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7)]
拈花时评
·墓碑(九-2)
·温先生是演技派还是偶像派?
·中共政府有打击楼价的诚意吗?
·白痴外长-杨洁篪
·中国地产业存在大崩盘的风险吗?
·墓碑(十)
·墓碑(十一之一)
·墓碑(十一之二)
·与“爱国就必须支持共产党”论道
·墓碑(十二之1)
·墓碑(十二之2)
·墓碑(十三)
·中国的法律是常备用品?
·再登网友来信,关于陈美含
·再贴关于陈美含和陈雪华母女的来信
·墓碑(十四之1)
·墓碑(十四之2)
·谷歌就这么走了?
·zt-你以为你是驴子啊
·新闻摘录并评论:十大地产公司土地储备之和已达3.05亿平方米
·墓碑(十五-1)
·墓碑(十五-2)
·三贴关于陈雪华陈美含母女的来信
·囤地的国家风险与公司风险
·《网络神兽古鸽迁移记》(转载)
·墓碑(十六之1)
·墓碑(十六之2)
·墓碑(十七之1)
·我推本周
·墓碑(十八之1)
·墓碑(十八之2)
·我推近两天
·中央是英明的,全是地方官的罪过
·调查称近3年8起拆迁活埋自焚案无一把手被问责
·三日拈花推
·中共执政集团已经成了一个纯粹的自利集团
·墓碑(十九之1)
·墓碑(十九之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可能已经被捕
·拈花又推
·陈雪华的朋友的来信
·zt-藏人泣诉:青海死亡逾万 中共拒外救援
·我党的宣传加洗脑绝招——感动你
·日媒:中宣部限制玉树救灾报道
·zt-山西忻州限价房成公务员小区 干部牟利超五千万
·墓碑(二十之1)
·墓碑(二十之2)
·新闻摘要及评论:民政部回应称“捐款要收20%手续费”不可能
·拈花十日推
·关于陈雪华的最新信息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墓碑(二十一之3)
·广东雷州一教师酿校园血案 17名师生受伤
·江苏泰兴429中心幼儿园凶杀案
·中国35天连发5起校园血案 社会问题极度严重
·zt-税负全球排名第二高的中国福利全世界最差!
·拈花一周推
·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拈花一周推
·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墓碑(二十二之1)
·墓碑(二十二之2)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三之1)
·墓碑(二十三之2)
·墓碑(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的来信
·墓碑(二十五)
·这就叫做政治黑暗-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
·拈花一周推(1)
·拈花一周推(2)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陈雪华、陈美含的最新遭遇
·联邦制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墓碑(二十七)
·墓碑(二十七-2)
·拈花一周推
·陈美含母亲陈雪华的来信(6月13日)
·墓碑(二十八-1)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九-1)
·墓碑(二十九-1)
·zt-太子党家产大起底(作者:许行)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最新消息:陈美含小朋友已经回到母亲陈雪华的怀抱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一)
·房产商自曝投200万获纯利2亿 称政府为其撑腰
·评论:北京公安局长:再有警员收钱捞人将坚决开除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7))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我要再一次向苍天发问,50年弹指一挥间,我们得到公平了吗?
   
   针对我们而言不能不说人权已经在我们两代人的身上遭到空前的践踏,在河北省定州市杨庄社区里,残暴和邪恶势力已经践踏人权整整半个世纪了依然没有罢手的任何迹象,因为他们永远不想让历史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近一百多年来无数怀有报国之心的莘莘学子、无数的革命志士和革命先烈前赴后继,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才换来的如今刚刚初步强大的国家,他们的在天之灵绝对不会容忍邪恶势力以及所有那些逆历史潮流而动的黑恶势力长期横行。对待这些倒行逆施的黑恶势力为什么不能像鲁迅先生在90年前所说的“掀翻这筵席,毁掉这厨房”,当代社会里的“筵席”正是他们为所欲为、残害无辜的行为和过程,而“厨房”恰恰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家族式社会基础和广泛的黑恶关系网。
   
   四川5·12特大地震发生后,党和国家做出的快速反应以及随后制定的全国哀悼日,受到国际社会的一致称赞。党和国家领导人心系灾区,并制定出一系列有效的和人性化的救灾方案,让无数中国人感动,让整个世界为之动容。这是党和国家以民为本执政理念的充分体现,这也使我充分看到了我们国家和民族的希望所在。
   
   我们有理由相信党和国家以及爱好正义的中国人民对我们所遭受的长达半个世纪的冤情同样不会坐视不管。
   
   我们寄希望于党和政府,对我这个家庭所遭遇的长达半个世纪的历史问题进行全面的和公正的调查,对造成历史冤案的相关人员依法追究相应的责任。
   
   “文革”时期加害我们的当事人原革委会主任刘德栓及其家人,如果能在30年前的落实政策时期对我们这个已是身心疲惫的家庭就别说真诚道歉,哪怕是说上一句带有人性味的话语,也足以抚平我们的多少年的心理创伤。况且我们只是希望他协助我们要回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的东西,哪怕是能还给我们不到一半的东西,我们也就感恩不尽了。在他自己看来,他为集体的事业做出了“贡献”,他是“文革”的“英雄”,但他滥用手中的权力打击报复、残害无辜,不能不说他是人民的罪人、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败类,说他祸国殃民也并无过分之处,因为几十年过去了,直到现在他依然沉浸在借“文化大革命”而解了他心头之恨所带来的那种永不消失的亢奋中,可以肯定地说,人性的光辉在他走到人生的尽头也永远不会绽放出来了。
   
   对原革委会主任刘德栓这类自始至终不能悔悟的历史罪人在中国社会现有法律条件下,也不难找到追究其刑事责任的法律依据,因为像“文化大革命”这种特定历史条件下的追诉时限不应该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一笔勾销其犯下的罪行。他们这一类心灵扭曲的历史罪人依然带着“文革”的留毒而洋洋自得,尽管这种留毒在现有条件下还无法找到大量滋生和繁殖的土壤,但任凭他们逍遥法外,对受害人同样是一种无情的打击,对国家和民族所倡导的避免历史的悲剧再次重演更是一种亵渎。
   
   爱好和平与正义的人们不难看到,60多年前纳粹头子希特勒及其追随者在二次大战期间,犯下屠杀600万犹太人的罪行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放任他们逍遥法外。在过去的几十年间,不管他们逃到地球上的哪个角落,不断有纳粹战犯从世界各地被引渡受审的消息传出,即便是到了现在,依然有个别已经改名换姓并成为耄耋老人的纳粹战犯被识破后照样接受历史的审判,哪怕是找到了他们的尸骨,也要通过现代DNA技术确定其身份后把它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因为所有那些泯灭人性、丧尽天良的罪人,天理难容,或者说“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值得让世人欣慰和称道的是,二战结束后的历届德国政府勇于面对历史,针对纳粹时期无辜的受害人进行赔偿的消息不断地见诸报端,而且德国战后对被害人的赔偿是不遗余力的,道歉也是真心实意的。1970年12月7日,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在波兰首都华沙犹太殉难者纪念碑前下跪,代表德国请求得到战争受害者的宽恕。1971年10月,因勃兰特在缓和二次大战后欧洲紧张局势所做出的努力和杰出贡献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000年12月6日,德国总理施罗德再次来到他的前辈曾经真诚下跪的纪念碑前,郑重地献上了一个花圈。到2007年,德国自二战结束以来的60年间已经向包括中国劳工在内的纳粹主义受害者支付了大约64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6700亿元)的赔偿金。
   
   德国现任女总理默克尔的一番话同样让人感动,她说:“成功地完成了对这些劳工的赔偿工作让我们如释重负,尽管金钱永远无法弥补这些劳工所遭受的痛苦”。
   
   战后的历届德国政府没有把历史的责任推给希特勒,而是勇敢的正视历史从而最大限度地弥补希特勒给人民造成的伤害,德国政府的真诚不仅感动了整个世界,也赢得了包括纳粹受害者在内的各国人民的一致尊重和谅解。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只有勇敢面对历史和真诚的道歉,才能真正避免类似悲剧的再次重演。纳粹主义给无数个犹太人家庭带来灭顶之灾,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同样是一幕惨绝人寰的历史丑剧和悲剧,爱好正义的中华民族和世界人民一道绝不能让类似的悲剧再次重演。
   
   我们现在的执政党也应该认清历史事实并有所反思,而不应该把历史的责任推给林虎和“四人帮”就算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勇敢的面对历史、妥善解决因基层政府的腐败等原因而遗留的历史问题才是对党、对国家和人民负责的行为。有了正义和公平,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才能真正实现,无法想像作恶有理的人们会对和谐社会带来什么积极的影响。
   
   第二十三章 新的伤害与最后的宽容
   
   1992年在母亲含冤离世10周年的时候,曾经在解放战争中为党和国家的解放事业出生入死而有幸活下来的父亲,来到定州市政府某办公室要求面见市长说事儿,结果是即不善言谈、又表情表情木那的父亲被工作人员和保安当成疯子赶了出来。
   
   照理说我父亲心里埋藏了几十年冤屈就不能跟市长说说吗?父亲回到家里只是一味的抱怨老天怎么就会那样不公平,他又向我们讲述了他当年在解放战争的硝烟中身体多处受伤,子弹也打光了,硬是从尸体堆里爬出来拾起死难战友的枪继续投入战斗的情景,如今身体里没能取出的细小弹片有时还会隐隐作痛他都能忍受,而用无数战友的生命才换来了新中国,如今的幸存者想要见一个市长竟然比叩拜皇上还要难,从心理上父亲真的无法接受。只见父亲那布满皱纹的脸上老泪纵横,我们一家人就这样无奈地跟着满腹委屈的父亲一同沉浸在失声痛哭当中。
   
   2002年在母亲悲惨离世20周年的时候,我受到江泽民同志“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驱使,便抽空亲自来到定州市人民政府。我想到了10年前父亲想要面见市长的那一幕,不过我本人与现任市长郭若定在一年前曾有过一面之交,虽说那个时候我是商务谈判首席翻译的身份,但人们常说酒桌上的话最多只能信一半,况且我现在又是平民百姓的身份,他是否还能记起我来,为避免遭到类似的尴尬局面,我首先来到了信访局咨询,以寻求解决历史问题的方案,得到的答复是:“别说找市长,就是找江泽民也解决不了你说的那些问题。一方面你们所反映的问题早已经过时了,另一方面也找不到哪个恰当的部门来给你们解决历史问题了。”
   
   我当时鼻子都气歪了,感到天旋地转随即晕倒在信访局的桌子上,因为受害人在过去的几十年间申诉无门不算,最后还要承担过时的责任似乎总有点不大合理吧?
   
   我尽管是靠自学接受了高等教育,但在很多人的眼里也算一个知识分子,所以我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以理智约束自己并告诫自己不要做出过激的事情来,况且一家人几十年的苦难都熬过来了,遭受一点不能被人理解的委屈又算什么呢。
   
   想当年一个打公用电话的消费者被多收5毛钱电话费还要最终讨到一个说法,而被媒体炒作的沸沸扬扬。毕竟几十年的冤屈至少得有人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说法啊,难道就真得让我们的冤屈永远不明不白地尘封在这个世界上吗。
   
   2003年8月4日,我同时给定州市政府各部门以及新上任不久的定州市市委书记的和风通过邮局寄去了一封封附有回执资费的挂号信,现将依然保留在电脑中的信的内容粘贴如下:
   
   尊敬的和风书记,您好。
   
   首先请原谅一个普通公民冒昧地来信打扰您。
   
   恳切请求耽误您10几分钟,看完由一个生活在中国社会最低层、没有任何社会关系和背景的平民百姓所反映的和要求解决的人道主义问题(详见《关于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申诉材料》)。
   
   从邓小平恢复在党中央的领导地位之时,我们就看到了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希望,但这个希望至今已经过去20多个年头了,无数次的上访和信访,所看到的是某些当权者对人权的践踏……到头来,更可笑的是,定州市信访局的负责人说我们反映的问题早就过时了,我反驳他说“中国在日本占领时期的受害人,现在才找日本政府讨说法,算不算过时?”即便我们的问题算是过时,也是过去历届政府中这类只挣工资不办事的官员造成的,难道还要我们承担过时的责任?
   
   在此我也要郑重声明,我们所反映的历史问题是100%属实的,为此愿承担法律责任。20多个年头了,投诉无门,山穷水尽,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们的问题,也有人把责任推给林彪和“四人帮”就算了事了,这是什么逻辑?我们对此不好发表什么评论。我父亲已经76岁了,现仍下地劳作。为了安慰母亲的在天之灵,为了父亲在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人间的真理,我们等待您的答复。
   
   我们现在的唯一希望就是:政府领导层中的有识之士,以高度的责任感,以对党,对国家和民族负责的精神,成立一个专案组,对我们申诉材料中所反映的历史遗留问题进行调查并最终得以圆满解决。
   
   我们已经保持了二十多年的克制并做出了牺牲,因为我们始终相信中国共产党是伟大、光荣和正确的党,更相信党和政府迟早会给我们一个说法的。
   
   我们期待着……
   
   如果您感到自己作为县级市的领导权力有限,可将材料通告上级政府。我同时也给郭振光市长发了函,前几天也给市政府办公室和市人大常委会发了函。希望定州市人民政府就此事进行协商,并妥善处理。谢谢您了。
   
   谢强
   
   2003年8月4日
   
   地址: 073000 河北省定州市杨庄子村铁西居21号
   
   电话:0312-2305530 2353404
   
   三天以后我仅仅收到了好几个我已经支付邮资的回执,回执显示我寄出的信件均被妥善签收。我守在电话旁又等待了很多日子依然没有任何动静,哪怕是有句安慰的话也算上,但照旧除了劳民伤财什么也没有得到。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