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5)]
熊飞骏的博客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中国裸官的N大特征
·“孔庆东现象”是特色中国结出的“无耻怪胎”。
·  孔庆东才是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美国政府只能把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大汉中国也曾象美国政府一样拯救大兵瑞恩
·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5)

   ——熊飞骏

   

   二、从广西到南京的传销式长征

   

   1851年1月11日,是“拜上帝教”教主洪秀全38岁生日。

   1850年夏天,广西全省几十县的上万名拜上帝会教众奉总部命令前往金田村团营,参加教主次年1月的祝寿大典。

   拜上帝会领袖洪秀全决定在这一天举大事,裹胁前来祝寿的教众武装暴动,成立“太平天国”,与清政府分庭抗礼,实现自家的帝王将相梦。

   洪秀全决定的暴动谋略只有杨秀清、冯云山、萧朝贵、韦昌辉、石达开等核心领导层的少数几人知晓,其余的教众则毫不知情。不但普通教徒一无所知,连各县分会的堂主也蒙在鼓里。

   如果堂主教徒们事先知道教主的反政府暴动决策,相信他们中的多数都不敢前往金田村“恭祝万寿”了。

   当山呼万岁的教众听到教主发布伟大指示:宣布武装暴动成立太平天国时,才感觉自己被一种无形力量推到了一条巨大的贼船上,这时身不由己后悔已经迟了。

   洪秀全宣布建立太平天国后,任命了太平天国的常委领导班子:天王洪秀全,中军主帅杨秀清,左军主帅石达开,右军主帅韦昌辉,,前军主帅萧朝贵,后军主帅冯云山。

   从常委排名来看,金田起义初期杨秀清就已成了仅次于洪秀全的二把手。拜上帝会前期的军政总理冯云山的座次则退居末位。

   太平天国的武装力量统称为“太平军”。

   太平天国成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烧教民房子,共产教众家产,裹胁教众家属加入太平天国。

   为了斩断教民的后路,只能跟随洪教主南征北战死而后已,太平天国采取了下列几项措施:

   1、烧房子,让教民无家可归,只能把太平天国当作自己的家。

   2、财产公有制,个人不得持有钱财。没钱教徒离开群体就寸步难行,有效扼杀了开小差的冲动。

   3、男、女分营,小孩离开父母加入儿童团,不让全家团聚在一起,这样就极少有人会不顾连累妻儿开小差了。

   4、严格禁欲,恋爱私通死刑!夫、妻作爱要批条子,没审批就行房杀头。这样就有效阻止了个体“感情”战胜“主义”,在“色胆包天”情况下对抗天国运动。

   拜上帝会的普通信徒多是平常行不过十里的文盲,没人懂得地理知识,眼中的世界也只有方圆几十里的小块天地,出了那块养身地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他们跟着大部队走上百里地后,就算想回家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太平天国拉人入伙发展壮大“组织”用的是一套“传销”方式,用多快好省的现实功利和天国美丽前景来诱惑民众“入伙”,等到你发现上当受骗时一切已经迟了,房子烧子,家产充公了,回去的路也找不到了,只有被动跟着大队往前走了。同时太平天国设置了一套根据“拉人入伙”的多少来分配待遇的组织方式。你拉的人越得,享受的待遇就越高。那些上当受骗者,为了挽回损失或拉人垫背,只有一门心思去骗更多的无辜者入伙,别人烧他的房子不去报仇雪恨,却狂热去烧无辜人家的房子。亲朋好友往往成为首选的下手目标。

   “别人烧我的房子,我干吗不去烧别人的房子?他们凭啥要过得比我好?”是很多深中邪教毒液教徒的病态心结。

   1852年3月23日,洪秀全在武宣县东乡自封“天王”。

   太平天国成立后,在广西境内转战了一年半时间,军事上一直没有大的起色,直到那年9月下旬才攻占第一座县城——永安(广西蒙山县),但很快陷入清军的重重围困,在这座县城打了长达六个月的防御拉锯战。

   太平天国的常委们都是乡村小农,从没在城市生活过,到了永安县城就象来到了首都。事实上他们当时也把永安当成天国的首都,准备在里面长期过日子,并有模有样地封王拜将起来。

   东王杨秀清、西王萧朝贵、北王韦昌辉、南王冯云山,翼王石达开。诸王俱听东王节制。

   杨秀清在南征北战的残酷岁月体现了其出众的军事才能。生死之间军事高于一切,会打仗的人权力自然快速膨胀,杨秀清也因此上升为天国的军政领袖,地位仅次于洪秀全。其他常委都得听命于他。

   太平军在前期数量并不多,战斗力也不强,做强做大的远景相当渺茫。在转战广西的艰难岁月里,太平军面临多次全军覆没的危机,可每次都是清政府的腐败帮了他们的忙。

   当太平军被围困在永安县城,洪秀全等常委在城内象末世赌徒一样封王玩特权抢女人时,清军完全有机会把太平军一网打尽。

   可腐败的军队产生不了优秀的统帅,太平军在被重重围困7个月后,居然全师从严阵以待的八旗兵团眼皮底下溜走了。

   那时大清国正规军的战斗力甚至远远赶不上地方职业民团。

   在全州衰衣渡,太平军和晚清天才军事家江忠源统率的职业民团陕路相逢,双方展开决战。太平军有上万人,江忠源的部众只有区区一千人,可决战的结果却是太平军以绝对优势的兵力差一点全军覆没。太平天国的缔造者,“拜帝上教”前期的军政总理冯云山伤重身死。

   衰衣渡战役和永安战役对比,可以想象大清国正规军腐败到了何种程度。

   为了逃避江忠源民团的追击,太平军被迫离开广西进入湖南。广西地方民团无法越界进入他省作战,江忠源只好在湘桂边境含恨收兵。

   转战湖南的太平军逢回路转柳暗花明,进入了出乎意料的高速发展时期,人数象滚雪球一样迅速膨胀起来。

   太平军离开家乡广西后之所以时来运转,除了士兵在一年半的转战中实战能力大大增强外,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不懂地理的广西士兵远离家乡后,开小差走回头路的幻想被彻底斩断,只有拚死向前才能死里求生。

   进入湖南才两个多月时间,太平军势力已经膨胀到这样的程度,居然能派出萧朝贵的先遣军团奇袭湖南省会大城市长沙。

   奇袭长沙的太平军先遣兵团差一点就得了手,西王萧朝贵被守城大炮击中一命归西。

   萧朝贵、冯云山一个是洪秀全的妹夫,一个是教主的亲族。二人相继战死,权力的天平很自然倾向杨秀清那一边。

   长沙攻坚战进行了三个多月,虽然最终没有攻下这座富得流油的省会大城市,但太平军却洗劫了周边富庶的乡村集镇,大大地阔起来了。

   当长沙的大清援军越聚越多时,太平军放过长沙掉头北上,攻克湘北军事重镇岳阳。

   在岳阳太平军大大发了一笔装备财,挖出了两百年前云南王吴三桂埋藏在这里的多门巨炮,一试居然还能成功发射。

   有吴三桂的巨炮助阵,太平军如虎添翼,兵临湖北省会武昌城下时就架起了那些巨炮。

   1853年元月12日,吴三桂的巨炮一响,武昌城守军就丧失了斗志,坚城顷刻陷落。

   湖北省长常大淳全家老幼身首异处,贪贿来的巨额家产也成了太平军的战利品。

   太平军第一阶段的战略目标是南京,所以没在武昌停留,把这个省会城市洗劫一空后就挥师东征,沿途攻克九江、安庆、芜湖等沿江军事重镇。每攻占一座城市就实行三光政策,刀下余生的民众则裹胁加入太平军。

   太平军离开武昌时兵力已发展到50万人!

   1853年3月19日,太平军攻克南京。

   太平军在前期之所以能取得出乎意料的巨大军事成就,主要原因当然是大清国官僚和政府军的高度腐败,不是我们太强大了,而是敌人太虚弱了。另一个原因则是太平军将士没有后路,家属都在军中,只有打胜仗才能保护自己和亲人,为天国作战就是为自己作战。如果贪生怕死或临阵脱逃就等于置亲人于死地。将士为自家作战就容易勇往之前奋不顾身,焕发出不怕牺牲的热情,因此抵销了战术训练不足的弱点,产生恐怖的战斗力。

   南京是著名的花花世界。洪秀全等乡巴佬蓦然看见六朝金粉如云美女,自然决定留在这个城市好好过日子。

   洪秀全把南京改名为“天京”,作为太平天国的首都。

   洪秀全、杨秀清决定赖在南京不走了,他俩劳苦功高要好好犒劳一下感官肉体享受一番,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天国事业则交给石达开、韦昌辉和其他太平军将士去完成。

   太平天国定都天京后,为了确保首都的安全,留下来玩享受的洪、杨制定了向北,向西开疆拓土,把敌人尽可能远远赶离首都的战略。

   太平军开始了北伐和西征。

   北伐兵团两万人,由林凤祥、李开芳率领,兵分两路分进合击。

   大清国的首都在北京,为了确保首都的安全, 清政府必定在南京和北京之间布下重兵防守太平军的北伐通道。所以北伐战场应该是太平天国前期的主战场。

   对于这个千里转战且重兵防守的主战场来说,区区两万兵力显然力不从心。

   更要命的是,北伐军既没有援军,也没有后勤补给,从给养到死伤兵员的补充都要靠北伐兵团自已解决。

   这等于让北伐兵团自投罗网去送死!

   洪、杨当初的战略意图并不是要北伐兵团承担攻克大清国首都推翻清政府的重任,而是要让这两万人去玩命冒险,把政府军的主力从南京远远地引开,方便太平军主力攻占安徽和长江上游城市,为天京打出一条安全的“防火带”。至于那两万人嘛,如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为了天国“出师未捷身先死”也值得。

   北伐兵团一进入安徽后就成了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兵团虽然只有两万人,一无援军二无补给,可居然突破了政府军的重兵围堵,一直打到天津附近,在津浦线上攻城略地长达一年之久,并且差一点就死里求生。政府军的腐败确然太过份了。

   北伐兵团意料中全军覆没。

   北伐兵团前脚出师,太平天国的主力兵团就挥师西征,重新攻克长江上游的安庆、九江、武昌,进入湖南。

   在湖南岳阳,太平军遇上了自己的克星,曾国潘的新建湘军。

   湘军也是职业民团,由保家守土的地方民兵转变而来。

   曾国潘是晚清最杰出的政治家,也是一个有着过人品格的伟丈夫。他的军政天才和强大的家国责任心,把湘军这支民兵武装打造成拥有恐怖战斗力的威武之师。

   湘军出师时只有一万五千人。陆军一万水军五千。

   数量占绝对优势的太平军不是组织良好又经过充分训练的湘军对手,在湘军的打击一路往回退,一直退到九江才停下来。刚沦陷的武昌也在湘军手里光复。

   西征军一路败退到九江后,西线的战局呈绝望之势,新生的太平天国陷入危险之中。

   为了挽救西线的危局,读书人出身的石达开,太平天国仅次于杨秀清的将才奉命前往九江,担任西征兵团总指挥。

   没有多少实战经验的湘军遇上石达开后,也等于是遇上了自己的克星,战场形势又逆转过来。太平军大踏步前进,湘军大踏步后退。

   湘军刚刚光复的武昌又再度沦陷。

   湘军更大的灾难还在后边。为了消灭湘军的水师,石达开发起鄱阳湖战役,把湘军打得满地找牙。湘军统率曾国潘居然在危机中投水自杀,被人救起后还企图再跳。

   鄱阳湖战役大捷后,江西的门户打开了,大半个江西很快落入到太平军手中。省会南昌城如惊弓之鸟,居民一夕数惊。

   在西征军大捷的同时,杨秀清在江北、江东发动了清扫天京外围的战役,打破了政府军围困天京的江南大营和江北大营,总司令向荣兵败上了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