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熊飞骏的博客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熊飞骏

   四、天父杀天兄总归一场空

   1857年7月26日凌晨,太平天国东王府中忽然闯进一伙兵将,见人就砍,逢人便杀,无论男女老幼,凡是活物,都一个不留,连猫狗也不放过。

   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将熟睡的东王杨秀清唤醒,他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一个闯入府邸的士兵一刀砍为两断,接着涌进来的将士又上前将其乱刀分尸砍成肉泥。

   太平天国的杰出军政领袖就这样一命归西。

   会子手从凌晨杀到天明,屠杀持续了两个小时。

   整个东王府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味,到处是尸首、残肢和鲜血。杨秀清全家老小,以及部署官员,凡在府中者全部身首异处。

   东王府只有一个人活了下来。她是东王府承相,太平天国第一位女状元,美妙绝伦的才女傅善祥?

   …………

   闯进东王府玩灭门惨案者不是大清国的官兵,也不是流氓黑社会团伙,而是太平天国的北王韦昌辉的部众。

   韦昌辉则是秉承天王洪秀全的圣旨。

   太平天国举事反清时,洪秀全、杨秀清、韦昌辉以兄弟相称,洪秀全为何要用灭门手段来屠杀自己的兄弟呢?

   这事说来话长。

   洪秀全这人除了折腾些邪教把戏招摇撞骗外,并没有什么真才实学,无论组织工作、打理朝政、行军打仗都是白痴。他前期主要倚靠组织天才冯云山把“拜上帝会”做大做强;后期主要倚靠军事天才杨秀清主持军政大局。自己则长年龟缩在豪华盖世的天王府装神弄鬼玩女人。太平天国战事进展如何?北伐兵团打到哪里去了?这些天国的紧急军政要务好象与他这个一把手没有任何关系。

   洪天王这幅昏庸糊涂相,自然让太平天国的军政总理杨秀清打心眼里瞧不起,对天王的恭敬也就一天天等而下之,取而代之的闪念也就常常在心头涌现。

   杨秀清是一个黑社会干才,信奉“强势”才能“服众”的黑道逻辑。他深信要想取代洪秀全成为天国名副其实的“一把手”,让天王长期处于“虚君”位置,就得利用手中掌握的巨大军政实权,让天国的将官“畏惧”他不敢违抗他的旨意并最终对他唯命是从,就算心有不满也敢怒不敢言。这也是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残暴”者容易御众得志的原因。当年赵高在秦二世内阁玩“指鹿为马”就属此道。

   杨秀清拥有在天国玩“强势服众”的有利条件。一是他的军事才干在天国无出其右;二是他乃太平天国的军政总理,除天王洪秀全外的所有将官必须服从他的号令,他也有权处罚任何文臣武将;三是他拥有“代天父传言”的宗教特权。

   1848年洪秀全回广东营救“拜上帝会”军政总理冯云山。广西拜上帝会教众因群龙无首陷入混乱状态。

   杨秀清在黑社会锻炼出来的敏锐洞察力,使他很快看穿教主洪秀全“耶和华附体代天父传言”是装神弄鬼的小动作,于是也模仿教主如法炮制,在酬人广众之前突然倒地,然后高声呼叫“我是天父!……”借天父耶和华之口来表达自己的意志。

   杨秀清天生聪明伶俐,玩这套装神弄鬼的“天父下凡”把戏比洪教主还生动逼真,因此没有人怀疑他是在捣鬼。既然杨秀清有教主那么大的本事能“代天父传言”,群龙无首的教众自然听命于他。

   当洪秀全回到紫金山金田村时,对杨秀清那套装神弄鬼的“小动作”也只能心照不宣,否则就等于是当众揭穿自家的画皮了。不但不能揭穿杨秀清的鬼把戏,当杨秀清表演“天父下凡”时,他还必须当众跪在杨秀清面前听他训话。因为教众相信那时杨秀清是在代表天父说话,洪秀全自称是天父的儿子,当然要对“父亲”下跪。

   太平天国成立后,杨秀清虽然名义上位居洪秀全之下,但他时不时以天父下凡的名义,越过洪天王直接给太平天国部众发号施令,赢得了天国的一等权威。

   因为明白杨秀清看穿了他那套骗人的鬼把戏,洪教主以后表演“代天父传言”时不再象先前那样自然,总感到杨秀清那双象刀一样的目光在盯着他嘲笑,因此装鬼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少了。杨秀清则没有洪教主那样的心灵困扰,“天父下凡”的次数反而越来越多。从1848年到1856年8月,杨秀清假托上帝下凡“代天父传言”高达25次以上,远远高于洪秀全装神弄鬼的次数。久而久之,天国的将士就认为东王的“神性”甚至比“天王”还要高。

   为了让天国将士明白他的“神权”比天王还高,杨秀清还借“天父下凡”名义当众责罚洪秀全,示意将士要“认清形势站好队”,在他和天王发生权力斗争时站在势力较大的东王这一边。

   据《贼情汇篡》上说,太平军中有人夜间偷窥洪天王和妃子们的床第战斗。洪秀全知道后勃然大怒,将此人绑了要杀头。杨秀清对此事很不已为然,于是咣当一声倒地,再次“天父”下凡,训斥责罚洪秀全执法不公。洪秀全有苦说不出,只能跪下认罚。幸好韦昌辉及时跪下求情,主动替天王受罚,杨秀清才见好就收。洪秀全才幸免在众人面前打板子丢脸。

   杨秀清这一招无疑是杀鸡儆猴,让天国将官们看清楚,连一把手都是我儿子,你们这些小辈还能“不识相”?

   还有一次,洪秀全的二哥洪仁达因为犯了一点小事,被杨秀清借“天父”名义五花大绑,当众责打一百大板,差一点就一命归西。在旁观刑的洪秀全也只有干瞪眼的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哥哥被打得死去活来,而不敢揭穿杨秀清的骗术,否则他也没得玩了。

   杨秀清可以表演“天父下凡”责罚洪秀全,天王却不能“以彼之道还彼之身”,因为他明白杨秀清知道他那套把戏是装鬼骗人的,表演起来就缺少东王那份底气。

   杨秀清的那套“强势服众”黑道权谋运用起来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下属从心灵深处认同他的绝对优势。绝大多数太平军将士都是认同的,但有两人口服心不服:一个是北王韦昌辉,一个是翼王石达开。

   韦昌辉是金田村的一个暴发户,家里积攒了200多亩良田。当初太平军起事前就是用他家的钱财打造大刀长茅等武器,否则连金田村都走不出来还怎么打南京,所以自认对天国立下的功劳比谁都大。杨秀清则出身烧炭工人,家无寸土户无余财,加入拜上帝会之前韦昌辉连正眼也不肯瞧他一下。现在杨这小子位置在他大爷之上,自以为了不起,丝毫也不感念他韦家才是太平天国原始积累的大功臣,他心里自然服不起来。

   石达开是有文化的人,还会点武功,读过《孙子兵法》,不但对目不识丁的杨秀清不存在天生敬畏之情,相反对东王的专横跋扈颇有微词。

   对付韦、石这类颇为自负的部属,在没条件清理掉对方的情势下,杨秀清应该“倒过来装孙子”好言抚慰,不刺激其自尊心,让对方感到自己受到了足够的尊重。那样才能令对方感激“知遇之恩”,放下身架站到自己这一边,至少也能令对方保持中立姿态。

   可杨秀清是那种拥有无穷无尽小聪明却缺少大智慧的主,不担不照顾韦、石的自尊自负,相反把二人当成没有脊梁的“小喽罗”,在二人面前盛气凌人颐指气使,用“过度强势”来教训对方“识相点”。

   有一次韦昌辉的大哥与杨秀清的妻兄为争夺房子发生争执。大舅子在妹夫面前告了一恶状,杨秀清当即怒不可遏,命人把韦兄捆起来,宣判死刑,并交给韦昌辉动手。

   韦昌辉也是那种阴忍刻毒为了自保连老父都敢杀的主。为了不让大哥牵连到自己的政治前途,不但不为其求情,相反大义灭亲起来,判定大哥罪恶滔天,应该五马分尸。

   韦昌辉以为杨秀清收到判决奏章后会息事宁人,赦免大哥死罪,没想到东王笑得很开心,宣布“准奏”。

   韦昌辉只好亲手把大哥四肢和头颈系在五匹马轭上,然后给五匹马各抽一鞭子。

   五匹马跑向五个方向,把韦昌辉的大哥拉成了血淋淋的五大块。

   东王杨秀清亲自监刑,自始至终他的笑容一直很灿烂。

   自那以后,韦昌辉对东王滋生出深入骨髓的深仇大恨。只要能报此血仇,就算是毒蛇他也愿意与之联手。

   燕王秦日纲的马夫有次坐在门口休闲,刚好杨秀清的叔叔从那里经过。马夫当时没留神没即刻起立致敬,因此闯下大祸。杨叔怒不可遏,当场亲手把燕王马夫狠狠责打了200马鞭。打累了还不解恨,绑起马夫交给天国管司法的黄玉昆仗责加罪。

   黄玉昆认为马夫乃无意失神并非故意不敬,罪责不大,况已责打200马鞭身上伤痕累累,认为没必要继续加仗刑。

   杨叔认为黄玉昆瞧不起他,就一状告到侄子那里。杨秀清的反应不是劝其叔低调点少惹事,而是认定黄玉昆瞧不起他叔就是瞧不起他这个军政大总理,一怒之下命令石达开前去逮捕黄玉昆。

   黄玉昆是石达开的岳丈。杨秀清的招数也真够损的。

   杨秀清此举自然激起众怒。黄玉昆愤然辞职,陈承榕、燕王秦日纲也辞职抗议。

   东王杨秀清恼羞成怒,决定动起大刑镇压不满,命令韦昌辉对四人行刑:燕王秦日纲重责一百大板,陈承榕两百大板,黄玉昆三百大板;燕王马夫五马分尸。

   就因为一个马夫不留神没及时起立敬礼,就对几个王侯将相动如此大刑?杨秀清的嚣张弱智着实有点过份。

   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更别说是自己的岳丈。石达开对杨秀清的仇恨可想而知。

   杨秀清“强势服众”的黑道伎俩不但没有令韦昌辉、石达开“识相”,相反和二人不共戴天。

   洪秀全虽然文不能安邦武不能开国,无治国领军之能,但耍阴谋玩权术却是一等一的高手。当他意识到杨秀清权力膨胀到威胁自已至高无上的地位时,自然对他起了杀心。

   女人是战争的号角,人类世界半数左右的古典战争都是女人引起的。洪秀全决心除掉杨秀清一样有女人的因素。

   洪秀全有个美丽的妹妹洪宣娇。当洪秀全去广西宣传拜上帝教时,洪宣娇则早早入了黑道走起江湖来,并且早他哥哥几年进入了广西,在紫荆山遇上了当地的黑老大萧朝贵。二人同类相惜很快结为夫妻,联手干些剪径下蒙药的无本生意。

   萧朝贵和洪宣娇的经历很容易让人想起《水浒》里的菜园子张青和母夜叉孙二娘。

   萧朝贵家当时住着一个黑哥门,名叫杨秀清。洪宣娇风骚浪荡自然守不住妇道,对肌肉发达的杨秀清动了春心,乘丈夫外出打家动舍时二人滚到了一张床上。

   自那以后洪宣娇就成了杨秀清的地下二奶。

   太平天国举事暴动后,大军吃住行在一起,二人不容易瞒着众人眼线暗渡陈仓,从金田村到南京都难得私会一面。

   萧朝贵在长沙早早战死后,洪宣娇成了寡妇。年轻寡妇易思春,对旧情夫杨秀清的思恋自然与日俱僧。

   太平天国定都南京后,住在豪华盖世东王府里的杨秀清闲来无事,突然想起了那个美丽的寡妇二奶。

   杨秀清当时大权在握,偷情也就比常人容易。当即颁下一道公文,以商谈国事为名,令家臣把洪宣娇接到了东王府。

   俗话说“久别胜新婚”,更何况天性投缘,两人自此难解难分。洪宣娇也堂而皇之搬来东王府办公。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