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南华早报:内地将严惩儿童性侵犯]
王藏文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华早报:内地将严惩儿童性侵犯

   2013年12月11日 下午4:58
   
   分享到: 打印 电邮
   
   相关话题:


   
   中国法治
   
   南华早报:内地将严惩儿童性侵犯

   近期接连发生儿童性侵案,北京诗人王藏表示抗议。
   
   莎士比亚说:「有罪者, 让惩罚之巨斧劈诛罢!」量刑指导意见对罪犯提出具阻吓力的处罚建议,提高了量刑透明度,因此有助预防犯罪,同时也能确保各法院在裁决时保持一致性。
   
   有时,法院需要对特定犯罪行为从严处罚。虽然立法已定下最高刑罚标准,但上诉法院可就某些犯罪行为颁布量刑指导意见,如入室盗窃和腐败。法官一般都会遵守指导意见。这类指示无论在香港还是其他地区都发挥了良好作用。
   
   2005年,内地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第二份司法改革纲要,期望改善司法程序,提高司法效率。纲要中要求罪犯受到适当惩罚,量刑指导意见的效用也得到认可。
   
   2008年,最高人民法院通过「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一般认为此举是为了实现公正量刑,因此受到欢迎。
   
   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就15种罪行试行量刑指导意见。在主要城镇,指导意见似乎已提高了量刑的一致性,但在各省和偏远地区,其成效仍不明显。
   
   今年,内地发生一系列涉及教师和官员的儿童性侵案。公众对罪犯受惩过轻感到气愤,当局为平息民愤,今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与另外三个执法机关(检察院、公安部和司法部)联合发布一份范围广泛的新指导意见,就如何处理弱势群体性侵害给出建议,其中包括12岁以下儿童及民工子女。
   
   过去,根据一条过时的法律,一些罪犯与未成年人(根据法律14岁以下为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后,并未被视为强奸,而是以处罚较轻的嫖宿幼女罪定罪。但新指导意见规定,「对于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应当依法从严惩治」。
   
   但令人费解的是,只有12岁以下女童才能得到法院的绝对保护。虽然有些人士希望把最低合法性交年龄降至12岁,但新指导意见中该年龄仍定为14岁,以国际标准来看已经很低。正如北京众泽妇女法律咨询服务中心的吕孝权所说:「只要受害者年龄低于14岁,就应该属于强奸。我们需要达到这个立法目标」。
   
   指导意见不仅规定应从严惩处「性侵害未成年人」罪犯,尤其对未成年人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如公务员和儿童监护人;而且还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内从事与未成年人有关的工作,甚至禁止他们进入学校及儿童集中的场所。
   
   而且,如果犯罪分子采取暴力手段实施犯罪,或造成受害人怀孕或感染性病,还将被加重处罚。
   
   指导意见提出,应尽量避免采用非监禁刑罚。与儿童性侵害有关的机构可能须赔偿受害者,其中包括学校。
   
   由于需要保护受害者权利,指导意见还提到隐私问题,要求调查人员在受害者家中、或其他让受害者心理上感到安全的场所对其进行询问,以及避免反覆询问。此外,指导意见要求地方当局建立特殊青少年部门处理儿童性侵案。最近,公安部鼓励各省公安部门建立专门团队处理青少年案件,目前已有22万个此类部门成立。
   
   去年9月,教育部还另外发布一份文件,要求学校预防儿童性侵害。文件对最高人民法院的指导意见做出了补充,提出儿童应学习性侵害有关问题及如何保护自己,学校也需仔细核查教师资格。显然,内地当局确实决心​​​​从根源上处理这个问题。
   
   尽管新指导意见既非法律,也非司法解释,但仍然意义重大,不应认为当局仅旨在讨好公众。罪犯将被处以与其罪行相应的惩罚,而儿童受害者如今可以期待得到更公平的对待。鉴于近年来指导意见在内地的地位提高,法院已不再对其熟视无睹。法官仍保留主要裁决权,但如果没有合理理由就违反最新指导意见,公诉方可向上级法院上诉。毕竟,负责监督法律执行情况的最高人民检察院也是发布新指导意见的四部门之一。
   
    江乐士是资深大律师、中国政法大学客座教授及防止虐待儿童会名誉顾问
(2014/04/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