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王藏文集
·參與: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小王子语录》(短诗选2003-2007)
○昔背“伟光正”的《毛主席语录》,今读“低暗歪”的《小王子语录》
·向日葵
·生命程序
·病态的向日葵
·厌恶呼吸
·太阳死了
·烈士
·杀人狂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作为一种最古老的文学体裁,诗歌发轫于先民的野性精神,诗歌的力量来自于诗人的内心冲动,是生命的释放与投射,本应是一种最自由的文体,只是在人类的苦难长征中,等级制的阉割与文字狱的恐吓,使无数孱弱的灵魂远离了大地,逃避着生命,只剩下一具具华而不实的躯壳。中国诗歌素有直视现实的传统,从诗经中的“风”到行吟的屈子,到建安风骨,到穷愁的老杜,到拔剑起舞的龚自珍、秋瑾,这是一条从历史的深渊中跋涉出来的拖着血的长痕的文脉,是几千年战乱、专制与奴化社会杀而不绝的真魂。只是古代的屈子老杜们终难摆脱情根深种的帝王师梦想,在流放地奉献着单恋式的“第二种忠诚”,这本来是中国的现代诗人需要突破和克服的,然而,一道铁幕,让他们都回到秦朝去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激退主义”如蝗虫般席卷中国知识界,蝗虫所到之处,犬儒病毒肆虐,人文精神成了一片荒丘。就诗歌界而言,“去政治化”、玩世不恭、后现代技术主义、下半身写作、娱乐至死、玩味苦难、无病呻吟有病却不吟等种种“新潮流”,使诗坛成为各种戏子的表演场和追名逐利的丧身取辱之所,这都是对自由、人间与现实苦难的背叛。在鲜血横流、杂草丛生的大地上,王藏把“诗化政论”刻在他的剑柄之上,抛弃盔甲,手执斯巴达克斯的长矛,以奴隶勇士的战法搏击奴隶身份、枷锁与奴隶主。正如他在《人权艺术宣言》所言:“所有回避政治的托辞无非要么真正是政治投机迎合官方口味背弃艺术以为虚名浮利,要么是为掩盖自身的虚弱病态而太监责人责事——毋庸置疑,这就是精神阉割。”毫无疑问,这是需要勇气的。
   
   在王藏的笔下,没有清明上河图式的民俗风情画和陶渊明式的田园牧歌,唯有苦难、苦难、苦难与无尽的苦难。他将灵魂与受苦的大地融为一体,描写弱势群体,描写无助者和抗争者,描写强权之恶,描写所有被蒙蔽被污损被炙烤的灵魂,作为受难者的一员,他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旁观的兴味和姿态。没有选择,在战斗中道成肉身,正如他的长诗《没有墓碑的墓志铭》中的题记:“没有墓碑的墓地,我扛着墓志铭在此裸行”——堪称一个时代的注脚。
   
   ——盛思吾(知名独立作家,学者)
   
   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http://blog.boxun.com/hero/201402/xwziwj/28_1.shtml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此文于2018年03月3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