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熊飞骏的博客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从政务官的职能看中美官员的差别
·妥协和共识是通向阳光未来的阶梯
·腐败容忍——一种可怕的时代瘟疫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熊飞骏

   (******如果你对现实感到迷惘,你就去读读历史,其实一切已经发生过;如果你对历史感到迷惘,你就来看看现实,其实历史正在发生。

   一切善于忘却的民族必有大灾难!)

   

   三、中法战争与“口号爱国贼”

   

   1771年,越南西山党爆动,推翻了广南国王的统治。王室后裔阮福映流亡泰国,王子景则在法国传教士百多禄的保护下逃亡法国。为了得到法国的援助,1789年百多禄和王子景代替阮福映签订《越法凡尔赛条约》,规定法国派军舰和军队援助阮福映作战。越南方面允许法军长驻南越地区,并割让昆仑岛和岘港给法国,法国人在越南有自由贸易特权。

   条约签订后,百多禄在印度的法国殖民地本地治里装备两艘战舰,从葡萄牙人那里购买了步枪等武器,招募一批志愿军赴越加入阮福映阵营,使其军势复振,对西山党举行反攻。

   1794年法国远征军攻陷首都顺化,西山党政权覆灭。这时正值法国爆发大革命,没条件履行《凡尔赛条约》,只好把远征军撤回。阮福映继续北伐,征服北方的安南王国,统一越南全境。

   1802阮福映在顺化即王位,改元嘉隆,定都富春,建立阮朝,并遣使请求大清国册封。

   1803年,清政府改封阮福映为越南国王。他就是越南历史上著名的嘉隆王。

   1820年阮福映逝世,临死前叮嘱王子阮福皎说:“不可忘记法国的大恩,对法国要敬爱不衰……”

   没经历过人生残酷磨练的小国王即位后很快健忘了父亲的遗嘱,不但没对法国恩主敬爱不衰,相反恩将仇报对法国传教士大开杀戒。

   十九世纪五十年代,法国从大革命的动荡中恢复过来,小拿破仑建立法兰西第二帝国,总算等到履行《越法凡尔赛条约》的时候了。

   1856年,法国海军少将鲁约里前往越南首都顺化呈递国书,要求阮家王朝履行1789年跟嘉隆王阮福映签订的割地通商同盟条约。

   越南官府的反映和同时期的两广总督叶名琛一个德性:玩驼鸟政策不理不睬!

   法国方面的反应很激烈。鲁约里指挥海军陆战队在舰港强行登陆,舰炮摧毁了越南炮台。

   越南官府在外国军队面前很脓包,可对非武装平民却很有战斗力。法国舰队撤退后,就开始对手无寸铁的法国传教士抖威风,格杀勿论一个不留!

   屠杀手无寸铁的传教士并不等于打胜仗,三年后的1859年法国舰队再度兵临城下,攻陷南越首府西贡。越南官府只好屈服,跟法国签订割地陪款的《西贡条约》。不过割让的土地不再是《凡尔赛区条约》规定的舰港那个弹丸之地,而是整个南越地区,相当于越南总面积的三分之一。

   法国商人很贪婪,对割让越南三分之一国土的《西贡条约》并不满足。军火商久辟酉在北越首府河内发现一条通往中国云南的交通河流——红河,企图利用这条河流贩运军火前往云南卖给正在交战的回民武装和清政府军队。

   军火在越南是违禁物品,但越南官员奈何不了久辟酉,就照会驻西贡的法国总督召回这位军火商。

   1873年,法国总督派遣海军军官葛尔里率领两艘军舰前往北越首府河内调查。可葛尔里竟然被军火商说服,反过来建议总督对河内用兵吞并北越。

   越南官员恨透了葛尔里,就联络割据中越边境的强盗武装刘永福的黑旗军,对沿红河探测通商道路的葛尔里发动伏击战。

   黑旗军首战告捷,把葛尔里五人砍头。当越南现任国王阮福任收到黑旗军首领刘永福献上的五颗法军人头时,就单方面宣布取得了抗法战争的伟大胜利,任命强盗头子刘永福为三宣军区副司令。

   法军的报复来得很快,1874年越南政府再度屈服,跟法国签订第二次《西贡条约》。

   1、法国承认越南是独立国。

   2、法国代理越南外交。

   3、开放红河自由航行。

   越南是大清国的附属国,虽然内政完全独立,但在清政府眼中并没有独立自主的资格。慈禧内阁收到法国驻中国公使呈上来的《西贡条约》副本后,自然对“承认越南是独立国”条款大惑不解?

   越南既然长期是大清国的附庸国,外交上自然也和大清国一个德性,根本没想到要履行签订的条约。一面暗中知会盘据红河西岸老开城的黑旗军阻挠法国通航;一面不理会法国代理外交,继续向中国派遣贡使。

   法国对越南违背条约行为再次反应强烈。1882年,海军司令李威利率舰队在北越登陆,攻陷首府河内,强迫越南政府履行第二次西贡条约。

   越南向宗主国求救,中国和法国交涉。两国代表签订划分越南势力范围的《天津草约》,法国同意红河以北是中国保护区,中国承认红河以南是法国保护区。

   1883年,中、法两国同时宣布拒绝《天津草约》。法国军队攻陷越南首都顺化,国王阮福升投降,跟法国签订《顺化条约》,承认越南是法国保护国,内政外交全交法国管理。

   法国高层发动政变,宣布废黜阮福升,另立他儿子阮福昊当国王,同时派急使前往中国求救。

   清政府立即派遣援越远征军越过中越边界,在河内附近布防。

   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的法国虽然是现代化强国,但因十年前的普法战争受伤太重,50亿法郎(合10亿两白银)的巨额赔款严重制约了法国军事力量的与时俱进。加上新成立的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基础不牢,民主宪政还未成为多数法国人的共识,专制复辟威胁尚存,政府很弱势,平均每8个月更换一届内阁。不适宜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大型国际战争。所以和大清国开战虽然最终胜利没有悬念,但却不是法国的最佳选择。

   关于抗法援越,清政府分为主战、主和两派。主战派以政府后起之秀张之洞为主,主和派以官场老字号李鸿章为主。

   张之洞是新崛起的“清流党”领军人物,以擅长慷慨激昂的排外主战演说来赢得朝野的关注。

   经过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大清国取得了举世嘱目的军事成就,上升为亚洲第一大军事强国。尤其是现代化海军阵营堂堂。

   随着军事装备的现代化,大清政府的信心也水涨船高。强硬和好战的呼声成为对外关系主旋律,迫切希望过把“用炮舰说话的瘾”。随着被动挨打的记忆渐渐远去,“对外可以说不”的自豪感与也与时俱进,和平与妥协越来越显得不合时宜。

   李鸿章是大清国改革开放的总操盘手,比帝国绝大多数官员有更多的知情权,深知强盛光鲜的外表后面的虚弱和糜烂,明白这个亚洲第一大军事强国在战场上来不了真格的,因此力主和平避战。

   张之洞是官场新秀,还没机会进入权力中心,自然对一流的陆海军装备印象深刻,天真地相信中国扬眉吐气的机会到来了。

   对时局有清醒认识的天才外交家曾纪泽因为了解敌我双方的劣势,虽然很反感“清流派”的战争叫嚣,但也不象李鸿章那么悲观,认为对法国不应一味妥协退让,应该选准时机有策略顶一下。公开对法宣战肯定不行,选派志愿军化装成越南士兵越过边界抗击法军还是可行的。

   “清流党”内还有一个“口号爱国派”,在后方爱国口号喊得震天响,擅长气氛热烈的爱国表演;可一上前线却来不了真格的。这号人热衷于把自己置于道德置高点,把任何理性的声音都斥骂为“汉奸卖国贼”。

   “口号爱国派”以张佩纶为代表。此公没有舌战群儒的智慧,两片嘴唇却能拍打出“骂死王朗”的响声。靠喊爱国口号很快在官场脱颖而出。

   象张佩纶这类在后方豪言壮语在前线丑态百出的现世宝,是近代中国“口号爱国贼”的始祖,靠“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出人头地升官发财。

   中、法两国远征军在北越接上了仗。援越远征军一战即溃,被吹这得神乎其神的黑旗军也全线败退。

   前线战局失利,中、法两国又回到了谈判桌上。

   1884年,中国代表李鸿章,法国代表福禄诺签订和平条款——《李福协定》。

   1、中国远征军撤出越南。

   2、中国仍是越南宗主国,但不再过问法、越两国签订的条约。

   3、中国不向法国索取陪款。

   《李福协定》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不能算是“卖国协定。中国撤军和不过问越、法关系不过是秉承“务实精神”,承认战争造成的既成事实,并且还保留了“宗主国”名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应该是中国外交的一次“小胜”。可那些不切实际的主战派和别有用心的口号爱国贼们,却把李鸿章骂了个狗血淋头,把《李福协定》诬为“卖国协议”。

   因为朝野一边倒鞭挞《李福协定》,中国政府只好顺从“民意”拒绝履行,一再拖延远征军撤军时间表。在大敌当前的关键时刻,大清国官府既不认真履行停战协定避免授法国破坏协定的口实,争取体面的和平;又不积极备战作好迎战法国的准备工作,好像不挨法国一顿揍就浑身不自在。

   法国那边也一样对《李福协定》心不甘情不愿,认为“保留中国宗主国”名义后患无穷,于是抓住中国援越远征军没有遵守《李福协定》按时撤军的借口,重启战端突袭中越边境重镇谅山,向越南境内的中国远征军发动突然袭击。

   法国驻北京公使谢满禄以中方违反《李福协定》名义,向大清政府提出最后通牒,限中国在七天内承诺赔偿法国军费八千万法郎(相当于普法战争赔款六十分之一),否则就对大清国发动战争。

   大清国官府对法国大使的最后通牒报以轻蔑的嘲笑,提醒对方当今中国不是鸦片战争时期的中国,而是“海权大国”不适宜用最后通牒方式,依旧不作好必要的战争准备。

   最后通牒的期限一过,法国公使下旗回国,两国进入正式的战争状态。

   法国是一个海权大国,不会把战争限制在中越边境,必然要利用海军优势把战火延烧到中国本土,从根本上打击中国的战争能力。

   中法战争的两个主战场是中越边境和台湾海峡。法国的总体战略是用陆军在中越边境攻击中国远征军,消化在印度支那取得的胜利成果;用海军在台湾海峡袭击福建和台湾的现代化工业基地。如果条件允许就永久占领台湾。

   大清国光绪皇帝对张佩纶慷慨激昂高呼爱国口号印象深刻,就临危付以重任,任命张佩纶为福州东南战区司令,统一指挥调度台湾海峡两岸的海陆军作战。

   张佩纶到达福州前线后除了带领部属喊爱国口号表杀敌决心外,根本不认真备战,当然忘不了乘机做军需品消耗假帐,冒领防卫经费大发一笔国难财。当清醒者建议位于法国舰炮射程范围内的马尾船厂实施“空厂政策”,把重要设备转移到后方的安全地带时,张佩纶把提建议者斥为“长敌人志气灭自家威风”的“汉奸卖国贼”。

   1884年8月23日上午,法国远东舰队司令孤拔统率远洋舰队闯入福建马尾军港,象绅士一样向大清国闽洋舰队宣战,声称下午两点前决战。

   东南战区司令张佩纶仍然对法国舰队司令孤拔的宣战报以轻蔑的嘲笑,不但不积极备战,还拒绝向海军将士通报孤拔的宣战信息。马属军港的将士在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照常赌牌、酗酒抽鸦片讲黄色笑话。司令张佩纶则在豪华办公室里幻想福建美女的身段和三围有什么性感之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