档案》37-40
·《恐怖档案》41-44
·《恐怖档案》45-48
·《恐怖档案》49-52
·《恐怖档案》53-55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随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一)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撰文表示,在河南赵作海杀人案、浙江张氏叔侄强奸案等案件中,审判法院可以说功大于过,否则人头早已落地。文中还称冤假错案的形成与追求不正确的政绩观有关,要像防范洪水猛兽一样来防范冤假错案,宁可错放,也不可错判。
   
   
   
   宁可错放,也不可错判,这是西方法治的一个重要精神,虽然大多时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西方的法治精神、死板的程序正义、严格的取证、用证据说话,以及对(嫌疑犯)人权的看似过度的保护,确实让错判越来越难以发生,当然,什么东西都有利有弊,这样做也放过了诸多让普通民众认定是“罪犯”的人,例如辛普森杀妻案中的辛普森。


   
   
   
   应该说,中国一直以来的法制精神是与这个理念相悖的,大多时候是很有点战争年代那种“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做派,尤其用运动方式执法成风,和动不动就搞一次“严打”的时候,加上法院副院长说的速战速决,枉顾人命换政绩。从这个意义上说,法院副院长的讲话有一定的积极意义,表明我们在引进了西方近百年的“法律”之后,也准备接受人家的一些“法治”思想与精神。
   
   
   
   引进法律而无法治的最大弊端是法律成为执政者与权贵手中的利器,贪赃枉法、为所欲为,严重的时候,还不如没有“法律”,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中国出现了一个滑稽的场面:当权贵扭曲“法律”伤害百姓的时候,一些老百姓甚至学者都开始怀念中国历史上(理想中的)“以德治国”的“无讼”的儒家时代。
   
   
   
   文明社会的法治体系重视程序与证据,既做到了“宁可错放,也不可错判”,同时却对所有的案子都一视同仁的重视,对一些疑难大案根据法律程序穷追不舍,在法网覆盖之处,绝不放过一个坏人。这一点是我们生活在西方的人深有体会的,别说检察官与法律工作者都是一个死心眼地追寻正义,绝不受到当权者与利益集团的牵制,即便媒体也不会“心慈手软”,对一些民众关心的案子,也会全方位多层次穷追猛打,力求水落石出。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证据充足,很难有凶手逃脱法网;即便证据不足,无法定罪,民众通过司法程序和媒体曝光了解到全过程,也都心服口服,至少无话可说。说到这里,就不能不联想到最近再次引起网民关注的清华大学投毒案,1994年清华大学学生朱令怀疑被人投毒致残,此案最后不了了之,被疑投毒的孙维也移民美国,留下很多疑点。
   
   
   
   如果在一个法治社会,司法机构在放弃一个案子(放弃起诉)时,只要交代清楚是证据不足还是程序错误,大家也都能理解的,但不清不楚就放过了疑似嫌犯的人,不能不让大家猜测与“嫌疑犯”的政治背静有关,权力介入司法。尤其在复旦大学投毒案发生后朱令案被重新翻出,可旋即遭到网络媒体的封杀,更让网友怀疑此案有乌龙。
   
   
   
   最后听说是超过十万的网友跑到美国白宫网站上“请愿”才露出了转机。这不禁让我想到另外一件事,几年前有海外的媒体人与团体找到我,说他们发现了一个非常棒的“上访”办法,保证国内受到司法不公迫害、被拆迁与被欺负和侮辱的人一试就灵。我问什么方法,他们说,到联合国总部门前“上访”,到白宫门前“抗议”,打出横幅,引起中国当局重视,引起中国相关司法当局紧张。
   
   
   
   我一听就产生了本能的反感,因为长期从事外交与安全工作,我内心有一种在国际上保护中国形象的本能反映,平时最讨厌的也是“挟洋自重”。我批评了他们这样的想法,自然也始终没有在文章中提及。可几年后我得到了反馈:凡是他们策划的到联合国上访的案子几乎都解决了,有些(拆迁户)赔钱还挺多的。海外那帮人甚至由此得到灵感:对于那些无法出国的,只要出点钱,由海外的他们雇佣当地“人员”去联合国“值班”,轮流上访。
   
   
   
   听得我是哭笑不得,心里甚觉悲哀。中国不但有从文明世界全盘引进的法律,也在积极建立社会主义的法治,且设立了法律之外的上访机构,可解决了多少问题?有多少普通人相信?为什么人家一闹到国外,闹到联合国,就引起了重视?公平正义要到国外去寻求?为什么中国人的尊严要靠“挟洋才能自重”?
   
   
   
   司法领域的“挟洋自重”当然不仅仅表现在这里,最近几位外国驻华记者对我说,很多外国人在中国遭到了不公正的司法对待,但奇怪的是有如下的区别:对待持外国护照的蓝眼睛黄头发的白人、黑人或者黄色的日本人,咱们基本是讲“法治”的,该走的程序还是走,没有证据也大多会及时放人。可是对付那些持外国护照的中国人,也就是“假洋鬼子”,那就不客气了。目前在押的外国人,大多是这种假洋鬼子。按照国际法,法律人是按照国籍来分的,可唯独在我们中国大陆,却有人按照皮肤、头发来划分等级,这不是种族主义是什么?只是这是奇怪的种族主义,人家种族主义都是针对外族,我们却歧视本族。
   
   
   
   我对外国记者说,好,这事我要写一篇文章,那记者说,在我们媒体或者外媒发表如何?我说,不要,我的文章全部要在中国大陆发表。结果你猜他们说什么:那样的话,你可能白写了,没有什么影响力的,只有发表在外媒上的东西,北京才会重视!
   
   
   
   是吗?各位中国同胞,你们怎么看?
   
   
   
   杨恒均 2013.5.7
(2014/04/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