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回信张弟兄]
徐永海
12月
·科学必将证明存在上帝与灵魂
·个人参加海外中国基督徒聚会是否需要政府宗教部门批准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千年之交
·火的洗礼
2000年
1月
·就2000年1月1日被传唤一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2月
·向民运人士传福音是我的使命
·“为百姓说话、做事”才是最大的政治
3月
·老百姓的最低生存权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
4月
·信仰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5月
·让我们和我们的主在一起共同使中国成为一个福音的国度
·我爱台湾人民,我不希望发生台海战争
·基督教家庭聚会记实
·请关心我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利
6月
·因为“六•四”我们的基督教家庭聚会被阻止
·住房困难的老百姓,我们应向全国人大反映我们的住房情况
·旧稿:美国国务卿奥尔布来特来京访问,我们工作生活受到限制
·何德普过去参加人大代表选举,现在建议讨论“百姓权益问题”
·何德普:请关心我们老百姓在拆迁中的住房问题
·我们不会忘记因组党而被抓的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
·就宗教问题答洪哲胜先生
7月
·奥尔布赖特来华访?200910/xuyonghai/1
·基因组计划对心理学将产生的影响
·生命图纸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随着DNA变化生物进行相应演化
·人与人之间在想象力上存在极大差异
8月
·我们敬重彭明先生,再过几天他将被释放
9月
·渴望帮助
·关于我的科学研究工作
·人与人之间在表象能力上存在着极大的差异
10月
·站在老百姓立场上为老百姓说话做事
11月
·宽松的土地政策和有效的计划生育
12月
·抗议北京市公安局用传唤手段阻止《民主民生问题研讨》会的召开
·民主民生问题研讨
·西部开发问题面面观
·土地私有化的兑现和少数民族问题
·西部开发爱先行
·民族与宗教问题
·西部开发应该是尊重而非掠夺
2001年
2月
·为了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请您和我们一同给人民代表大会写封信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请求关心老百姓的住房问题
3月
·希望制定《宗教法》使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受到法律保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基因与脑的心理活动
4月
·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我们是基督徒,我们理应为主传福音,理应关心贫穷的老百姓
·只想为老百姓说话做事的王志新
·怀念杨子立
6月
·“在住房和拆迁问题上不要侵害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把关心老百姓的疾苦放在首位”就此问题给海内外弟兄姊妹和朋友的一封信
·何德普:建立工资谈判制度,直接选举工会主席,就此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就我的科研工作给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一封信
·大家应该关心老百姓的生存权利、老百姓的住房权利
·危改区居民不得不说的几句心里话
·什么叫公平、公正、公开
·警惕不平等协议
·东花市南里危改居民的呼声
7月
·你知道手铐和脚镣可以连在一起吗
·精神疾病患者与正常人的表象能力对照调查
9月
·关心秦永敏的孩子
·政治犯韩罡受洗了
·中国北京部分异议人士为9•11恐怖事件的受难者祷告
10月
·在世界住房日我们关注老百姓的住房困难
·沙裕光:来自北京的第二个疾呼
·刘凤钢:就一个抗美援朝老兵的居住问题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公开信
·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朴玉贤: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马强:危改还是抢劫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沙裕光谈北京房改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中国最著名的基督教家庭聚会面临拆迁
·面对拆迁沙裕光只有流落街头了
11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信张弟兄

回信张弟兄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7月中,我《徐永海》博客中的大多文章先后被“消失”,为此我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2014-2-28注:“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2014年1月24日星期五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在我们学习《圣经》的日子,我们被抓到梨园派出所,后又被抓进北京第一看守所,13名肢体被关近30天。在近来重发的文章中,很多是关于我们既往聚会的文章。记录了,我们聚会时是只学《圣经》,我们只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我们学圣经有什么错?有什么罪,就为此把我们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七处),这个关押重刑犯的监狱。
   
   王春艳被抓后,由于她这个监护人被抓,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亚新,在此期间走失,并死于高铁车祸(4月18日注:王春艳至今仍为弟弟死亡一事奔走,还没有得到解决,望大家给予关注);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在被抓期间,王春艳和我们多次对警方提出过,王亚新患精神分裂症,需要监护,但是都没有引起警察的关注。在此,望大家关心、帮助一下王春艳妹妹和她的侄女——王楠,给他们打个电话吧,来表示一下安慰。王春艳电话:15810046477;她的妹妹(王春梅)的电话:18810011322。!!!
   
   
   
   
   
   
   
   回信张弟兄
   
   张弟兄:
   
   
   
   主内平安!
   
   
   
   非常高兴您的来信,很愿意在主内我们能有很好的交通。在主内我们都是一家人,既然是一家人,我们就要彼此相爱,彼此说真诚、真心的话,来使我们在主内得长进,得造就。
   
   
   
   实话实话,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是一个很小的教会。并且,由于我们教会的主内肢体多为政治犯、良心犯、信仰犯(释放)及他们的家人,我们与其他教会联系的很少。您能主动给我们来信(电子邮件),我们很是高兴,我们感到在主内我们是不孤单的。
   
   
   
   由于我们教会的主内肢体多为政治犯、良心犯、信仰犯(释放)及他们的家人,而有过这类经历的人,心中容易更多的存在恨;因此,我们的教会是一个高举、突出“爱”的教会,我们高举耶稣,我们高举耶稣的大爱——连仇敌都爱,我们只单单地求耶稣降临在我们的心中,让我们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
   
   
   
   虽然我们教会的主内肢体多为政治犯、良心犯、信仰犯(释放)及他们的家人,虽然,我们作为个人,作为基督徒个人,我们是极大地关心社会,关心政治,关心民主、自由、人权,并且为此不怕坐牢。但是作为教会,我们的教会是一个单单高举耶稣的教会,我们只希望通过主内肢体的相聚,来使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因为,当整个社会,社会中的多数人,都有了爱,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自然也就有了民主、自由、人权。
   
   
   
   我们坚持家里的家庭教会道路。因为,有了自上而下的教会(像梵蒂冈、天主教那样),有了精通神学(尤其是系统神学)的牧师体系,就会容易只接近神学理论,就容易远离的圣经,远离了耶稣。因此,我们坚持家庭教会,坚持在家庭里聚会的家庭教会,即坚持传统的、经典的家庭教会道路(没有牧师,没有人世间的教会联合);因为只有在这样的聚会中,我们才能单单地学习《圣经》,单单地高举耶稣,单单地向耶稣学习,来效法耶稣,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
   
   
   
   我们有这样的观点,一、是来自我们北京家庭教会——袁相忱老弟兄(他一直不让我们叫他牧师,我们称他袁牧师只是一种称谓),我们多年来一直在他那里聚会,他一直这样告诉我们。二、是来自我们的多年对圣经的学习;圣经的核心,不是要我们建立一个大大的、掌管整个社会的人世间的教会;只是单单地让我们去传福音,来使所有的人,都来把耶稣接到心里,都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
   
   
   
   说了这么多,我要说的是,我们基督徒必须要有一颗爱心,要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一些人说他们已经把耶稣已经接到了自己的心里,但他们却没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这就是在说谎。即使是受了洗人,甚至是牧师、神父,也不能进天堂。对这样的人(主内肢体、牧师、神父),我们要为他们祈祷,求主真的进入他们心里,他们也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
   
   
   
   我们坚持传统的家庭教会道路——即“都在自己的家里聚会,不求在人世间的联合,只在主里的联合”,我们认为,虽然这看上去很弱小,但是正是由于有了这样的弱小的教会,才使得中国的教会发展得如此之快。那些大大的教会(像国外,有大大教堂)却人是越来越少。为什么,因为只有这弱小的教会,因为人少,才敢说十字架道路,才敢说为主受苦。那些大大的,不论是中国,还是外国,都不敢说(或不愿意说)为主受苦,不敢说真造就人的话;只敢说恭维人的话,“如信主吧,信主能升官、发财等”。
   
   
   
   因此,我们不会走联合的道路——即“那种在人世间的联合的道路”,自然我们也不会去参加张明选的“联合”。当然,我们也不会去反对,更不会去阻止他人的联合的道路(也许是更好的道路,也许我是没有看到),并且我们也一直为此祷告,我们希望他们能够做得的更好,能更好地为主做工,来把联合做好。
   
   
   
   当然,由于我们这个小小教会的特点(多是坐过牢的人),张明选也不会来和我们联合,没有任何教会会来与我们联合。自然也就没有你来信说的““是不是和我们一样不同意他的领袖欲、权力欲?实在受不了他的蛮不讲理?””
   
   
   
   你来信还说““你当年为什么不参加他的所谓“联合”?为什么他对你这么恨?””。我到没有感觉到“恨”,我们每次见面(虽然近几年来,只不多的几次),我们之间还是蛮亲切的。“谁人背后不说人,谁人背后不被人说”。就让我们看到这是人的弱点(每个人都有),我们都来效法耶稣,努力来把这个弱点改掉。同时,我们也要看到,这也是一种优点,能指出别人的缺点(不足、错误),如果我们有这个“优点”,就让我们就发扬这个优点吧。
   
   
   
   从来信看到,您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弟兄,很愿意与你交通,并希望看到你的见证,文章。我的文章、见证,可看我的博讯博客《徐永海》。
   
   
   
   徐永海上
   
   
   2011年8月1日星期一
   
   
   
   
   
   
   --- 11年7月31日,周日, BROTHERCHANG 写道:
   
   
   
   发件人: BROTHERCHANG
   主题: 前来交通
   收件人: "xuyonghai"
   日期: 2011年7月31日,周日,下午8:22
   
   
   亲爱的徐永海弟兄:
    主内平字!我是张**弟兄,是浙江一位同工。现在,鉴于张明选弟兄的高度“警惕性”,我们众付会长继储伟、董全玉、吴高升、王春光后全体再一次被打成“内鬼”?!
    他的传记还是我亲笔写的,里面不少是夸大与假话,是根据他提供虚伪材料编成的。他却写上是他著的。他的东西除六封公开信是他的手笔,其它没一件是他做的。结果,因不同意他攻击众家庭教会的作法,无论秘书长、付会长统统是要“害”他?骂得我们是狗血淋头,只得躲避他。他可以满口污秽话语,我们不能这样,只有告诉众同工真相。
    主要的分岐是在声援守望教会事情上得罪了他,违反他坐山观虎斗设想,屡屡擅自发表文章,惹他震怒生气。没法交通,把情况告诉傅弟兄,他就大动肝火,宣布断绝与大家的联系,同工们都是要“害”他,全是共产党的“奸细”。骂我们是狗,是狼,是蛇,是坏东西……直骂到我们祖宗。那样子,与一个地痞恶棍一个样。
    面对这么付凶相, 我们现在只有离开了他,愿他快快悔改吧?不要让恨笼罩他的心灵。与你一通话,听到的不是攻击,是仍然爱他,我很是感动!没有爱的基督徒是一位不健康基督徒,不管他禁食多少天没有用的(禁食是假的,我可以作证,是在吃东西的),名气再大也不顶事的。我们都有自己所有的教会,不参加他的“联合会”,咱有自己的团契。由他夫妻俩摇旗呐喊吧?呵,不累吧?
    你当年为什么不参加他的所谓“联合”?为什么他对你这么恨?是不是和我们一样不同意他的领袖欲、权力欲?实在受不了他的蛮不讲理?
   
    还有,你什么时候动手术?我们为你祷告。
    我的QQ 1047490917,手机15325386155;
    靠主得胜,阿门。代向众同工问好!
    张弟兄 2011年7月31日
   
   
   
   
   
   
   
   
   
   
   
   
   2014-2-28注:1979年我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4年大学毕业后我先从事内科医生工作,后从事精神科医生工作。作为精神科医生,对脑科学(精神医学、心理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医生,对生理学(生命医学、生物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科学工作者,对物理学(以及化学等)的研究,也可以说是份内之事。经过30多年的科学研究,我对一些物理学、生理学、脑科学有了一些新的理解,提出了一些新的科学观点。现,随着我的科学研究告一段落,我也完成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其中,我提出了:
   
   
   如果我们的速度很快,是100亿光年/秒,是无限大(在2011年9月24日,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发现了“超光速的中微子”,借此人们终于可以公开讨论“超光速”的现象了);根据相对论,我们所看到的宇宙就会越来越小,最后小到零点。那么,宇宙的本来面目一定是虚空的、零点的,是个“点”;即整个宇宙都是在这个“点”内展现出来的。谁能在一个“点”内展现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宇宙的本来面目是零点的,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更好地了解“时间、空间、质量、体积、夸克、基本粒子、基本力、光波、能量及宇宙的本来面目”。
   
   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精神的天性;即,到了青春期后,随着大脑前额叶的成熟发育,我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我们就会具有英雄精神、侠义精神,即强烈地爱好人、恨坏人;出于强烈的爱与恨,我们可以勇敢杀敌(坏人),甘愿流血牺牲,而具有勇于牺牲的心。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效法,我们就会具有基督精神(一种特殊的英雄精神、侠义精神),即强烈地爱所有的人——连仇敌(坏人)都爱。当人人都具有这基督精神时,我们人类就会进入一个美好的社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