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建三江声援民众:我被拘禁殴打的经历]
九剑博客
·现任当权者:立即逮捕法办罗干、曾庆红、周永康、李岚清四大元凶
·现代版”指鹿为马”--河北衡水公检法炮制惊天冤案
·法轮功简介
·退党自由 劝退合法
·嫖娼工作两不误 白求恩“贡献照”扫黄期间热传
·究竟是谁在反对和迫害法轮功
·无神论为幌 中共几代党魁都相信神秘力量
·恶报终将击碎迫害者的美梦
·把中共从中国身上剥下去(上)
·把中共从中国身上剥下去(下)
·江泽民将魏京生从囚室直送飞往美国班机内幕
·【史海】中国有1张全世界最血腥的父子合照
·江泽民带头淫乱 官媒充斥色情 扫黄成笑话
·项守信:曝江泽民与宋祖英鲜为人知的淫乱丑事
·掸封尘:愿“真善忍”的光辉照亮人心
·联合国指金正恩反人类罪 中共同谋
·天地异象频发 警醒末世迷中众生
·群体抗议与万人上访
·甄仁:中共是一个害人邪教
·石铭:民心尽失的中共必走向解体灭亡
·赵迩珺:退党有什么好处?
·风火哪吒:快看《九评共产党》
·云帆:红眼石狮传说在香港的重现该如何解读
·在海外藏有巨额财富的太子党名单全曝光
·正常政党服从社会 共产邪党控制社会
·对中共改良的幻想是毁人和自毁
·周薄政变组阁 党政军高层名单曝光
·三位中共高层领导人申请退党 你也该想一想
·录音曝光 山东警察黑社会式巨额勒索法轮功学员
·章天亮揭密:精准预测中共政治风暴始末
·周永康案滚雪球愈加庞大 江泽民是中共掘墓人
·以色列国会听证会上 中共一个惊人消息被曝光
·利官损民,灾祸频频
·帮党数钱被党卖
·中共的药物残害及毒杀:法轮功学员被致死致残案例
·周恩来一句话 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今日点击】乌克兰着手清除共产党 镇压民众示威受严惩
·失踪十载户口被神秘迁走 疑遭器官活摘
·致中国大陆现政权各级当权者及政法干警的劝善信
·天降奇石寓天意
·四百多官员被抓或自杀 大清算中如何求生?
·大清算已经开始 弃恶从善莫迟疑
·法轮功禁止杀生和自杀
·江泽民10大罪状之一:伪造身世 窃取王位
·陆媒揭渣滓洞惊天谎言 中共才是真正“魔王”
·加议员拟提法案维护人权 谴责中共活摘
·是什么促使上亿的中国人退出党组织
·乌克兰突然“变天”的启示
·美国伊州众议院全票通过决议案 谴责中共活摘
·美国国务院人权报告:中共强摘被监禁者器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与己无关吗?
·美国谴责活摘器官 中共原卫生部高官慌忙表态
·【宋紫凤】:为真理,他们来过
·恐怖血案频发 江派手法类似15年前构陷“包围中南海”
·【夏小强】给胡锡进上课:为何中共倒了中国不会乱
·江泽民试图再次发动政变
·江泽民集团策划在昆明等5城市发动恐袭
·武警现场被击毙 致其他4城市血腥杀戮流产
·昆明特大血案内幕再现13年前天安门世纪伪案真相
·【独家】江派策划昆明和香港血案 武警上阵杀戮
·坚持真理,需要智慧和勇气
·只有解体中共大陆人才有希望
·病房里强行开庭 通化610和公检法陷害许英杰
·谁在斗中狂,必在斗中亡
·江泽民为什么镇压法轮功?
·我的生命之路(上篇)
·我的生命之路(下篇)
·在中国大陆,谁是仇恨的制造者与宣传者?
·江泽民对一特务组织的密令从来不敢落款
·用鲜血与生命照亮黑暗
·【历史今日】法轮功创始人获自由之家“团体宗教自由奖”
·江家帮头子们念的哪门迷信经?
·江泽民赤膊上阵 对一组织下密令
·“九字吉言”说与君
·独家:曝隐藏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里惊天秘密
·美加旅游 大陆教师学生集体“三退”
·联合国会议 加政府关注中共强摘器官
·首次!政府代表在联合国提出中共强摘器官
·高官99年北京打横幅抗议 姓名身份吓坏警察
·法轮功禁止自杀 中共喉舌指鹿为马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新闻周刊】中共活摘器官 国际聚焦谴责
·中共保党压倒一切 江泽民集团还将制造系列恐怖活动
·从历史的教训看中共必然灭亡
·中共利用法轮功学员做活体药物试验迫害(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曝光 国际大事记(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 (二)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三)
·中南海5次秘密协议出炉与破产内幕.
·公诉人罗织罪名诬陷张晓丽 律师:法盲陷害良善
·中共邪教不仅破坏法律实施,而且肆意践踏法律
·揭密曾庆红儿子和媳妇——曾伟夫妇暴富轨迹
·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你的选择是什么?
·时尚和实惠
·中共最牛检察官火了:这是法庭 不是讲法律的地方
·【网闻】太行山老乡们曝“地雷战”真相
·台湾反服贸抗争实质 专家:恐共拒共抗共的大爆发
·丑恶历史无法逆转 江泽民加速中共向红朝末日狂奔
·致中国大陆现政权各级当权者及政法干警的劝善信
·给石家庄公检法系统警官母亲的一封信
·四律师挑战黑监狱被抓声援律师团现场绝食抗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建三江声援民众:我被拘禁殴打的经历

   【大纪元2014年04月07日讯】我是2014年3月24日到达哈尔滨,并于次日下午4点钟左右到达建三江七星看守所,与正在看守所门口抗议建三江当局肆意非法拘禁律师的朋友们汇合。此后,我便在建三江与来自全国各地的朋友一起进行抗议和声援。

   我认为,建三江当局非法关押维权律师的行为,是对中国法制的践踏。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人都有权利聘请、会见律师。无论是什么罪名。这是一个国家体现宪法精神、人人平等的理念,充分保护和保障人权不受侵犯的重要措施。因此,当我听说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和张俊杰律师在建三江被抓,立刻想办法前往声援。我本是武汉的一位访民,6年前,我在武汉洪山区的商品房被强拆,至今没有拿到一分钱补偿,且曾被武汉市政府工作人员殴打。因此,我充分了解和认识到一个国家法制的重要性。可以说,没有法制的国家,公权力便可肆意践踏法律、侵犯人权。对于这一点,我感同身受。

   在看守所门前坚持了三天后的28日,我回建三江丽家宾馆稍作休息。警方首先于入夜11点左右前来查房后,又于凌晨3点左右突然用公用门卡,直接打开房门冲了进来。当时一共是6个人,两个男性便衣,3个女性便衣和一个穿制服的警察,警号是:151500。当时房间内只有我和李美青两名女士正在睡觉,穿制服的警察闯进之后用外衣将我的头蒙住,按在床上。然后,押着我和美青上了一辆车,在车里,陆续听到(头一直被蒙着)住在丽家酒店的七个朋友被抓上车。他们分别是李美青、张圣雨(张荣平)、陈剑雄(陈进新)、刘星、姜建军、张占和我。

   我感觉车开了两个多小时,我们被带到一个地方,因为一直被蒙着头,不知道是在哪里。我下车之后直接被带到一间审讯室,由151492的警察负责做笔录,同时,参与房间抓捕的一个胖便衣(大约一米八以上的个头,非常强壮)和两名女便衣(审讯中间听到她们两个是七星看守所的)旁听。

   负责审讯的警察上来第一句就问我是否认识王成,我说不认识,我只是在北京南站听说建三江抓了唐吉田和江天勇两位律师,这两位律师我都久闻大名,因此前来看望,并希望给律师们存些钱。

   负责审讯的警察几次要求我承认这次声援活动是有组织的,并且诱导我说谁组织了这次声援。我对此一概不知,并多次强调,我就是个访民,我来这里是学习法律,看望良心律师的。

   负责审讯的警察一再提到法轮功,这个警察竟然强迫我在审讯过程中说“法轮功是邪教”。他强迫我数次,让我跟他学,说“如果你不学,你就是法轮功。”我说我不知道什么叫法轮功,再说人家的信仰关我什么事,我只是为良心律师而来。在审讯中摘去头套的过程中,我查看了这个审讯室的环境,发现办公桌上有一个电话号码,该电话号码是:0454-5799425。

   另外,在我去厕所的时候,我看到楼梯口墙上贴着一张值班表,表上写着周一到周日值班人员名单。我只记得周六的值班警察是赵洪伟或者赵洪军(赵洪肯定没错,最后一个字记得不太清了)。

   中午,大约12点多,他们去吃饭了,我听到他们说准备了包厢等等。我仍旧被两名协警看在审讯室。中午在他们吃饭的过程中,看我的女便衣以私人的名义给了我一个汉堡,另外一个协警看我冻的直哆嗦,丢给我一件军大衣。自早晨开始审讯一直到现在,我只穿了一件衬衣,他们看我穿的少,还特意将审讯室的门窗都打开,在建三江只有几度的气温下,我已经冻的全身麻木了。

   下午他们回来的时候,那个胖便衣进门就对我踢了几脚,骂我“别给脸不要脸”,另外我还发现他们的烟换了,上午都是普通的香烟,下午已经换成了软中华。审讯我的警察开始让我看上午做的笔录,我看了笔录上面写道:涉嫌煽动、策划、组织……非法集会,等内容。我同时也指出了笔录中的很多不是我说的话。

   最后,他让我签字,我拒绝签字。拒绝签字后,并将我的手用胶带反绑。一直到下午他们快下班了,我仍旧拒绝在笔录上签字。

   最终,他们仍旧无法让我签字,就将我戴上黑头套带到一层的一个大约3平方米的一个小房间内,我听到李美青也在里面。他们不允许我们说话。大约等他们吃完了晚饭,做笔录的警察带着两个保安再次将我带到楼上我做笔录的房间,一进门,两个警察一左一右将我的手臂控制住,然后,一个警察掐住我的脖子,将我顶在墙上,令我窒息。然后他让其他警察将我身上的大衣脱掉,掐着我的脖子,一个劲地扇我的耳光。我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直到我昏倒在地。迷迷糊糊之间,我感到有人在背后踹我,骂我“装死”。我稍稍清醒后,发现自己全身抽搐,他们可能看我确实不行了,找来一杯开水,还强行往我嘴里塞了一颗红色的颗粒。因为我在昏迷中,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人说“不签字就给她吃药”,这让我很担心,一直不敢吞咽。后来口中的东西化了,我发现可能是一颗话梅糖。

   我被打之后已经站不起来了,由两个人将我扶起来,因为我全身发软,只能佝偻着站在那里,他们就这样再次给我做了笔录。他们将我的头套摘去,我看到打我的警察的警号分别为:151388和151394。另外,白天给我做笔录的警察也在现场,只是少了白天的两个女便衣。

   晚上的笔录是151388这个警察负责做,他拿着我白天做的笔录一直扇我的耳光,骂道:“你他妈的做的什么笔录?”大约扇了七八下后,他开始给我重新做笔录,并在笔录上未经我口述,直接写上我参与了“喊口号、打横幅”等等。我看了一下他的笔录,跟我所说的完全没有关系,因此,我仍然拒绝签字。最后,他问我你到底签不签,我仍旧拒绝签字,我说:“你的笔录上很多话,根本不是我的,你的很多问题我说我不清楚,但是你写成我清楚。这样的笔录,绝不签字。”然后他看我如此坚持,就让两个保安将我戴上黑头套带到一楼原先关押我的房间。

   特别要说的是,在他们殴打我和给我做笔录的时候,房间只有一个摄像头,但是不知道是否在运行。后来在我拒绝签字的时候,他们突然拿出了两台摄像机对着我拍摄。还说:“不签字没关系,我们都把它拍下来。”

   我回到了关押我的房间,已经接近瘫痪了。两个保安将我放在一个拘束椅上(并没有将我的手脚捆住),我迷迷糊糊地睡到凌晨。天还黑的时候,他们将我和另外九个人(另外三个人分别是邵泽海、袁显臣、李燕军)陆陆续续地押上车,因为我带着黑头套,无法看到他们,也不知道他们被打的怎么样,只能听到警察念名字,凭记忆记录了下来。人到齐后,他们将我们带到建三江公安局,上去后,那个151394的警察撕掉了我的第一代身份证,并再次强迫我念:“法轮功是邪教”。最后,他还对我们恶狠狠地说:“你们永远不要再来建三江,来了就拘你!”

   后来他们就将我们中的五个人(我和李美青、张占、李燕军、邵泽海)放了。其他五个人不知道被他们带到哪里去了。

   在楼下的时候,我又看到李宝霖和姜建军在楼下的一辆灰色的面包车内,不知道他们受到了怎样的对待,直到现在,也没有他们六个人的消息。

   另外,在晚上他们吃饭的时候,我听到张圣雨在我被关押的小屋旁边的屋子里,骂那些警察是奴才,我听到很多人冲到旁边的小屋里拚命地殴打张圣雨。我还听到张圣雨大声说:“你们就是把我打死,我还是要说。”这时,我躺在拘束椅上,故意将头垂下,从头套的细缝中看到一个XJ153130拿着警棍参与了殴打,我很痛恨他们殴打张圣雨,因此将其记了下来。在殴打张圣雨的过程中,我们听到很凄惨的叫声,令人心痛难忍,我强烈谴责建三江这种法西斯暴行!特别谴责那个151388的警察滥用职权,对无辜公民进行残暴的殴打!

   (责任编辑:刘晓真)

    本文网址: http://cn.epochtimes.com/gb/14/4/7/n4125379.htm建三江声援民众-我被拘禁殴打的经历.html

   


此文于2014年04月1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