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
东北一虫
·祝愿新版《民主论坛》百尺竿头更上一层楼
·赵紫阳先生永垂不朽
·是谁在限制公民的通讯自由
·请警察不要破坏我和女友的正常情感
·从几起杀妻冤案看中国司法制度
·人民没有权利,任何规定都是官员作秀
·莫以冷漠麻木的态度对待冤假错案 推动国家立法实施精神损害赔偿
·连战能演好童话剧吗?
·令人不解的传讯
·中国民主党不会成为历史
·由暂住证和狗证一窗口办所想到的种种对人的歧视
·在逆风中飞扬的民主旗帜
·从张林政治案件窥安徽省的政治生态
·“财产来源不明罪”与开脱罪责有何区别
·刍议“财产来源不明罪”的危害性
·枕头风也能吹出廉正之花
·抗日战争60周年,让我拿什么来纪念你
·由许万平案想到了重庆的种种黑幕
·警察疯狂只为一个钱字
·人权记录恶劣的地方必然是腐败猖獗的地方
·把属于历史的归还给历史
·由一个小人物的人格想到了一个大人物的操守
·从朱久虎案看中国律师职业的高风险性
·乱收费及高昂的教育费用是老百姓难以承受之重
·是谁在制造农民工讨薪的悲剧
·由王斌余讨薪杀人案窥中国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坚难性
·《冷万宝2005年自选集》(上)
·石头下的种子——争取人权点滴录
·我是谁(又名:一个来路不明的人)
·要 脸 的 爱 国 者
·谁 是 谁 的 主 人
·无奈的路
·养女的遭遇
·养女的命运
·就要求人大制定一部人权法案一事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要求人大重新八九年“六.四”事件及允许赵紫阳重新工作一事致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先生的公开信
·就要求保障公民基本权利一事──致国家主席江泽民的一封公开信
·就建议加强解决反腐败问题致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杨勤恒未经法院审理而遭到监禁一事致公安部部长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遵守联合国人权宪章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罗宾逊女士的信
·中国公民要求结社登记申请书
·就敦促中共当局释放组党人士唐元隽一事致法国总理的诺斯潘一封公开信
·就中国政府镇压中国民主党及异议人士一事致英国首相布莱尔先生的信
·就中国民主党负责人王有才等人遭到非法逮捕一事致国家主席、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中国民主党创建人王有才等人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女士的信
·就浙江法院审判合法公民王有才一事发表绝食抗议声明
·就王有才、泰永敏委托家人及律师为其辩护得不到保障一事
·就徐文立、王有才因以理性、公开、和平的方式践行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权利而遭到地方法院不公正的审判一事
·吉林省异议人士在本月十二日~十五日将要参加百日绝食接力活动
·就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把为让公民获得更多信息的林海先生判刑及吴义龙因组建中国民主党被开除学籍一事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就修宪问题致国家主席、全国人大代表们公开信
·吉林民主党成员参加王丹等人发起的要求重评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征集百万人签名活动声明
·吉林省异议人士就要求重评“六.四”事件及建立保障人权机制致国家主席、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司法机关的信
·敦促中国政府重评“六.四”事件一事
·我所认识的张铭
·异议人士放弃立足经济的幻想
·沉默面对“六.四”纪念日
·良知无法忘却的“六.四”血案
·诬陷是中国社会的巨大毒瘤──读《中国农民调查》中的一起诬陷案有感
·谎言者与戳谎者的结局
·与警察探讨防民之口所带来的危害性
·官员不讲真话的原因及后果
·野蛮拆迁失住所 上访结果无家归
·法院有人民二字未必为人民
·网络自由不容钳制
·让百姓远离教育高收费及乱收费所带来的恐怖心理
·小议选举权
·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可以不逍遥法内──读《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能逍遥法外》有感
·八年前的今天
·不依法治党焉能治党从严──有感江泽民治党从严的方法
·略议缺少反思、悔过的《白皮书》及生存权在中国
·略议中国公民所具有的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的实质
·略议言论、出版自由在中国
·略议结社、组党、游行、示威自由在中国
·略议司法部门与人权的保障
·是谁制造的台独
·意识形态的挣扎
·杂谈中共领导人的人权观
·是谁在不断的制造大贪官
·对民运自身问题的思考
·议人民公仆为何封杀反贪题材电视剧
·网吧与矿难事故被重视的背后
·实事求是的悲哀
·靠专制思想能治国
·从“九.一一”想到了“六.四”
·有感由灾难所体现出的优越性及其他
·刍议“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两面性
·警察何时不再扣押合法公民警察何时不再抄合法公民的家
·“兔脑袋火锅”与“三个代表”
·中国公民就日本首相再次要参拜靖国神社一事呼吁人大常委会对此采取强硬措施
· 靠承诺也能防治腐败
·今天被传唤经过
·“英雄”之死的背后
·以民为本还是以官为本──思考地方政府制定政策的走向
·中共要想加强执政能力必须要还政于民
·中国腐败真的不可怕吗?──有感于为腐败辩解及开脱的文章及专家
·难 忘 的 往 事
·向日葵•萨克斯
·我走了 ——三年前落难有感
·既 然
·血雨腥风何时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

   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wk/201404/Article_20140417194450.shtml

    首 页 文坛动态 笔会动态 会员新作 思想视野 书人书话 国际笔会动态 狱中作家委员会 自由写作网刊 狱委会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独立中文笔会 >> 自由写作网刊 >> 正文 独立中文笔会网站近期接连遭到某些组织的黑客攻击,在此我们予以强烈谴责,一切不义都将被历史审判! [admin Monday, April 05, 2010] [图文]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作者:冷万宝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4/17/2014 7:44:50 PM

    良知无法忘却的“六.四”血案 ——《血色铁城》序

   今年是发生八九“六四”惨案的25周年,但这个纪念日对于很多的年轻人来说并不了解当时发生什么,这不是他们的过错,造成他们不了解事件根本原因在于当局采取强力措施迫使人们无法去了解那段历史的真相,当局那样做是出于维护权力及自身利益出发,那是专权者本质使然,但历史一旦发生,是无论多少鲜血及黄土也无法掩盖住的,它会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唤醒人们去发现那段被掩藏或被分割的历史,真相会随着人们的努力挖掘及时间的推移会水落石出的。这也是写本书的一个方面目的,希望通过小说中的人物命运引起人们的好奇,如果能够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的话,那也算我多年的心血没有白白付之东流。

   当时参与那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时,那时我们还是血气方刚充满理想的青年,如今我们很多人都已经是鬓角出现斑白之人了,甚至当时一同为民主事业奋斗的朋友有的看不到未来的希望不愿与黑暗为伴选择了自杀;有的在狱中感染重病出狱后不久就英年早逝了;有的选择流亡继续为民主事业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有的留守家里甘于清贫面对着随时人身安全的无法保障的状态下依然锲而不舍为迎来黎明到来而进行着不懈的努力。书中就是以这些人所发生的一些故事作为素材写成小说的。无论未来对他们这些人进行怎么样的评价,但他们可以自豪的说:无论是活着或还是死了,但他们无愧于他们所生活的那个时代,他们把人生最美好的时光都无私的贡献给他们热爱的国家,如果在他们人生中有遗憾的话,就是对不起自己父母,让自己的父母生活在了担惊受怕的日子中,尤其是对不起因自己的种种遭遇导致过早离开人世的父母,希望他们的父母在天之灵能谅解他们这些儿子的不孝并早日安息。但他们这些人可以说无愧于他们的下一代,为了让下一代不再生活在恐惧及没有尊严的状态中,他们尽力了,甚至是不惜失去人身自由乃至生命。无论这些为理想事业而奋斗过的人,他们的状况如何,人们没有理由忘记他们。这也是写本书的另一个目的。

   尽管中共当局采取种种淡化其罪恶的强迫手段和卑劣措施,一相情愿的想让中国人民及世界人民忘却其在人类历史上制造的最悲惨的血案。当局的这种做法确实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但人民会忘记掉吗?对于这个问题,生活在你我身边的人们,哪怕是一个陌生人,也许都会做出最好的回答。在此不由的想起了我以前发生的一些事情,这也许是最好的说明吧。

   记得1994年底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在一辆火车上,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年轻的军官,乘车的寂寞往往让旅客忘记彼此间的陌生,达到无话不聊的程度。当他聊到89年从军校毕业时,我问他:“是不是出现学潮的那一年?”他的情绪有了很大的变化,刚才聊天时他是轻松愉快的,转瞬间变得严肃起来,甚至还有些沉重,他说:“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我说:“学潮不应该发生?”他说:“流血不应该发生!这是军队的耻辱啊!”说完这话之后,就几乎没有再说什么话。不久,他下了火车,那时的车外已经是午夜,他消失在黑夜之中。但我一直都在想,在军队之中像他这样的人,会是少数人吗?他的思想会在黑夜之中消失吗?!

   1999年“5.1”劳动节,我因组建中国民主党问题遭到关押。在看守所里,我遇到了一些曾经同情我们参加89年民主运动的警察,他们看见我再次被关押时,竟然有些诧异地对我说:“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捉你们进来,真是不像话。”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在看守所里遇到了89年办我案件的一个警察,他有些气愤的对我说:“当时如果不用暴力来解决学潮问题的话,现在的社会也就不会腐败到这种程度。”说到这里不由的摇了一下头,我知道他摇头里所包含的寓意。随后,他向我说了一件事情:“你知道吗?上次负责办你们案件的人,得脑血栓瘫痪好几年了。”我不信佛,但因果报应还是信一点的。最后,他对我说:“你多保重,希望下次再见面是在外边。”在看守所里那些同情我们的警察的言行,不仅让我感动,而且还让我相信,有些警察已经不满足自己是国家机器的一部分,更不想把自己沦落为专政工具的地步,而是在不断的朝着更加人性化的道路上前进。在看守所里有的警察是这样,有些曾经不断到家里进行骚扰我的警察,在不干政保工作后,也在发生变化,当他们再遇到我的时候,总是抱歉的说:“以前那样做,是身不由己,多抱歉了。”如果中共当局知道有相当多的警察在对待89年“6.4”血案的态度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话,会有何感触。2002年的秋天,我看见一处住宅小区到处悬挂着很多写有如“反对不合理不公正的拆迁房屋方案”、“反对强行拆迁行动,严惩打人凶手”等标语的横幅,显然此处发生了居民不满建筑商强行拆迁房屋的事件,这种现象在改建的城市里是屡见不鲜的。我在住宅小区里,找到了一位40多岁的普通妇女,想了解一些情况。她向我讲述了开发商制定损害原有住户房屋利益的方案,而且强制实施不合理不公正的拆迁房屋方案,并打伤了居民。我问她为什么不向政府反映,她说:“政府现在根本就不向着百姓,政府连学生都敢杀,还在乎小平民百姓的死活。”我问:“什么时候,杀学生了?”她说:“你不记得了,几年前,在北京杀要反腐败的学生的事情了。要不,现在有钱的人,怎么这么霸道。还不是政府给有钱人撑腰。”北京天安门惨案已经不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已经是13年前的事情了。但这个普通妇女还把北京杀人的事情当作几年前的事情了,而且是记忆犹新。

   事实上,上面所说的难以忘却89年天安门惨案的事情,在人们的生活当中,可以说是到处存在,随时随地都会成为人们谈话的主题,而且不会被官方的所谓定性所左右,并会毫不犹豫做出自己的判断。显然,一场震惊寰宇的血案,对于每一个有人性、有良知的人来说,是难以忘记掉的,哪怕他(她)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百姓。

   在一个民族的良知并没有泯灭的时代里,制造血案的元凶也许凭借强权能逃脱一时的惩罚,但不可能永远逃脱正义的枷锁,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那些祸国殃民者必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这是历史反复证明的。

   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4年4月14于吉林长春家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

(2014/04/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