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谢选骏文集
·川普老了!尚能饭否?
·砍下铁木真猪头成吉思狗头
·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许多人的今生是动物
·你可以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特朗普承认中国对于朝鲜的统治权
·学霸、学阀与恶霸、军阀
·合法的行贿受贿
·资产者也会盗窃国库
·美容、整容、变容
·中国老百姓的咒语为什么不灵
·阿拉伯航空公司
·“君临世界”的意义
·“君临世界”的意义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美国授权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
·西伯利亚是中华文明的故乡
·川普不是恶魔、教皇不是天使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一
·意识形态是权力的奴仆
·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nbs
·西西里的海水具有不同的颜色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文明的冲突还是文明的挣扎
·欧洲人如此推崇毛匪
·英国脱欧是个假命题
·驻日美军这样替慰安妇们报仇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四
·美国进入恐怖竞赛
·雕像和文字留得最久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谢选骏:美国黑人多由白人混血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过度的真理就是错误
·答“伦敦客”组织
·“坐怀不乱”旨在批判蒙古人的淫乱
·从川普推特到最高指示
·逊尼派vs.什叶派是民族主义的体现
·君士坦丁大帝如何战胜尼禄暴君
·主权和猪权
·“物自体”的说法是一种语义矛盾
·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在于缺乏信息自由
·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
·革命与妓女
·罚款和赃款都去哪里了
·独狼行动的实际原因
·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谢选骏:法庭之前人人决不平等
·我是跨时代的人类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美第奇的家奴
· 每个人在“活着”的意义上平等
·蒙娜丽莎是同性恋者达芬奇的自画像
·阿拉伯国家互咬需要勇气吗
·美国退化为“食草动物的费拉社会”
·魔鬼的游戏即将结束
·文明的末日——无神论者变成上帝
·台湾输血大陆、自身贫血——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八
·“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中国为何没有希波克拉底誓言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里仁第四
   
   
   升級
   『4·1』子曰:「里仁為美,學區要緊。擇不處仁,不入上流。為富不仁,焉得知?」

   論語
   『4·1』子曰:「里仁為美。擇不處仁,焉得知?」
   
   升級
   『4·2』子曰:「不仁者,不可以久處約,不可以長處樂。故仁者,安仁則久處約,處約則長樂。知者利仁,成功神學。」
   論語
   『4·2』子曰:「不仁者,不可以久處約,不可以長處樂。仁者安仁,知者利仁。」
   
   升級
   『4·3』子曰:「唯仁者,能好人,能惡人。能好人,能惡人,皆為仁者,故曰我未見好仁者,惡不仁者;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
   論語
   『4·3』子曰:「唯仁者,能好人,能惡人。」
   
   升級
   『4·4』子曰:「苟志於仁矣,無惡也。故天下有志士而無仁人。」
   論語
   『4·4』子曰:「苟志於仁矣,無惡也。」
   
   升級
   『4·5』子曰:「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故富貴浮雲矣。貧與賤,是人之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故貧賤泰山矣。君子去仁,於是成名。君子一日三違其仁,故得終食,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
   論語
   『4·5』子曰:「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是人之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惡乎成名。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
   
   升級
   『4·6』子曰:「我未見好仁者,惡不仁者。好仁者,言而不行;不仁者,行而不言,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用其力於仁矣乎?我未見力不足者。蓋有之與,我未之見也,我亦非其人也。」
   論語
   『4·6』子曰:「我未見好仁者,惡不仁者。好仁者,無以尚之;惡不仁者,其為仁矣,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用其力於仁矣乎?我未見力不足者。蓋有之矣,我未之見也。」
   
   升級
   『4·7』子曰:「人之過也,由於無黨。觀其過,知其黨矣。」
   論語
   『4·7』子曰:「人之過也,各於其黨。觀過,斯知仁矣。」
   
   升級
   『4·8』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故無道者生,有道者死;無道者多,有道者寡。」
   論語
   『4·8』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
   
   升級
   『4·9』子曰:「士志於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士志於道,而不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伍也!」」
   論語
   『4·9』子曰:「士志於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
   
   升級
   『4·10』子曰:「君子之於天下也,無適也,無莫也,義之於比。小人之於天下也,有適也,有莫也,利之於比。」
   論語
   『4·10』子曰:「君子之於天下也,無適也,無莫也,義之於比。」
   
   升級
   『4·11』子曰:「君子懷德,小人懷土;君子懷刑,小人懷惠。故君子無土,君子無惠;猶小人無德,小人無刑。」
   論語
   『4·11』子曰:「君子懷德,小人懷土;君子懷刑,小人懷惠。」
   
   升級
   『4·12』子曰:「放於利而行,多怨;放於不利而行,多恨。」
   論語
   『4·12』子曰:「放於利而行,多怨。」
   
   升級
   『4·13』子曰:「能以禮讓為國乎,何有國!不能以禮讓為國,如禮何!」
   論語
   『4·13』子曰:「能以禮讓為國乎,何有!不能以禮讓為國,如禮何!」
   
   升級
   『4·14』子曰:「不患無位,患所以立,故無位;不患莫己知,求為可知也,故天下莫知之。」
   論語
   『4·14』子曰:「不患無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知,求為可知也。」
   
   升級
   『4·15』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曾子曰:「唯。」子出。門人問曰:「何謂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不仁不義也。」
   論語
   『4·15』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曾子曰:「唯。」子出。門人問曰:「何謂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升級
   『4·16』子曰:「君子喻於義,故不利;小人喻於利,故不義。」
   論語
   『4·16』子曰:「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
   
   升級
   『4·17』子曰:「見賢思齊焉,則賢不賢矣;見不賢而內自省也,則不賢亦無不賢矣。」
   論語
   『4·17』子曰:「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
   
   升級
   『4·18』子曰:「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又敬不違,勞而不怨。是勞民傷財之謂乎。」
   論語
   『4·18』子曰:「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又敬不違,勞而不怨。」
   
   升級
   『4·19』子曰:「父母在,不遠遊,游必有方。父母不在,遠遊不動矣。何如與父母同游乎。」
   論語
   『4·19』子曰:「父母在,不遠遊,游必有方。」
   
   升級
   『4·20』子曰:「三年無改於父之道,敗於競爭對手矣,死於父之道矣,可謂孝矣。」
   論語
   『4·20』子曰:「三年無改於父之道,可謂孝矣。」
   
   升級
   『4·21』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則不喜,一則不懼。」
   論語
   『4·21』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則以喜,一則以懼。」
   
   升級
   『4·22』子曰:「古者言之不出,恥躬之不逮也。今者言之狂出,因躬之不逮也。」
   論語
   『4·22』子曰:「古者言之不出,恥躬之不逮也。」
   
   升級
   『4·23』子曰:「以約失之者,鮮矣。以不約而失之者,眾矣。」
   論語
   『4·23』子曰:「以約失之者,鮮矣。」
   
   升級
   『4·24』子曰:「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小人欲敏於言,而拙於行。蓋皆欲去其長而補其短也。」
   論語
   『4·24』子曰:「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
   
   升級
   『4·25』子曰:「德不孤,必有鄰。德孤矣,必無鄰。」
   論語
   『4·25』子曰:「德不孤,必有鄰。」
   
   升級
   『4·26』子遊曰:「事君數,斯辱矣;朋友數,斯疏矣。事君不數,斯不辱乎?朋友不數,斯不疏乎?」
   論語
   『4·26』子遊曰:「事君數,斯辱矣;朋友數,斯疏矣。」
   
   
   推敲論語、升級論語(論語本文升級版)
   
   【本篇引语】
   本篇包括26章,主要内容涉及到义与利的关系问题、个人的道德修养问题、孝敬父母的问题以及君子与小人的区别。这一篇包括了儒家的若干重要范畴、原则和理论,对后世都产生过较大影响。
   【原文】
   4·1子曰:“里仁为美(1),择不处仁(2),焉得知(3)?”
   【注释】
   (1)里仁为美:里,住处,借作动词用。住在有仁者的地方才好。
   (2)处:居住。
   (3)知:音zhì,同智。
   【译文】
   孔子说:“跟有仁德的人住在一起,才是好的。如果你选择的住处不是跟有仁德的人在一起,怎么能说你是明智的呢?”
   【评析】
   每个人的道德修养既是个人自身的事,又必然与所处的外界环境有关。重视居住的环境,重视对朋友的选择,这是儒家一贯注重的问题。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与有仁德的人住在一起,耳濡目染,都会受到仁德者的影响;反之,就不大可能养成仁的情操。
   【原文】
   4·2子曰:“不仁者不可以久处约(1),不可以长处乐。仁者安仁(2),知者利仁。”
   【注释】
   (1)约:穷困、困窘。
   (2)安仁、利仁:安仁是安于仁道;利仁,认为仁有利自己才去行仁。
   【译文】
   孔子说:“没有仁德的人不能长久地处在贫困中,也不能长久地处在安乐中。仁人是安于仁道的,有智慧的人则是知道仁对自己有利才去行仁的。”
   【评析】
   在这章中,孔子认为,没有仁德的人不可能长久地处在贫困或安乐之中,否则,他们就会为非作乱或者骄奢淫逸。只有仁者安于仁,智者也会行仁。这种思想是希望人们注意个人的道德操守,在任何环境下都做到矢志不移,保持气节。
   【原文】
   4·3子曰:“唯仁者能好(1)人,能恶(2)人。”
   【注释】
   (1)好:音hào,喜爱的意思。作动词。
   (2)恶:音wù,憎恶、讨厌。作动词。
   【译文】
   孔子说:“只有那些有仁德的人,才能爱人和恨人。”
   【评析】
   儒家在讲“仁”的时候,不仅是说要“爱人”,而且还有“恨人”一方面。当然,孔子在这里没有说到要爱什么人,恨什么人,但有爱则必然有恨,二者是相对立而存在的。只要做到了“仁”,就必然会有正确的爱和恨。
   【原文】
   4·4子曰:“苟志于仁矣,无恶也。”
   【译文】
   孔子说:“如果立志于仁,就不会做坏事了。”
   【评析】
   这是紧接上一章而言的。只要养成了仁德,那就不会去做坏事,即不会犯上作乱、为非作恶,也不会骄奢淫逸、随心所欲。而是可以做有益于国家、有利于百姓的善事了。
   【原文】
   4·5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译文】
   孔子说:“富裕和显贵是人人都想要得到的,但不用正当的方法得到它,就不会去享受的;贫穷与低贱是人人都厌恶的,但不用正当的方法去摆脱它,就不会摆脱的。君子如果离开了仁德,又怎么能叫君子呢?君子没有一顿饭的时间背离仁德的,就是在最紧迫的时刻也必须按照仁德办事,就是在颠沛流离的时候,也一定会按仁德去办事的。”
   【评析】
   这一段,反映了孔子的理欲观。以往的孔子研究中往往忽略了这一段内容,似乎孔子主张人们只要仁、义,不要利、欲。事实上并非如此。任何人都不会甘愿过贫穷困顿、流离失所的生活,都希望得到富贵安逸。但这必须通过正当的手段和途径去获取。否则宁守清贫而不去享受富贵。这种观念在今天仍有其不可低估的价值。这一章值得研究者们仔细推敲。
   【原文】
   4·6子曰:“我未见好仁者,恶不仁者。好仁者,无以尚之;恶不仁者,其为仁矣,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我未见力不足者。盖有之矣,我未之见也。”
   【译文】
   孔子说:“我没有见过爱好仁德的人,也没有见过厌恶不仁的人。爱好仁德的人,是不能再好的了;厌恶不仁的人,在实行仁德的时候,不让不仁德的人影响自己。有能一天把自己的力量用在实行仁德上吗?我还没有看见力量不够的。这种人可能还是有的,但我没见过。”
   【评析】
   孔子特别强调个人道德修养,尤其是养成仁德的情操。但当时动荡的社会中,爱好仁德的人已经不多了,所以孔子说他没有见到。但孔子认为,对仁德的修养,主要还是要靠个人自觉的努力,因为只要经过个人的努力,是完全可以达到仁的境界的。
   【原文】
   4·7子曰:“人之过也,各于其党。观过,斯知仁矣。”
   【译文】
   孔子说:“人们的错误,总是与他那个集团的人所犯错误性质是一样的。所以,考察一个人所犯的错误,就可以知道他没有仁德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