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博訊:王藏:有關民權民生,“暴徒”“流氓”]
王藏文集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博訊:王藏:有關民權民生,“暴徒”“流氓”

   王藏:有關民權民生,“暴徒”“流氓”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wang_zang :從茂名事件及以往更多街頭抗爭可看出,民生利益是訴求根本,以此生髮出政治人權問題關注/爭取。從此可自發集結起更多人氣,聯接抗爭大勢,形成街頭效應輻射。“審美”訴求展演與重危機下的民眾並不關聯,只是“知識人”長期與民間斷層後的自娛自負產物


   
   
    @wang_zang :政府施暴和鎮壓的藉口和理由從不匱乏,甚至也不需要民眾幫其找,沒有它也會不斷炮製出來。且施暴和鎮壓一直以各種方式進行,不是說在街頭見光了才叫“施暴”、”鎮壓"。代價一直是巨大的,不是說在街頭出現人命了才叫代價。它各種顯“隱性”的人權迫害皆以太多人命墊底,且各種生態/毒物污染致死無數
   
    @wang_zang :因此,一些限於事件審美和道德表演的說辭鼓吹的“減少抗爭成本代價”是站不住腳和蒼白的,有意無意還給民間以血淚澆灌的抗暴之勢潑冷水,顯得幫兇幫閒,以顯旁觀的主角幻象,削抗爭之足適審美表演之履。一來實在的成本和代價從來巨大且延續,嘴上勸慰只益於幻想中減少,再者不付出代價抵擋不了代價多付
   
    @wang_zang :只不過是大規模的隱性的或慢性的或沒形成聚光燈的死傷沒有街頭的聚焦死傷顯得視覺集中刺激,而前者乃是更為可怕的,溫水一熱全軍或大批覆沒。而熱水中犧牲幾個,大多數覺察而不斷加入釜底抽薪。為此,迴避這樣的理論邏輯和現實真相而言說是不真誠的如同迴避前人今人的肉身獻祭及極權之下的絕境。
   
    @wang_zang :生命是可貴的,從古至今的永恆真理與常識,不用任何教條,人性和動物性皆自帶。沒有哪個真有人性的人會漠視生命代價,只有極權政治制度才不顧及生命,才造成人類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生命死亡。正因為強調生命的可貴,更因為強調生命的尊嚴,才會有不自由毋寧死的爭取自由的足跡,真為未來大代價的減少
   
    @wang_zang :回到張口閉口不分紅衛兵和抗爭者的“暴民或流氓指責”討論,這是極權語境下的“正常現象”,實則極為病態/變態/不正常。政府履帶維穩口吻自不必爭論,而某些“公知”面貌者長年竟將街頭運動者/抗爭者/正當防衛者統統以“暴民/流氓”戴帽,如當年指責“六四暴徒”,如當今指責抗爭民眾和太陽花學生
   
    @wang_zang :照此理,美國獨立戰爭中的元勳們、二次世界大戰的反抗者們、國民軍3百幾十萬抗日犧牲者、世界各地的反恐者、光州抗爭者、茉莉花抗爭者、烏克蘭抗爭者、太陽花抗爭者、中國的街頭抗爭者、世界上所有的正當防衛者統統都是暴徒/流氓。豈有此理?
   
    ‏@wang_zang :抗爭暴徒流氓,指責抗爭者為“暴徒和流氓”,這是天底下最罪惡荒謬無恥的言說,如同維穩的罪惡荒謬無恥。更罪惡荒謬無恥的是,他們都打著“偉大光榮正確”、“為民著想”、“為人民服務”、“民主自由”、“救世主”的旗號。我們可以對罪惡及抗爭罪惡的言行保持沉默旁觀,但對抗爭者再踩一腳實罪中之罪
   
    ‏@wang_zang :置這麼簡單的道理/法理而不顧,且妄談其它“道義”及“未來”及“貌似奢侈複雜的學說”,說溫柔點叫“知識表演”,說中性點叫“罪惡同構”,說嚴厲點叫“太監奴性”,說性情點叫“死不要臉”。極權狼奶之毒導致的“操控心理”作祟,以為可以把控他人未來。你不要未來或沒有未來,但阻止和代替不了我及我兒女的未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014/04/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