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我一个良心犯手术后的感谢信]
徐永海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就彭兄担心我沦为宗教极端分子的回信
2012年写的文章
2012年1月写的文章
·********2012年写的文章
·********2012年1月写的文章
·2012年北京一家庭教会新年献词
·致信给赴台观察大选的民运领袖徐文立
·就彭兄担心我沦为宗教极端分子的回信(二)
·为痛苦中的廖祖笙先生祈祷
·警察上门对我说不要出家门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旧稿:北京著名民运人士何德普被抓到派出所
2012年2月写的文章
·*******2012年2月写的文章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良心犯何德普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维权人王学勤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维权人王学勤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2012年3月写文章
·*********2012年3月写文章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医学部)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老师
·法律人俞梅荪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民运领袖徐文立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2012年4月写的文章
·********2012年4月写的文章
·警察上门来阻止我去参加医患关系研讨会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医(北大医学部)老师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2012年7月写的文章
·*******2012年7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请您支持我一个基督徒良心犯的科研工作
2012年8月写的文章
·*********2012年8月写的文章
·就徐水良“正教与邪教”一文而向此兄传福音
·感谢老民运杨靖徐文立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我们支持徐永海的申诉与科研
·感谢维权人叶国强叶国柱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北大人胡石根李海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8月17日北京一家庭教会受到警察的干扰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2014年9月写的文章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2014年10月写的文章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我们的家庭教会不可能支持薄熙来
·请关心正被劳教的访民夫妻杨秋雨王玉琴
·望民运维权中的老年朋友都来信仰耶稣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要信仰耶稣
·2012-10-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基督徒叶国强、王玲学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学圣经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经
·从现在开始我们又要被软禁了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2012年10月后写的文章
·*******2012年10月后写的文章
·北医百年一良心犯致信北医师生校友
·基督徒胡石根在聚会时学圣经
·因十八大一被软禁者致信科学院
·北京一教会长老请求为人口70亿祈祷
2012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11-2圣爱团契聚会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我们教会因十八大而被软禁的众肢体
·9年前的今天我正在遭受酷刑
·圣爱团契2012-11-30日聚会——为北京访民高玉清张慧君祈祷
2012年12月写的文章
·***********2012年12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2-12-7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2-12-14聚会——为上访维权者张鸿彬祈祷
·前脑使人具有信仰而应要信仰耶稣
·圣爱团契2012-12-21聚会(图)
·为新纪元祈祷
·为当今的世界祈祷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2013年写的文章
2013年1月写的文章
·**********2013年写的文章
·**********2013年1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3年头两月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一个良心犯手术后的感谢信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7月中,我《徐永海》博客中的大多文章先后被“消失”,为此我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2014-2-28注:“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2014年1月24日星期五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在我们学习《圣经》的日子,我们被抓到梨园派出所,后又被抓进北京第一看守所,13名肢体被关近30天。在近来重发的文章中,很多是关于我们既往聚会的文章。记录了,聚会时,我们只是学《圣经》,我们只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我们学圣经有什么错?有什么罪,就为此把我们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七处),这个关押重刑犯的监狱。

   
   王春艳被抓后,由于她这个监护人被抓,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亚新,在此期间走失,并死于高铁车祸(4月20日注:王春艳至今仍为弟弟死亡一事奔走,还没有得到解决,她的妹妹又于近日被刑事拘留,望大家给予关注);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在被抓期间,王春艳和我们多次对警方提出过,王亚新患精神分裂症,需要监护,但是都没有引起警察的关注。在此,望大家关心、帮助一下王春艳妹妹和她的侄女——王楠,给他们打个电话吧,来表示一下安慰。王春艳电话:15810046477;她的妹妹(王春梅)的电话:18810011322。!!!
   
   
   
   
   
   
   
     
   
   
           我一个良心犯手术后的感谢信
     
              (北京)徐永海
     
              2011年10月19日
     
     
     2000年辽宁鞍山基督徒李宝芝、孙德荣、侯荣山等因为家庭教会受到警察马毅的刑讯逼供、暴力取证,打嘴巴、拳打脚踢、上小绳、木棍打、竹竿抽、电棍电、烤电炉等。因为帮助这些主内肢体,我被判有期徒刑2年,出狱后依然不自由,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而一直不能正常生活、工作,而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等。
     
     我被抓后,我经历了很多苦难,如拳打脚踢、上背拷、冬天里向棉衣里浇凉水、连续十来天不让睡觉等等、等等,狱中的苦难使我患上了“腹股沟疝”,出狱后本应及时手术,但是却交不起一万多元的住院费、手术费。一些朋友了解我的病情后,主动给我寄来住院费用,使我能够住院,治病,动手术。
     
     在这里我感谢为我手术提供费用和帮助的朋友:何德普、秦永敏、毛庆祥、秦山林、刘路、王军、温久成、董科、南泉一、郑治慧、张振、孙祝德、肖俊阁、戚长松、李炳顺、郑盛治、倪雁珠、冯雅英、戴逸奇、谢丽童、魏勇、张涵。我的手术很成功,在这里我向你们,来述说一下我的治疗经过,手术过程,来表示感谢。
     
     2011年9月15日(星期四)上午,我住进了北京积水潭医院的外科病房302病室。第二天16日(星期五)上午,医生常规查房,外科主任带着十来个医生,一个病人一个病人地查房。到了我这里,主管医生说:“昨天住院的,腹股沟疝”。外科主任赵景明说:“这是我的老同学,可要多照顾”。其他的医生接连说了:“VIP,VIP,绝对的VIP”。
     
     9月19日上午(星期一),我被灌了肠,被插了导尿管,尿道里被插着管子,真的很不舒服,虽然说不上很痛苦,但绝对是很不舒服。我被推进了手术室,我躺在手术台上。手术室有些冷,我有些发抖。外科主任赵景明说:“没事的,别紧张”。麻醉师说:“谁躺这,谁都紧张,别怕”。我想,不单是吓得,也是冻得,后来给我吹了暖风,我不再抖了。
     
     先是麻醉,腰硬联合麻醉(蛛网膜下隙与硬膜外隙联合阻滞)。以前我曾在北京胸科医院(北京结核病医院)做过4年内科医生(后来才从事精神科),那里有不少病人是结核性脑膜炎,需要做腰穿,腰穿是一个很需要技术的活。腰麻可比腰穿复杂多了,麻醉师的技术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即不疼,也很快。
     
     我逐渐感到双腿又麻、又涨,逐渐失去知觉。麻醉好了,开始手术了。给我吸上氧气,按好了测量血压、脉搏的仪器设备。我的头被布帘挡着,我虽然看不到手术,但是我能感到,在消毒,在铺手术单。之后,开始手术了,但是我没有被开刀的感觉。以前我总有一个印象,手术中,即使没有了痛觉,也应当有一点点的其他感觉(如触觉等),可是没有。
     
     对手术,我没有一点感觉。但是,我能想象的到,皮肤被刀拉开了,流血,止血;脂肪层被刀拉开了,流血,止血;分离一层一层的肌肉,直到腹膜,在分离中,流血,止血。到了腹膜这,要找疝囊了,外科主任赵景明对我说,鼓肚子。我不仅没有痛觉,没有触觉,而且没有运动能力,想使劲鼓肚子,就是不大听使唤。
     
     大约一个小时左右,手术结束了。上手术台时,我是自己上去的。要下手术台了,我是一点动不了,下半身没有感觉,也不听使唤。几个医生把我从手术台抬到车上。到了病房,几个医生护士将我抬到了病床上。几个小时后,麻药的效果逐渐的消失了,逐渐的有了感觉,有了痛觉,并且是十分的疼痛。尤其是术后头两天,疼的不能睡觉。
     
     手术后第二天,拔了导尿管。手术后第三天,9月21日(周三),我出了院。出院那天,由于只是术后第三天,伤口还很疼,不敢多走路,只能走几步。我很发愁,如何回家。我的主内肢体刘焕文弟兄,来到医院,从医院借了一个轮椅,推着我走到医院大门口,找了一个出租车,把我送回了家中,真是感谢!
     
     我住院这两天,我妻子李姗娜一直没有上班,陪着我,给我送饭。出院了,她不能不去上班了。我的好朋友张晓平每天中午都来我家,来我送饭,而且还换着花样给我送,还陪着我到医院去拆线。真是感谢!在我住院这几天,在我出院后的这些日子,不少的朋友、主内肢体给了我很多的关心,帮助,在这里表示感谢!
     
     28日(星期三)我到积水潭医院,这天赵景明出门诊,找他拆了线。到现在,手术后整一个多月了,手术伤口只是还有一些不适,只是偶有一些疼痛,已经基本好了。其实,在手术两周后,我就出门走动了,每天去买菜。这些天还骑车去看望过李克牧师,路上要骑半个多小时,还陪妻子去逛过商场,有几个小时。
     
     我患的腹股沟疝,已经有好几年了。尤其是在这两年,越来越重,走不多长时间,就很难受,一种说不清的痛。特别是在手术前这几个月,是更加严重,几乎一走路,如去买个菜,就难受,不然我真不愿意做手术,不做不行了。手术后,我的这个难受(这个说不清的痛),终于离开了我,使我摆脱了疾病的痛苦。手术很成功!
     
     在这里,我感谢所有为我做手术的积水潭医院外科及手术室的医生护士们;尤其是感谢我的主刀医生积水潭医院外科主任赵景明大夫;特别感谢为我手术提供费用和帮助的朋友:何德普、秦永敏、毛庆祥、秦山林、刘路、王军、温久成、董科、南泉一、郑治慧、张振、孙祝德、肖俊阁、戚长松、李炳顺、郑盛治、倪雁珠、冯雅英、戴逸奇、谢丽童、魏勇、张涵。
     
     北京积水潭医院(北京大学第四临床学院)可以说是我的“母校”,1979年至1984年我在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上学,五年的学习期间我们有一半是在积水潭医院渡过的。积水潭医院是建立在,康熙帝第三子允祉,雍正之兄的诚亲王,的王府基础上,王府花园基本保留。这次到积水潭医院住院动手术,也可以说是一个“返校”,二是游览。
     
     北京的王府已经不多了,大多被拆(如顺城郡王府在几年前盖政协大楼时被拆),留下的也大多被占(如庆王府、郑王府等),可能只有恭王府保存的好,能游览,但票很贵。积水潭医院的诚亲王府花园,很好,还不要票。以前在这上学时,都没有好好看过。这次住院,在手术前,我是好好地看了看,还照了一些像。这次住院很高兴,感谢朋友们。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我一个良心犯手术后的感谢信

   
   
   我一个良心犯手术后的感谢信

   
   
   我一个良心犯手术后的感谢信

   
   
   我一个良心犯手术后的感谢信

   
   
   
   
   
   
   
   
   
   
   
   2014-2-28注:1979年我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4年大学毕业后我先从事内科医生工作,后从事精神科医生工作。作为精神科医生,对脑科学(精神医学、心理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医生,对生理学(生命医学、生物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科学工作者,对物理学(以及化学等)的研究,也可以说是份内之事。经过30多年的科学研究,我对一些物理学、生理学、脑科学有了一些新的理解,提出了一些新的科学观点。现,随着我的科学研究告一段落,我也完成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其中,我提出了:
   
   
   如果我们的速度很快,是100亿光年/秒,是无限大(在2011年9月24日,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发现了“超光速的中微子”,借此人们终于可以公开讨论“超光速”的现象了);根据相对论,我们所看到的宇宙就会越来越小,最后小到零点。那么,宇宙的本来面目一定是虚空的、零点的,是个“点”;即整个宇宙都是在这个“点”内展现出来的。谁能在一个“点”内展现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宇宙的本来面目是零点的,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更好地了解“时间、空间、质量、体积、夸克、基本粒子、基本力、光波、能量及宇宙的本来面目”。
   
   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精神的天性;即,到了青春期后,随着大脑前额叶的成熟发育,我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我们就会具有英雄精神、侠义精神,即强烈地爱好人、恨坏人;出于强烈的爱与恨,我们可以勇敢杀敌(坏人),甘愿流血牺牲,而具有勇于牺牲的心。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效法,我们就会具有基督精神(一种特殊的英雄精神、侠义精神),即强烈地爱所有的人——连仇敌(坏人)都爱。当人人都具有这基督精神时,我们人类就会进入一个美好的社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