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参与:黄河清先生遗体4月6日告别 海內外各界友人挽联祭语汇编(多图)]
王藏文集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中国马赛曲》(组诗)
·中国马赛曲
●《飘散的情诗》(情诗集)
·飄散的情詩(2008-2009)
·飄散的情詩(2010之1)——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2)——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3)——獻給格桑梅朵
●《向日葵》(2010短诗集)
·向日葵(五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参与:黄河清先生遗体4月6日告别 海內外各界友人挽联祭语汇编(多图)

黄河清先生遗体4月6日告别 海內外各界友人挽联祭语汇编(多图)
   
   [日期:2014-04-06] 来源:参与 作者:参与综合 [字体:大 中 小]
   
   (参与2014年,美国时间4月5日讯)

   
   参与:黄河清先生遗体4月6日告别 海內外各界友人挽联祭语汇编(多图)

   多倫多兄弟姐妹悼
   
   参与:黄河清先生遗体4月6日告别 海內外各界友人挽联祭语汇编(多图)


黄河清先生在西班牙广场 (马德里)与堂吉诃德铜像合影(参与配图)

   
   

悼念黃河清君名單(北明整理)

   

(排名無分先後,依據“訃告簽名人”、“輓詞作者名”、信箱來函整理之便。但願無遺漏,無重複):

   

王策、李力、朱光、陳立群、北明、一平、蘇煒、鄭義、盛雪、馮素英(羊子)、邵中子、熊若磐、梁連發、陳邁平、胡平、林牧晨、潘永中、孫維邦、薛超清、程凱、劉真、嚴正學、朱春柳、朱毅、沈良慶、戴紹民、鄭玉林、陳世裕、鄧煥武、張曉剛、陳維健、黃元嶂、蔡淑芳、邊大衛、李雁、孫立勇、潘晴、張夏陽、姚振憲、阿鐘、劉泰、劉麗華、東方安瀾、張弛、澤超、逸風、孟浪、茉莉、傅正明、溫克堅、黃河邊、劉燕子、陳華東、王藏、蔡楚、万润南、张敏、威廉退尔、野火、卓尔不逐群、史宗伟、何博传、郭少坤、刘利华、刘燕子、闵良臣、徐锡亚、马云龙、姚燮庭、钱理群、韩子渝、岩石、陈华东、韩柳茵、达珍(藏族)、唐锡阳、刘劭夫、邢大昆、练增明、陈光铭、王康、谢庆庆、李亞東、常大林、多倫多兄弟姐妹、丁子霖、蒋培坤、陳奎德、王西麟。

   

海內外各界友人痛悼黄河清先生挽联祭语汇编:

   
   诸位亲友,我含泪编辑了已收到的挽黄河清先生的联语,另将他生前自己选编的《黄河清诗联百选》再次奉于各位,还有北明女士编辑的”河清先生与友人的图片选“,让我们藉着这些,去感受他的精神,继承他的遗愿,告慰他的英灵。河清先生永远与我们同行!
   
   刘真2014、4、4 (另:今天中午又与河清女儿联系,国安已找了她,希望此事低调处理,不要惹来麻烦,骨灰估计都难回国入土为安!)
   ----------
   河清兄安息!
   王策挥泪拜题
   ------------
   黄河清先生千古
   黄河未清君先去,
   青史留名黄河清。
   万润南敬挽
   ----------------
   张敏:悼黄河清先生!
   卓尔不逐群,贵在省己身;书生一支笔,惟对史与心。
   ------------------
   威廉退尔:
   黄河兀自流,水清未有期;君已驾鹤去,吾辈仍努力。
   ---------------
   深切哀悼黄河清先生!野火
   ----------
   悼念河清兄!悲痛! 張小剛
   ---------------
   孤愤天外 丹心拳拳传掷地金声
   叩尽苍茫 铁笔铮铮著千古文章
   惊闻噩耗,不胜哀恸,黄河清先生安息!
   郑州史宗伟敬挽 2014.4.4
   --------------
   今生有缘,至诚无谋面!
   同为乡邻,阳世未握拳!
   天若有情,何故幽梦聚!
   沉痛悼念,月黑风呜咽!
   治丧名单,恳请加上我。严正学2014/04/04
   ------------
   悲痛万分!河清老师长年对晚辈关爱如家人,惊闻噩耗!!!!!!泪!!!! 王藏
   王藏:【輓恩師黃河清先生】
   血斑擲地究天人際通古今變窮困潦倒清明風骨
   黃河哭天鑄警示鐘斥坦克虎九死不悔流亡人生
   -------------
   沉痛哀悼黄河清先生
   自由未得缘何去,惟对苍穹哭灵钧!
   何博传沉重悼念!
   ---------------
   敬挽黄河清先生
   东土混浊难容正义人士
   西方朗朗终澄黄河之清
   一路走好!
   郭少坤
   2014年4月4日敬挽于徐州
   ----------
   河清兄走好
   一生沧桑皆为爱,
   清明桃李尽成春。
   刘真敬挽
   ------------------
   真姐,我刚刚看到!
   此刻我无言,只有 惊!痛!
   河清兄,你说过你还要回来的呀!怎么就睡过头呢!!!
   柳茵
   -------------
   沉痛哀悼黄河清先生
   
   我愿天国是真实的国度,
   在那里,
   先生您
   告别人间的
   一切困苦
   永享快乐!
   
   他走了,
   再没有人能像他那样,
   将每一个义士之死
   都迅捷地变成一个
   让他人升华的台阶;
   再没有一个人
   能写出那样唯美、巧妙又深遂的挽联,
   让悲剧洗刷灵魂的作用
   以文字的形式
   穿透时空。
   
   我愿天国是真实的国度,
   义士们在那里能相聚首。
   他生前曾挽过的人们,
   和他以灵魂拥抱握手:
   兄弟,
   你来了,
   我们感谢你
   在我们离世后所做的一切!
   
   我愿天国是真实的国度,
   然而即便天国是真实的,
   仍难平我心中的感伤:
   他时挽人有君在
   此时挽君知是谁?
   
   谁还能有您的巧思
   谁还能有您的情怀
   为您写出
   那样独一无二的挽联?
   概括出被挽者
   一生的执著特色
   光明追求!
   
   黄河清先生
   愿您的文笔才华
   在天国也像在人间
   潇洒地挥出
   文字的神奇
   情感的浪漫
   精神的力量。
   
   祈祷上天,
   让黄河清先生
   在天国得永福!
   刘利华
   ----------------
   
   刘真姐:俺哭了。哭得好伤心啊。这个世界,疼惜俺的好人,又走了一位!
   4月的樱花,雪一样飘下来,每一瓣,好像给河清大哥作墓志铭。
   
   今年还几次接到他的长途电话,说:燕子,你不是一直称呼我为“河清大哥吗?为什么改叫‘河清先生’了呢?我还没成为‘先生’呢。
   
   刘真姐,昨天半夜看到您的邮件,俺哭了,不得入眠,在心里说;河清大哥,您怎么走了呢?怎么肯舍弃大嫂和孩子们呢?怎么肯舍弃王策、立群、严正学
   等那么多的至交朋友呢?回答俺的,好像是一汪清澈的水。
   
   请转告河清大嫂,保重!河请大哥,活在我们心里,他彻底的自由精神化作一颗小星星,照耀我们前面啃啃磕磕的路,
   他也会像蝴蝶一样常飞回来,叩门,问候,说,别哭,别悲伤,我们终究还要在天上相逢!
   
   刘真姐,俺写不下去了。同一列火车上,河清大哥先下车了,我们还在车上哐当哐当,河清大哥的温暖,至诚还留在座位上,永不消逝。
   
   也因为他,使得你我,柳茵姐姐,严老师等许多朋友,穿过一节节车厢相逢。他,仍在我们中间。
   
   刘燕子
   -------------
   刘真:
   沉痛哀悼黄河清先生逝世。虽然河清无望,但期盼不止,坚信绳锯木断有日,水滴石穿有时,先驱之灵终得慰藉。 马云龙
   -------------
   刘真先生:你好。
   河清去世,请代致我的悼念。
   我并不认识河清,之所以知道河清,是在看到河清编辑的《往事微痕》的《丛书》时。
   此时,河清已经身患癌症,能把这几百万字的《丛书》分门别类,加以编辑,是很不容易的。由于个别难友(也是我的朋友)的“异议”,可能也由于河清的病情,《丛书》半途而终。但是,这已经能够让不少本来只能流传于极少数友人间的“书”,得以在较广范围内流传。让一些难友在生前可以说出他们想说的话,此事,河清功德无量。
   七七老翁(不具名了,你懂的)20140404
   ---------------
   真姐,河清或他與友人的圖片59張,給你從網上大文檔傳輸中發去了。請設法下載。我的悼念文字,等這裡發表了立刻給你,一起發。心裡難過,越仔細想,越難過。河清本不該走這麼早!北明
   --------------
   我正在含泪编辑,也是越想越难过,我们失去一个多么真诚难得的大哥!真姐
   --------------
   沉痛哀悼河清先生。向河清先生致敬,向河清先生的家属致最真挚的慰问和敬意。
   徐锡亚
   -------------
   致以深深的哀悼!愿黄河清先生的在天之灵能看到自己的祖国明天洒满阳光,跟我们一起欢笑——朋友,您不要安息,您睁大眼睛看着,好好看着! 独立历史研究者岩石
   --------------
   致立群并转河清君家人: 悼一代文人之楷模黄河清君
   
   值甲午春寒之际,惊闻黄河清君病逝,悲痛难抑,万里之遥为君泣;
   悼君才学,锦绣满腹;悼君风骨,卓尔不群;悼君追求,矢志不渝;
   悼君风度,倜傥翩翩;悼君心胸,磊落坦荡;悼君品格,无私光明;
   悼君一生,为十四万万人,秉笔留真史,文人之楷模,光华绝日月!
   
   魂兮异乡归一代英杰逝南国万里送君行
   书生正气凛秉笔写春秋河清一生沧桑尽
   
   挽黄河清君
   愿黄河清先生在天之灵安息吧!
   潘晴 于澳洲悉尼(2014/04/03 发表)
   ----------------
   我因研究林昭、林希翎与黄河清先生有过文字交往。请代为转达我的哀悼,黄河清先生精神不死!钱理群
   --------------------
   沉痛哀悼黄河清先生
   河海凝悲戚满腔肝胆都付与这个世界
   清浊贯古今一卷史存全写出何等精神
   韩子渝敬挽
   ---------------
   刘真:你好!
   惊闻黄河清先生噩耗,不胜悲痛,愿在天之灵安息!
   
   沉痛悼念万般敬重的黄河清先生!
   独立笔会独特人生,才华横溢才思敏捷。
   正派耿直正氣凜然,侠肝义胆侠士襟怀。
   人品无暇人格高尚,草根情节草民俱敬。
   民主事业民运人杰,刚正不阿钢铁志坚。
   姚燮庭 敬挽 2014.4.4
   -------------------
   刘真:
   噩耗传来,不禁潸然泪下而无语,只有默默地祈祷他的灵魂从此得到永久的安宁!
   黄河清精神永存!陈华东
   -----------------
   燕子,真姐:
   大家的挽信看一次就模糊一次,河清兄的乐观蒙蔽了我,我一直以为奇迹会发生。
   真的想不出该说什么好,但越是这样就越不能飞越幽关,可我们的河清大哥就在那儿等着乡音啊。好,河清大哥,我就说几句吧,说的词不达意的,我知道你会笑纳的,愿你从此安然。
   
   忆 念 黄河清
   敬悉秉笔奉英华
   黄道公心复冬夏
   河去万里魂犹在
   清流千尺慰民哀
   韩柳茵 言不尽思2014.4.4.
   --------------------
   北明、立群两位姐,王策、郑义两位大哥:
   抱歉,今天接妈妈出院回家,又接待护士、理疗师和家庭护理,一直忙乱。现在才有空看电邮。
   几位辛苦了,我都没有意见。虽然河清走不是突发事件,但是我仍然万分悲痛。
   
   特别是这半年多来,我一直没有时间和心情给河清电话,主要是没有什么好消息可以分享,难于避免令人愤懑沉郁的话题,也就想得到春暖花开时,河清病情好转,我的情况也好些。
   
   他没有等到春暖花开,加拿大晚间还是零下的凛冽。我只有哭,没有语言。各位辛苦了。盛雪 2014,4,4
   --------------
   黄先生不幸去世,我们又失去一位志同道合的真正的爱国的朋友,可是我们的祖国更加危险了,真是令人痛心!如果需要签名,请你帮我签名吧,谢谢!我还是老样子。多保重!谢庆庆
   --------------------
   沉痛悼念黄河清先生,以我们藏人的习俗,为他念诵六字真言:嗡嘛呢叭咪哄,嗡嘛呢叭咪哄,嗡嘛呢叭咪哄……澳洲达珍
   ----------------
   刘真:你好!
   谢谢你传递信息,虽然这个信息使我沉重。
   我和黄河清先生有过一段文字缘分,没想到他比我小17岁,竟先走了。非常惋惜我们相距万里,没有深交。唐锡阳
   ---------------
   沉痛哀悼河清兄!立群,请签上我的名字,谢谢!刘劭夫
   ------------------
   王策兄:请代我们在河清的葬礼上献上花圈并献上挽联。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