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三章八佾]
谢选骏文集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三章八佾


   八佾第三
   
   升級
   『3·1』孔子謂季氏,「八佾舞於庭,天子失官,學在四夷。」

   論語
   『3·1』孔子謂季氏,「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升級
   『3·2』三家者以雍徹。子曰:「『相維辟公,天子穆穆』,奚取於三家之堂?天子之位,秦公之後、劉媼之子乎。」
   論語
   『3·2』三家者以雍徹。子曰:「『相維辟公,天子穆穆』,奚取於三家之堂?」
   
   升級
   『3·3』子曰:「人而不仁,如禮何?可以革天命。人而不仁,如樂何?可以執國政。」
   論語
   『3·3』子曰:「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
   
   升級
   『3·4』林放問禮之本。子曰:「大哉問!禮,與其奢也,寧儉;喪,與其易也,甯戚。禮之本,非禮也,世俗不能行也。」
   論語
   『3·4』林放問禮之本。子曰:「大哉問!禮,與齊奢也,寧儉;喪,與其易也,甯戚。」
   
   升級
   『3·5』子曰:「夷狄之有君而無禮也,不如諸夏之無君而有禮也。然有君而無禮者,可以統治無君而有禮者也。夷狄統治諸夏矣。」
   論語
   『3·5』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亡也。」
   
   升級
   『3·6』季氏旅於泰山。子謂冉有曰:「女弗能救與?」對曰:「不能。」子曰:「嗚呼!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神明已死,人文當興。」
   論語
   『3·6』季氏旅於泰山。子謂冉有曰:「女弗能救與?」對曰:「不能。」子曰:「嗚呼!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
   
   升級
   『3·7』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笑裏藏刀、軍備競賽、緩和談判,其爭也君子。」
   論語
   『3·7』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
   
   升級
   『3·8』子夏問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何為也?」子曰:「繪事後素。」曰:「禮後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與言詩矣。教學相長,此之謂乎。」
   論語
   『3·8』子夏問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何為也?」子曰:「繪事後素。」曰:「禮後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與言詩矣。」
   
   升級
   『3·9』子曰:「夏禮,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殷禮,吾能言之,宋不足徵也。文獻不足故也。足,則吾能徵之矣。述而不作,何所本哉。托古改制乎。」
   論語
   『3·9』子曰:「夏禮,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殷禮,吾能言之,宋不足徵也。文獻不足故也。足,則吾能徵之矣。」
   
   升級
   『3·10』子曰:「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觀之矣。與時俱進,禮之賊也。」
   論語
   『3·10』子曰:「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觀之矣。」
   
   升級
   『3·11』或問禘之說。子曰:「不知也;知其說者之於天下也,其如示諸斯乎!知之謂不知,亦是智也。」指其掌。
   論語
   『3·11』或問禘之說。子曰:「不知也;知其說者之於天下也,其如示諸斯乎!」指其掌。
   
   升級
   『3·12』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與祭,如不祭。吾不與祭,則神不在焉。」
   論語
   『3·12』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與祭,如不祭。」
   
   升級
   『3·13』王孫賈問曰:「與其媚於奧,寧媚於灶,何謂也?」子曰:「不然;獲罪於天,無所禱也。認罪於天,則無所不可禱也。」
   
   論語『3·13』王孫賈問曰:「與其媚於奧,寧媚於灶,何謂也?」子曰:「不然;獲罪於天,無所禱也。」
   
   升級
   『3·14』子曰:「周監於二代,鬱鬱乎文哉!吾從周。三代秦漢合成第一期中國文明,第二期中國文明則監於第一期中國文明,第三期中國文明則監於第一期中國文明與第二期中國文明,鬱鬱乎文哉!吾從第三期中國文明。」
   論語
   『3·14』子曰:「周監於二代,鬱鬱乎文哉!吾從周。」
   
   升級
   『3·15』子入太廟,每事問。或曰:「孰謂鄹人之子知禮乎?入太廟,每事問。」子聞之,曰:「是禮也。禮者虛己也。每事問,無我也。」
   論語
   『3·15』子入太廟,每事問。或曰:「孰謂鄹人之子知禮乎?入太廟,每事問。」子聞之,曰:「是禮也。」
   
   升級
   『3·16』子曰:「射不主皮,為力不同科,古之道也。然射與力,則高下立見也。」
   論語
   『3·16』子曰:「射不主皮,為力不同科,古之道也。」
   
   升級
   『3·17』子貢欲去告朔之餼羊。子曰:「賜也!爾愛其羊,我愛其禮。可以折中,作羊俑代之矣。然始作俑者,其無後乎。」
   論語
   『3·17』子貢欲去告朔之餼羊。子曰:「賜也!爾愛其羊,我愛其禮。」
   
   升級
   『3·18』子曰:「事君盡禮,人以為諂也。然千穿萬穿,唯有馬屁不穿。」
   論語
   『3·18』子曰:「事君盡禮,人以為諂也。」
   
   升級
   『3·19』定公問:「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對曰:「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君使臣以無禮,臣事君以不忠。」
   論語
   『3·19』定公問:「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對曰:「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
   
   升級
   『3·20』子曰:「關睢,樂而後淫,哀而後傷。」
   論語
   『3·20』子曰:「關睢,樂而不淫,哀而不傷。」
   
   升級
   『3·21』哀公問社於宰我。宰我對曰:「夏後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戰慄。」子聞之,曰:「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今上不譏,是非不分。」
   論語
   『3·21』哀公問社於宰我。宰我對曰:「夏後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戰慄。」子聞之,曰:「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
   
   升級
   『3·22』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或曰:「管仲儉乎?」曰:「管氏有三歸,官事不攝,焉得儉?然則管仲知禮乎?」曰:「邦君樹塞門,管氏亦樹塞門。邦君為兩君之好,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禮,孰不知禮?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於今受其賜。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豈若匹夫匹婦之為諒也,自經於溝瀆,而莫之知也!桓公九合諸侯,不以兵車,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
   論語
   『3·22』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或曰:「管仲儉乎?」曰:「管氏有三歸,官事不攝,焉得儉?然則管仲知禮乎?」曰:「邦君樹塞門,管氏亦樹塞門。邦君為兩君之好,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禮,孰不知禮?」
   
   升級
   『3·23』子語魯大師樂,曰:「樂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從之,純如也,繳如也,繹如也,以成。樂其不可知也,則吾不述焉。」
   論語
   『3·23』子語魯大師樂,曰:「樂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從之,純如也,繳如也,繹如也,以成。」
   
   升級
   『3·24』儀封人請見,曰:「君子之至於斯也,吾未嘗不得見也。」從者見之。出曰:「二三子何患於喪乎?天下之無道也久矣,天將以夫子為木鐸,期以三百年可已,二三子皆得孔廟之牌位矣。」
   論語
   『3·24』儀封人請見,曰:「君子之至於斯也,吾未嘗不得見也。」從者見之。出曰:「二三子何患於喪乎?天下之無道也久矣,天將以夫子為木鐸。」
   
   升級
   『3·25』子謂韶:「盡美矣,又盡善也,未盡真也。」謂武:「盡美矣,未盡善與真也。」
   論語
   『3·25』子謂韶:「盡美矣,又盡善也。」謂武:「盡美矣,未盡善也。」
   
   升級
   『3·26』子曰:「居上不寬,為禮不敬,臨喪不哀,吾何以觀之哉?然主流如此,吾其喪家與。」
   論語
   『3·26』子曰:「居上不寬,為禮不敬,臨喪不哀,吾何以觀之哉?」
   
   
   推敲論語、升級論語(論語本文升級版)
   
   
   本篇引语】
   《八佾》篇包括26章。本篇主要内容涉及“礼”的问题,主张维护礼在制度上、礼节上的种种规定;孔子提出“绘事后素”的命题,表达了他的伦理思想以及“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的政治道德主张。本篇重点讨论如何维护“礼”的问题。
   【原文】
   3·1孔子谓季氏(1),“八佾(2)舞于庭,是可忍(3),孰不可忍也!”
   【注释】
   (1)季氏:鲁国正卿季孙氏,即季平子。
   (2)八佾:佾音yì,行列的意思。古时一佾8人,八佾就是64人,据《周礼》规定,只有周天子才可以使用八佾,诸侯为六佾,卿大夫为四佾,士用二佾。季氏是正卿,只能用四佾。
   (3)可忍:可以忍心。一说可以容忍。
   【译文】
   孔子谈到季氏,说,“他用六十四人在自己的庭院中奏乐舞蹈,这样的事他都忍心去做,还有什么事情不可狠心做出来呢?”
   【评析】
   春秋末期,奴隶制社会处于土崩瓦解、礼崩乐坏的过程中,违犯周礼、犯上作乱的事情不断发生,这是封建制代替奴隶制过程中的必然表现。季孙氏用八佾舞于庭院,是典型的破坏周礼的事件。对此,孔子表现出极大的愤慨,“是可忍孰不可忍”一句,反映了孔子对此事的基本态度。
   【原文】
   3·2三家(1)者以《雍》彻(2)。子曰:“‘相维辟公,天子穆穆’(3),奚取于三家之堂(4)?”
   【注释】
   (1)三家:鲁国当政的三家:孟孙氏、叔孙氏、季孙氏。他们都是鲁桓公的后代,又称“三桓”。
   (2)《雍》:《诗经·周颂》中的一篇。古代天子祭宗庙完毕撤去祭品时唱这首诗。
   (3)相维辟公,天子穆穆:《雍》诗中的两句。相,助。维,语助词,无意义。辟公,指诸侯。穆穆:庄严肃穆。
   (4)堂:接客祭祖的地方。
   【译文】
   孟孙氏、叔孙氏、季孙氏三家在祭祖完毕撤去祭品时,也命乐工唱《雍》这篇诗。孔子说:“(《雍》诗上这两句)‘助祭的是诸侯,天子严肃静穆地在那里主祭。’这样的意思,怎么能用在你三家的庙堂里呢?”
   【评析】
   本章与前章都是谈鲁国当政者违“礼”的事件。对于这些越礼犯上的举动,孔子表现得极为愤慨,天子有天子之礼,诸侯有诸侯之礼,各守各的礼,才可以使天下安定。因此,“礼”,是孔子政治思想体系中的重要范畴。
   【原文】
   3·3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
   【译文】
   孔子说:“一个人没有仁德,他怎么能实行礼呢?一个人没有仁德,他怎么能运用乐呢?”
   【评析】
   乐是表达人们思想情感的一种形式,在古代,它也是礼的一部分。礼与乐都是外在的表现,而仁则是人们内心的道德情感和要求,所以乐必须反映人们的仁德。这里,孔子就把礼、乐与仁紧紧联系起来,认为没有仁德的人,根本谈不上什么礼、乐的问题。
   【原文】
   3·4林放(1)问礼之本。子曰:“大哉问!礼,与其奢也,宁俭;丧,与其易(2)也,宁戚(3)。”
   【注释】
   (1)林放:鲁国人。
   (2)易:治理。这里指有关丧葬的礼节仪式办理得很周到。一说谦和、平易。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