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谢选骏文集
·孔子如何成为间谍的
·中端人口(段友)率众起义
·马来西亚华人走投无路了
·改革是假的,开放是真的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美国是否要放弃自取灭亡的历史机会?
·势均力敌的基督教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里仁第四
   
   
   升級
   『4·1』子曰:「里仁為美,學區要緊。擇不處仁,不入上流。為富不仁,焉得知?」

   論語
   『4·1』子曰:「里仁為美。擇不處仁,焉得知?」
   
   升級
   『4·2』子曰:「不仁者,不可以久處約,不可以長處樂。故仁者,安仁則久處約,處約則長樂。知者利仁,成功神學。」
   論語
   『4·2』子曰:「不仁者,不可以久處約,不可以長處樂。仁者安仁,知者利仁。」
   
   升級
   『4·3』子曰:「唯仁者,能好人,能惡人。能好人,能惡人,皆為仁者,故曰我未見好仁者,惡不仁者;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
   論語
   『4·3』子曰:「唯仁者,能好人,能惡人。」
   
   升級
   『4·4』子曰:「苟志於仁矣,無惡也。故天下有志士而無仁人。」
   論語
   『4·4』子曰:「苟志於仁矣,無惡也。」
   
   升級
   『4·5』子曰:「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故富貴浮雲矣。貧與賤,是人之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故貧賤泰山矣。君子去仁,於是成名。君子一日三違其仁,故得終食,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
   論語
   『4·5』子曰:「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是人之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惡乎成名。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
   
   升級
   『4·6』子曰:「我未見好仁者,惡不仁者。好仁者,言而不行;不仁者,行而不言,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用其力於仁矣乎?我未見力不足者。蓋有之與,我未之見也,我亦非其人也。」
   論語
   『4·6』子曰:「我未見好仁者,惡不仁者。好仁者,無以尚之;惡不仁者,其為仁矣,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用其力於仁矣乎?我未見力不足者。蓋有之矣,我未之見也。」
   
   升級
   『4·7』子曰:「人之過也,由於無黨。觀其過,知其黨矣。」
   論語
   『4·7』子曰:「人之過也,各於其黨。觀過,斯知仁矣。」
   
   升級
   『4·8』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故無道者生,有道者死;無道者多,有道者寡。」
   論語
   『4·8』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
   
   升級
   『4·9』子曰:「士志於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士志於道,而不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伍也!」」
   論語
   『4·9』子曰:「士志於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
   
   升級
   『4·10』子曰:「君子之於天下也,無適也,無莫也,義之於比。小人之於天下也,有適也,有莫也,利之於比。」
   論語
   『4·10』子曰:「君子之於天下也,無適也,無莫也,義之於比。」
   
   升級
   『4·11』子曰:「君子懷德,小人懷土;君子懷刑,小人懷惠。故君子無土,君子無惠;猶小人無德,小人無刑。」
   論語
   『4·11』子曰:「君子懷德,小人懷土;君子懷刑,小人懷惠。」
   
   升級
   『4·12』子曰:「放於利而行,多怨;放於不利而行,多恨。」
   論語
   『4·12』子曰:「放於利而行,多怨。」
   
   升級
   『4·13』子曰:「能以禮讓為國乎,何有國!不能以禮讓為國,如禮何!」
   論語
   『4·13』子曰:「能以禮讓為國乎,何有!不能以禮讓為國,如禮何!」
   
   升級
   『4·14』子曰:「不患無位,患所以立,故無位;不患莫己知,求為可知也,故天下莫知之。」
   論語
   『4·14』子曰:「不患無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知,求為可知也。」
   
   升級
   『4·15』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曾子曰:「唯。」子出。門人問曰:「何謂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不仁不義也。」
   論語
   『4·15』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曾子曰:「唯。」子出。門人問曰:「何謂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升級
   『4·16』子曰:「君子喻於義,故不利;小人喻於利,故不義。」
   論語
   『4·16』子曰:「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
   
   升級
   『4·17』子曰:「見賢思齊焉,則賢不賢矣;見不賢而內自省也,則不賢亦無不賢矣。」
   論語
   『4·17』子曰:「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
   
   升級
   『4·18』子曰:「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又敬不違,勞而不怨。是勞民傷財之謂乎。」
   論語
   『4·18』子曰:「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又敬不違,勞而不怨。」
   
   升級
   『4·19』子曰:「父母在,不遠遊,游必有方。父母不在,遠遊不動矣。何如與父母同游乎。」
   論語
   『4·19』子曰:「父母在,不遠遊,游必有方。」
   
   升級
   『4·20』子曰:「三年無改於父之道,敗於競爭對手矣,死於父之道矣,可謂孝矣。」
   論語
   『4·20』子曰:「三年無改於父之道,可謂孝矣。」
   
   升級
   『4·21』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則不喜,一則不懼。」
   論語
   『4·21』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則以喜,一則以懼。」
   
   升級
   『4·22』子曰:「古者言之不出,恥躬之不逮也。今者言之狂出,因躬之不逮也。」
   論語
   『4·22』子曰:「古者言之不出,恥躬之不逮也。」
   
   升級
   『4·23』子曰:「以約失之者,鮮矣。以不約而失之者,眾矣。」
   論語
   『4·23』子曰:「以約失之者,鮮矣。」
   
   升級
   『4·24』子曰:「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小人欲敏於言,而拙於行。蓋皆欲去其長而補其短也。」
   論語
   『4·24』子曰:「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
   
   升級
   『4·25』子曰:「德不孤,必有鄰。德孤矣,必無鄰。」
   論語
   『4·25』子曰:「德不孤,必有鄰。」
   
   升級
   『4·26』子遊曰:「事君數,斯辱矣;朋友數,斯疏矣。事君不數,斯不辱乎?朋友不數,斯不疏乎?」
   論語
   『4·26』子遊曰:「事君數,斯辱矣;朋友數,斯疏矣。」
   
   
   推敲論語、升級論語(論語本文升級版)
   
   【本篇引语】
   本篇包括26章,主要内容涉及到义与利的关系问题、个人的道德修养问题、孝敬父母的问题以及君子与小人的区别。这一篇包括了儒家的若干重要范畴、原则和理论,对后世都产生过较大影响。
   【原文】
   4·1子曰:“里仁为美(1),择不处仁(2),焉得知(3)?”
   【注释】
   (1)里仁为美:里,住处,借作动词用。住在有仁者的地方才好。
   (2)处:居住。
   (3)知:音zhì,同智。
   【译文】
   孔子说:“跟有仁德的人住在一起,才是好的。如果你选择的住处不是跟有仁德的人在一起,怎么能说你是明智的呢?”
   【评析】
   每个人的道德修养既是个人自身的事,又必然与所处的外界环境有关。重视居住的环境,重视对朋友的选择,这是儒家一贯注重的问题。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与有仁德的人住在一起,耳濡目染,都会受到仁德者的影响;反之,就不大可能养成仁的情操。
   【原文】
   4·2子曰:“不仁者不可以久处约(1),不可以长处乐。仁者安仁(2),知者利仁。”
   【注释】
   (1)约:穷困、困窘。
   (2)安仁、利仁:安仁是安于仁道;利仁,认为仁有利自己才去行仁。
   【译文】
   孔子说:“没有仁德的人不能长久地处在贫困中,也不能长久地处在安乐中。仁人是安于仁道的,有智慧的人则是知道仁对自己有利才去行仁的。”
   【评析】
   在这章中,孔子认为,没有仁德的人不可能长久地处在贫困或安乐之中,否则,他们就会为非作乱或者骄奢淫逸。只有仁者安于仁,智者也会行仁。这种思想是希望人们注意个人的道德操守,在任何环境下都做到矢志不移,保持气节。
   【原文】
   4·3子曰:“唯仁者能好(1)人,能恶(2)人。”
   【注释】
   (1)好:音hào,喜爱的意思。作动词。
   (2)恶:音wù,憎恶、讨厌。作动词。
   【译文】
   孔子说:“只有那些有仁德的人,才能爱人和恨人。”
   【评析】
   儒家在讲“仁”的时候,不仅是说要“爱人”,而且还有“恨人”一方面。当然,孔子在这里没有说到要爱什么人,恨什么人,但有爱则必然有恨,二者是相对立而存在的。只要做到了“仁”,就必然会有正确的爱和恨。
   【原文】
   4·4子曰:“苟志于仁矣,无恶也。”
   【译文】
   孔子说:“如果立志于仁,就不会做坏事了。”
   【评析】
   这是紧接上一章而言的。只要养成了仁德,那就不会去做坏事,即不会犯上作乱、为非作恶,也不会骄奢淫逸、随心所欲。而是可以做有益于国家、有利于百姓的善事了。
   【原文】
   4·5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译文】
   孔子说:“富裕和显贵是人人都想要得到的,但不用正当的方法得到它,就不会去享受的;贫穷与低贱是人人都厌恶的,但不用正当的方法去摆脱它,就不会摆脱的。君子如果离开了仁德,又怎么能叫君子呢?君子没有一顿饭的时间背离仁德的,就是在最紧迫的时刻也必须按照仁德办事,就是在颠沛流离的时候,也一定会按仁德去办事的。”
   【评析】
   这一段,反映了孔子的理欲观。以往的孔子研究中往往忽略了这一段内容,似乎孔子主张人们只要仁、义,不要利、欲。事实上并非如此。任何人都不会甘愿过贫穷困顿、流离失所的生活,都希望得到富贵安逸。但这必须通过正当的手段和途径去获取。否则宁守清贫而不去享受富贵。这种观念在今天仍有其不可低估的价值。这一章值得研究者们仔细推敲。
   【原文】
   4·6子曰:“我未见好仁者,恶不仁者。好仁者,无以尚之;恶不仁者,其为仁矣,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我未见力不足者。盖有之矣,我未之见也。”
   【译文】
   孔子说:“我没有见过爱好仁德的人,也没有见过厌恶不仁的人。爱好仁德的人,是不能再好的了;厌恶不仁的人,在实行仁德的时候,不让不仁德的人影响自己。有能一天把自己的力量用在实行仁德上吗?我还没有看见力量不够的。这种人可能还是有的,但我没见过。”
   【评析】
   孔子特别强调个人道德修养,尤其是养成仁德的情操。但当时动荡的社会中,爱好仁德的人已经不多了,所以孔子说他没有见到。但孔子认为,对仁德的修养,主要还是要靠个人自觉的努力,因为只要经过个人的努力,是完全可以达到仁的境界的。
   【原文】
   4·7子曰:“人之过也,各于其党。观过,斯知仁矣。”
   【译文】
   孔子说:“人们的错误,总是与他那个集团的人所犯错误性质是一样的。所以,考察一个人所犯的错误,就可以知道他没有仁德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