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王藏文集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王藏长诗《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部分師友读后感(按反饋時間排列)
   
   藏老弟﹕
   
         才閱一節,這是一首令我震撼的罕有好詩作,大氣磅礡,文化底蘊與思考,爆發力,均是最佳,可打磨好了寄我全文嗎? 

   
       此詩為何不在《自由寫作》分次首發呢?還未發的,留下,送懷昭首發吧,還有稿酬。
   
     ——貝嶺(著名詩人、作家,編輯和出版人,目前流亡海外,曾定居波士頓,現長居臺北及不時在德國逗留。1993年創辦《傾向》雜誌,2000年被控“非法印刷出版”罪遣送美國,2003年在臺北創辦傾向出版社,國際筆會獨立中文筆會主要創會者之一,2013年當選為會長。)
    
     編者按:
   
     一首詩代表著一個詩人的誕生。或許王藏的新銳先鋒姿態在詩圈裏早有所聞,但直到這首《沒有墓碑的墓誌銘》撞入眼簾,“王藏是誰?”才成為編者不能不去探知的一件事。一首充滿感官衝擊力的詩。沒有寫在碑上,但足見碑的體積、份量和質感。令人震撼的形式感。字詞揮灑如潑墨,不吝堆砌但都得盡其用。淋漓盡致的情緒渲泄,令你在碑前想要跪下。
   
     無以復加,唯願加一朵白花,在墓誌銘無以附著的碑上,謹此獻給又一個周年,不斷重複的忌日。
    
     ——劉懷昭(香港資深媒體人,作家,獨立中文筆會會員,《自由寫作》主編。)
    
     王藏:好!
    
     我正在主編《六四詩選》,今年5月將在臺灣出版。我擬從以下你的長詩《沒有墓碑的墓誌銘》中選若干節編入。我另函將約稿電郵給你發去。謝謝!
   
     請覆。
   
     ——孟 浪(著名詩人。地下文學運動者,多種民刊創辦者。《傾向》文學人文雜誌執行主編,國際筆會獨立中文筆會主要創會人之一。現居波士頓和香港兩地,從事專業寫作。)
   
   謝謝你的問候,也謝謝讓我分享你的長詩。感覺它拓展了漢語詩歌的邊界,為在苦難現實面前失重的漢語詩歌寫作增加了分量。會向友人推介。祝好!
   
   閱讀王藏此長詩需要下大力氣,需要擱置所有有關詩歌的定義,需要穿越現實之霧霾與歷史之迷障,需要深刻洞察極權之罪孽,需要理解其對極權罪孽之強烈義憤,需要將其詞語視為射向極權的子彈,需要將其詩歌文本看作是寄往未來的血色之證詞。
   
     ——高氏兄弟(著名藝術家,學者。)
   
     粗讀,好詩。嚴肅的批評可以加進一些荒誕組句和臆想,不必形成關聯。如胡亂的組句:風氣喘喘吃著大狗,天邊不曾來過廢墟。
    
     ——任畹町(曾參加西單民主牆運動、組建“中國人權同盟”,“中國人權宣言”起草人之一,著名社會活動家,學者。)
   
   王藏的《没有墓碑的墓志铭》堪称杰作,是这一时代最锥心刻骨的诗想证词。你可注意到,王藏这首长诗在艺术形式上采取了整齐瑞严的建筑样态,对现代汉诗的现代格律写作也作了创新式的探索,而有别于吴若海的新十六行体。这表明,现代汉诗的续脉诗写完全可以各显神通。王藏此诗即相当出色地在内外两个向度展开了续脉诗写:一是精神品格对民间自由血性的自觉承续,一是艺术格式对汉语诗律的用心构筑。
   
     ——张嘉谚(著名学者、诗评家、教授)
    
     兄好,作為兄之詩作中繼《自焚》後的另一首沉甸甸的長詩(不知《黑暗日》寫得怎麼樣了),我想從兩詩的比較中表達一些個人感受。
    
     從詩意上來說,《沒有墓碑的墓誌銘》氣質更為沉鬱、厚重、黑暗,絕望感也更深更強——總而言之,黑暗與絕望(此詩每行十八個字元的設計,我想可能就是在暗喻這“屍間”是十八層地獄)。《自焚》在一定程度(還沒那麼厚實)的絕望中,總還閃現著一些因青春的朝氣帶來的亮色,但《沒有墓碑的墓誌銘》處處晃動著絕望的死光,並且常由表面的平靜反射出來。我想這種變化,應該是因為人生閱歷和黑暗體驗的進一步沉積酵釀、現實中多次行動的參與所帶來的無奈無力感與猛志熾情的衝突,導致思想認識上的更趨向徹底、明晰和鋒銳。
    
     從詩藝上來說,《沒有墓碑的墓誌銘》創造性不如《自焚》,個別地方有因襲之嫌,如意象指喻性章節與事實直陳性章節的交替,敘述時空的對位,結尾方式等——不過這也無可厚非,一個詩人除非發生重大變化,慣用的詩性手法畢竟是一脈相承的。對於這一點,我自認為似乎也可以這樣解釋:兄在《自焚》時期,必定因為年輕詩人詩藝上的雄心,在用詩指陳時代黑暗時也必有自覺自信的創造,所以從文本上看起來,在金句的數量和形式的新奇方面,《自焚》更勝一籌;而在時隔七八年之後的現在,在這首詩中,兄的興趣與心力應該更多地想寫一部詩史(詩藝方面的用心主要是在基本的詩形上),赤裸裸地展示真相,不管它是如何地黑暗與讓人絕望。
    
     另外,在本詩的結構上,我認為,作為一部詩史型作品,作為串聯行進之用的主線索似不夠清晰有序。
    
     以上是我完整地讀了一遍後的粗淺感受,不當之處請兄海涵。
    
     ——楚狂(青年詩人,思想者。)
   
   王藏:《沒有墓碑的墓誌銘》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wk/201402/Article_20140225204723.shtml … … 讓人渾身不舒服睡不好覺吃不下飯的好詩!A powerful poem about China under Communism!謝謝您留守陣地拒受精神污染堅持寫作抗議。
   
     ——Rose Tang(唐路,六四倖存者。CNN,澳廣等西方新聞機構當12年記者。普林斯頓大學曾教新聞。亞洲出版協會評為最佳記者。)
    
     拜讀詩作,太長,我沒有一口氣讀完,由於內容基於現實,把老共的惡累累說盡,可比擬傳世長詩,前面不少詩句,對我這樣不懂詩的人說,有些晦澀,總體感受你花了不少心思,值得肯定。
   
     ——杜婉華(83歲,原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台長楊兆麟夫人,人權關注者,長期關注和幫助為民主進步而受迫害人士。)
    
    
     《沒有墓碑的墓誌銘》的確是偉大的作品,可以說在一切時代中,最黑暗的詩被你寫出來了,結尾的那段六字真言,卻可以讓你免被黑暗所傷,這是我為你慶倖之處!這個氣象,完全不像布羅茨基或中國60後,還是在唯物的地基上,你回到中華文明主流的動向,也決不是國內的人文氣候培養得出來的。你與楊春光、黃翔是有不同之處的,你還有海子、駱一禾的影響,從一個民間的、本源的出發點,把詩寫得這麼扎實。這也是我一直被孤立的一個觀點:詩必須從內容出發,從對真理的愛出發,而不是先談語言、現代性。你不是也匯到這裏來了,那些沒有信念的人怎麼做得到。
    
     ——李知行(原名李建春,知名詩人、評論家。1992年本科畢業於武漢大學漢語言文學系,現任教於湖北某高校。2012年出版詩集《出發遇雨》。評論活動著重於對當代抽象藝術的研究。)
    
    詩:滴血訴狀——讀王藏長詩《沒有墓碑的墓誌銘》
    
     國人洗腦眼迷茫,有人不識中共狼。只見胭脂偉光正,不知紅魔嗜血狂。西方幽靈馬列鬼,附體中共害炎黃。南湖遺夢今未醒,忽悠百姓做乖羊。何為血腥看中共,魔眼如燈血口張。兩爪如鉤撕民肉,巨嘴獠牙血水淌。慘不忍睹絕今古,人吃人肉人變狼。本是同類相殘毒,人性全無中共黨。誰人不知邪黨惡,請看長詩找王藏。字字血控邪黨罪,炎黃子孫淚千行。為何中原霾不散?億萬冤魂哭夜長。看罷長詩心滴血,對天高呼邪黨亡。
    
     ——理悟(獨立作家)
   
   處在偽現代的黑暗中,在王藏的黑暗體驗中,如同處在墳墓中一樣。但是,這個詩人仿佛即在墳墓中又在墳墓外,他可以為死難者同時為自己掃墓,如詩人的《向日葵》一詩中寫到的那樣:
       
       斷頭的向日葵
       
       在清明節復活
       
       與太陽的花瓣一起
       
       為自己掃墓
       
       奧斯維辛之後,在戰後一代詩人中,經常出現墳墓或冥土的意象。這些意象,既是對戰爭的詛咒,也是對死難者的同情。王藏的類似的意象,同樣是對劊子手和罪犯的詛咒,也是對無辜死難者的設身處地的同情,即把自己置於墳墓中的一種深厚同情。
       
       在王藏的最新力作,長詩《沒有墓碑的墓誌銘》中,詩人一開始就語出驚人,句句警策:「時間的骨頭斷裂在履帶內,尖叫遙不可及/情緒自焚,肉體落地為冰,組裝零件之夜/虛詞退讓,形容詞慘敗,動詞橫行的時刻/鮮血從頭開始,拒絕抒情的抒情打倒抒情/言語一直顯得殘酷,只有喘息才是光鮮的/只有喧囂才是勝利者……」。這幾行詩,充滿一種深入骨髓的悲劇痛感和歷史的反諷。發展和進步的線性時間觀被暴力的坦克顛覆了,碾碎了,時間凝固在早就被大多數人忘卻的那一天的黑暗中。
       
       脆弱的抒情詩,如謝默斯.希尼所說的那樣,當然無法阻擋坦克。更可悲可怕的是,除了鳳毛麟角的王藏們之外,當代中國已經沒有詩,「詩如屍皮只是偽裝,此時此地無詩意可走」。究其原因,王藏在另一首詩中指出:「這個時代是拒絕猛獁拒絕陽剛的時代/這個時代是拒絕詩性拒絕理想的時代。」因此,時代與時代的兒女達成了一種放棄詩性的默契。但是,反諷的是,詩性是不可能真正放棄和絕種的,因此,悖論的另一個方面是:「這個時代是拒絕不了猛獁的時代」。 從語言學的角度來看,語言的「言筌」,原本就有詞不達意、言不及義的缺失和不足,由於「動詞」的暴力語言的橫行,在語言領域內更是雪上加霜。同樣反諷的是,一般來說,受害者、弱勢者的「喘息」是多麼黯淡無力,可是,這種「喘息」中蘊含一種不可屈服的命懸一線的精神,因此而顯得「光鮮」,而勝利者的「喧囂」,在歷史的長河中,畢竟只是一時的聲浪泡沫而已。
   
   ——傅正明(Zheng Ming Fu),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硕士,著名作家和翻译家,现居瑞典。主要著作有专著《在波兰的废墟上 辛波丝卡的诗歌艺术与文化传统》(文化艺术出版社,1998年)、《梦境跳伞 特朗斯特罗默的诗歌境界》(台湾商务印书馆,2013年)等十多种。
   
   侠士王藏手提刺刀现身当代诗坛,恍如他的本家、我所敬仰的古代抗暴英雄大侠王著。在长期萎靡不振、被犬儒毒雾笼罩的中国诗坛乃至文坛中,王藏的出现犹如狂风暴雨中屹立的铁蔷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