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追查国际:中共掩盖活摘器官罪恶调查报告]
九剑博客
·周薄政变组阁 党政军高层名单曝光
·三位中共高层领导人申请退党 你也该想一想
·录音曝光 山东警察黑社会式巨额勒索法轮功学员
·章天亮揭密:精准预测中共政治风暴始末
·周永康案滚雪球愈加庞大 江泽民是中共掘墓人
·以色列国会听证会上 中共一个惊人消息被曝光
·利官损民,灾祸频频
·帮党数钱被党卖
·中共的药物残害及毒杀:法轮功学员被致死致残案例
·周恩来一句话 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今日点击】乌克兰着手清除共产党 镇压民众示威受严惩
·失踪十载户口被神秘迁走 疑遭器官活摘
·致中国大陆现政权各级当权者及政法干警的劝善信
·天降奇石寓天意
·四百多官员被抓或自杀 大清算中如何求生?
·大清算已经开始 弃恶从善莫迟疑
·法轮功禁止杀生和自杀
·江泽民10大罪状之一:伪造身世 窃取王位
·陆媒揭渣滓洞惊天谎言 中共才是真正“魔王”
·加议员拟提法案维护人权 谴责中共活摘
·是什么促使上亿的中国人退出党组织
·乌克兰突然“变天”的启示
·美国伊州众议院全票通过决议案 谴责中共活摘
·美国国务院人权报告:中共强摘被监禁者器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与己无关吗?
·美国谴责活摘器官 中共原卫生部高官慌忙表态
·【宋紫凤】:为真理,他们来过
·恐怖血案频发 江派手法类似15年前构陷“包围中南海”
·【夏小强】给胡锡进上课:为何中共倒了中国不会乱
·江泽民试图再次发动政变
·江泽民集团策划在昆明等5城市发动恐袭
·武警现场被击毙 致其他4城市血腥杀戮流产
·昆明特大血案内幕再现13年前天安门世纪伪案真相
·【独家】江派策划昆明和香港血案 武警上阵杀戮
·坚持真理,需要智慧和勇气
·只有解体中共大陆人才有希望
·病房里强行开庭 通化610和公检法陷害许英杰
·谁在斗中狂,必在斗中亡
·江泽民为什么镇压法轮功?
·我的生命之路(上篇)
·我的生命之路(下篇)
·在中国大陆,谁是仇恨的制造者与宣传者?
·江泽民对一特务组织的密令从来不敢落款
·用鲜血与生命照亮黑暗
·【历史今日】法轮功创始人获自由之家“团体宗教自由奖”
·江家帮头子们念的哪门迷信经?
·江泽民赤膊上阵 对一组织下密令
·“九字吉言”说与君
·独家:曝隐藏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里惊天秘密
·美加旅游 大陆教师学生集体“三退”
·联合国会议 加政府关注中共强摘器官
·首次!政府代表在联合国提出中共强摘器官
·高官99年北京打横幅抗议 姓名身份吓坏警察
·法轮功禁止自杀 中共喉舌指鹿为马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新闻周刊】中共活摘器官 国际聚焦谴责
·中共保党压倒一切 江泽民集团还将制造系列恐怖活动
·从历史的教训看中共必然灭亡
·中共利用法轮功学员做活体药物试验迫害(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曝光 国际大事记(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 (二)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三)
·中南海5次秘密协议出炉与破产内幕.
·公诉人罗织罪名诬陷张晓丽 律师:法盲陷害良善
·中共邪教不仅破坏法律实施,而且肆意践踏法律
·揭密曾庆红儿子和媳妇——曾伟夫妇暴富轨迹
·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你的选择是什么?
·时尚和实惠
·中共最牛检察官火了:这是法庭 不是讲法律的地方
·【网闻】太行山老乡们曝“地雷战”真相
·台湾反服贸抗争实质 专家:恐共拒共抗共的大爆发
·丑恶历史无法逆转 江泽民加速中共向红朝末日狂奔
·致中国大陆现政权各级当权者及政法干警的劝善信
·给石家庄公检法系统警官母亲的一封信
·四律师挑战黑监狱被抓声援律师团现场绝食抗议
·葡萄牙播《红色制度下的法轮功》纪实片引震撼
·律师团第二天继续绝食抗争黑龙江警方夜里一度抓人
·四位律师及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引各界关注
·谢文飞:已是末世颠狂悲剧每天上演心悲哭滴血
·【任重】连辩护律师一起抓的国家有法律吗?
·【禁闻】中共为何突然禁止私自给外国人移植器官
·【禁闻】黑监狱抗争6律师绝食当局再抓声援者
·【禁闻】这事闹大了律师联署援助建三江被拘律师
·公民赶赴建三江声援被扣律师警察截堵打人
·【禁闻】亲历洗脑班受害者揭建三江黑监狱内幕
·【禁闻】建三江闹大了滕彪:2014律师界该破题了!
·如何识别大陆五毛网评员常用的10条跟帖曝光
·声援被拘律师被指涉政治前线勇士全被抓
·中共当局步步紧逼维权律师出路在哪里?
·声援团成员失踪建三江戒严中共要动手?
·律协下令维稳建三江狱中律师堪忧
·正告建三江绑架案作恶者:审视你自身的处境
·一样是法庭判决大不同
·认清邪党的谎言选择美好的未来
·触碰法轮功问题大陆律师征集不怕死的到建三江
·中国律师惊人誓言:安排好后事去建三江
·黑龙江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生命垂危拒保外
·加律师团体联合国谴责中共活摘、迫害律师
·开枪镇压!茂名网友急传警方施暴影片
·建三江恶警拘打律师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命危
·【石涛评述】中国跌入最黑暗的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追查国际:中共掩盖活摘器官罪恶调查报告


   
   追查国际关于中共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的调查报告

    揭露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关于器官移植的谎言

    2014年4月22日


    前言

    一、2000年后中国器官移植概况

    1. 等待时间超短

    2. 充足的高品质供体

    3. 移植手术数量猛增

    二、用死刑犯掩盖中国移植器官的真实来源

    1. 从一贯的否认到承认“极个别的”来自死刑犯

    2. 从“极个别”到“多数”来源于死刑犯,而且是“系统地使用”

    3. 从承认“系统地使用”到声称“一至两年内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

    三、2006年后的“移植立法”无法掩盖器官来源黑幕

    1. 2000年到2006年器官移植处于无序竞争状态,无任何条例

    2.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曝光18天后,“规定”出台,“委员会”成立

    3. “严禁”网上移植广告,“限制”为外国人做移植

    4. 黄洁夫:“十多年前开始,死刑犯数量就以每年10%的速度在下降”

    5. 黄洁夫:“正在制定政策,两年内完全不用死刑犯器官”

    6. 黄洁夫:“不是没有器官,而是没有规范”

    四、2010年后利用公民捐献系统和器官黑市混淆视听

    1. 黄洁夫:“自愿捐献很有效,但器官黑市难杜绝”

    2. 黄洁夫:“系统强摘死囚器官,至今仍在进行”

    五、黄洁夫本人参与器官移植情况

    1. 黄洁夫简历

    2. 黄洁夫亲自操刀移植器官来源质疑

    3. 中共迫害法轮功初期黄洁夫参与推动迫害的证据

    结语


    前言


    自2000年起,中共官媒和医院报导器官移植数量从每年不过百例猛增到每年上万例。此现象引起的最大疑问莫过于供体来源,而中共却闭口不提器官供体的来源。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在国际上曝光,引发了中共的一系列谎言试图掩盖移植器官的真实来源。


    从2005年年底开始,时任中国卫生部副部长的黄洁夫就以中国器官移植权威和官方发言人的身份不断发表关于中国器官移植的言论和文章,在缺乏官方统计资料和透明度的情况下,黄洁夫成为中共器官移植的代言人,因此有必要从黄洁夫数年的言论着手,分析并揭穿中共的谎言。


    本报告所收录的黄洁夫言论来自中共公开的媒体报导,以及黄洁夫发表过的医学论文等。对这些言论的对比分析证实中共一直使用欺骗伎俩,企图掩盖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一、2000年后中国器官移植概况


    由于没有人体器官自愿捐献系统,中国的器官移植业在2000年前处于“彷徨、停滞”状态。拿肝移植为例,从1977年到1999年的23年间,全国共完成肝移植228例次 [1],平均每年不到10例。从2000年开始,中国器官移植业突然间出现高潮。2004年9月《中国网》一篇文章说“自2000年以来,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每年以5000例以上的速度递增 [2]。”


    2000年后,器官移植业成了中国大大小小医院的摇钱树,有些医院由于利益驱使,强拉病人进行器官移植手术 [3]。各器官移植单位在网上作广告,以“充足的供体,优质的配型,一到两周的等待时间”吸引国内和国外移植病人。下面的几幅网页截图是本组织在2006年前收集的,当时庞大的移植现象可窥见一斑。


    1. 等待时间超短


    以肝移植为例,美国政府卫生及人文服务部门网站公布的等待时间按照病人年龄分类,35岁到64岁病人等待时间超过400天 [4]。


    上海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网站为患者提供网上肝移植申请表(见图1),特别说明“平均等候供肝时间为一周”。


   
追查国际:中共掩盖活摘器官罪恶调查报告

   
    图1:上海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网上肝移植申请表特别注明“平均等候供肝时间为一周”。


   
    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自称是亚洲最大规模的器官移植中心,其网页(见图2)显示:“(肝移植)病人平均等待时间为两周”。


   
追查国际:中共掩盖活摘器官罪恶调查报告

   
    图2: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肝移植)病人平均等待时间为两周。


   
    国际移植中国网路支援中心(China International Transplant Network Assistance Center, CITNAC)面向国外患者,在2006年以前,其网站有中、英、日、俄四种语言。支援中心中文网页“关于供体者“(见图3)显示:“一般肝脏移植,最快只需一个月,最慢不超过2个月左右。肾脏移植最快一周,最长不超过一个月即可以寻求到HLA相匹配的供体……如果在摘取被选定供体者的脏器时发现脂肪肝等异常情况,受移植者开腹之前即取消此次手术,本中心将负责为遇到上述情况的患者优先选择供体者,并在一周之内再次进行移植手术……” 如果没有一个庞大的活体器官供体库,怎么可能有信心向病人保证一周内进行再次手术呢?


   
追查国际:中共掩盖活摘器官罪恶调查报告

   
    图3:国际移植中国网路支援中心面向国外患者:肝移植等待时间一到两个月,肾移植一周到一个月。如果手术被取消,再次手术等待时间不超过一周。


   
    2. 充足的高品质供体


    武警广东总队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简介“网页(见图4)中说,“肾移植为科室主要特色,优势为:充足的肾源及优质的供肾,满意的HLA配型。”


   
追查国际:中共掩盖活摘器官罪恶调查报告

   
    图4:武警广东总队医院有“充足的肾源及优质的供肾,满意的HLA配型”。


   
    北京武警总医院器官移植中心2005年10月18日文(见图5),“目前正式成立肾移植专家组,开展肾移植手术…供体来源充足,…由完成上千例肾移植手术专家主刀。”


   
追查国际:中共掩盖活摘器官罪恶调查报告

   
    图5:北京武警总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供体来源充足,由完成上千例肾移植手术专家主刀”。


   
    3. 移植手术数量猛增


    上海长征医院于2003年12月17日被总后勤部批准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器官移植研究所,至2005年底的两年时间内,就完成了肾移植3081例,肝移植460余例(见图6)。


   
追查国际:中共掩盖活摘器官罪恶调查报告

   
    图6:位于上海长征医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器官移植研究所2003年至2005年共完成肾移植手术3081例,肝移植460余例。


   
    2006年3月26日,时任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第二届全国肝移植学术研讨会”上说,“目前国内有500多家医院开展肝移植,每年完成的肝移植大约有3500例[5]。”


    2006年11月,黄洁夫在“全国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峰会”上的讲话提供了截至2004年的器官移植累计[6],其中大器官移植量见表1。


   
追查国际:中共掩盖活摘器官罪恶调查报告

   
    表1:黄洁夫在2006年11月提供的2000到2004年进行的大器官移植总数(年平均数为推算值)。


   2009年9月,《中国医学论坛报》刊登题为“器官捐献的国家行动”文章,作者未署名,文中提供了从2000年到2008年全国器官移植总数 [7],其中大器官移植量见表2。


   
追查国际:中共掩盖活摘器官罪恶调查报告

   
    表2:《中国医学论坛报》2009年9月提供的2000到2008年大器官移植总数(年平均数为推算值)。


   
    从表1和表2的资料中可以看出,虽然两个表格在时间段上有重叠,但是年平均数的差异很大。黄洁夫于2006年提供的资料(表1)明显低于《中国医学论坛报》2009年文章提供的资料(表2)。如果黄洁夫提供的资料是准确的话,那么从2005到2008年器官移植数量必须更大幅度的增长,才能导致表2的平均数高于表1的平均数。


    2007年5月,黄洁夫在两篇不同刊物文章中提到2005年肝移植数量。一篇文章是最早发表于卫生部网站,黄洁夫向媒体透露:“2005年肝移植总数2500多例 [8]。”另一篇是《中华外科杂志》2007年第五期的文章引述黄洁夫所提供的资料:“我国在2005年开展临床肝移植3500例 [9]。”2005年究竟进行了多少例肝移植?连黄洁夫本人也说不清楚。


    2012年11月23 日,黄洁夫主动对媒体承认以往历年来提供的移植资料不准确。他说,“我们没有一个很好的器官捐献体系之前,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 [10]。”


    所以这个具体数目我们不去追究,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肝移植量从2000年以前年平均不到10例,暴增到了2005年的年平均3000例(很可能更多)左右。这种现象是在国际上任何地区,任何时期,都没有发生过的。


   
    二、用死刑犯掩盖中国移植器官的真实来源


    国际社会指控中共贩卖死刑犯器官由来已久。中共当局的对应有一个从否认到主动承认的过程,而这个转捩点是在2006年。


    1. 从一贯的否认到承认“极个别的”来自死刑犯


    2001年6月,中国医生王国齐向美国寻求政治庇护时,提供了他亲身经历的有组织的从死刑犯身体上摘取器官的细节。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否认,并称这种说法是“恶意中伤”,是“耸人听闻的谎言”。章启月还说,“中国严格禁止买卖器官,中国器官移植的主要器官来源是人们自愿捐献的 [11]。”


    2006年3月9日和17日,两名证人先后通过《大纪元时报》曝光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秘密集中营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并就地焚尸灭迹的黑幕。该集中营设在沈阳苏家屯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2001年开始有6000名法轮功学员被秘密关押在那里,被摘取肾脏、肝脏和眼角膜等器官后,又被焚尸灭迹 [12]。


    中共沉默了20天后,2006年3月2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例行记者会上否认关于苏家屯的指控,同时承认“利用死刑犯器官进行移植”确有其事,但是“是极个别的,并且要征得本人同意。”秦刚还邀请国外记者“亲自到那个地区去看看到底有没有这么个集中营 [13]。”(之后国外记者和独立调查人员的签证申请都被拒绝。)


   
    2006年4月10日,卫生部发言人毛群安在卫生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再次附和外交部的言论:“中国移植的器官主要来自公民自愿捐献。死刑罪犯的器官利用是极个别的,也是经过犯人自愿或家属同意而捐献的 [14]。”


    中国一直没有自愿器官捐献系统,这是众所周知的,而外交部和卫生部两个发言人却异口同声地咬定器官是捐献的,显然是中共最高当局下达的统一口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