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红朝末政-隐山(4)]
拈花时评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九(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最终(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8)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9)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4) 高华
·拈花一周微
·zt-(图)山东农民代表起义缴获内裤、警察证等战利品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7)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9) 高华
·网友的起诉书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0)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2) 高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朝末政-隐山(4))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为法轮功上书胡温 维权律师被强令停业
   
   大陆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
   
   【大纪元12月13日讯】继2004年12月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后,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在2005年10月18日再发表了一封致给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列举多例他所调查的法轮功信仰者受当局野蛮迫害的情况,呼吁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人民的关系,公开信引起海内外以及国内高层震动。当局指称高智晟已越底线,要求高收回公开信,遭拒绝后于11月4日下午宣布停止律师事务所营业一年。高智晟律师经常为民工、上访农民、受迫害的法轮功信徒等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服务。
   
   各方的压力和威胁没能使高智晟低头,应大量大陆法轮功学员的请求,11月29日,他成功摆脱不下20名便衣的跟踪、围堵,在山东济南、辽宁大连、阜新市、吉林长春等地进行了十多天的新一轮真相调查。2005年12月12日,高律师以“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为题第三次公开上书中国当局,用颤抖着的心和颤抖着的笔记述着那些被迫害者六年来的惨烈境遇(摘录):
   
   法轮功学员张致奎的遭受的性虐待
   
   “接着他们用凉水浇醒我,最后他们又点上蜡烛,用蜡烛烧我的后背,把我的肉烧焦后,再浇上蜡油,疼痛使我身体不停的颤抖跳动,我只听到老虎凳喀嚓喀嚓的被我摇响。由于我身上已没有一块好皮肤,警察就开始电击我的小便,把小便给击穿了,紧接着拿起铁棍把我的小便头给砸碎了,我昏死过去……”
   
   法轮功学员王玉环经历的老虎凳酷刑
   
   “……几个警察把我推到老虎凳上,狠狠地把我按在老虎凳;手上戴着手铐反绑在背后。然后双臂架在老虎凳的后背,胸前和腹部被横跨在老虎凳两边的铁棍紧紧地固定住,脚腕套上两个大铁环固定住之后,警察开始每隔五分钟给我上一次大刑……难以承受的疼痛和痛苦使我一次次的昏死过去,他们一次次的用凉水和滚烫的热水把我浇醒,热水把我本已受伤的皮肤烫得更破了,我真的不想承受这漫漫的痛苦,我希望他们能用枪子打死我……”
   
   老虎凳酷刑
   
   女法轮功学员王丽君遭到性虐待
   
   一个叫王丽君的女大法弟子,曾经3次在小号里受刑,刑事犯用系上扣的绳子在她的下身阴部来回的使劲拉,整个阴部都肿起来,刑事犯在大队长的指使下,用拖把折断后带刺的一头往阴道里捅,导致大出血,后整个小腹和阴部都肿起来,像放了一个球一样,裤子提不上,上厕所蹲不下,排不出尿,两个月后还不敢坐,腿也瘸了……
   
   对妇女的性迫害酷刑
   
   法轮功学员刘博扬的经历
   
   在正阳派出所,几个警察对刘博扬残酷折磨,拳打脚踢,用皮鞋抽嘴巴,上绳,头上套塑料袋,把刘博扬的双臂背到后面,然后用手铐将人双手吊铐起来,身体悬空,并且来回悠荡或向下拽双脚。当时行刑的警察苑大川还叫嚣说:“法轮功我也打死过好几个,打死你们我不用负任何责任!”……
   
   吊刑
   
   法轮功学员杨光的经历
   
   杨光被关在吉林监狱的“裸体区”后,下身常年被禁止穿裤子,赤身裸体。由于下身瘫痪,为了大小便方便,犯人给他“特制”了一个简易的小车。小车四周是铁管焊成的,周围是木板,臀部坐的地方是一个圆洞,下面是四个小轮。大小便时,犯人就推着这个特制的小车,把他送到厕所里就没人管了。因车的四周都是木板,杨光的手又不好使,根本够不着臀部,每次大便后,也不能擦,终年生活在充满异味、肮脏无比的屎尿中……洗澡时,把他扔在水房,用水管子猛冲全身,用带钉子的拖布擦身,还美其名曰‘美容洗澡’……
   
   高智晟律师退党书面声明(节选)
   
   十几天的,与法轮功信仰者的再次近距离经历,是十几天的灵魂的震撼经历,十五天来我看到了我无法用语言文字来述清针对我们善良人民的罪恶!对王玉环这样的一位老人,每一次二十多名警察,连续折腾24小时以上,一群警察每次累得精疲力尽,有的暴跳狂嚎不止,对王玉环老人的那套全套大刑折磨最多17天进行三次。有一次三天两宿没下老虎凳。这就是我们的党每天都是站在政治的高度所做的事!
   
   十几天结束啦!但我对中国共产党的彻底绝望开始啦,它,中国共产党!它把以最野蛮、最为不道德非法手段折磨我们的母亲、折磨我们的妻儿、折磨我们的兄弟姐妹,当成了它党员的工作任务,提高到它的政治高度,它在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着我们人民的良心、人格及善良!
   
   高智晟一个已多年不交党费,不过“组织生活”的党员,从即日起宣布:退出这个无仁、无义、无人性的邪党。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2005年12月13日)
   
   政府全面黑帮化 沦为中共施暴工具
   
   枪决人数全世界之最
   
   中国政府的权力已经堕落成为中共监控、迫害百姓的工具。江泽民上台后大力扩充武警部队,使全国百万人口以上城市都组建有团以上一级武警部队,成为一支对付老百姓的特种防暴部队。为恫吓人民,死刑的审批权(经济犯罪死刑除外)下放到省高级人民法院,死刑判决大幅度上升,省际之间对杀人数量还相互攀比,藉以显示所谓严打的力度。据大陆司法界人士透露,中国是世界上被枪决人数最多的国家。2004年,《中国青年报》引用一位人大代表的数字,中国每年判处的死刑并立即执行的人数约有一万人,比世界其他所有国家死刑数字的总和多5倍。另据著名人权组织国际大赦披露,中国2004年处决的犯人占世界死刑执行总数的90%,而中国的人口只占世界人口的20%。
   
   中共高层官员透露,如果要查哪一个城市,哪一个城市的领导班子就会像塌方一样立即垮台。官方的研究资料显示,民间对省级党委、政府的评价,好的、满意的,仅占15%至20%;对领导干部总体的评价,好的、满意的,仅占10%至15%;对当前社会状况的整体评价,好的、满意的,仅占15%至20%。中国社会方方面面的危机都在急速加剧,最后引发社会对政府的完全不信任、不服从以至武力反抗
   
   苏家屯秘密集中营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
   
   2006年3月9日一位知情人士向大纪元披露,中共在沈阳市苏家屯区设立了一个类似法西斯式的秘密集中营,关押着6000多名法轮功学员。该秘密监狱里有「焚尸炉」,还有大量的医生,进那里的人没有活着出来的,焚尸前内脏器官都被掏空出售。
   
   主刀医生的亲属指证中共活体摘取器官后毁尸灭迹
   
   不久出现第二位证人,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她透露,该集中营设在沈阳苏家屯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她本人是医院工作人员。2001年开始有6000名法轮功学员被秘密关押此地,目前没有人能够存活出来,约6000法轮功学员当中相当部分的人被摘除肾脏、肝脏、眼角膜、皮肤后死去,并被毁灭尸体。有的甚至活体被秘密扔进用锅炉房改装的焚尸炉,骨灰和锅炉中的焦炭混为一体作为炉灰倒掉。
   
   证人说,她的前夫是曾经参与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刀医生(她是因为他干了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才与之离婚的),她认为现在还有约2000法轮功学员藏在这个医院,她担心当局会毁灭证据和灭口。
   
   沈阳老中医指证全国有几十处类似集中营
   
   【明慧网2006年3月31日】在前两名证人相继揭出苏家屯存在血腥集中营的黑幕之后,一名自称“沈阳军区总后勤部下属的一名老军医”的证人站出来指出:苏家屯地下集中营的确存在,摘除器官也很普遍,焚烧尸体甚至活人直接焚烧也很普遍,但苏家屯医院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提供的一些佐证也指出了同类情况。
   
   证人说,所谓的苏家屯地区的医院仅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但是目前的法轮功学员基本上还是在监狱、劳改营、看守所较多,只有需要的时候才大规模调动。
   
   这名证人(以下简称“老军医”)说,目前全国最大的关押法轮功的地区主要是黑龙江、吉林和辽宁,仅在吉林九台地区的中国第五大法轮功集中关押地就有超过1.4万人被集中关押。
   
   吉林集中营代号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
   
   “老军医”透露:“在我接触的资料中中国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在吉林,只有代号是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集中了很多的全国各地的法轮功、重刑犯、各种政治犯,但是地址不详。”
   
   苏家屯集中营在2005年初曾关押1万多人
   
   “老军医”说:苏家屯地区医院的所谓的地下集中营在2005年初的确曾经关押超过1万多人,但是目前日常的关押人数仅保持在600~750人,很多已经被转移至其它集中营。
   
   转移5000人只需一天即可
   
   “老军医”说,目前即使进入苏家屯地区调查也是查无证据,因为转移几千人太容易了。转移5000人只需要一天就可以了,专车专列,使用封闭的铁路货车,因为我曾经目击从天津向吉林地区的转移列车,一次专列转移超过7000多人,全副武装,夜间进行。所有的人都被铐在专门的扶手上,象被吊起来的白条鸡一样。
   
   中央同意将阶级敌人进行任何处理
   
   “老军医”指出,中共目前在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已经公开宣布为“阶级敌人”,也就是最严厉镇压的对象、重刑犯。据指证,根据最新的决定,“中共中央”同意将法轮功学员作为“阶级敌人”进行任何符合经济发展需要的处理手段,无须上报,也就是说法轮功学员如同中国许多的重刑犯一样,不再被当作人类而是当作产品原料,成为商品。
   
   这名来自军队系统的证人说,根据“国家规定”,省一级政府有权在所辖军区的监管之下设立重刑犯罪分子的资源再回收机构,这是中共中央军委在1962年就有的文件,而且一直沿袭至今。根据该文件规定,死刑及罪大恶极的重刑犯罪份子可以根据国家及社会主义发展需要进行相应的革命化处理,在文革期间最大的革命化处理就是食用,就是用来做食物,其次是建立各种工程及进行生产作业。
   
   “老军医”说,根据1984年的补充规定,重刑犯的器官移植被合法化,许多的地方公检法部门对待该问题基本上要么是直接移植然后火化,要么击伤进行形式死亡仪式后直接移植然后火化。进入1992年后,实际上完全公开化了,由于许多行业的发展,人体成为昂贵的工业资源原料,活人甚至死人尸体成为原料。
   
   中共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早有先例
   
   曝光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摘案例(部份)
   
   1999年7月20日之后,江泽民和中共动用四分之一以上的国力迫害法轮功,江泽民还亲口密令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黑龙江任鹏武全身器官被摘除 强行火化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第三火力发电厂33岁的技术员任鹏武,为人忠厚正直,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 2001年2月16日任鹏武在呼兰区腰卜村散发天安门自焚真像材料被警察绑架,被原呼兰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常江海,王可达、陈景跃等人残酷殴打刑讯逼供后,被送往呼兰区第二看守所,2月21日凌晨看守所传出任鹏武死亡的消息。从被非法抓捕到被迫害致死仅仅四天时间。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