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东方安澜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2014年3月24日礼拜一,这天是顾义民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宣判的日子,常熟公安怕我去法院围观,特意来我家关照。由于我要去浙江上班,5点就离家出门,他们没有看到我。徐市派出所的警官出言恐吓、威胁我父亲说如果我去围观,要我好看。我老父亲被吓得连打了两天吊针。

     4月29日,是林昭先生46周年忌日。4月26日,我在家烧晚饭,徐市派出所警官来到我家,我父亲母亲看到,以为我在外面惹事生非,脸上立即升起一副哭丧相。4月27日早上7点,我刚刚醒来,我妻子就说外面有警车(社会牌照)。十分钟,我母亲站在我房门外大哭,要我去派出所悔过自首。又十分钟,我起来穿衣,我父亲大概田里刚回,站在我房门外盯着我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和父亲相对无言。憋了一会,憋不住的父亲忍不住大哭,和母亲躺倒在地上指天画地,大哭大闹,一时间乱作一团,像家里死了亲人。父亲和母亲互相指责,指责对方没有把我管教好,他们又一同指责我,说我是败家精。我只能默默地看着家里的一堆乱像,既无法解释,更不想解释。

     4月27日的早上显得萧杀和阴冷,和这个季节不符,和46年前的那个季节恰恰吻合。杨乃武的娘舅讲过一句话,“咱家轻易不惹事,事情惹上,咱也不怕”。这个4·29,,因为去浙江上班,本来没打算去灵岩山。再说,常熟公安国宝大队因为去年把我看住,还欠我八百来块的误工损失,向他们索赔了几次,迟迟没有结果。浙江往返,路途不说,盘缠也发生困难,底层穷苦农民,步步艰难啊!

     不容否认,革命要有动因,在律师事务所工作,我赚2千元,后来因为国宝多次骚扰,我被敲掉饭碗。现在,几经波折,我去浙江上班,赚5千,日子慢慢好转,我很满足。我们伟大领袖韦小宝教导我们,“反清复明,反清,就是把被他们抢去的女人和银子夺回来,至于复不复明,关偶鸟事”。现在共产党当道,吃饭睡觉喝酒拉屎;将来如果刘晓波做总统,也不过赌赌钱、偷偷婆娘、喝喝酒、吃吃茶,不是一样过活吗。世界是一个模子里铸造出来的!

     我天生懦弱胆小,老师划个圈我不敢走出半步。但近年来,常熟公安往往一有风吹草动,就来我家弄的鸡飞狗跳。有时候一个电话可以搞定的事,一定要兴师动众。不得不说,常熟公安的工作粗糙程度,难于想象。不可想象,如果当初李克农潘汉年杨帆也是这种拙劣的工作方法,共产党怎么得天下。又难道,常熟公安把维稳当成了一门生意经?!我成了常熟公安套取维稳经费的一张牌?!

     常熟公安几次三番,通过威胁、恐吓、监视等等恶劣手段,害得我家如丧考妣,把本来没有革命意志的我,弄得如入地狱。我跟派出所说过,如果我父亲母亲哪一个受惊吓死掉,我要把死人抬派出所去做人命的,如果你们派出所再干脆一点,把我家灭门了,也省得我跟家里面烦不清。试想当年三国,张飞和关羽互砍,把各自灭门,才成为铁杆的革命家。如果常熟公安也想试试,一定要把本来没有革命动力、也没有革命动机、更没有革命意志的我,逼迫成革命家,那洒家也不怕,随你们把我红烧肉也好、走油肉也罢,反正一个死!

                  江苏常熟公民:钱进,13962318578,[email protected]               中华民国103年4月30日

(2014/04/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