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王藏文集
·自由亚洲电台:作家杜导斌遭抄家及刑拘 刘萍涉非法集会罪被逮捕
·自由亚洲电台:宋庄艺术家王藏遭逼迁 当局打压行为艺术
·新唐人电视台:在京诗人王藏被国保逼出宋庄 呼吁联合抗争
·希望之声:大陆诗人王藏被国保逼出北京宋庄
·维权网:李焕君会见律师讲述被抓捕、抄家的过程(图)
·维权网:“漩涡”公民艺术视觉展在北京举行(图)
·[父女声援释放郭飞雄]王藏与10个月女儿一起呼吁:释放郭飞雄!停止政治迫害
·自由飞雄!左起/前排:向莉、林潇、胡佳 ;后排:朱日坤 、张建俊、戈平、
·李海、王荔蕻、胡佳、王藏、曼殊和上等佛弟子一起声援郭飞雄!
·参与:释放良心记者陈永洲捍卫记者权利呼吁书
·自由亚洲电台:司法不公官民待遇迥异 废除死刑民间再度热议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再有亲人遇车祸 友质疑背后动机
·博讯:郭飞雄(杨茂东)案公民观察团声明
·自由亚洲电台:广州12名维权工人遭当局集体逮捕 郭飞雄案公民观察团发声再
·希望之声:夏俊峰之死再掀中共活摘器官质疑
·希望之声:陈永洲正式逮捕 当局腐败维稳宣言?
·大纪元:广东维权人士郭飞雄被非法关押 各界呼吁放人
·中国人权: 關於恢復唐吉田等良心律師執業權利呼籲書
·接受<<南方周末>>采访,谈夏俊峰之子强强被质疑"代笔"、"抄袭"之事
·大纪元:中共国保使黑招逼走诗人王藏及维权者叶海燕
·民主中国:王藏:伤残警察郭少坤的维权之路
·希望之声:邱县漫画被立典型 相比之下两重天
·希望之声:民众:抓周永康是好事更应废一党专政
·新唐人電視:茅于轼杭州演讲 恐再遭毛左搅局
·博讯:王藏:京城的鬼——2013诗歌15首
·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大纪元:护家园 北京宋庄六百艺术家举横幅抗议(组图)
·希望之声:北京宋庄艺术区再遭强拆 诗人王藏吁抗争
·参与:王藏:江天勇等4位律师控告青龙山洗脑班涉嫌非法拘禁(图)
·参与:北京宋庄和巴沟两处同时强拆!抗拆维权行动异地同时有规模展开!
·在夏俊峰之子签售会上当张晶面向出版机构立的字据
·参与:世界人权日北京艺术家与子女于宋庄街头抗议雾霾(多图)
·希望之声:世界人权日 北京艺术家要空气清新权
·新唐人电视台:雾霾持续 民吁上街抗议政府失职
·博讯镜头 严正学向北京公安局正式提出游行、示威申请
·博讯:严正学:游行、示威、静坐申请书
·希望之声:雾霾致病新证据出炉 民众愤怒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社交媒体中微信删贴最少?
·新唐人电视台:禁人肉搜索 中共网络打压又一招
·希望之声:民众:为乌克兰人民欢呼 毛像也该推倒
·博讯:“南乐教案”律师、媒体遭围攻,公民联署支持律师发出决斗挑战书(第
·希望之声:警察日志走红 全民支持法轮功
·博讯:王藏:言论主体和切入现实问题及知道分子批判
·维权网:艺术家看望参与官员财产公示活动被打残的周晓山并发起募捐
·自由亚洲电台:周晓山无故被打没钱住院
·博讯:北京:胡佳在党国眼皮底下与王炳章同囚
·民主中国:王藏: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王藏: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与王炳章同囚活动又在北京燃烧
·参与:王藏勇士在北京宋庄,接力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张玉祥:中国良心运动——营救王炳章活动的倡议
·留存纪念。王炳章先生家人的祝福贺卡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疑遭报复被长期断电
·与艾晓明教授、严正学老师
·与被精神病长达55个月的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先生
·參與: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小王子语录》(短诗选2003-2007)
○昔背“伟光正”的《毛主席语录》,今读“低暗歪”的《小王子语录》
·向日葵
·生命程序
·病态的向日葵
·厌恶呼吸
·太阳死了
·烈士
·杀人狂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王藏长诗《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部分師友读后感(按反饋時間排列)
   
   藏老弟﹕
   
         才閱一節,這是一首令我震撼的罕有好詩作,大氣磅礡,文化底蘊與思考,爆發力,均是最佳,可打磨好了寄我全文嗎? 

   
       此詩為何不在《自由寫作》分次首發呢?還未發的,留下,送懷昭首發吧,還有稿酬。
   
     ——貝嶺(著名詩人、作家,編輯和出版人,目前流亡海外,曾定居波士頓,現長居臺北及不時在德國逗留。1993年創辦《傾向》雜誌,2000年被控“非法印刷出版”罪遣送美國,2003年在臺北創辦傾向出版社,國際筆會獨立中文筆會主要創會者之一,2013年當選為會長。)
    
     編者按:
   
     一首詩代表著一個詩人的誕生。或許王藏的新銳先鋒姿態在詩圈裏早有所聞,但直到這首《沒有墓碑的墓誌銘》撞入眼簾,“王藏是誰?”才成為編者不能不去探知的一件事。一首充滿感官衝擊力的詩。沒有寫在碑上,但足見碑的體積、份量和質感。令人震撼的形式感。字詞揮灑如潑墨,不吝堆砌但都得盡其用。淋漓盡致的情緒渲泄,令你在碑前想要跪下。
   
     無以復加,唯願加一朵白花,在墓誌銘無以附著的碑上,謹此獻給又一個周年,不斷重複的忌日。
    
     ——劉懷昭(香港資深媒體人,作家,獨立中文筆會會員,《自由寫作》主編。)
    
     王藏:好!
    
     我正在主編《六四詩選》,今年5月將在臺灣出版。我擬從以下你的長詩《沒有墓碑的墓誌銘》中選若干節編入。我另函將約稿電郵給你發去。謝謝!
   
     請覆。
   
     ——孟 浪(著名詩人。地下文學運動者,多種民刊創辦者。《傾向》文學人文雜誌執行主編,國際筆會獨立中文筆會主要創會人之一。現居波士頓和香港兩地,從事專業寫作。)
   
   謝謝你的問候,也謝謝讓我分享你的長詩。感覺它拓展了漢語詩歌的邊界,為在苦難現實面前失重的漢語詩歌寫作增加了分量。會向友人推介。祝好!
   
   閱讀王藏此長詩需要下大力氣,需要擱置所有有關詩歌的定義,需要穿越現實之霧霾與歷史之迷障,需要深刻洞察極權之罪孽,需要理解其對極權罪孽之強烈義憤,需要將其詞語視為射向極權的子彈,需要將其詩歌文本看作是寄往未來的血色之證詞。
   
     ——高氏兄弟(著名藝術家,學者。)
   
     粗讀,好詩。嚴肅的批評可以加進一些荒誕組句和臆想,不必形成關聯。如胡亂的組句:風氣喘喘吃著大狗,天邊不曾來過廢墟。
    
     ——任畹町(曾參加西單民主牆運動、組建“中國人權同盟”,“中國人權宣言”起草人之一,著名社會活動家,學者。)
   
   王藏的《没有墓碑的墓志铭》堪称杰作,是这一时代最锥心刻骨的诗想证词。你可注意到,王藏这首长诗在艺术形式上采取了整齐瑞严的建筑样态,对现代汉诗的现代格律写作也作了创新式的探索,而有别于吴若海的新十六行体。这表明,现代汉诗的续脉诗写完全可以各显神通。王藏此诗即相当出色地在内外两个向度展开了续脉诗写:一是精神品格对民间自由血性的自觉承续,一是艺术格式对汉语诗律的用心构筑。
   
     ——张嘉谚(著名学者、诗评家、教授)
    
     兄好,作為兄之詩作中繼《自焚》後的另一首沉甸甸的長詩(不知《黑暗日》寫得怎麼樣了),我想從兩詩的比較中表達一些個人感受。
    
     從詩意上來說,《沒有墓碑的墓誌銘》氣質更為沉鬱、厚重、黑暗,絕望感也更深更強——總而言之,黑暗與絕望(此詩每行十八個字元的設計,我想可能就是在暗喻這“屍間”是十八層地獄)。《自焚》在一定程度(還沒那麼厚實)的絕望中,總還閃現著一些因青春的朝氣帶來的亮色,但《沒有墓碑的墓誌銘》處處晃動著絕望的死光,並且常由表面的平靜反射出來。我想這種變化,應該是因為人生閱歷和黑暗體驗的進一步沉積酵釀、現實中多次行動的參與所帶來的無奈無力感與猛志熾情的衝突,導致思想認識上的更趨向徹底、明晰和鋒銳。
    
     從詩藝上來說,《沒有墓碑的墓誌銘》創造性不如《自焚》,個別地方有因襲之嫌,如意象指喻性章節與事實直陳性章節的交替,敘述時空的對位,結尾方式等——不過這也無可厚非,一個詩人除非發生重大變化,慣用的詩性手法畢竟是一脈相承的。對於這一點,我自認為似乎也可以這樣解釋:兄在《自焚》時期,必定因為年輕詩人詩藝上的雄心,在用詩指陳時代黑暗時也必有自覺自信的創造,所以從文本上看起來,在金句的數量和形式的新奇方面,《自焚》更勝一籌;而在時隔七八年之後的現在,在這首詩中,兄的興趣與心力應該更多地想寫一部詩史(詩藝方面的用心主要是在基本的詩形上),赤裸裸地展示真相,不管它是如何地黑暗與讓人絕望。
    
     另外,在本詩的結構上,我認為,作為一部詩史型作品,作為串聯行進之用的主線索似不夠清晰有序。
    
     以上是我完整地讀了一遍後的粗淺感受,不當之處請兄海涵。
    
     ——楚狂(青年詩人,思想者。)
   
   王藏:《沒有墓碑的墓誌銘》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wk/201402/Article_20140225204723.shtml … … 讓人渾身不舒服睡不好覺吃不下飯的好詩!A powerful poem about China under Communism!謝謝您留守陣地拒受精神污染堅持寫作抗議。
   
     ——Rose Tang(唐路,六四倖存者。CNN,澳廣等西方新聞機構當12年記者。普林斯頓大學曾教新聞。亞洲出版協會評為最佳記者。)
    
     拜讀詩作,太長,我沒有一口氣讀完,由於內容基於現實,把老共的惡累累說盡,可比擬傳世長詩,前面不少詩句,對我這樣不懂詩的人說,有些晦澀,總體感受你花了不少心思,值得肯定。
   
     ——杜婉華(83歲,原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台長楊兆麟夫人,人權關注者,長期關注和幫助為民主進步而受迫害人士。)
    
    
     《沒有墓碑的墓誌銘》的確是偉大的作品,可以說在一切時代中,最黑暗的詩被你寫出來了,結尾的那段六字真言,卻可以讓你免被黑暗所傷,這是我為你慶倖之處!這個氣象,完全不像布羅茨基或中國60後,還是在唯物的地基上,你回到中華文明主流的動向,也決不是國內的人文氣候培養得出來的。你與楊春光、黃翔是有不同之處的,你還有海子、駱一禾的影響,從一個民間的、本源的出發點,把詩寫得這麼扎實。這也是我一直被孤立的一個觀點:詩必須從內容出發,從對真理的愛出發,而不是先談語言、現代性。你不是也匯到這裏來了,那些沒有信念的人怎麼做得到。
    
     ——李知行(原名李建春,知名詩人、評論家。1992年本科畢業於武漢大學漢語言文學系,現任教於湖北某高校。2012年出版詩集《出發遇雨》。評論活動著重於對當代抽象藝術的研究。)
    
    詩:滴血訴狀——讀王藏長詩《沒有墓碑的墓誌銘》
    
     國人洗腦眼迷茫,有人不識中共狼。只見胭脂偉光正,不知紅魔嗜血狂。西方幽靈馬列鬼,附體中共害炎黃。南湖遺夢今未醒,忽悠百姓做乖羊。何為血腥看中共,魔眼如燈血口張。兩爪如鉤撕民肉,巨嘴獠牙血水淌。慘不忍睹絕今古,人吃人肉人變狼。本是同類相殘毒,人性全無中共黨。誰人不知邪黨惡,請看長詩找王藏。字字血控邪黨罪,炎黃子孫淚千行。為何中原霾不散?億萬冤魂哭夜長。看罷長詩心滴血,對天高呼邪黨亡。
    
     ——理悟(獨立作家)
   
   處在偽現代的黑暗中,在王藏的黑暗體驗中,如同處在墳墓中一樣。但是,這個詩人仿佛即在墳墓中又在墳墓外,他可以為死難者同時為自己掃墓,如詩人的《向日葵》一詩中寫到的那樣:
       
       斷頭的向日葵
       
       在清明節復活
       
       與太陽的花瓣一起
       
       為自己掃墓
       
       奧斯維辛之後,在戰後一代詩人中,經常出現墳墓或冥土的意象。這些意象,既是對戰爭的詛咒,也是對死難者的同情。王藏的類似的意象,同樣是對劊子手和罪犯的詛咒,也是對無辜死難者的設身處地的同情,即把自己置於墳墓中的一種深厚同情。
       
       在王藏的最新力作,長詩《沒有墓碑的墓誌銘》中,詩人一開始就語出驚人,句句警策:「時間的骨頭斷裂在履帶內,尖叫遙不可及/情緒自焚,肉體落地為冰,組裝零件之夜/虛詞退讓,形容詞慘敗,動詞橫行的時刻/鮮血從頭開始,拒絕抒情的抒情打倒抒情/言語一直顯得殘酷,只有喘息才是光鮮的/只有喧囂才是勝利者……」。這幾行詩,充滿一種深入骨髓的悲劇痛感和歷史的反諷。發展和進步的線性時間觀被暴力的坦克顛覆了,碾碎了,時間凝固在早就被大多數人忘卻的那一天的黑暗中。
       
       脆弱的抒情詩,如謝默斯.希尼所說的那樣,當然無法阻擋坦克。更可悲可怕的是,除了鳳毛麟角的王藏們之外,當代中國已經沒有詩,「詩如屍皮只是偽裝,此時此地無詩意可走」。究其原因,王藏在另一首詩中指出:「這個時代是拒絕猛獁拒絕陽剛的時代/這個時代是拒絕詩性拒絕理想的時代。」因此,時代與時代的兒女達成了一種放棄詩性的默契。但是,反諷的是,詩性是不可能真正放棄和絕種的,因此,悖論的另一個方面是:「這個時代是拒絕不了猛獁的時代」。 從語言學的角度來看,語言的「言筌」,原本就有詞不達意、言不及義的缺失和不足,由於「動詞」的暴力語言的橫行,在語言領域內更是雪上加霜。同樣反諷的是,一般來說,受害者、弱勢者的「喘息」是多麼黯淡無力,可是,這種「喘息」中蘊含一種不可屈服的命懸一線的精神,因此而顯得「光鮮」,而勝利者的「喧囂」,在歷史的長河中,畢竟只是一時的聲浪泡沫而已。
   
   ——傅正明(Zheng Ming Fu),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硕士,著名作家和翻译家,现居瑞典。主要著作有专著《在波兰的废墟上 辛波丝卡的诗歌艺术与文化传统》(文化艺术出版社,1998年)、《梦境跳伞 特朗斯特罗默的诗歌境界》(台湾商务印书馆,2013年)等十多种。
   
   侠士王藏手提刺刀现身当代诗坛,恍如他的本家、我所敬仰的古代抗暴英雄大侠王著。在长期萎靡不振、被犬儒毒雾笼罩的中国诗坛乃至文坛中,王藏的出现犹如狂风暴雨中屹立的铁蔷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