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特殊嗜好 毛泽东特爱看这种片]
九剑博客
·【专稿】--令计划的覆亡
·千古奇书20载 《转法轮》受世人推崇
·【今日点击】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
·李天笑:《刺杀金正恩》并非博世界一笑(下)
·无神论与人类道德水火不容
·专家:九评揭示中共谎言暴力统治终将解体
·退党中心新年献词:三退引导中华民族走向光明
·鉴恒:新年“神帖”已出 见者有福莫错过
·【透视中国】十周年 辛灏年再谈《九评共产党》
·否认到停用死囚器官 中共不断改口后的杀人秘密
·央视“国脸”罗京传死于爱滋病 死前满身泛红斑
·赵紫阳去世十年骨灰仍未能入土 中共怕啥?
·李天笑:上海踩踏惨案 真凶一步之遥
·【今日点击】江泽民与家人现身海南网络报导遭删除
·2014年大陆各界声援法轮功反迫害事件回顾
·回顾2014:真相广传 民众觉醒(1)
·回顾2014:真相广传 民众觉醒(2)
·辛灏年:九评共产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图/视频
·建三江案秘密开庭 律师提控告
·建三江案秘密开庭 八律师被拒介入发抗议书
·中共法官们的荒唐言论(1)
·史海:起底周恩来真面目
·降半旗?联合国官微揭美化周恩来的谎言
·江泽民军事化活摘器官的罪恶产业(图)
·中共急于高价买走“西安事变”解密文件之谜
·震惊!原卫生副部长黄洁夫 证实“圈养”活摘器官
·【冷涛】黄洁夫承认“圈养”活摘 欲盖弥章谎言打嘴
·夏小强:政局重大升级信号 薄周政变集团被公开
·【石涛评述】挖出20吨〝螃蟹蟾蜍〞巨石 暗合天意
·【禁闻】民众觉醒 大陆各界声援法轮功
·薄熙来一个耳光出手 京城〝大干一场〞变〝被干一场〞
·回顾-从海外景点看退党大潮
·【专稿】江绵恒贪腐王国大起底
·2014年6415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绑架-91人被迫害致死
·中共活摘罪恶难掩 台大医院公告指不仲介赴陆换器官
·共产党政教合一的由来与下场
·拒被封口 上海踩踏罹难家属公开信要真相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发表声明,欲挽救可能被中共杀人灭口的活摘知情者。
·【禁闻】比死囚器官更大的〝危险禁区〞
·【历史今日】胡耀邦下台 间接引发六四
·当代中国的三位弱女子、奇女子(图)
·克拉玛依大火“让领导先走”的女人照片曝光(组图)
·江泽民大管家季建业 及情妇受审照片曝光
·【特写】替父伸冤——当代奇女子江宏
·张万年助江泽民军中镇压法轮功内幕曝光
·香港逾千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游行 陆客直呼震撼
·才被发现的毛泽东乱伦照片(图)
·一个巨大阴谋!江曾合伙把张万年做了(图)
·检察院官员称名字保密 公诉员叫嚣“权大于法”
·欢迎使用iPPOTV(爱博电视)
·挖出共产党的根
·共产党的邪恶根源
·视频:为你解开中共如何抹黑法轮功的
·令计划家族贪腐被曝超800亿 与周永康父子并驾齐驱
·港法轮功游行反迫害-震撼大陆客当场三退
·文革期间不堪凌辱 含恨自杀的十名才女
·赵本山密友空运处女进贡高层 黑钱超10亿
·河北女博士被折磨致疯 仍坐冤狱
·“建三江案”再开庭-拒律师介入-四当事人自辩
·律师捍卫法轮功学员权益在建三江展开系列控告
·【专稿】薄周政变完整版
·迫害法轮功主犯徐才厚罪状公告
·玉清心:建三江案 2015考验公检法官员
·玉清心:建三江当局在挑战谁?
·建三江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 律师大规模提控告
·建三江案代理律师再被剥夺会见权-举牌控告
·天安门伪火14年 自焚真相再曝眼前
·近百京城民众签名声援法轮功学员(图)
·前北京官员修炼法轮功-冤狱12载再遭绑架
·“爱国同心会”踹骂台北警察-自曝是共产党派的打手
·〝囚犯微信猎艳〞揭开讷河监狱杀人绑架乱象
·网传绝密:中共绝对不敢公布的大数据
·天安门伪火案和中共官员落马记
·二战70周年前夕 中共极力抹黑张灵甫
·【今日点击】 中央政治局警告国家进入了危险时代
·念斌自曝险遭活摘:倘配型成功已不在人世
·被暗杀的高官儿子及中共内部的暗杀
·【解密】“六四”时中共政治局常委都曾打算“卷款外逃”
·黑龙江讷河监狱狱警打猎杀人 犯人赌博自杀
·六四事件亲历者忆铁与血搏杀之夜 图
·马云的政商背景
·【今日点击】解密六四屠杀现场:天安门子弹到处飞
·袁斌:看司马南玩变脸
·阿里大战工商总局 马云靠山坍塌
·会建三江案当事人 律师看守所遭群殴
·天安门自焚伪案 两岸学者大解析
·飞剑:越来越多中国人选择声援善良
·外交密件揭六四细节:士兵疯狂开枪用尽弹药
·美国白宫正式回应调查中共活摘器官请愿
·白宫正式回应调查中共活摘器官请愿
·现任当权者应立即抓捕并定罪黄洁夫
·江泽民吓坏了?大陆万人签名呼吁查处其罪行
·【禁闻】加密件披六四屠城血证 令人心惊
·史达:倒江后 下一步被收拾的将是谁?
·西方三国解密文件曝“六四”屠杀血腥内幕
·逾万港人大游行 续争真普选 斥中共独裁
·历史瞬间:西方人眼中的“大跃进”
·中共活摘器官成军事化产业 美白宫发声促停止
·【今日点击】中南海内部陷混战 互扯下水撕破脸
·白宫出这消息 今年中国走向已有定局(多图)
·“尸体展”恐怖可疑 当受制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殊嗜好 毛泽东特爱看这种片

   共产党的控制一点也没有放松。一份份中央文件明文规定:不许抢档案(中共给每个中国人都立了档案),不许为以往政治运动迫害的人翻案,不许〝阶级敌人〞〝混入革命群众组织〞〝更不准他们自己建立组织〞。把矛头指向毛泽东或中共的人,不是被监禁,就是被枪毙,其中知名的有林昭、遇罗克。

   

   

   

   对毛来说,造反派的用处是帮他惩罚失去权力的走资派,方式是写大字报攻击,开批斗会,打骂侮辱,游街示众等等。

   

   第一个被打死的中共高级干部是煤炭部长张霖之,时间是一月二十一日。他曾对毛和毛的大跃进表示不满。两年前毛开始说要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时,刘少奇问毛谁是这样的当权派,毛不加思索地脱口而出:〝张霖之就是!〞如今,在江青亲自导演下,张霖之被多次残酷批斗,一位目击者偷偷在日记中写到: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张部长被送至台上,强行按倒跪下。他使劲抬头,李XX,载X猛扑上前,用力压。接着,又有四个人一齐踩在他的小腿上,让他无法再站。又有些人拿着一根钉着木牌的棍子插进衣领,张部长拚力反抗,棍上的倒刺把他的耳朵、脸、鼻子都划破,顺着脖子淌血。会刚开完,李XX和一群人扭着张的胳膊穿过大、小礼堂游斗,后又到院里斗,大门口斗。张部长站在一把凳子上,上衣被扒光,在零下十七度的严寒里冻着。他遍体鳞伤,双手举着木牌,又气又冻,全身哆嗦。有几个家伙说他站得不直,就用小刀子捅他、割他......

   

   一九六七年一月十二日......汾西矿务局的李XX来京,还带来一个特制的六十多斤重的铁帽子。......斗争会一开始,几个小子就拎着铁帽子往张部长头上扣。他双腿打战、脸色腊黄,汗珠直往下掉。不到一分钟,铁帽子就把他压趴在台上,口吐鲜血。这么折腾了三四次,张部长已奄奄一息,昏死过去。

   

   最后,打手们把一个大铁炉挂在他的脖子上,用皮带铁头打裂他的后脑骨,他就这样死去。有专人拍照,照片送到了周恩来手里,毫无疑问,也到了毛泽东的眼前。

   

   毛并不喜欢为后世留下纪录,也不想张扬他统治的残暴,为什么照相?答案最可能是他要看这些照片,看他的敌人受罪心里痛快解气。一些批斗大会还拍了电影,毛在他的别墅里看录像。有的批斗大会的影片也在电视上放映,配的音乐是样板戏。当时很少私人有电视,造反派被组织起来观看。

   

   毛很清楚他从前的同事、部下们在受什么样的罪。纪登奎副总理曾回忆,毛问他挨了多少次斗,纪说他挨了几百次斗,坐了〝喷气式飞机〞。〝毛听了,哈哈大笑。他还亲自学做喷气式的样子,低头、弯腰、并把两手朝后高高举起,逗得大家哄堂大笑。〞

   

   在这样的日子中过了两三年,百万干部被流放到乡下的〝五七干校〞,待遇仅比劳改犯好一些。被放逐到五七干校的还有文化人:作家、艺术家、学者、演员、记者,在毛的新社会里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

   

   取代各级干部的是军队。一九六七年一月,官兵们受命进驻全国每个单位。此后几年中,成为新当权者的有近两百八十万人次,其中五万成为县以上中高级负责人。在这批人的领导下参与管理的有造反派代表,还有留用的老干部,以保持政权的运作照常进行。当时的军队什么都管,国防倒成了其次。当担任海防任务的李德生部被调去安徽接管内政时,李请示周恩来:〝万一有情况怎么办?〞周答道:〝仗,恐怕十年打不起来〞。毛不相信蒋介石会打进来。

   

   三月间,学生们被召回学校,尽管在那里他们什么也学不到。以往的教学秩序、方式、内容不复存在。教育恢复正常,是毛死后的事了。

   

   社会上,人们照常上班,商店照常开门,银行照常营业,医院照常看病,工厂、矿山、邮政、交通,大体上都在运转。军工企业比以往抓得更紧,给了更多的投资。

   

   然而,人们的生活有了巨大的变化。变化主要在业余时间。娱乐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学不完的〝红宝书〞,念不完的《人民日报》社论,开不完的使人头脑麻木、情绪紧张的会议,参加不完的批斗大会,看不完的对〝走资派〞和其他〝阶级敌人〞的〝喷气式〞。残忍的暴力成了公众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每个单位都设有自己的牢房,称作〝牛棚〞,折磨着自己单位的人。无书可读,无杂志可看,无电影可观,无戏剧可欣赏,收音机里也绝无轻音乐可让人放松。唯一的歌舞来自〝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在当当响的乐声中挥舞着小红书,唱着语录歌,雄赳赳、气昂昂地蹦跳着。就连江青的八个样板戏,老百姓也难以看到。

   

   毛的新当权者们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审查被打倒的干部们,看他们是否反对过毛,抵制过毛的指示。

   

   这些干部们每人都有一个〝专案组〞。在最上层的是〝中央专案组〞。这个极端秘密的机构由周恩来任组长,康生为副,组员是陆海空三军调来的中级军官,专门审查毛想审查的人。毛特别关注的是中共上层有没有人同苏联合谋想推翻他。因为苏联国防部长马利诺夫斯基曾对贺龙说要他〝搞掉毛〞,所以军队系统的第一要案是贺龙专案。案子株连整个贺龙从前的部下,贺本人死在监禁中。

   

   中央专案组权力极大,决定抓谁、审谁、拷打谁,也对谁该受什么处置向毛提出建议。组长周恩来的签字落在许多逮捕证,处理报告上,包括建议判处死刑的报告书上。

   

   在同事、部下备受苦难时,毛的日子过得是依然故我。中南海的舞会仍旧为他举办,伴舞女郎用大汽车运进运出,有的也上了他的大床。在被斥为〝淫秽〞而早就禁止的〝游龙戏凤〞之类乐曲中,毛依然踱步似的跳着舞。随着时间的流逝,同事们一个个从舞厅里消失,有的被清洗,有的失掉了作乐的兴趣,渐渐地,舞池里的领导人只剩下毛一个。

   

   在没被打倒的政治局成员中,一九六七年二月爆发了一场反抗,反对文革给他们的党和干部造成的灾难。对毛一直忠心耿耿的谭震林,在大饥荒时管农业,对毛也没有怨言,和毛一起造假,这次忍不住了,对中央文革小组发作道:〝你们的目的,就是要整掉老干部,你们把老干部一个个打掉。几十年的革命,落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这一次,是党的历史上斗争最残酷的一次,超过历史上任何一次。〞第二天,他给林彪写信说他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我想了好久,最后下了决心,准备牺牲。〞外交部长陈毅说:〝文化大革命是历史上最大的逼供信〞。

   

   可是,这批人毕竟跟毛多年,对毛诚惶诚恐。毛对他们发了一通雷霆之怒,他们就像霜打的小草一样蔫了下来,向毛作了检讨。毛左有林彪,右有周恩来,显然是无往而不胜。对这些反抗了他的人,毛用造反派惩罚他们,惩罚够了又给他们些甜头吃吃。反抗被毛轻易地压了下去。不那么容易压倒的干部中有一位蔡铁根大校。他不仅在日记里谴责毛,甚至还在流放之地和几个朋友谈论上山打游击。他被以反革命罪判处死刑,是文革中被枪毙的最高级军官。行刑前,他向狱中的难友道别,然后从容赴死。

   

   在一般老百姓中更有许多壮丽的英雄。其中一位是个十九岁的姑娘、德语学生王容芬。在参加了一九六六年八月十八日天安门广场上的红卫兵集会后,她的反应远远超过了时代局限——她觉得这〝和当年的希特勒简直没什么区别〞。她给毛寄出一封抗议书:

   

   文化大革命不是一场群众运动,是一个人在用枪杆子运动群众。

   

   我郑重声明:从即日起退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同样内容的一封信她用德文写出。把这封信带在身上,她到药店买了四瓶DDT杀虫剂,然后走到苏联大使馆附近,把毒药一瓶瓶喝下。她想让苏联人发现她的尸体,把她以死来反抗文革的事传向世界。可是,她醒来是在公安医院里。她被判处无期徒刑,在监狱里受到非人的磨难。有一次看守把她的手拧在背后,上了半年的〝背铐〞,吃饭是滚在地上用嘴啃看守扔进来的窝窝头。当背铐终于取下来时,锁已经銹住,用钢锯才锯开,手已经动不了。这位不凡的女性活下来了,活到了毛泽东死的一天,活到了走出牢房的一天。

   

   文章来源:《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本文转载:http://www.ntdtv.com/xtr/gb/2014/04/06/a1096590.html

(2014/04/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