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苏明张健评论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从《明报》报道说,在今年的8月22号,一架中国制造的军用隐形无人驾驶侦察机,在河北省邢台县旭阳大道和一零七国道丁字路口附近的玉米地里坠毁了。目击者们说:飞机坠毁以后起火燃烧,无人员伤亡。大批的军警赶到了,封锁了事故的现场。第二天飞机的残骸就被运走了。

   

   早在几个月前,共党就报出了隐形战斗机的图片,并且大肆地宣扬了一阵子。各国的军事家们评论说,从外形上看仍然是仿造苏联的式样,但不知性能如何。现在,可以知道性能如何了。据报道说,这架隐形侦察机是从北京的南苑起飞,到邢台不过三百公里就坠毁了。这就反映出了一个问题,这是急功近利,浮华虚荣的必然结果。

   

   明明是既不强大,更谈不上是什么盛世辉煌,民间连温饱的起码程度都没有达到,却非要把先进发达国家所发明创造出来的东西也要拥有。长期无视基础科学的研究,破坏教育的体系,把真正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们当作是异类来对待。于是,拥有先进科技人才的发达国家,频频出来新的发明创造。共党妄图有发明创造,但却没有人才。

   

   近百年来,英国仅仅一间剑桥大学的毕业生,就获得了100多项诺贝尔的科学奖;美国近五十年来,总共获得了86项诺贝尔的科学奖;而共党统治了六十二年,在拥有世界人口22%的大比例的人口中,却没有获得过一项诺贝尔的科学奖。同样是62年,台湾倒是获得了三项诺贝尔科学奖。

   

   去年共党高调地宣传,中国大陆的博士总数超越了美国,但是科技产品却是零。哪怕是十六亿人口个个都是博士,只要没有发明创造,这些博士也等于零。想要高科技产品去装门面,可是又没有高科技的人才;想去先进国家买高科技,可是由于六四大屠杀的残忍,共党政权始终被国际社会在制裁着。不要说军事武器,就连民用的高科技都是被禁运的。

   

   怎么办呢?只有偷。大批的五毛间谍们被派去各个先进国家去偷。但是先进国家之所以先进,就连特工和反间谍的科技都是先进的。所以不但偷不成,共党的间谍们还纷纷落网,迫使得各个先进国家更加提高了警惕。高科技是研究出来的,不是偷的来的。那么剩下的最后一条路,那就是花大价钱,去买堆积在仓库里二十年的前苏联的武器。连冲锋枪都是按照七十年前苏联的Ak47型仿造出来的。

   

   今年展示的二炮部队的地对地导弹,明眼人一看就明白,那是仿造苏联在二战期间所使用过的喀秋莎火箭炮。共党空军的不到一百架所谓先进的战机,而发动机是俄罗斯制造的,机型是前苏联的。俄罗斯也不敢违背联合国对共党的制裁令,所以卖给中国大陆的都是二、三十年前挤压的库底子。

   

   就连共党宣传的这支瓦良格号的航空母舰的船壳儿,都是前苏联的乌克兰造船厂造出来的半成品。动力仍然是柴油,而不是先进的核动力。共党也明白,这些展示出来的所谓先进武器唯一的作用,只不过就是满足一下那些愤青、愤老们狂热虚荣的心理而已,再无其它了。

   

   于是,又指使党军中的那些所谓的专家们,到处去宣扬一个叫做“超限战”的新名词。至于什么是超限战,共党没有给出解释。顾名思义,那就是超出限度,或者是超出了界线。可是在当今的文明世界,任何事情都有一定的限制和必须遵守的规则。就连残忍的战争,伤害到平民、或者是虐待战俘,都有受到谴责和军事法庭的惩处。

   

   那么超限战又是什么战术呢?请教了几位律师和法学的学者们,他们的讲解都大致相同。就是说:所谓的超限就是不理国际法,不顾各国的宪法,更不顾战争的规则,也不在乎人类道德理性和良知的底线。也就是说没有任何限制,无论什么样的阴、损、坏和缺德的事都可以做出来。

   

   这种打仗的方法,就等于是在公开地告诉世人,共党的这支军队就不是正义之师,也不是解民于倒悬的仁义之师;而是什么都干、天下没有什么事是它们干不出来的土匪、恶棍、痞子的集合体,或者也可以称其为三位一体的合成军。在人的社会里,不遵守人性的规则。那么可以断言,这支党军要么自动解体,要么早晚被消灭。因为人的社会是不允许盗匪们无法无天的。

   

   法律界的学者们还告诉我说,共党军队对先进国家和周边国家的政府机构,乃至敏感的私人的网络攻击行为,就是属于这种超限战。这种行为只是出于两个动机,第一个是破坏;第二是盗窃国家的机密。在法律上讲,这两个动机都是犯罪的动机。所以网络攻击这种行为,就是犯罪行为。

   

   这就难怪今年4月,加拿大国会认为网络攻击是不能接受的。加拿大政府随后就表明,有回击的能力。而5月份美国的中央情报局,把网络攻击提到了国家安全的高度。美国政府也立即宣布,要把具有威胁的网络攻击作为宣战的行为。欧盟各国也都纷纷组建了网络安全机构,同时还纷纷证实,网络攻击确实是来自中国大陆。

   

   周边的国家如印度、越南、韩国、日本等国,也都因为同样的事件纷纷向共党政权抗议,同时也都采取了严密的防范措施。如此看起来,共党的对外战争还没有打起来,仅仅一个网络攻击就已经得罪了天下人,使得各国政府拿共党当贼一样防着,当着无赖、泼皮一样的来看待。这难道是中国大陆国际地位的提高吗?也值得为此骄傲自豪吗?

   

   共党口口声声代表了人民,这支党军又被说成是人民的子弟兵。难道中国人民都是土匪、盗贼、无赖、泼皮吗?究竟是谁,六十二年来在丢中国的脸,在丢中国人的脸?民间有句俗话,说是拿着肉麻当有趣,不过就是讽刺一些粗俗低劣的人而已。但是随着时间和经历,他们会认识到肉麻就是肉麻,只有恶心没有趣。

   

   共党对国民的六十二年的愚化、奴化、毒化和妖魔化的洗脑,肉麻不仅仍然有趣,连犯罪都成了骄傲和自豪,或者是为了体现骄傲自豪而去公开犯罪,为的是更加骄傲和自豪。归结起来,离不开一个是人性的缺失,一个是道德的无存。再说得透彻一点,就是缺德成了习惯。

   

   孔圣人教导的人性本善成了笑话,公共道德成了嘲笑的对象。人性中丑恶的一面,越来越理直气壮地公开暴露于世;知识成了混饭吃的资本;美德已经没有人听得懂了。这就是共党教育流水线的伟大成就。

   

   在童蒙应当养正的小学里,教的却是虚无的理想主义;在少年应当养性的中学里,教的却是要守纪律,不打架、不骂人;到了成年养德时候的大学里,不教明德,而是教便后冲厕所,不要随地吐痰,不要乱扔垃圾;车载斗量的硕士博士们,竟然是与仁义礼智信的民族精神背道而驰。

   

   共党们在各个政府部门中实行的公权力私有化,明目张胆地公开贪污,公开腐败,公开抢劫,其恶劣的影响早已败坏了民风。并且还冲出了国门,冲向了世界,也败坏了国际社会中的一些工商业主们,甚至是一些政治家。

   

   现时共党的腐败,已经像是一个溃烂了的毒瘤,脏血和脓疮流得到处都是。洁身自好的人,早就远远的躲离了共党。自爱的人,也捂着鼻子挣扎着远离共党。更多的人,是愤怒共党的腐败,严重的污染、毒害和败坏了人文的环境。当然也有一些人是有样学样,出卖自己的人格和灵魂,加入了这个腐败的大潮。

   

   其实,现实的中国人,无论是什么年纪,只要是肯踏实一点,安下心来,读上几篇训蒙的文章,例如:《三字经》、《千字文》、《弟子规》、《曾子家训》、《孝经》、《太上感应篇》等等,就可以知道,我们中国人的文化传统是多么的精良和朴实。同时也更明白了,我们现实的言行和思维,又离开了我们的民族精神有多么的远。

   

   当缺德成为了习惯,习惯又称为了风俗的时候,这才是最令人恐惧和毛骨悚然的事情。中国人失去了自己的文化根子,也就是失去了自我的归属感,那么这个民族也就不存在了。

   

   五、六百年前,欧洲人民以古希腊文明中的自由主义为武器,推翻了基督教教权至上的极权主义统治。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讲,没有必要去抱自由主义这个佛脚,只要拿起我们文化传统精神为武器,就足以推翻共党这个极权主义的政权。

   

   不知道各位是否注意到一个现象,在西方民主的国家里,凡是出现了政治、经济、社会的重大问题,或者是危机的时候,国民们都会不约而同地投保守党的票。由一贯坚持传统、坚守道德、坚守礼教的保守党出来主政。就是人们知道,世界上的一切危机祸端,都是由于人为的因素造成的。是人,在有意或无意之中,释放出了人性中丑恶的一面。

   

   例如,膨胀的私欲、兽性的贪婪、虚荣的心理、浮华和急功近利的所为,忘掉了或者是干脆就不懂:人是精神生命体,人是追求异议的理性的存在,是不能任由人的本能为所欲为的。人性和道德只能不断地去充实和提升,而绝对不能突破这条底线,否则人与动物就没有区别了。

   

   世界上许多的民族,只有风俗和习惯而没有文化。更有许多的民族,是有宗教信仰的,从而才形成的文化和传统。而中国人是没有宗教信仰,却有着深厚的文化和传统。中国人信仰的是有详细记载的历史,这是我们的骄傲,但是却骄傲不起来。

   

   古圣先贤的教导,人不为己(音读:维),天诛地灭。因为共党要为自己的贪腐抢劫找理论根据,于是就偷偷地篡改成了人不为己(音读:卫),天诛地灭。仅仅一个上声和去声的读音之差,毒害了至少三代中国人。

   

   人要为己,就是要去体现做人的价值,也就是自由的精神追求,唯美的追求和幸福生活的创造。这正符合了孔圣人三十而立的教导:那就是立德、立言、立行。否则天诛地灭,就是说天地不容。把人不为己篡改成了人不为己,就变成了人可以不择手段地干出任何缺爹少娘的勾当,去满足一己之私欲。如果不这样做,天地都不容。我想这可能就是超限战。

   

   共党还怕把人民毒害得不够深,又把古人说的:“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篡改成了“无毒不丈夫”。要让中华民族的男子汉们为了自己个人私欲的满足,不必去考虑什么人性、道德和人伦,完全可以心怀歹毒,采取恶毒手段,狠毒的残忍的、不考虑后果的、超限的,去为所欲为,于是才能成为中华民族的大丈夫。这就是最令人心惊胆战之处。

   

   一个如此歹毒狠毒的民族,能够立于世界之林吗?竟然还有人为此骄傲自豪。这样的民族还要去打超限战,那迟早是要被世界消灭掉的。中国,需要的是一场伟大的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的复兴运动,涤荡一切共党的流毒和残渣余孽,于是人民幸甚、天下幸甚。

   

   说句心里话,本人从来不想什么强大、盛世和辉煌。心中所巴望的,那就是政治清明,吏治廉洁,百业兴旺,百姓们过上个太平的年月,那就烧香念佛了。利比亚人民通过浴血的奋战迎来了自己的新生,同时更赢得了普世的尊敬。

   

   9月1日星期四,全球六十个国家派出了官员,参加了在法国巴黎举行的会议,共同讨论如何帮助利比亚战后重建和恢复经济的问题。中共也派人参加了这个会议。幸亏这个会议是在巴黎举行的。如果是在利比亚召开这个会议,共党能否获得签证入境都是个问题。因为直到现在,共党仍旧没有承认利比亚的反抗力量过渡委员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