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苏明张健评论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习近平有什么脸召开十九大
·习近平从十九大上什么也得不到
·习近平是奴才,不是伟人
·更加祸国殃民的十九大
·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习政权违法拆邮包、偷信件
·习安排的又一场对全民的大抢劫开始了
·习近平依的是什么法
·哀哉!无知且又不自知的习近平
·习近平能在川普面前表现什么
·川普访华,习近平输得惨
·习近平究竟有多伟大
·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十九大后,习近平开始走下坡了
·习近平到底算是哪一端
·习近平还能干什么
·运用独立思考,拒绝惑众的妖言
·自贬身份、自找羞辱的文在寅
·习近平既无法复苏经济,更无法防范金融风险
·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只有死路可走
·对习近平的这种政权,唯有坚决革命
·《台湾旅行法》让习政权更加孤立
·习近平根本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2018年是习近平受难日的开始
·扫黑除恶就是再次抢劫民财
·恐惧中的习近平在倒行逆施
·习近平只能加速经济的全面崩溃
·加强党的领导,必将促动全民大革命
·大变革在即,莫靠鬼神,只说实际
·野心膨胀的习近平步步失算
·所谓的两会并不解决任何民生问题
·机关算尽的习近平该考虑结果了
·温哥华2018中国大变局研讨会发言
·家家有本受共党残害的账,为什么不说出来
·追求自由和权利才是中国人的梦
·习近平走的是未开战先投降路线
·连连失败的习近平
·习近平的愚蠢招致更惨的失败
·习近平自己惹祸上身
·习近平必将使共党政权倒台在今年
·蠢货习近平越走越邪恶
·在中美贸易和知识产权盗窃上,习为什么一言不发
·中美贸易谈判美国全赢,中国输光
·中朝这种政权,越早灭掉越好
·在多伦多悼念六四聚会上的发言
·终结共党政权,既是天意也是民意
·真正的民运人士们,做抉择的时候到了
·再评《反共、反习民主革命大联盟》的必要性
·习近平还有退路吗
·该出手时就出手,加速共匪政权的倒台
·习近平确实是个蠢货
·习近平号召老百姓挨饿去打贸易战
·习近平是下台还是推出个替罪羊
·蠢货习近平还想称尊
·如日中天的习近平正在垂死挣扎
·习近平倒霉的时候到了
·彻底铲除共匪政权的时机已经到了
·习近平和它的匪类政权焉得不垮
·习近平必将走上对外投降、对内更残酷之路
·面对即将到来的政局大变革,中国人该做的心理准备
·灭亡前的习政权必将更疯狂
·习政权的所为,反而坚定了中国人铲除共匪的信心
·习政权是中国人和世界消灭的对象
·蠢货习近平实在蠢得很
·现实的习政权是前面无路,后退必亡
·中国人离挨饿的日子不远了
·一塌糊涂的习政权一败涂地
·被世界各国围堵的习政权
·弄虚作假的习政权自曝其丑
·共党一贯的陈词滥调挽救不了它的败亡
·习近平干尽蠢事,看不到希望的中国人该起义了
·共匪的慌乱不知所措,正是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良机
·匪二代习蠢货除了到处丢人现眼,还能干什么
·女人是抵抗社会败坏的最后防线
·川习会谈的输家是谁
·人权与奴才,张首晟与孟晚舟
·不堪一击的共匪政权
·习政权的谎言何时了
·猪瘟和习蠢货的两个讲话
·2019年是全民大起义实现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习蠢货在中纪委会议上喊口号,仍然无法避免政权的灭亡
·习蠢货的折腾,终于为它的政权赢来了重大风险
·习和它的政权深深陷入了亡党的恐惧
·习蠢货的冥顽不灵是中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喜事
·2019年是中国人至关重要的一年
·“加强党的领导”是共匪垂死的口号
·陷于风险中的习蠢货是人类自由的敌人
·充斥着谎言和欺骗的两会能解风险吗
·胡闹的两会使川普拒绝接见习蠢货
·两会中的习蠢货究竟是得意还是恐惧
·四面楚歌中的习政权
·习蠢货和它的政权过得过去今年吗
·共匪政权已经成为全世界的敌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最近从美国民间的网站上,看到了一些美国人对中国的教育体制和从这个体制下毕业的中国人的评论和看法。本着兼听则明的古训,在这里抄录两段,应该有助于我们的反思和提高我们的自知的能力。

   有一段是这样写的:“中国的教育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了一种失败和耻辱。它已经不能够服务于教育本应服务的对象,那就是人类和社会。那个体系不能提供给社会有用的个体,它只是制造出一群投机分子。他们渴望能够多受益于社会所能提供的好处,却丝毫不关心回报。”

   另一段则写道:“在中国人的眼里,受不受教育不是为了寻求真理和改善生活质量,只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徵和标志。中国知识分子从别人那里得到的尊重,并不是因为他们为了别人的幸福做过什么,而只是因为他们占有了一些知识。可事实上,他们中的大多数只不过是一群仅仅通晓考试却从不关心真理和道德的食客。”

   还有一段是这样写的:“大多数中国毕业人对选择出国、和为外国公司工作不会感到内疚。可事实上,他们首先欠下了中国人民在教育上为他们所做出的牺牲。尤其随着文化价值观的破坏和逐步衰弱,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徘徊在精神和内心世界的路口上,象迷失的狗一样不知去向。”

   对这几段评论,我是有同感的。看起来说实话、实话实说,是天下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在共党教育体制下,越是升学,受教育者的精神心灵、道德就越是泯灭、丧失。原共党中宣部部长李泽厚就说过,那个教育体制出来的人,就像是从一条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统一产品。从大学毕业出来的人,不过是工匠、手艺人而已。

   二十年前,不少人预测,以中国大陆每年几百万、上千万的大学毕业生,和迅速形成的一个中产阶层,必将成为一个推动社会文明进步、推动政治民主化的强大的动力。现在看来,这个预测是错的。不是错在理论上,而是错在了对共党教育体制是对人民的愚化和毒化的这一点认识的不透上。

   共党花了大钱,在世界上办了三百多所孔子学院。中国人不懂的传统文化价值观,外国人反而懂了,美国人也懂了,于是用中国传统文化价值观去批判共党的教育体制,这确实使中国的知识分子感到丢人和脸红。因为中国传统教育的体系,始终是遵循着孔夫子的三个教育步骤进行,就是“童蒙养正,少年养性,成年养德”,培养出了有正、性、德的人。他们就是追求真理、报效国民和回馈社会的英才。

   有同胞质问我说:“传统上留下来的一句话是:‘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又当如何解释?”其实这是无法解释的。因为帝王从小也是受正、性、德教育的。一旦出现个昏君,朝廷的文臣武将们,为了社稷,为了黎民百姓,也会做出“文死谏,武死战”的牺牲精神,对抗昏庸无道的帝王的。

   这就是说,帝王可以由于特权和贪婪,丧失了人性和道义。但读书人,也就是在这一阶层的人,是不会的。读书人中,哪朝哪代都有败类出现。但是比起中央朝廷上的文武百官和派到各地方去的官吏们,所占比例是极小极小的。政治清明,人才辈出;朝廷腐败黑暗,饱学之士就隐藏在民间,不出为虎作伥。

   有人说,知识分子傲气。这个说法是不对的。真正的知识分子,所有的是傲骨。最近,重温了唐朝大文学家韩愈写的《送李愿归盘谷序》这篇文章。其中有一段就是说,读书人中的败类蝇营狗苟,为了名、利两个字而钻营的下贱相。

   这段文字翻成白话文是:“整天守候在公卿家的大门口,奔跑在通往有地位、有势力人家的道路上;脚想迈进门口而又进退不定;嘴里想说话,可又吞吞吐吐。处在污秽的环境中,自己却不知道羞耻。触犯了刑法,就一定被杀死;万一侥幸地获得了成功,那么就要直到老死才能停止这种活动。可是他们的为人究竟是贤,还是不贤呢?”

   我在以前的评论中提到过,在共党这个犯罪的体制内,一个人不出卖良心和人格,不按照党性对人民和国家犯足了罪,是不可能得到提拔和爬到高层位置上的。温家宝在两会结束前后,用了三个小时参加新闻发布会,做了一番悲壮的表演,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气概。表演得不坏,赢得了一些人的共鸣。然而实质的东西是什么,就含糊不清了,唯一明确的是对薄熙来下手。至于是否拿掉薄熙来的后台周永康和江泽民,则是只字不提。由于自己的无能,被部下和同僚们看不起,难免有言语、态度上对它的冒犯。

   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一时感到面子上下不来,于是勃然大怒。其实,一个做上司的生部下的气,完全没必要露出一副荆轲刺秦王的“壮士一去不复还”的形象来。实际就证明了胡温都是庸才。九年了,江泽民一直把刀架在这两个人的脖子上。

   江泽民镇压了法轮功三年,这两个人就继续镇压法轮功九年多。拿下薄熙来,对抗周永康,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自保。这两个人都没提法轮功问题,也丝毫没有迹象表明它们是反对镇压法轮功的。在它们九年多的当政期间内,对法轮功的镇压,实际上是不断地升级。

   这两天又有人告诉我说,温家宝一直是主张平反六四的。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温家宝就会被颂扬成为一个当代大圣贤了。二十三年前,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对抗议的人群做了一番“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讲演,温家宝当时就站在赵紫阳的身后。接下来就是一场泣鬼神的大屠杀。温家宝如果反对大屠杀,就一定会和赵紫阳一样被软禁到死。但是温家宝后来升官了,升到了副总理。胡锦涛是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谁又能说温家宝不是呢?

   1989年3月,胡锦涛发动并指挥了对拉萨的大屠杀,受到邓小平的赏识。假如说,1989年的两次大屠杀,温家宝是没有责任的。那么2008年对藏人的屠杀,2009年的乌鲁木齐大屠杀,温家宝作为第二号人物,不但不能假装不知道,而且必须付上直接的责任。屠杀的责任者,却要为屠杀平反。就如同一个杀人犯,事后要给被杀的人平反。天下有这种道理吗?

   记得大约是两年前,网上传出一则报道和照片,是陕西省西安市的城管队长,跪在地上向愤怒的人群磕头,嘴里还在喊叫着:“爷爷,请爷爷们饶命吧。”其实这就是共党典型的形象。平时如同凶神恶煞,老百姓一起来,马上就跪在地上求饶。现时的共党们,谁不知道末日的大限已经来临了。

   党的中心工作早已转到保护身家性命上来。无论是中央的,还是地方的,共党们想要弄个光荣退休的结局,想怕是很难的。记得朱镕基刚上台时,誓言反贪官,要杀一百个贪官,最后给自己留口棺材。当时把我感动得差点给它做个牌位,称它为青天大老爷。

   2011年,有人做过调查,在网上公布了共党前任和现任大头脑的家产。朱镕基的家产居然有一百多个亿;温家宝的家产也有一百多亿;胡锦涛显然逊色,家产七、八十亿。这就难怪知识分子中的败类多。原来投靠体制竟然是个无本生意。

   一个一文不名的穷小子,只要出卖灵魂和人格,就可以在共党体制内吃份粮。大小做上一任或两任官,就是个亿万富翁了。临死前,或者是退休前,再发表个悲壮的演说,表示自己一直就想要进行政治改革,反对一党极权;始终反对贪污腐败,不同意对人民、少数民族和宗教信仰团体的屠杀和镇压;始终反对圈地扒房,一直想为冤民解决冤情;始终在打算着如何能把教育、医疗变成国民的福利;一直反对豆腐渣工程,反对假冒伪劣毒;始终在呼唤保护生态减少污染,等等。然后再谦虚两句,做得不够,请大家谅解。以现时中国人对共党认识的程度,我相信喊倒好的声音,肯定大于鼓掌声。

   记得看过一本明清时期的笔记小说中,有一句话是:“子弟宁可不读书,不可一日近匪人。”现在想想这句话是太对了。共党破坏了传统文化价值观,把读书明理变成了地位财富不择手段的追求,那就宁可不上共党的当,不被共党毒化。于是还能保持住与生俱来的人的真诚、善良、和对是非的明辨能力。共党是一群兽性化的匪类,千万远远地躲开它们。这种明哲保身的做法,或许太消极,但是为了保持人的自然属性,这也是不得已而求其次的唯一办法了。共党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报出的学历是朝鲜金日成大学毕业,一个流氓政权下的大学毕业生,懂得什么是立德立言立行吗?薄熙来是北大历史系79年毕业生。那就不是凭着真材实料考进北京大学的,而是文革中后期的那批工农兵学员。按照文革后共党的政策,那批工农兵学员们哪来的?回哪里去?学历不予承认。

   王立军的官职不低,当然也要有学位。正是这帮共党教育体制下打造出来的知识分子,才能干出酷刑逼供。这种惨无人道的事,江泽民是日本占领下的南京的伪中央大学毕业,于是出卖国家领土连眼睛都不眨。

   抗战时期,各大学都迁往大后方,临时组成了西南联大。教授、学生都去了大西南,边教学、边抗战。共党在延安弄了个抗日军政大学,但却勾结日寇,破坏抗战。看起来,共党篡政后也并不承认这个抗日大学,因为从来没有听到过一个人宣传拥有这个大学的学历。但是,共党却没少往前苏联派留学生。尤其在斯大林当政时期,能学到什么呢?当然是学习斯大林如何搞大清洗,如何搞大饥荒。于是共党得势后,所谓的政治运动不断,杀人如麻。也搞了场大饥荒,活活饿死五、六千万人。

   记得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有人写了一本关于东北土地改革的书,书名是《暴风骤雨》。共党大力吹捧,并改编成了电影。书中描写分地主的浮财中有一段写道:一群苦大仇深的贫雇农在共党领导下,冲进了一家地主的家里,把地主的女人们裤子都脱掉,然后检查女人们的阴道,为的是找黄金。结果还真的是找出了黄金。于是,党就伟大了,土改也胜利了,贫下中农就一心跟党走了。

   到了文化大革命,大抄家就成为了红卫兵暴徒们的普遍行为。这改革的三十年里,抄家更是成为了政府的行为。由公安和国安找个借口,就去搜查私人住宅,拿走钱财和物品。可是,法律上并没有抄家这一条。抄家所得,国库没见到,全进了警察的口袋。可是,据说这些警察们个个都是公安大学、政法大学毕业的,最次的也是警察学校出来的。还有一批是军队转业的。军队又被说成是毛泽东思想大学校。

   胡锦涛打出的旗号是清华大学毕业,但知识程度却仅仅是熟读《卓娅和舒拉的故事》这本书。殊不知卓娅的父亲是被斯大林清洗掉的人。卓娅被派去烧德国兵的驻地。天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却把农民的马棚点着了火。农民一怒之下,抓住了卓娅,把她交给了德国兵处死了。

   至于俄罗斯的诗人普斯金大文豪,陀斯俀耶夫斯基、高尔基等,胡锦涛就几乎一无所知了。如此地一个不学无术、孤陋寡闻之徒,在屠杀镇压国民上,却是得心应手。当政九年,捞足了几十亿的身家,结果还把中国领导得“又强大又辉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