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徐水良文集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近来部分网上发言(杂论)
·什么情况下才能有一国两制
·“台湾两杆红旗”是中共在台第五纵队
·马列之罪,还是民众素质和传统文化之罪?
·近日评论:19大、郭文贵等
·近日评论:文化和信仰等
·近日评论:杂论
· 国共两党都是列宁式的党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民主其实是指公权力没有自由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对刘军宁讲座《自由的价值》的评论
·关于19大和郭文贵等问题部分评论
·为蒋介石和国民党讲点公道话
·再谈宗教问题
·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马列教人士的共同特点和共同的撒谎狡辩办法
·一些理论评论
·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倒退太快
·人民资本主义vs共产党人干资本主义
·分析郭文贵不反习策略的一个短帖
·关于彭明等问题
·再辩彭明问题
·几条评论
·楊天水刑事判決書;楊天水案的庭前幕後
·再评郭事件
·简评东海一枭的民本、人本、仁本说辞
·再谈丢车保帅等阴谋
·也评李洪宽和郭文贵决裂问题
·警惕新动向,谨防上当
·评伯夷《海外民运和郭文贵》
· 郭文贵对民运最可笑攻击:你们几十年做了什么?
·4到8月关于曝料问题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
·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转推特上网友说法和本人评论
·我的一个短评
·昙花一现的大阴谋和历史大笑料
·俞智官先生搞错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
·我的不同意见和感想
·邮件组辩论几则: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的逻辑等
·刘晓东反驳郭文贵视频讲话的误导
·再驳攻击革命尤其是攻击暴力革命的谬论
·郭卫兵和郭阵营的超宇宙逻辑
·再谈幼儿水平的超宇宙逻辑
·小腿疼不小心泄漏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帖
·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几条评论
·郭卫兵用现代幼儿园水平及其超宇宙逻辑搅局
·国安会炒作郭王牌与当年公安部炒作刘无敌一个模式
·黄河边总结郭文贵十个豪言壮语
·再谈中共情报机构及特线运作伎俩问题
·驳曾节明胡安宁螺杆并与网友对话
·对夏钧先生视频《魏京生帝王梦》的批评
· 也谈郭文贵现象
·郭文贵语录并网友评论
·谈郭文贵和习近平助理联系一事
·汤显祖答井污苔:民运到底想糊弄谁?
·再谈魏京生问题
·送给2018年和全人类的最好礼物:伊朗革命开始了
2018年
2018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新年献辞:作好准备,迎接巨变
·对郭文贵的两个小评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进入近代,土豪们也有了变化,但在社会进程里的作用一如既往。近些年来,人们逐渐注意到这些人对辛亥革命的影响。那些不怕死的革命家的钱是从什么地方来,他们可是只花不挣啊。以前习惯了注视著名政治人物的人们现在逐渐认识到地方土豪对革命的重要作用,看到各地的乡绅们对辛亥革命都有呼应。当时的咨议局本身就是和朝廷在地方利益上讨价还价的一个机构,根据它的选举规则,显然那里面就是一群地方土豪,掌握地方资源。汤化龙是通过咨议局来支持武昌起义的,没有这些支持,武昌起义就是短命的。清政府在最后时间里的一些倒行逆施,整个社会都不接受,土豪们也不接受,因为他们的利益受到了伤害。像以往一样,他们再次积极地参与了覆舟,否则清朝倒得没有那么快,也没有那么平和。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土豪不会喜欢把自己那块地方打得乱七八糟去满足某些人的政治主张。武昌起义,虽然当时惊心动魄,却是一堆熟透了的果实中掉下来的第一颗,余下的已经不需要工具去收割了。
   
   土豪,在古时,一定带有家族宗法的性质,这是农业社会性质决定的。到了近代,继续保持了“接受价值观,不做官”的土豪开始多了。显然,刘仲敬知道这个事实,他说他们“有机会,但是为时不长。” 这些“土豪”已经不再是宗法的、家族的,哪怕还有家族和宗法特征的土豪存在。进入城市后,现代生活,工业化生产过程都使得坚持施行宗法家族原则的老土豪们寸步难行,于是土豪们升级,脱下长袍马褂,换上西装革履。即便是古老的商会里面,人人都有自己的家族,说到公益的事,也要秉公办事,不能赢者通吃,否则商会便不存在,更何况是近代的商会。另外,考虑到土豪们在民间各个社群组织里交互重叠的角色(在以前简单的经济生活里没有),如果他们的民间角色不再单一,行事原则就不能只是考虑宗法和家族那样单一了,协商是不可避免,协作是不可或缺的。
   
   作家李劼(也是本坛网友)写了一部小说,“上海往事”。里面写到了上海近代发生的方方面面。我相信是他作为一个上海人经年积累的结果。其中一个主要角色就是我们现在熟知的黑社会头子,过去人称海上春申的杜月笙,小说里叫作申常德,当然也不可避免地谈到了潘汉年。略去小说不谈,如按照刘仲敬的说法,杜就是一个土豪(他的官场角色是微不足道的)。杜这个人角色十分复杂,难以一言以蔽之。李劼先生在书里把他写得很好, 超好,对国民党倒是没什么好话。不过我们至少知道著名游士章太炎章疯子和杜的关系极好,章疯子自己是很独立的一个人。有人说那是附庸风雅、是虚伪,但如果土豪们都附庸风雅、都虚伪岂不是很好的事情,他的后代就会有所改进了。杜月笙所作所为,都不是简单地宗法家族的土豪可以描述的。即便退一步,形象比他正面的像卢作孚这样的人当时并不是绝无仅有。上海这个地方还有不少有钱人,大都也是些土豪。我在海外还曾遇到过一个上海的XX大王的后人。是其他上海人告诉我的,说以前上海滩无人不知道。而这个大王,官是不要做的。当时我也没在意。后来偶然看见资料,发觉言之不虚。他们经营地方,经营行业,但都不在政府里做什么要紧的官。我看不是因为他们清高,是做官的好处没有做土豪的好处大。他们的共同追求也是有的。这种追求平时里因为商业上的算计看不清楚,但到了某些时候则一目了然,一如刘文中说到的吕文德。杜月笙抗战时不在乎金钱,凿船沉江阻止日军沿江而上,而卢作孚贡献更大,说法上则更正面一些。以后杜不见容于老蒋,卢不见容于老共,都一再显示了他们刘仲敬土豪的身分。“茶馆”里的秦二爷原本就是个土豪,看他在“茶馆”里刚出来时那个嚣张的作派,后来要实现土豪的转型,搞实业,被国民党当作逆产收拾光了,人就蔫了。
   
   刘仲敬用马克吐温的小说来说明美国社会中类似的阶层,已经明显表明了他说的土豪是在说什么。今天,在美国社会的各个行业,我们都看到“有钱有势,不做官”的“土豪”们。盖茨在他那个领域里的话语权超过官方人物,现在他走游世界,做善事,各国首脑都曾会见过他,显然不能小瞧。巴菲特,乔布斯,GOOGLE,FACEBOOK,。。。的老板们说了什么,经常会被别人引用,成为人们重视的新闻。他们都是有梦之人并成就了一番事业,他们成功后作公益来维护这个美国梦,具备巨大的经济实力和行内影响力,但不做官。一部分年轻人看着他们做梦,梦反映了价值,寻梦就是对价值的追求,这就是刘说的这些人的凝聚核作用。中国有凝聚核作用的是做官,其价值当然是完全不同的。他们会出席政府的会议,提建议,和政府协作,但是他们是独立的,因此可能会吃政府的官司。比这些大土豪差不少却也实际上根本不差的人在美国很多。他们在各行各业,各个角落里支撑起美国的民间社会。这样一个有丰厚民间社会的美国,才不仅有长治久安,还有积极上进。原本,美国社会中的个人已经并不弱小,已经不是一盘任政府支配的散沙,现在,土豪们在社会局面里造成的四处起伏,使得整个社会富有弹性,不是只有沉重的铁锤和平摊的沙地。任何来自上面的极端措施都不能一杆子插到底。当然,政府扩权是天然的倾向,美国政府也不例外。这种平衡在动态中的维持,也不是靠大法官们释宪就可以包办的。热衷于政治筹划的人喜欢谈政府如何如何,对民间社会却未必有那么多的关注,可说到抵御专制统治的有效性,却要看民间社会的成熟。
   
   李白兄文章中说刘文的说法变果为因,的确是给了人这个印象。我想这和他行文言说的先后有关。上来他就谈土豪如何重要,然后贬低了游士的作用。给人以没有土豪什么都别说的初始印象。
   
   接着他说了:“民国初年,土豪获得了唯一一次机会,但时间非常短暂,只开花不结果。张季直和刘文彩失败,就是民国失败。”
   
   他后来又说到:“打土豪成功了,社会瓦解成散沙了,要钱就方便。鲁迅说过一句非常深刻的话:什么叫一盘散沙?那就是治理的成绩。治理成功的标志,就是社会瓦解。”。
   
   显然,他知道,土豪是养出来的,是正常社会在时间里面积累的结果。土豪就是孩子,小时候很弱,稍微一个小病,孩子就玩儿完了,只有细心照顾让他长大之后你才能指望他有所作为。社会失败,土豪就养不成。没有土豪,是社会失败的特征,因为没有人对这个社会有稳定的认同,为这个社会的进步做出与其地位相称的贡献。过得还不错的人都不要承担责任,整天和孩子们一起做美国梦-没有什么错但说明了失败的程度,过得不好的人你想要他们怎么样呢?彻底消灭土豪是共产党前三十年做的事,后三十年共产党把这个事继续做了下去。但看着有钱人渐渐多了起来,人们会问:明明到处都是土豪,地方豪强,黑社会,怎么会没有土豪呢?怎么说共产党还在消灭土豪呢?
   
   对此,他说:“就我亲眼看到的中国,这话说反了。中国所谓“后三十年”市场经济,在精神上是商鞅变法的进一步展开,在社会上是“前三十年”的进一步展开。。。。。。,后三十年”的基本精神是社会解散,把军队-公务员-文教系统以外的组织撤掉,但不允许替代性的社会组织填补真空。”
   
   他看得很清楚,他希望看到的土豪跟本就无法存在于这样个环境里,更别提让他们长大了。对此他的看法是:“中国所谓市场化有一个非常怪异的特点,它是一个去组织化的进程,需要看得见的手不断清理,像园丁铲除杂草一样。吴英这一类人之所以会跌倒,关键还是在于去组织化的基本精神。挑明了说,我们不能听任潜在的土豪产生,任何不可控制的东西都是危险的。”
   
   共产党对土豪们是很敏感的。它们对可能成为土豪的人们又打又拉,让他们没有独立的归属,只能依附于他们。对此,它不需要理论指导,它有这个本能,本能是可以遗传的。对这个空子它很小心。它有理由不把它完全堵死,更有理由不让它扩大。早在六四之后,对政治改革无奈的人们为邓小平南巡欢呼,说只要经济发展起来,造就了一个强大的中产阶级,然后事情就会像台湾发生过的那样,民主水到渠成。如果说今天中国没有中产阶级也不确切,但仍旧是一盘散沙的中产阶级,并不能构成对专制政权的致命挑战,人富裕了就会自觉地争取要求民主自由的传说至今在中国还是传说。中产阶级已经有了开腿就跑的实力,却始终站立不稳。
   
   前不久网上有消息说,一些有钱人打算为另外一个想做土豪的人说情,因为那家伙与许志永一道开始和共产党叫板。结果是俞正声跑出来正告各位打消痴心妄想。如果事情果真如此,不难看出,共产党对这些人的反应既强烈又迅速且成熟。等于和颜悦色地告诉你,好好赚你的钱,大家相安无事,闷声才能发大财,想多了,掐死你不商量。他俞正声家族横横纵纵就是官宦豪门都有,国共两党通吃,由他来给这些企业家有钱人讲清楚,身分倒也般配,他那个家族史就是一部豪门兴衰史。
   
   话说到这里,对于刘仲敬文章背后的政治背景的猜测已经毫无意义。这样一种猜测对国内的研究者十分不公道,好像人家拿了一点儿工资就有了原罪一样。一个人对近代极权分析尤其是共产专制中二次掠夺的分析已经表述到这样一个地步,你还要他怎么样?
   
   对于游士的过度轻蔑是刘文中一个败笔。我觉得他说得过于绝对了。历史上的游士比土豪们名气大,表明了游士集团在历史上的显赫地位和作用。游士和土豪们的互动很重要。不过当今好的游士确实很少。倒是投机叛卖的游士,为权力说项,涂脂抹粉的游士到处都是,都忙着和官府互动去了,让人们对曾经威力巨大的游士们十分沮丧,也怨不得人家瞧不起说他们没用。这就像说中国已经有了相当多的有钱人,但刘仲敬的土豪没有几个一样。刘文中对一些还算不错的游士们的轻蔑也许有他深层的理由,但大家都在寻找机会发声,他自己也在说话,看来说得也不比别人少因此有了些小名气,也是游士身分,如果真地没用他又何必说?
   
   不过,刘文瑕不掩瑜。他文章的观点和脉络都是很清楚的。冷言冷语说得从容不迫,得罪谁不得罪谁不是其文章的主要考虑,他不要四平八稳,听不听随你,调门儿不高却是言之有物。不同的文章说不同的事,没有一篇文章可以把天下的事说干净。把花俏的口号去掉,说一点儿大家忽视了却重要的事,并不容易。不多,只说土豪现象,说它的生存条件,成败作为社会状态的标志,成于何时,败在何处,结合了中国从帝制结束后发生的两个革命的一些为人们忽视的事实,以及更为广泛的社会背景,为观察中国提供了另外一个视角。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