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剑平
[主页]->[百家争鸣]->[金剑平]->[服贸协议,马总统可能中了“国号”圈套]
金剑平
·我们村里第一美人地主婆--刘大妮
·“盗窃中央档案馆核心机密”案真相(孙宇亭)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
·服贸是巨大的陷阱
·惊天税率:20万买车6.9万交税
·10元的烟 8元9角7分的税
·服贸是巨大的陷阱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2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3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4
·国民党明白了天意民心和正邪了吗
·让无知无耻的洪当竞选人是对支持者的污辱
·蓝营未散 改正错误 国民党浴火重生
·蓝营未散 改正错误 国民党浴火重生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国民党的勇气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打散洪秀柱粉丝的方法——用柱之矛攻柱之盾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大陆版
·换柱合理合法有先例 民进党玩乌贼没出息
·换柱合理合法有先例 民进党玩乌贼没出息-2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3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 4
·荒谬的辩证法之一 质量互变规律
·荒谬的马克思谬论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大陆版-2
·两岸统一应该用什么国号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惧共媚共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惧共媚共-
·朱立伦的道歉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及主席议题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及主席议题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用一招让银行全额赔偿
·用一招让银行全额赔偿——求转发
·魏则西在呼唤——谷歌归来
·老文重发——谷歌离开大陆是懦夫式逃离
·雷洋被谋杀的最重要线索——聊天记录
·没有老荣民台湾就是东朝鲜
·洪素珠也是中国难民的后裔
· [转载]鲁能私有化事件,让我见识了真正的“老大”
·不堪回首的日本殖民台湾50年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
·马克思谬论之一、剩余价值与剥削
·《转》感人至深!孙中山“四让”的高风亮节
·往事杂谈——俺湖北老家在红军时期那点事
·人世间最大的谎言——辩证法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农民起义”
·[转]马克思主义的八大谬论
·樊弓:辩证法与放屁
·马克思谬论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马克思谬论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
·毛的红朝才是真正的奴隶社会
·马克思谬论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冥币事件正告天下:已经变地了,变天还久吗?
·马谬之一、剩余价值与剥削
·马谬之二、阶级先进论
·马谬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马谬之四、斗争是发展动力
·数数林彪打的败仗《转帖》
·马谬之五、阶级感情与阶级(阶级性)
·马谬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马谬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2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
·马谬之八、中共的法律是恶法
·蒋宋联姻:政治婚姻,还是恩爱夫妻?-转
·日军为什么从来不轰炸延安-转
·蒋介石浇水,毛泽东摘桃《抗战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读后
·论共产党的反动性——转
·毛泽东是否见过狱中的林昭?(上)_转
·毛泽东是否见过狱中的林昭?(下)_转
·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五)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双枪黄八妹坚持游击战 重创日军击沉敌艇(组图)
·转帖:唐山大地震 一段被掩埋29年的真相
·“一分为二”之局限及滥用的危害
·难得一见的民国史料!阎锡山的《太原沦陷
·荒谬的辩证法之一:质量互变规律是眼神错乱
·转--不可不说的百团大战真相
·荒谬的辩证法之二:对立统一规律是逻辑陷阱
·荒谬的辩证法之三:否定之否定规律是鼓吹犯罪
·(转)惨胜如败:斯大林的战争神话
·荒谬的辩证法之二:对立统一规律是逻辑陷阱2
·[转]列宁竟然是历史上最大的恐怖分子
·人类古代根本没有奴隶社会--原创
·错误的马列唯心主义真理观——原创
·低端人口就是无产阶级-原创
·阶级斗争是民族毁灭的动力——原创
·等了46年:美国终于被逼出手了!——转
·梁启超对“大革命”的大恐惧--转
·袁斌:农民运动与中共暴行暴政 ——转
·阶级斗争是民族毁灭的动力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抗美援朝_一场时间地点对手名义结果全错的战争
·志愿军战俘为何去台湾-QQ历史
·在自由的意愿下,志愿军战俘的选择[转载]
·辛灏年:一位年轻思想家的理性批判
·建议川普给金三的礼物《九评》[原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服贸协议,马总统可能中了“国号”圈套)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共产党是永远不能相信的,它内部讲话和公开讲话是不一样的,它阴一套阳一套,当面是人,背后是鬼,暗中是妖。
   中共是谁都骗的,骗中国人跟它反对国民党,就说要搞“新民主主义”,其实中共搞的是新独裁主义。骗工人说:“无产阶级是最先进的阶级,是领导阶级。”结果工人长期低工资低劳保生活困苦,失业就说下岗。骗农民说:“没有农民就没有革命”、“我们是工农联盟的政权”。结果农民成了二等公民。骗民主人士说:“互相监督”、“长期共存,肝胆相照。”结果多少民主人士肝胆俱裂,照亮黄泉路。把城市青年移民到农村,解决城市失业问题,就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后面再加上一句“一辈子扎根农村”才是真正目的。
   中共信誓旦旦香港五十年不变,还没几年,就要制定第23条恶法管制香港人。香港已经从英国殖民地变成中共太子党的移民地,已经成为世界最佳洗钱良港。
   中共加入WTO时与国际社会签下许诺,要全面开放银行、电信、保险、金融、电影、基建、房地产等,竟然没有一项兑现。把全世界玩了一把。
   哪个不被骗过,中共的许诺能相信吗?
   中共还敢号称三个呆婊:始终代表着先进生产力的发展方向、始终代表着人民的利益…。就是说大跃进、大炼钢、大饥荒、文化大革命、批林批孔等等所有的运动都是代表了先进生产力的发展方向和人民的利益。中共这种话都敢说出来,可见中共无耻到什么地步!
   现在是不是变好了呢?胡锦涛要求,私营企业也要有党组织,要求村长兼任村党支部书记,实际是要求村党支部书记兼任村长,这是最阴的一招,使共产的毒根扎的更广。胡时代的网络控制也比江时代严。
   习近平如何呢?表面要改革,自任许多改革小组长。但是他每次开完会后都会收紧媒体,打击自由言论者,什么嫖妓招数都用,这些命令还不是从他那里出来的吗。现在连不少辩护律师都抓起来并打断肋骨。习近平对网络的控制远超过胡锦涛时代,这是向哪走啊?还能信他吗?其实人民日报天天造谣,职业性造谣,从来没有抓过。习也搞反腐败,那只是党内派系之间的撕咬,并且顺便捞取民心而已,他若真想中国好,松绑媒体是最直接的检验标杆。习收紧媒体,证明他走的是一条背离民主更加独裁的道路。现在习说中国不适合多党制,那就是说,中共绝不会走民主道路。没有民主哪还有出版自由吗?和台湾签出版服务协议,这不是明摆着骗吗?国民党还傻乎乎的信。
   
   这次服贸,学者们只看到协议条款中的陷阱,还没有看到没有陷阱的陷阱,就是什么条款都是好好的,但是中共不执行或者反执行,就是说中共真谈判假执行。例如重庆谈判,中共认认真真地谈判,根本就不考虑执行。在双十协定的第三天,中共发了一个文件《中央关于双十协定后我党任务与方针的指示》,其第(三)条: “解放区军队一枪一弹均必须保持,这是确定不移的原则。在谈判中,我方提出四十三个师,是对彼方现有二百六十三个师的七分之一。后来彼方提出编整国防军计划拟编一百二十个师,故我方答应到那时可以编为二十个师,也是七分之一。……即将来实行编整时,我方亦自有办法达到一枪一弹均须保存之目的。过去中央指示各地扩大军队整地主力计划,继续执行不变。”……国民党看清楚了吧,中共从来不想缩减军队,绝不减少一枪一弹,中共在20个师的名额上纠缠,只是骗国民政府裁军而已。让国民政府认为中共真的想和平,只是想多保存军力而已。而中共趁和平谈判的烟雾弹派军队狂抢地盘积累内战资本,消灭敢于抵抗的日军和国军,并与苏联合谋抢占东北。在双十协定的第三天就下发这个文件,说明在签字前就定好的,签协定只是在骗人,这就是真谈判假执行,因为中共的最终目的是用枪杆子打败国民政府,让它自己上台的,重庆谈判只是烟雾弹。国民党不懂这一点,最后吃亏。没有重庆谈判,根本就没有中共后来的胜利。现在是国共内战的延续,中共的目的和重庆谈判时一样:打败国民党,消灭中华民国。所以服贸只是策略而已。还有一件事,毛结束重庆谈判回到延安,即布置其秘书陈伯达写《中国四大大家族》的书(注2),污蔑蒋介石和国民党,并分化了国民党,这也是打败国民党的重要一步。
   这里有一段话,马总统请读一读吧,“一个失去记忆的民族,是一个愚蠢的民族;一个忘记了历史的组织,只能是一个愚昧的组织;一个有意地磨灭历史记忆的政权,是一个非常可疑的政权;一个有计划地、自上而下地迫使人们失去记忆、忘记历史的国家,不能不是一个令人心存恐惧的国家。”马总统比较一下你和你们党的行为,是不是有点类似呢?
   
   这次学者们看出了协议条款中的陷阱,说明中共已经朝中无人了,在小处翻船,不象当年的双十协定签得那么漂亮,就是反执行,WTO签得那么漂亮,就是不执行。最大的陷阱在协议条款之外。
   其实中共也没有那么好心买回台湾,而是搞乱台湾,吸干台湾。因为民主是中共独裁的天敌,无论是民主制度还是赞同民主制度的人,都是中共的天敌,中共必须灭之而后快。
   大陆没有国营企业只有党营企业,里面都有党的组织在操控,为党的利益服务,企业内部的干部级别与政府部门级别相对应。大陆的党营企业效率非常低,靠垄断才有暴利,有政府的支持和政策的独揽,可以耍流氓。中石化为了挤垮民营加油站,甚至它成品油的批发价比它自己加油站的零售价高,让民营加油站无法经营,多数被它挤垮,现在提高零售价获得暴利。在外国这属于不正当竞争,会被告发和处罚,但是被欺负的民营加油站,连吭都不敢吭。对这种尽搞阴谋诡计的党营企业,如何与它们公平竞争?这种类似的手法应用于台湾怎么办?当年娃哈哈集团想以50亿元进入加油站行业,最终打消念头,储油批发油不独立,进去就被挤死。
   大陆的银行一开始都是部队的转业军官当管理人员,这种人文化水平低下,把部队的拉关系走后门习气带到银行,对银行的管理和运作起着不良作用。银行里面管理很乱,甚至有几十年都消不了的帐,根本就不是现代化金融体系的运作方式。这些年有多少银行高级管理人员被判刑,没有一个贪污少于一亿的。这样的银行在国外早已倒闭。而在大陆,这种银行几乎是政府的派出机构,成为政权的一部分,政府强力支撑它不倒,给它政策,银行甚至出现暴利,全是垄断获得的。现在又出现银行自己收购自己的不良资产(坏帐),这是一项非常自肥的行为,把亏损转嫁给储户,还可能让贪污合法化。这种金融业跑到台湾后,作为中共的派出机构,凭着资金优势可以搞乱和挤垮台湾的银行,根本就不会增强台湾竞争力。记住中共与台湾打交道根本就没有纯经济的行为。金融服务协议,后果很严重。
   无论号称国企或者真的党企,企业中的党书记,只懂得马列,却以为懂得了宇宙真理,无所事事而又无所不管,造成瞎指挥,并用前途利益引诱员工入党,是地地道道的老鼠会。什么好事都是党员优先,党员是提拔干部的必要条件,造成企业内部员工之间的不公平,最终危害企业文化和凝聚力,导致企业效率奇低和人才流失。所谓改革开放就是针对这种企业的,如果效率好就不用改革开放了。许多在这种企业中工作的人,对这种老鼠会现象深恶痛绝,且看不起党员,觉得他们为了利益而入党,人品有问题。大型企业中这种现象最为突出,而中共为了保住党的根子,保护了这种大型企业,给它们政策让它们垄断,使这种企业获得暴利。以成品油市场为例,如果成品油批发企业从中石油中石化分离,民资进入加油站,中石油中石化的加油站将出现全线亏损。金融、电信、传媒等领域也是如此,如果允许外资、港澳台资、民资进入,中国的银行业、电信业、党报党刊、电台电视台将是遍地亏损、倒闭。现在大陆的企业效率奇低而利润奇高,全靠垄断。所以大陆的企业不是正常的企业,与自由经济风牛马不相及。这种企业进入台湾,将对台湾本土的企业会产生非常大的负作用。
   在大陆,企业(特别是服务企业)主要精力不是用在经营管理和提高技术上,而是用在请客送礼拉关系走后门上,这种企业来到台湾,必然对台湾的整个社会风气造成不良冲击,使台湾本土企业丧失公平竞争的环境和心态,使台湾企业整体效率低下行为扭曲,丧失与国际竞争的能力,最终使台湾的企业要么走不出国门,要么走出国门后传播黑厚文化,危害世界。这就是马总统所说的“提高台湾竞争力”!
   
   媒体要进入大陆,却要遵守大陆的法律,当然这是世界惯例。但是中共的法律,是以马克思的阶级压迫理论(也就是人欺负人)为基础的法律,它违背了法律的公平与正义的根本原则,这在法律学上称为恶法,所以中共的法律是恶法,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法律。“恶法非法”,就是说恶法不是法律,不应该遵守。翻开中共的《宪法》,里面就有许多恶法条款,第1条就是恶法,虽然里面也有些冠冕堂皇的条款,如第35条言论自由,中共当政几十年了,什么时候有过这个自由?中共打算什么时候给人民这个自由,永远没有。除非中共想垮台,否则没有。有了这个自由,中共很快垮台,因为它的底大黑,它的理论太假,见光死,中共自称“伟光正”,其实它患的是“畏光症”。台湾人在大陆如果有出版自由,大陆几百本禁书,就挑几本出版,如《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延安日记》、《中共壮大之谜》、《毛泽东的私人医生》等,中共会让你出版?出版了也不给你发行,新华书店也是党企,能不为党的利益着想?现在大陆到处抗暴潮,中共让你的报纸刊登?除非中共想找台湾人回来送终。台湾人在大陆办媒体,中共会让你很快闭嘴,台湾人胆小,到时讲真话的勇气还不如《南方周未》和《炎黄春秋》。如果真要办下去,肯定是另一个《人民日报》,只能天天撒谎才能生存。所有的协议再漂亮也没有用,《宪法》的第1条就可以把它所有的不喜欢媒体关掉。出版服务协议最终结果是:台湾媒体在大陆无立锥之地,而大陆党营媒体占领台湾,中共编造的伪历史、马克思谬论和仇恨暴力哲学在台湾毒害民众。
   其实不只是禁书,在大陆出版《蒋介石日记》都能打垮中共。大陆连《一寸河山一寸血》都不敢放,中共编的谎言太大太假了。
   马克思谬论对大陆民众特别是中共党员和公务员毒害巨大,他们张口就讲“国家是阶级压迫阶级的机器”、“法律代表着统治阶级的利益和意志总和”,完全颠覆了“国家的调和性”与“法律的公平正义原则”。他们总是以一种斗争性的和你死我活的眼光看问题,他们思维如此扭曲,却以为掌握了宇宙真理,让人感觉到他们行为不正常且充满暴力倾向,其实这是马克思的毒在发作,在变异着人的灵魂,在吞噬着人的正义和善良本性。所以说在马克思谬论指导下制定的法律就是恶法,不是正常的法律。马克思谬论进入台湾后果怎么样,马总统考虑过没有?马总统是法律专家,难道也相信马克思的“国家是阶级压迫阶级的机器”、“法律代表着统治阶级的利益和意志总和”的这些连鬼都不应该相信的鬼话吗?怎么能与崇拜这些鬼话的人谈服贸呢?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