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点评“民主”、 “团队”和“领袖”问题]
秦永敏文集
·秦永敏关于财务、金钱、转款的紧急声明
· 民运队伍宽容至上
·二律背反
· 湖北省汉阳监狱长期让犯人冒高污染从事毛织生产
· 漫谈《和平宪章》与《零八宪章》之同异
· 论真理、谬误与片面性(四)
·受邀新浪博客
·关于新疆问题的对话
·“7•20事件”与武汉的“造反派”和“保守派”
·和平转型系列之一 论中国和平转型的必然性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长篇小说 第一章)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 前言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论和平转型与革命和暴力的关系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三章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章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四- 论今日中国的和平演变现状
·吴乐宝遭到正式逮捕,蚌埠民运人士全力救援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五 论和平转型的领导力量
·秦永敏紧急通报
·北京公民参选团的历史意义
·北京市公民参选人参选新闻《号外》(1-8)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六-论和平转型的主体力量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七——论良性互动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长篇小说 第四章)
·怎 样 自 学 成 才
·怎 样 自 学 成 才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八-论将中国国家权力
· 前人民代表姚立法谈选举和被非法软禁情况
·廖祖笙在广场卖房被绑架拘留五天自感有生命危险
·吴丽红出狱又生波澜,没到时间就被旅游——起诉朝阳公安反被判行政拘留十五
·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之九(结束)充分条件是强大而稳健的反对派崛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在昆明被公安带走
·政治犯许万平受非法刁难,又没能见到探监的家人
·廖祖笙拘留五天释放,出狱后愤然陈词
·第二次选民小组会上野靖春再次受到当局压制
· 30网友探视陈光诚被“打个落花流水”
·北京第二公民参选团参选热况
·高阳劳教所找徐义顺谈判徐义顺拟明天上访司法部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受国宝威胁
·徐义顺上访司法部受阻 及 提名结束后陈西获释
·秦永敏 我们应该如何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主持人不择手段违法,参选人千方百计参选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 人在法院
·付月华反强拆报道之二
·湖南新化一中数学教师罗美华因煽动罪已经拘留十一天
· 2011.10.29快讯 7 则
·郑重转发胡石根先生关于救助王国齐的呼吁书
·2011.10.30简讯 3则
· 祭聂敏之文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 人被法院判行政拘留十五天
·2011.10.31简讯 3 则
·2011.11.1简讯 3 则
·秦永敏关于变更住址、电话以及电邮的通报
·刘萍探望陈光诚在沂南县双堠镇派出所的遭遇
·答 张三一对“论和平转型”的评注
·2011-11-7人权简讯 5 则
·廖祖笙拘留五天释放,出狱后愤然陈词
·关于有人冒充本人用电邮传播病毒的紧急通报
·2011-11-8人权快讯二则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五章《此情可待成追忆》
·角马抢渡马拉河 ——角马俱乐部负责人李宇探望陈光诚蒙难记
·民运女杰、“自由女仁”王译——程建萍出狱记
·2011-11-11人权简讯 三则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人被拘留十五天后出狱
·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在吴丽红家聚餐畅谈
·2011-11-12人权简讯 五则
·山西省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一宗国有土地的操作拍卖内幕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二)张小玉探访团被拦车并遣返至天津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 前言 (一)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
·李旺阳及其家人饱受迫害之惨况
·秦永敏门口再次被安装大量监控器 电脑受攻击电邮地址被黑
·江苏无锡吴世明因强拆本人致伤其父至死
·姚立法家被非法入侵 派出所拒绝立案
·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到国务院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二)
·选举办拒绝透露独立参选人野靖春得票数 何德普 秦永敏
·11.14快讯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到国务院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何德普/刘秀珍
·坐牢专业户第三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罗美华出狱后情况及、、、、、、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死伤
·南冠客诗集(1981-1989)
·南冠客诗二集(1998-2010)
·孙文广教授遭到抓捕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简历
·文学作品的社会学解读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谈近况
·“世博会三勇士”李成立、胡青、徐顺义目前一个劳教一个失踪一个被严控
·付月华女士的《重审行政申诉状 》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六 章 知青农民不可逾越的等级身份
· 美学的生理学探索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七章 精神交流相濡以沫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 八 章 下乡女知青岂配享受崇高爱情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九 章 欲为人妻无奈曾经失身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章沧海桑田旧梦难成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 十 一 章 重生再造苟且安命
·《茶花女》艺术特色浅析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二 章 恋慕激情不可遏止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三 章 机智应对化险为夷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四 章 波澜起伏大彻大悟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五 章瓜熟蒂落情不自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点评“民主”、 “团队”和“领袖”问题

点评“民主”、 “团队”和“领袖”问题
   秦永敏
   
   今日中国,正处于民主转型的关键时期,由于中国是一个从无民主传统的国度,这样,在民主阵营中对和民主有关的一些认识存在偏差在所难免。
   与此同时,面对民主力量的昂然崛起,专制势力除了正面打压之外,已经开始采取“搅混水”的策略,通过收买无良之徒在民主阵营中以“争民主”的方式搞破坏,企图以此来延缓民主化进程,这也是造成观念混乱的一个重要原因。

   因此,针对当前的一些现象,对“民主”、“团队”和“领袖”方面的一些似是而非的说法加以剖析是十分必要的。
   
   1,民主不是唯一价值
   商业文明时代的政治只能是民主政治,彻底地反对专制必然要求建立民主制度,这是没有疑问的。
   但是,目前在国内的民主阵营中,“泛民主论”的现象非常突出。这里,“泛民主论”的意思是指:一些人不是把向专制制度要民主当做首务,而是要求民主阵营里的每一件事都要表决通过,甚至只要自己的意见不被采纳就以管理人“不民主”为由大闹天宫,从而使民主团队无法有效工作,甚至被搅散。这种做法,其形式表现是“民主至上”,其实质却是阻碍民主进程,因为没有强有力的自由社团从民间崛起,就永远也不会有民主政治。
   因此,对“民主至上”有必要加以正本清源。
   首先要指出,在商业文明时代,对一个合理的社会来说,民主当然是最高价值之一,只有民主才能给社会带来普遍福祉。但是,民主绝不是唯一价值。可以毫不犹豫的断言,一个社会以民主为唯一价值,其结果只能适得其反——走到希望通过追求民主获得社会幸福的反面,也就是给人们带来痛苦甚至灾难。
   苏格拉底就是被民主的雅典公民处死的,处死他的原因是五百名无知无识的下层民众组成的陪审团以简单多数在短时间内决定的,这样,不仅在观念上是反淘汰,在现实中也是对私人领域事务(个人自由)的粗暴侵犯,从法治说也是毫无规则的。
   因此,长话短说,作为商业文明社会福祉的基本需要,民主只能用于决定公共事务,而不能用来干涉各种个人自由,更不要说用来剥夺个人的生命(所谓“国人皆曰可杀”“罪大恶极民愤极大,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和民主同等重要的基本价值还有正义、自由、人权、法治等等,所有这些价值只有以合理的方式综合在一一起,才可能创造一个幸福和睦的商业文明时代的制度环境。
   顺便指出,“民主至上”虽然不对,“人权至上”却不错。
   因为,“民主至上”会造成对人权、自由、法治的侵犯,“人权至上”作为对个人幸福的保障依赖法治进行,能成为民主制度的最好基础,使每个人的自由和他人与社会的自由并行不悖。
   2,国民民主权利和团队民主权利的区别
   毫无疑问,民主是“天赋人权”,在社会生活中平等的表达意见和决定事务,是每一个公民不可剥夺的基本权利。
   但是,必须区分清楚,公民作为国民的民主权利和作为团队成员的民主权利是完全不同的,更不要说,当一个人进入纯经济团体时,往往更没有民主权利可言——只有在作为雇员按时按量完成工作任务的基础上,才能谈和工作有关的一些权利,包括民主管理。
   也就是说,商业文明时代,公民作为国民对国家事务的民主权利是无条件的——我生长在一个国度,我就是这个国家当然的主人,按照宪法,成年后无条件享有全部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
   但是,在团队中,情况却大不一样。
   因为,任何团队都是部分公民按照特定宗旨组成,为实现特定目标走到一起,因此有特定规则的。
   所以,一个公民只有具有相同宗旨才会被接纳,只有有益于达到团队目标的活动才被允许,只有遵守规则才能谈民主权利。
   这样,对公民团队来说,驱逐不认同宗旨的人,对反目标行为加以阻止,将严重违反规则者驱逐出去,和“不民主”是毫无关系的。只有在认同宗旨、达到目标、遵守规则的前提下,在一定的规定范围内,公民对他参加的团队才有民主权利可言,那也只是知情权、参与权、选举权、被选举权等等,绝不能把肆无忌惮的胡闹当做“民主权利”,对任何人的这类作为,团队都应该及时的给以警告直到开除的处分,否则,这个团队就会分崩离析一事无成。
   至于经济雇佣事务和其他一些团体比如军队,就更和民主没有多少关系,被支配方要么是以出卖劳动力换取生活费,要么是履行特定义务,这里存在的问题只是支配方应该确保被支配方的基本权益和利益的问题,是支配方应该尊重被支配方的人格和人身权利的问题。
   3,民主与效率的关系
   民主作为一种公共生活方式,绝不是万应灵丹,它的作用是有限的,它的适用范围也是有限的。在很多情况下,为了公共利益,民主必须让位于专断权威,以此来提高效率,正因此,中国有很好的俗话:“家有千口主事一人”。
   即使从现代国家层面说(除了极小的国家外),为了效率,就不能实行直接民主制,而要实行代议制,以及相应的行政负责制。美国俄国中国这样的大国,没有强有力的行政首长是无法管理的,虽说也正因此把行政权力关进笼子也格外重要。当然,为了防范代议员更不要说行政官员侵犯国民利益,关乎全民切身利益的重大问题还是必须全民公决。
   至于各种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团体,对效率的需要各不相同。这样,在那些效率就是生命的团体里,通常都是一长制而且是任命制的,比如巨轮,比如大型客机,商业公司一般也只能如此。只有那些效率要求相对较低,与此同时个人意见表达的要求较高的领域,民主机制才有较大价值。
   4,民主决策和科学决策的区别
   民主,作为一种决定社会共同事务的方式,并不是永远有效的。因为社会决策一方面需要对大家都公平公正,另一方面,有时又会有长远利益和眼前利益的冲突,有决策正确和错误的区分,等等。
   这样,决策就必然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民主决策,一类是科学决策。
   在那些关乎全体当事人个人利益分配的领域(比如著名的“分饼”说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为了使每一个人都分到自己的本分,就必须使每一个人都有平等的分配权力,这就需要一人一票、监督制约,也就是需要民主决策。
   但是,在那些强烈需要专业知识,或者关乎社会长远利益的方面,如果采用民主决策方式,决策的结果就只能是专业方案被民众无知的直觉取代,社会长远利益被民众眼前的利益取代。从这种意义上说,古人称“民可乐成,不可虑始”、奇谋不商于众、非常之事须待非常之人是完全正确的。要走出丛林必须跟着知道出路的丹科,要抢救危重病人需要放手让专门医生做手术,要让人类摆脱今天的生存危机,更必须让生态专家组成全球最高管理委员会来对全人类的相关活动进行管理,以现状看,人类已经很难不因为缺乏这种权威而一点点自掘坟墓。
   一句话,在需要科学决策的地方实行民主决策,不仅不能拿出最有利于所有当事人的方案,而且只能使大家一起倒霉,甚至一起死。
   由上可知,在民主的社会的生活中,需要民主决策的场所其实是很有限的。
   相反,绝大部分情况下,让专家做出正确决策才符合全社会的最大利益。
   当然,这种科学决策中,民众的民主权利也绝不是无所作为,其作用是对科学决策进行全面监督,严防专家或者其他参与决策的人利用决策权进行利益倾斜甚至利益输送。
   5,民主团体的“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
   在专制体制下,没有民主团体的崛起就没有民主化进程,因此,今日中国民主阵营中存在一种广泛的“民主幼稚病”,那就是要求民主团体成为民主制度的表率。因此,他们要求民主团体一开始就按照民主的组织原则行事,第一,自下而上的成立,第二,自下而上的选举领导机构,第三,一开始就按照民主国家通行的做法严格程序,第四,甚至按照民主国家采取三权分立的内部结构。
   其实,古今中外,任何大规模的社会、政治组织,都是由少数高水平的先驱、甚至仅仅由一两个杰出人物发起的, 正因此,普列汉若夫在《论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问题》一书中指出:“一旦历史有某种需要,就会有一批伟人围绕着一两个天才应运而生。”政治团体方面,不要说斯巴达克、陈胜吴广,就是当今日本最大的反对党民主党,也很大程度上是由从自民党中独立出来的小泽一郎和鸠山由纪夫二人创立的。
   一般而言,没有一到几个灵魂人物,就不可能有任何团队的崛起,因此,企图从一开始就自下而上的组成团队,完全是食洋不化的糊涂观念,要求按成熟民主国家、成熟制度下的成熟运作机制运作,其实客观效果就是把草创中的民主团队扼杀在摇篮中。
   当然,红花也要绿叶扶持,虽然灵魂人物是产生民主团队的核心因素,成十成百的骨干人物的积极响应也是民主团队的关键环节。一般来说,正是这种情况才可以造成“形成气候”的局面,那即是,使团队构成一个足以引导社会的网络结构。举例说,中共的肇始,就是陈独秀、李大钊两个灵魂人物的带动加上几个省的几十个代表人物的积极参加。
   长话短说,在中国这样的大国,一般而言,社会政治组织的创始,通常是形成了一两个领袖人物之后,有几个十几个省的社会精英加以响应,然后形成最高领导机构的同时向下扎根。
   因此,一开始的最高领袖通常具有天然性或者说不可取代性,而向下延伸则是任命制的。
   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发展起来,通过抗争,形成了全国性的完整体系之后,随着国家民主化的进程,有了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才可能逐步向自下而上的选举方向演进,使最高领袖完全出于有平等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全体成员的公平参选和选举。
   6, “无组织”不能解决中国的民主化问题
   由于突尼斯模式的出现,今日中国民主阵营中、特别是南方街头运动里出现了一种过度推崇“无组织”的思潮。他们认为,既然民主的前提是人人平等,就不需要组织,也不需要领导,只要有大规模的群众运动,中国就可以获得民主。
   “无组织”在突尼斯曾经获得推翻专制政权的成就,是由多方面的原因决定的,其中最重要的原因第一是突尼斯专制统治并不稳固,统治者有一点风吹草动就惊慌失措狼狈逃跑,而这又和该国不大有关,因此很容易就发生了全国性的民变,总之,那里民主化的主客观条件和中国是大不一样的。
   中国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幅员之广阔使地区差别极大,因此,不仅局部地区的群众运动很容易打压下去,就是全国性的群众运动,要以无组织的力量迫使当局做出民主转型的抉择也是不可能的,姑且不说官方动用国家机器可以轻而易举的把作为原子的民众压制下去,就算压不下去,无组织的民众也不可能在民主建构上做出成绩,因为民主制度的建立,一方面需要精英拿出各种制度方案、政策方案、实施程序,一方面需要强有力的团队去推进,才可能一步步发展起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